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极品艳遇

    四月

    早上的十点钟,风微送,天空上红色的火球并没有带来太多的温度,整个天空被薄雾覆盖,薄雾载着五彩斑斓的风筝在城市的上空飞呀飞。www.美丽的英雄纪念广场建造在大山之上,此时人来人往,嘻笑声、吵闹声肆意飞扬。

    坐在广场的石栏上,体依偎在石柱之上,眺目远望,绿油油的麦地挥挥洒洒,如同渲染了绿墨一般,恰到好处不浓不重。感受清风温柔的吻着细腻的脖颈。转过,古典而优雅的中央广场风韵便尽收眼底。

    陈飞扬走下石栏,向广场傍边的小吃摊走去,为了省下一快五毛钱,陈飞扬从早上起来现在都还没有吃饭,可惜肚子太不争气,一直在抗议中呱呱直叫,无奈之下,陈飞扬只好一咬牙,决定花五毛钱去喝碗稀饭。

    坐在胀兮兮饭桌前,等了十来分钟,小摊老板只好无奈的给陈飞扬盛了一碗清可见底的稀饭。看着老板那杀人的眼神,陈飞扬只好恋恋不舍的将五毛钱递了过去,小摊老板哼了一声把钱从陈飞扬手中拿走,嘴里还气呼呼的说道:没钱还来吃什么饭,只要一碗稀饭,你也好意思开口。

    陈飞扬对此早已麻痹,所以全当没听见,于是端着碗一边喝一边看向旁边那乱铺就的石路。

    在这条路上,陈飞扬经常会看到,有女孩子细细的鞋跟不小心的陷入乱石的缝隙之中,看着女孩有意无意中暴露出来的光,闻着空中飘逸着的淡淡香气,就如同氤氲在岁月之舟的长河里,仿佛时间也已经停止。闻着从边轻轻柔柔拂过的女人香,陈飞扬的目光就会不由自主的落在街上那些妩媚的女人上。

    陈飞扬感叹:真的是美女如云纳............

    突然,一个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被陈飞扬双眼给扑捉到,看着那白里透红的面庞,不着装容,清清爽爽。剪过的碎发层次叠落,齐的、斜的、孤形的留海随意飞扬,叮当作响的手链、配饰等全都昭示出一种特有的优越感。着舒适的浅蓝色牛仔裤、和卡通图案的棉T恤,挂着时下流行的MP3,就那样大摇大摆无拘无束的走在街上。傲慢的青释放,虽有目空一切的张狂,却把属于她的美丽尽演绎……

    啪.....

    突然一只大手不和适宜的打在陈飞扬的头上,接着就听见小摊老板愤怒的吼道;小孩看什么看,赶紧吃完滚蛋........

    陈飞扬赶紧一口气把碗里的稀饭给喝个干净,然后用手把嘴一擦头也不回的跑掉了,当跑远之后,陈飞扬回头对着小摊大骂道:他妈的,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打老子,你给我等着................

    只见小吃摊老板手拿大勺就追了出来,陈飞扬一看势头不秒,撒腿就跑,小吃摊老板在后面一边追一边骂道;小兔崽子,你有本事给我站住,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陈飞扬也是一边拼命跑,一边回头说道;你个老不死的,有本事你先追上你爷爷........

    小吃摊老板因为体肥胖,所以追了一段就累的不行了,最后只好骂骂咧咧的回去了。

    陈飞扬看小吃摊老板没在追他了,于是就找了个石头坐下休息,当陈飞扬**刚刚坐下,第六感就敏锐的感觉到有美女正在接近中,于是陈飞扬快速的回过头。

    一位二十五六岁年轻女子,那白皙的面容,扫上一层淡淡的腮红,浅紫的眼影,微卷的睫毛,眼眸顾盼生辉,眼波流转。只看一眼便可让人窒息。水粉色低薄纱小衫,白色蕾丝花边的短裙,色丝袜,白色的长靴尽展女魅力,直引的路过的诸男频频回首,却唯有遥望和垂涎。

    当此女走过陈飞扬旁边的时候,眼神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居然在陈飞扬上停留了一下,陈飞扬立刻感觉到大脑充血,全仿佛值于火炉之中。

