正文 第八章 震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微调 书名:跌落精灵
    年轻的贵族小姐终于在异动平静下来之后站稳了脚跟,立刻的,她就想要去出事地点去看看去,全然不顾后面苦苦哀求的管家,不过,管家的下一句带着哭腔的话倒是让她稍微的犹豫了一下。

    “小姐,天快要黑了。”这句话如果放在帝国的任何一个大城市里都意味着上流社会的各种舞会才刚刚要开始,但是在这个他们已经深入了三天的原始森林里则意味着危险,尤其是在少了一个强壮的队伍成员之后。

    不管刚才足以造成地震的巨大动静到底是什么闹出来的,显然都不是什么善茬,虽然丽丝汀相信那肯定于逃跑的精灵有关,但是并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能证明,倒是各种古怪危险的生物纷纷的从森林里面跑了出来。

    “小姐,小心。”很显然,克罗伦管家是一个称职的管家,他在一头剑齿豹蹿到他们之前大喊了一声,然后充分发挥了人类的本能,抱头蹲了下来。

    不见后一直静立的黑衣人有什么动作,一道影子闪过,那头来势汹汹或者说慌不择路的剑齿豹便被拦腰斩成两截,顿时血和内脏散落了一地,那头大如水牛般的危险动物便再没发出任何声响。

    丽丝汀小姐有些惊奇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她是头一次见到这个默不作声的人出手,虽然一路上她暗暗的对这个对她毫不假以颜色的家伙有些不满,但是现在看起来起码要比后面抱头的管家和一开始就被打倒的肌剑士要可靠些。

    随之而来的还有其他的一些形状可怖的生物,凡是冲他们而来的,几乎一一被黑衣人斩落,地上布满了令人作呕的尸体和碎块。

    丽丝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黑衣人,以她的眼力居然看不清楚他的动作,她那来自父亲的蓝色双眼里闪着惊异的光,手也慢慢的从腰间的一柄细剑上挪开。与她在魔法上那贫瘠的造诣相比,她的剑术上的成就倒是遗传了优秀的父亲的血统而大放异彩,即使才十六岁也修炼出了令同龄人羡慕的斗气,即使黑衣人不出手,她也有信心将那些魔物全都扫清,但是恐怕就做不到如此迅速了,而且体力上也是个问题。

    从黑衣人偶尔停下的动作可以看出,他的手上只有一把漆黑的匕首而已,只是一击,只需要一击,横冲直撞的魔物们便被毫无阻碍的划开,变成植物的肥料。

    不多时,一道黑光一闪,黑衣人重新又回到了队伍的后面,丽丝汀知道,前面不会再有危险的魔物冲出来了。

    “小姐,我们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了,而且天要黑了。”管家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今天一小时内碰到的危险比前几天加起来要多多了。

    平的行动都是克林带头的,开路扎营等诸多杂事全是他负责,如果缺少了他,那么尊贵的小姐可能连晚餐都吃不上,现在那个可怜的剑士正歪歪的斜躺在一棵大树下没了声息,刚才的魔物暴乱也不知道要没要了他的命,不过即使没有任何生物遵从血腥而来将其果腹,严重的伤势也使得他活不过今晚。

    留下,队伍已经难以为继,走,到手的精灵就这样溜走,来次的目的就泡汤了。

    丽丝汀小姐秀丽的脸上蹙起了眉头,她犹豫了一下,走到刚才大开杀戮上却没有沾一丝血的黑衣人跟前问道:“你能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吗?”

    出乎意料的,黑衣人回答了她的话:“我不知道,不过前方很危险。”

    丽丝汀下意识的追问道:“有多危险?”

    黑衣人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感应着什么一样,然后才回答道:“危险到我无法对付。”

    丽丝汀沉默了,她曾经好奇过黑衣人的份,但是父亲告诫她不要多问也不要多想,但是很显然,这个黑衣人的本事不俗,而且很可能来自那个大人物手下的秘密组织,既然黑衣人说无法对付,那就真的是无法对付了。

    忽然彷佛是释放了什么一般,丽丝汀吐了口气:“既然如此,那就到此为止吧,果然普修米琳星象师说得对,我没这种命啊。”

    随后她转头对管家纷纷道:“去看看克林还活着没,好歹他也是父亲手下的人。”

    管家小心翼翼的从一片狼藉的地面走过,努力的让体远离那些不知名生物的尸体,来到了克林面前。

    不知道是不是幸运之神最终怜悯了他,除了被陈林误打误撞击实的一拳外,那些暴乱的魔物倒是没有踩上他可怜的体,只是呼吸已经很弱了,眼的光也是极为黯淡了。

    “还活着。”管家不敢隐瞒,大声叫道。

    “哦,”丽丝汀扬起了眉毛,“居然全被普修米琳星象师说中了,看来这也是你的命啊,克林。”她低下头,看了看腰间一个小行囊里的圣愈卷轴,那是那位不问世事的大师临行前送她的,说被用上的人迟早有一天也会救了丽丝汀的命。

    克林勉强的睁开眼睛,看着来到跟前的丽丝汀,他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别说话,克林,你是我父亲的人,我会完完整整的把你再带回去的。”丽丝汀制止了他想要行礼的念头,哪怕一个稍微大的动作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这张昂贵的七级圣愈卷轴虽然可以迅速的治疗好任何一种严重的伤势,不过要是真死了要也是救不回来的。

    于普通的需要边展开边念咒的半自动魔法卷轴不同,这张属于高度完成品,不需要事前撒那些贵重和呛人的粉末或者刺激人流泪的不明液体,再配以音节古怪冗长难以记忆的吟唱才能激发,任何一个普通人都可以很容易的使用,这也是制造这种类型卷轴的初衷,只不过制造者的素质要求和材料的限制使得其产量只保持在每年十几张的数量上。

    随着丽丝汀的动作,一阵柔和的白光包围了克林,使得他的盔甲也镀上了一层白光,整个人看起来朦胧不已。

    克林觉得已经流失的生命力忽然间又重新的涌进了体,断裂的骨头和破碎的内脏都在迅速被修复,他贪婪得吸进了一口地面附近的带着浓烈气味的空气,虽然刺激的他咳嗽起来,但是,活着的感觉真好。

    白光消失后,克林立刻单膝跪下行了个礼:“我,克林.迪尔斯将誓死追从丽丝汀小姐,请许我将我的余生守护你您左右。”说完,便低下头等候着。

    丽丝汀抽出腰间的细剑完成了骑士的册封仪式,虽然简单但是克林剑士已经升级为克林骑士了。

    “现在该怎么办?”管家呆呆的问道。

    “回去吧。”丽丝汀深深的望了一眼那个巨大动静的方向,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重要声明:小说《跌落精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