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烟花之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茂宇 书名:妖动九天
    虽然两大武尊已经远去,可很多人仍然不愿离去,他们找来桌子椅子,摆上吃食美酒,边吃喝边激烈的议论刚才的大战。还不时的就要抬头向天际张望一下,大概是在期待两大武尊飞回来再上演一出龙虎斗。

    叶辰练了一天武,体早就疲惫了,在酒楼也吃饱喝足,跟刘思月道个别,就早早的回去躺下休息了。

    第二天,中天拍卖场全体员工就放假了。刘思月也要回家省亲,此女知道叶辰是个孤儿,本想带他一起走,不过叶辰拒绝了,神武节是举家团聚的子,叶辰也有自己的事要去做。

    送别了刘思月及庄哥等几个好友,叶辰回屋里背上包裹,回头留恋的看了一眼这个居住了近一年的地方,咬咬牙大步离去。他已经决定,此次离开就不再回来了,既然发觉了郭一丁可能要给自己使坏,叶辰当即就决定了不要剩下的工钱,直接不辞而别。

    “这一年,我也积蓄了近百个银币,足够花上好一段子。听说西南地区有个松山派,门面不大,掌门是一位九级武师,我就去投奔松山派。”

    叶辰心里早已有了定计,投武学门派,不能去那种名门大派。因为那些大派中都是藏龙卧虎,能人高手不计其数,如果有人识破了他的份,那就死得冤了。松山派是个小派,高手少,只要叶辰克制自己不妖化暴露份,应该就没有太大问题。

    当然,小门派中发展潜力不大,不过叶辰不在乎这些,他所求的,无非是一本内家拳谱而已。松山派既然有一位九级武师当掌门,那自然是有内家拳谱的。

    在去松山派之前,叶辰先去了一个地方。

    宁阳城三百里之外,有一个小山村,名为农黄村,农黄村后有一座高山,名为农黄山。

    叶辰脚程飞快,连赶两天一夜的路,在神武节的夜晚来临之前,他来到了农黄村。

    这是一个破败的小村,居住了几十口人。站在村外,可以看见贫瘠的田野里生长着疏疏落落的稻米和菜蔬。十几间用最低级的黄砖和着粘土砌成的茅草屋子稀稀拉拉的散布在这块方圆不足三里的地皮上。

    村子里一般只有老人和妇孺,壮年男子都去了城里面打工。不过今天是普天同庆的神武之夜,许多男人都回来了,还提着新鲜的食白酒,整个小村也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这个地方,是叶辰六岁之前一直呆的地方。六岁之后,他离开此地,每年只回来两次。其中神武节一次,还有一次,则是叶辰在世上唯一一位至亲的忌

    叶辰并不想去打扰质朴的村民,他没有进村,从另一侧绕过村落,直接进入了村后三里地外的农黄山,沿着山坡小路一直登上了海拔在百米左右的一处山岰。

    这里,孤单的耸立着一个小小的坟包,坟前插着一块铁牌,上面写着十几个方方正正的字:爷爷叶孤琴之墓

    孙.叶辰.立

    除了爷爷的忌那天,每年的神武节,叶辰也会赶回来陪着九泉之下的爷爷静静的度过。

    “爷爷,我来看您了。”

    叶辰双腿跪下,重重的叩了三个响头。然后取下一个大包裹,里面是在回来的路上花了一个银币买的香烛纸钱。

    焚香点烛后,叶辰烧了纸钱,又去折了几根藤叶将小坟打理了一遍,培上新土。

    一切做完后,叶辰也不离开,靠着小坟堆,取出一根碧玉笛子,轻轻的吹奏起来。

    笛声悠扬而沉重,寄托着叶辰一腔哀思,流淌在这静溢的山林间,如歌如诉。很难想象,一个年仅十一岁的孩子能吹出这般意境的笛音。

    随着笛声,过去生活的一幕幕在叶辰脑海中一一浮现。

    叶辰从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从记事起他的边就只有一个爷爷。

    爷爷常年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蓝衫袍子,满头华发,清矍,瘦削,一双眼睛亮得惊人,有着一种仙风道骨的气质。