    突然,上嘴唇一股痒的感觉传来,陈飞扬用手胡乱一擦,却发现原来是上火流鼻血,于是赶紧想找个地方洗一洗,可是附近没有免费的公厕,也没有水源,无奈之下陈飞扬正打算用衣服去擦掉脸上的血,可就在这时,一只白皙嫩哗的女人手,出现在陈飞扬的面前,手里还拿着一张纸巾,陈飞扬抬起头,顿时全神经紧蹦,大脑几乎短路,浑的更加厉害,因为出现在陈飞扬面前的是,刚才那年轻女子高耸的脯,沟若隐若现,手可盈握的纤细腰肢,衣袂飘飘,芳香四溢,真正是勾魂摄魄。

    年轻女子关心的看着陈飞扬说道;你鼻子流血流的厉害,这里也没有水,不如不和我一起去我们酒店洗一洗。

    陈飞扬呆呆的点点头,一只手接过美女递过来的纸巾,悄悄的将它装进口袋里,然后一只手按着鼻子跟在美女后面,美女的酒店离这里并不远只有两分钟的路程。

    来到酒店门口陈飞扬才发现,原来美女所在的酒店是,居然是‘十全县’唯一的一家四星级酒店叫‘一步登天’,陈飞扬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去,因为像他这种级别的人,只要是象样一点的酒店或消费场所是根本不让他进的。虽然美女一片好心,但陈飞扬也不想美女因为他而被领导责骂,所以陈飞扬客气的说道;美女姐姐这里不是我这种低级人可以进去的,我还是不进去了,谢谢你的好心,我会记住你的,说完,陈飞扬回头就准备离开。

    美女先是一楞接着反应过来,快步走到陈飞扬边,拉着陈飞扬的胳膊说道;什么低级不低级的,就凭刚才那句美女姐姐我也要带你进去,你看看你,一脸的血,这要走在大街上还不人被笑话死,陈飞扬无奈的说道;谁笑就让们笑把,我知道在高级消费场所,都有不准我这样低级人进入的规定,我是怕给姐姐带来麻烦,所以才不愿意进去的,要是因为我的进入,害姐姐被领导责骂,那我心里也会过不去的,所以还是算了把,我去别的地方洗洗就行了。

    美女笑这说道;你这都是听谁说的啊!我们这里可没有这样的规定,只管跟我进去把!美女一边说一边推着陈飞扬往里面进,别看陈飞扬平时看美女的,现在真被美女这么一推,那是连一点办法都没了,所以只好一边走一边说道;好好好......姐姐别推了,我自己进这样要是被别人看到了,只怕是要说姐姐的闲话了。

    美女哈哈一笑,说道;好吧!我不推了,要不被人看到,还真要说闲话了。

    美女带着陈飞扬来到一楼的卫生间,对着陈飞扬坏笑着说道;好弟弟,快去洗洗把,瞧你脸上弄的,跟个刚吸完血的吸血鬼似的。

    陈飞扬无奈的苦笑一下,就爬在水池开始清洗脸上的血迹。

    洗干净脸上的血迹,陈飞扬的鼻子居然还流血不止,陈飞扬尴尬的笑了笑,准备用纸把鼻子筛上,可美女却说道;别,你要是在鼻子上筛张纸,那多难看啊!你用手沾些水拍一拍眉头可以起到止血的作用,陈飞扬半信半疑的用手在眉头上拍的啪啪直响,美女捂嘴笑着说道;弟弟,你也太笨了点吧!照你这样拍下去,就是个正常人也被你拍出血来了。来让姐姐帮你!陈飞扬赶紧说道;不....不.....不用了姐姐,让我自己来好了。

    美女笑的更开心了,调戏着说道;怎么!还怕我吃了你啊!说完不由分说的一手抓住陈飞扬的一个肩膀,一手沾了点水,就轻轻的在陈飞扬的眉头上拍着。

    陈飞扬被美女一拍,浑如糟电击,接着一阵阵快感从眉头传遍全,陈飞扬舒服的几乎快要叫出声来,这可是陈飞扬第一次和女人如此接触,而且还是一个看了就让人流鼻血的极品美女。

    一步登天

    一楼卫生间的水池旁,经过十几分钟的清洗,陈飞扬的鼻子终于停止了流血,陈飞扬很绅士的说道;谢谢你,美女姐姐,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美女甜甜的笑着说道;我叫艳倾城,你呢?

