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宝宗 第二十二章 阴谋得逞敌丧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心虫 书名:种魔天下
    以后的十几天里,许致远经常和欧阳巧灵在一起游山玩水,故意在梁敦夏的面前表现的很是亲密。Www.把那个小子气的要死,欧阳沉浸在和心上人约会的幸福中,眼里只有许致远,那里还顾得上什么梁敦夏。每次见他不知好歹的来打扰自己的约会,态度也变的越来越坏,由开始的逃避变成直接的训斥,这更让梁敦夏气愤。

    许致远每天感受着魔种的成长,知道梁敦夏就快坚持不住了,因为欧阳开始发现自己每次换洗的衣物都莫名的少一件,但她万万没想到是有人偷走,开始只是以为被什么小动物叼去罢了,后来每次都少,她索不在外边晾衣服,直接挂在屋里。这让已经恋物发狂的梁敦夏没了办法,就好像瘾君子没有毒品一样难受,失去**发泄渠道的他终于按捺不住要行动了。

    今天他又偷偷来到欧阳这里,只听见屋里传来一阵阵的水声,还有欧阳那美妙的歌声,应该是在洗浴。梁敦厦赶紧走到窗边,偷偷的窥视屋里况,一看不要急,脑子嗡的一声,呆在原地。

    只见欧阳人泡在一个大木桶中,桶里还有不少香气扑鼻的花瓣,乌黑的头发高高挽起,修长白皙的长颈完全露在外边。美丽的小脸在气的蒸发下边的更加人,樱桃小嘴不停的轻哼着小调。双肩如刀削般,前的雪白丰满的双峰在水中隐约可见,好一幅美女沐浴图。

    梁敦厦那里见过如此场面,心中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他顿时感觉口干舌燥,心疯狂跳动着,好像要从腔里蹦出来。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欧阳那美丽的体。渐渐的梁敦厦的双眼发红,手上青筋暴起,心里不断的重复着:“欧阳是我的!她的子只属于我一个!”就在这时,欧阳好像洗完体,慢慢的从水中站起,体完全暴露在外边。那丰满的双峰,盈盈一握的柳腰,还有那双腿间的一丛乌黑,无一不在梁敦厦的心里火上浇油。

    梁敦厦再也压制不住心里的火,飞就从窗户里跳进屋里,人直接想欧阳扑去。欧阳被眼前的一幕震傻了,她没想到在自己的房间里,竟然有人要对其不利,人呆呆的站在原地,连基本的反应都没。就在梁敦厦双手马上接触到欧阳时,这时候早就监视在一旁的许致远出手了。他一个火球结结实实的打在梁敦厦的后心上,梁敦厦早就被火蒙蔽双眼,什么也顾不上,一下子被火球打翻在地。

    这时候欧阳才反应过来,大叫起来,许致远赶紧用被子裹住欧阳的体,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一眨眼的功夫,几个女人就出现在房间中,许致远一见为首的就是奇宝宗唯一的女长老孙长老。孙长老一见眼前的景,也是一呆,不过姜还是老的辣,直接一挥手一个红绳法宝把倒地的梁敦厦捆住。急声上前问道:“巧灵,怎么回事?许致远你在这里干什么?”

    欧阳现在只知道在许致远怀里呜呜的哭,一句话说不出来。许致远赶紧解释道:“孙长老是这样的,我这几天和欧阳师姐去山里游玩,几次遇见梁敦厦,他经常背地里威胁我说让我离师姐远点,还说师姐早晚是他的人,而且只能属于他一个。今天白天我就见其行为不轨,在我们后面偷偷摸摸的跟着,看师姐的神很是不对。晚上送师姐回来后我一直不放心,就在附近守候,就发现梁敦厦先是偷看师姐沐浴,后来竟然要对师姐意图不轨,所以才出手阻止,请长老明察!”

    这时候欧阳大长老也赶来,一见屋里的景,勃然大怒,一瞬间在场所有人好像被大山压住一样,连呼吸都感到困难,修为真是惊人!大长老一见被子裹住的孙女后,赶紧上前问道:“玲玲,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一见爷爷来了,猛地扑到其怀里,大哭起来。许致远赶紧又重复了一边刚才的话,听完大长老大怒,面色铁青对着被捆住的梁敦厦问道:“是不是这样!”