    叶辰记忆中的爷爷,是一个有着天大本领的人。叶辰一直都在疑惑,以爷爷的本领,完全可以在繁华的都市中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为什么却偏偏苦守在农黄村这个不毛之地清苦度。不过叶辰从来不问,爷爷肯定是有他自己的苦衷。

    叶辰两岁时,爷爷就手把手的教他读书写字,三岁时教他乐理,吹笛抚琴。四岁开始传他天文地理,五岁时就正式教他习武。

    可惜,就在叶辰六岁那年,爷爷消失了整整三个月,回来后满都是血迹,不久就伤重不治,离开了人世。

    从此,叶辰就孤踏上了外界的社会。当同年龄的稚童偎在父母怀中撒的时候,叶辰却是独自一人经受着生活的重重磨难。

    刚开始的时候,他在街边乞讨过,讨来的钱却被当地的小混混抢劫,还差点打得他变成妖化之

    后来他在餐馆打工,被残酷剥削,每天洗盘子端菜忙个不停,没有工钱,吃剩饭,睡柴房,饱尝人间辛酸。

    饿得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叶辰他还做过小偷,几次被人发现追得满大街乱跑。

    就这样他饥一顿饱一顿,艰难的养活自己,流浪过十几个城市,直到一年前被中天拍卖场看中选作小厮,子才算稳定下来。

    幸好当初爷爷还传了一些炼体的法门给叶辰,只要一有空,叶辰就玩命的练功。不仅是因为变强可以使自己更好的活下去,更重要的,在叶辰他的心里,始终牢记着一件必须要去完成的事

    替爷爷报仇!

    五年前,爷爷满鲜血的一幕,已经在叶辰脑子里根深蒂固,谁是凶手,爷爷没说。叶辰明白他的一片苦心,是怕自己冲动的去寻找凶手,枉自送死。

    “爷爷,你放心,在没有足够的力量之前,我会忍。孩儿此次来就是要告诉你,我已经准备去松山派投师学艺。等到艺成之,我就是走遍天下,也要把凶手揪出来,到你坟前献祭。”

    吹完一曲,叶辰抚摸着碧玉笛子,喃喃自语。这支笛子晶莹剔透,手抚摸在上面就能感觉到如玉的温润,绿晶晶的笛上还有着一圈圈鲜血般艳红的细细纹路,这些血纹,不是镌刻上去的,而是天然生成。

    此笛一眼看去就知道绝非凡品,是爷爷留给叶辰的唯一遗物。

    远处的天空中,开始有烟花升空,还有炮仗爆炸的声音传来。那是附近城市里的烟火。

    “已经十二点了,新的一年终于来了。”

    辞旧迎新的一刻,是烟花最盛之时,五光十色的烟花一朵朵在天空中爆开,映得整个天空都亮了起来。

    叶辰痴迷的看着这美妙的夜空,一手持着碧玉笛,一手从脖子上取下了一根挂坠牢牢握在手心里。

    这根挂坠,坠子是纯净的一颗蓝玉,玉上面刻着一个字:“辰”

    “孩子,其实我并不是你的亲爷爷,你是我偶然拾到的一名弃婴。这根玉坠,是你当年贴佩戴之物,是你亲生父母留给你的,我给你保管了六年,现在还给你。如果你以后想查明自己的世,这玉坠子,就是线索。”

    这是爷爷咽气之前对叶辰说过的话。

    直到那时,叶辰才知道自己的世。他姓叶,是从爷爷叶孤琴的姓,而“辰”,则是依着蓝玉上的刻字而来。

    可惜当时爷爷已经不行,强撑着说完那句话就去了,没有给叶辰留下更多关于父母的线索。

    手握着碧玉笛与蓝玉坠,就好像爷爷与那素未蒙面的父母还在边。叶辰靠着爷爷的坟堆,在满天的烟花中蜷缩着体,沉沉睡去。眼角,有着两道晶莹的泪痕。

重要声明:小说《妖动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