    陈飞扬笑着说道;艳倾城,还真是人如其名,不仅名字好听,而且人也长的这么漂亮,而且还是一位难得一见的大好人。这些可陈飞扬的真心话,美女陈飞扬见过不少,可是像艳倾城这样又漂亮有善良的美女,却是第一次见到,陈飞扬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一个美好又甜蜜的美梦,如果这是梦,陈飞扬真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醒来,永远都生活在这个幸福甜美的梦中。

    艳倾城看着陈飞扬那呆呆的摸样,呵呵的笑着说道;在想什么呢小呆瓜!陈飞扬被艳倾城一语惊醒,结巴的说道;没......没什么,还说没什么,艳倾城假装生气的说道;我刚问你叫什么,你都还没告诉我呢!只听过学雷峰不留名的,还没听过被雷峰帮助的人不愿意留名的。

    陈飞扬笑着说道;真是对不起啊!倾城姐姐,我叫陈飞扬。艳倾城笑着说道;陈飞扬,恩,还蛮有活力的一个名字,哦,对了,你是干什么的啊!我看你一个人坐在路边,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艳倾城有好奇的问道。

    陈飞扬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我跟我爸吵嘴了,被我爸给赶了出来,说完,陈飞扬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把头底了下去。

    艳倾城皱眉道;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啊?难道一直这样在街乱转吗?我看你还是回去给你爸道个歉,我想不管你犯了什么错,他一定会原谅你的,毕竟天下父母心,我想不会有那个父母会真的抛弃那个子女的。

    陈飞扬却倔强的说道;才不呢!我可不相信没有他们我会饿死,我已经决定去郑州打工,等我有了钱之后,我要让他们向我道歉,

    艳倾城一阵无语,心想,这家伙还真不是省油的灯。想了想,艳倾城笑着说道;算了,我也不劝你了,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你还自己拿注意把,不过你也不用去郑州打工,我去我们的人事部问一问,看我们这里缺不缺人手,要是缺的话不如你就在我们酒店干把,你看怎样?

    陈飞扬兴奋的说道;能和倾城姐姐在一起工作我当然愿意了,刚说完陈飞扬就搭拉个头说道;就是不知道你们酒店会不会嫌弃我我是农村出来,

    艳倾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伸出一只手搭在陈飞扬的肩膀说道;我说弟弟,你都是听谁说的,我们这些高级消费场所嫌弃你们农村人了。别的地方我不知道,但姐姐保证我们这里绝对不会,你放心好了,只要有姐姐在看谁敢嫌弃你。一边说艳倾城还一边从包包里拿出一个精美的手机。然后快速的拨了一号码,很快电话就接通了,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不大,但是卫生间门口很安静,加上艳倾城一手搭在陈飞扬的肩膀上,所以电话那边的每一句话,陈飞扬都听的非常清楚。

    电话那边是一个女孩接的电话,声音很甜美,给人一种很青很有活力的感觉。只听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是:您好,这里是一步登天大酒店人事部,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助的吗?

    艳倾城微笑着说道;你好,请问你是韩雪吗?

    电话那头传来甜笑声回道;没错,我就是韩雪,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助的吗?

    艳倾城笑着说道;你好韩雪,我是倾城,现在还有哪个部门缺人手吗?我有个弟弟想来我们这里工作,

    只听韩雪停顿了一下回道;你好倾城小姐,目前各个部门都不缺人手,哦,对了,过几天保安部有一个员工要走了,你看............

    艳倾城看了看陈飞扬,意思是说,你觉得怎样,陈飞扬立刻表示可以,于是艳倾城笑着说道;那好吧!就让他干保安吧,我等会带他过去,你给他安排一下。

    好的艳倾城小姐,韩雪用柔美的音调说道;

    艳倾城也笑着说道;那好一会见,拜拜。再见艳倾城小姐,韩雪回道。

    陈飞扬感激的说道;谢谢倾城姐姐,我一定会好好工作,不会给你摸黑的。对于艳倾城的帮助陈飞扬真是感激不尽,如果这几天再找不到工作的话,那他真要徒步走到郑州去找工作了。现在好了,终于有了一份工作,而且还和一个天仙般的美女相识,陈飞扬直叹,真是不白在世上走一回啊!能管这样漂亮的美女叫姐姐,此生足以,更何况还和这样人见人的绝世大美女,有那么亲近的肌肤之亲。这让陈飞扬幸福的快要晕厥过去。

    艳倾城看陈飞扬有变成那呆头呆脑的摸样,于是用手在陈飞扬腰间软使劲捏了一下,嘴里还生气道;又在想什么坏事啊!