    梁敦厦这时才清醒过来,**早就被吓到九霄云外,回想其自己的行为,心里惊恐万分,听见大长老的问话本能的回答道:“不是!我不是想伤害欧阳师妹,我是……”

    许致远抢着说道:“大长老他狡辨也没用,我见到他把欧阳师姐的贴衣服收进储物袋里,您可以检查一下。”

    大长老单手一抓,梁敦厦的储物袋就到其手里,强大的神识力强行破开其封印,梁敦厦心神受到冲击,一口鲜血喷出来。大长老神识力一扫,果然在里面发现不少女人的衣物,心里大怒,伸手就要把其击毙在当场。

    “且慢!大长老手下留!”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阻止了他,大家一看原来是宗主和二长老来了,奇宝宗宗主还是那样面无表边的二长老一脸疑惑,才自己的徒弟就要被人击毙,才赶紧出声相救。再知道事经过后,宗主对大长老道:“请欧阳师弟且慢动手,等查明真相后再动手不迟。巧灵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这时欧阳巧灵才渐渐停止哭声,听见宗主的问话,小声抽噎道:“我也不知道,我在屋里沐浴,就见梁敦厦他从窗户外边冲进来,向我扑来,幸好是许致远他及时出现,要不,要不,我,呜呜呜呜!”说完又扑到爷爷怀里大哭起来。

    “哼!宗主!还有什么好问的!这个混账半夜出现在我孙女的屋里就已经该死了!这是是女弟子才能入内,他来这里肯定是心怀不轨!更何况在他上还找到我孙女的贴衣服,证据确凿!还有什么可问的!”大长老面色铁青道。

    宗主又问梁敦厦道:“逆徒!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储物袋里的衣服你如何解释?”

    “快说啊!”二长老也急声问道,自己的弟子要是真做出禽兽之事,那自己也无颜面对所有人,到时候让自己如何在弟子前立足?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么了,迷迷糊糊的就到这。看见欧阳师妹在沐浴,一时没有控制住,所以才……,师傅您快救救我吧!”梁敦厦语无伦次的说道,体拼命向二长老那里移动着。

    “好啊!你真的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我没有你这样的徒弟!”说完二长老运起灵力,一掌凌空击中梁敦厦,屋里温度瞬间升高几倍,大家只感觉到一阵浪过去,一声惨叫后,瞬间人就被化为灰烬。

    “宗主,欧阳师哥,我教徒无方,弟子竟然出现如此逆徒,以后我无颜在教导弟子。巧灵师侄我给你赔不是,我自己去后山闭关面壁谢罪。”说完深施一礼后,人转出去。

    在场的人没想到二长老会闪电般出手杀死自己的徒弟,沉默一下后宗主道:“好了,事已经查清楚了,梁敦厦对欧阳巧灵意图不轨,被许致远及时阻止,逆徒已经被处死,大家到外边不准乱说,坏了巧灵的名声,要是让我知道有谁敢乱说,我亲手处治他!大家散去吧。”

    说完几个人带着欧阳离开,大家也纷纷散去。许致远冷眼看着这一切,心里终于放下一块大石,那个苍蝇死了,又救了欧阳一次,相信自己的以后计划更加顺畅。只是可惜了那人的精血,要是让金蝉吸收都好,摇摇头人也离开。

    许致远心里的种魔猛然跳了几下,好像是为其的计划成功叫好。现在的许致远已经完全沦为魔头,每一步计划都在其掌握中,不但名正言顺的除去仇敌,还又让欧阳大长老欠下个大人,古时候女子的清白比生命都重要,要是真让梁敦厦得逞,那欧阳巧灵也只能自行了断。许致远心安理得的利用了善良的欧阳做饵,成功的实施计划,没有一丝的愧疚之,以前那个善良的许致远不知道去那里了。

    等他回到师傅那,把事一说,师傅也是唏嘘不已,夸奖他几句后就让其休息。第二天一早,大长老就把许致远找来,面色沉的问道:“许致远你在把事给我仔细说一遍!”许致远早就生谨慎的大长老一定会如此,所以又把昨晚经过思考的话说了一遍,然后问道:“欧阳师姐怎么样了?”

    “哎!可怜的孩子,自幼失去父母,被我一手养大,从小就天真善良,没想到竟然遇见这种事!许致远我问你,你昨晚看见什么了吗?”突然大长老厉声道。

    “我不敢隐瞒大长老您,当时我救人心切,看见欧阳师姐的清白之躯,不过我没有任何邪之想,只是一心救人。要是您觉得我有辱师姐的清白,我可以自挖双目谢罪!”