    陈飞扬‘啊’的一声大叫,然后求饶的说道;我那有啊!姐姐,我只是在想等以后该怎么报答姐姐。真的吗?艳倾城用怀疑的眼光看着陈飞扬,直看的陈飞扬心里直发虚。艳倾城突然呵呵一笑,说道;好啊!既然你都说了要报答我,那你想怎么报答啊!说完还对着陈飞扬坏坏的笑着,直笑的陈飞扬毛骨悚然,心里暗想,这丫头不会是想让我以相许吧!一边想还一边看着艳倾城那邪恶的坏笑,心里更加肯定,一定是这丫头看上我了,要不也不会那么关心我,又是帮我拍眉头,{注;那是乘机占我便宜啊!}又是帮我找工作{注;这是为了长远的打算啊}想通之后,陈飞扬也坏笑着说道;姐姐想让怎样报答都行,就算是让小弟我以相许,小第我也没有半点怨言。

    艳倾城使劲捶了陈飞扬一下,笑道;美的你,还以相许呢,你以为姐姐我的眼光会有那么低么!你给我好好在这干好你的保安就是对姐姐最好的报答。

    陈飞扬失望的说道;知道了姐姐,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以报答姐姐为小弟找工作的恩

    艳倾城用手指点了陈飞扬的眉头一下说道;你就别凭嘴了,赶紧走吧!等会给你安排好了,我还有事要做了。

    打开人事部的门,陈飞扬跟在艳倾城的后走了进来,刚一进门就有一股桂花的香味被陈飞扬吸到鼻孔里,接着一幅惊艳的画面出现在陈飞扬的面前,在一个两米长的红色办公桌前,坐着一位看起来只有二十一二岁,长跟仙女一搬的制服美女,只见她穿了一件白色衬衣而且第一个和第二个扣子都没有扣,外面穿着一件黑色西装,西装的左边还带着一个金黄色的小牌子,因为陈飞扬是站着的,所以陈飞扬可以隐隐看到制服美女那浅浅的沟,只看一眼陈飞扬就感觉全,又有一股要留鼻血的冲动,于是赶紧低下下头不敢在看,可是就在陈飞扬低头的瞬间,制服美女却站起来向艳倾城问好,在制服美女一动的那一刹那,因为衣服的突然松动和陈飞扬的突然低头,两者恰倒好处的吻合,所以陈飞扬又无意中看到更深的沟,陈飞扬的鼻血差点就不受控制的流出来,于是陈飞扬赶紧用力去想一些别的事,可是越是这样就越是想入非非。就在这时艳倾城和制服美女都把眼光看向了陈飞扬,这一看不要紧,顿时把两人吓了一大跳。因为此时陈飞扬的脸就好比那秋天的红苹果,红的不能在红了。制服美女立刻意识到刚才自己无意中的漏光,被这新来的保安看到,于是只好尴尬的咳嗽了一下,将衣服从新整理了一下,就坐回自己的位子上了。艳倾城也尴尬的笑着把陈飞扬拉到自己旁边说道;好了,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酒店的人事部经理韩雪;韩经理好,陈飞扬很礼貌的打招呼道;韩雪因为还在为刚才的事感到尴尬所以只是轻轻的恩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接着艳倾城又为韩雪介绍道;这就是我说的那位‘弟弟’,来做保安的,恩.....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给他安排一下好吗韩经理,韩雪抬起头勉强笑着说道;放心把,倾城小姐我会安排好的。

    恩.........艳倾城想了一下说道;以后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说着从包包里拿出一个名片递给陈飞扬,然后拍拍陈飞扬的肩膀说道;好好干,接着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看着艳倾城走后,陈飞扬突然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保安之风流修真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