    说完许致远直接用手抓自己的双目而去。大长老手虚空一抓,许致远就动弹不得,心里一阵骇然,看来自己在高手面前连死的能力都没有!大长老面色缓和下来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其实就算是看见也不能怪你。要是你事还好办点,许致远我问你,你喜欢玲玲吗?”

    许致远一听,心里一动,赶紧说道:“我对师姐只有敬慕之,我知道自己份低微,资质又差,从来不敢对师姐有半分非分之想!”

    “我知道那个丫头对你有意思,我对你也比较满意。你先后两次舍相救,可能真是玲玲命中贵人,只是你们年龄太小,以咱们修真者几百岁的寿命来说,你们以后的路很长。你虽然资质有限,但胜在勤奋刻苦,这才是成为高手的关键。我不会阻止你们的交往,不过要等你真正拥有保护其能力时,我也会考虑你们的事,你听清了吗?”大长老正色道。

    “现在玲玲的绪很不稳定,你一会去看看她,尽量安慰她。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会让她静修,希望可以让她尽快恢复,你去看看她吧!哎!一个云英未嫁的女子遇见这种事以后该如何是好啊?是那个小子自杀的快,要是落在我手里,我用灵火让他永不超生!哼!二长老教的好徒弟啊!”随着大长老的冷哼,房间里压力又大了不少。

    许致远赶紧告辞,直接来到欧阳的房间,几次报名后,终于听见回答,人才慢慢走进屋里。只见上的欧阳巧灵神惊恐,双手紧紧的用被子裹着全,不停的发着抖,手上的力道就连十指的关节都变白了。刚听见有人进来,整个人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缩在一角,脸深深的埋在被子里,不敢看人。过了好一会后,才慢慢的抬起头,双目通红,泪水大滴大滴的流下来,美丽的脸上充满了绝望。

    许致远见到心里一疼,知道因为自己让这个善良的姑娘受到伤害,这种事在观念开放的现今社会都很难承受,更何况是贞节第一的古代。许致远接手过不少个案,就是以为女受到侵害后,没有及时的进行心理治疗,最后自杀很多。这次对欧阳的伤害是他一手策划的结果,最后让一个如此纯洁善良的女孩受到这样的待遇。

    他轻轻走到其面前,用手帮其把眼泪擦干。欧阳本能的蜷缩体躲避着,直到许致远紧紧抱住她后才安静下来。感受着手上传来其剧烈的颤抖,许致远用催眠特有的语调慢慢说道:“没事了,一切事都过去了,坏人也死了,我保证现在没人能伤害你,不要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我们都很担心你,特别是我,看见你这样伤害自己,我更难受!”听到后欧阳慢慢的抬起头,用一双哭红的杏眼呆呆的注视着许致远,许致远的双眼紧紧的和她对视着,用柔和真诚的目光传达着安慰和理解。欧阳在其眼睛里没有见到任何轻视和虚伪的感后,哇的一声哭着扑到其怀里,双手疯狂的击打着许致远,像是要把所有的委屈通过这种方式宣泄出来。

    许致远静静的忍受着,不停着用手慢慢安抚着欧阳,嘴里说着理解安慰的话。经受过巨大打击的人最需要的就是得到别人的理解和安慰,尤其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许致远不但第一时间出现,在精神上帮助欧阳找到支持,这就像是给溺水的人一个救生圈一样重要!还让她把心理积累的负面绪尽可能的发泄出来,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减轻欧阳的痛苦和打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才逐渐停止哭泣,低着头小声的问道:“你,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怎么会呢?什么也没有发生,你还是原来那个纯洁美丽的女孩,我为什么要看不起你?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宗主已经下了封口令,今天所有知人都不敢泄露什么,再加上你爷爷大长老的威势,相信外边再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你是受害者,全奇宝宗的人都知道你是纯洁美丽的女子,都是那个禽兽的错,没有人会怪罪你的!”许致远真诚道。听了这话,欧阳神明显一松,双手用力的抱住许致远,头紧紧的靠在其前,听着其强壮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前所未有过的安全和宁静,许致远不断的用催眠的方法安抚着其激动的绪,开解着她。过了好一会她终于逐渐进入梦乡。

重要声明:小说《种魔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