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宝宗 第二章 亦幻亦真坠仙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心虫 书名:种魔天下
    致远在心里不断对自己催眠着,慢慢的他进入深层次睡眠。科学证明人在深层次睡眠时脑电波是1——4赫兹之间,这时候是无梦睡眠,是质量最高的睡眠,休息一个小时,要比有梦睡眠三个小时效果还好。致远平时早就习惯这种无梦睡眠,可今天的他好像有点不一样。

    他感觉自己的意念一直再往下沉,不断往下沉。周围出现了不少各种颜色的小泡泡,他尝试的接触了一个,突然他感觉好像是在看电影一样,泡泡里边是自己十岁时的记忆。那时候自己父母还在,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饭,自己早就应该忘记这段场景,可现在却能如此深刻回忆起当时任何的细节。突然那个泡泡烟消云散,又有别的泡泡出现。就这样致远以看电影的方式,又回顾了一遍以前的经历,他猛然想到一句佛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他感觉一阵光明出现,所有的泡泡像清晨露水遇见阳光一样,顿时化为乌有。眼前的光明很柔和,很亲切,就像是自己体的一部分。慢慢的他的意识靠近那光明,有种在外漂流多年的游子,终于回归母亲怀抱的强烈感觉。在他接触到光明的一瞬间,无数记忆如潮水般向他涌来,有的他见过,有的他没经历过,无论什么都有种让他很熟悉的感觉。

    那一瞬间他时而化成雄鹰,在天空上翱翔;时而变成蝴蝶,在花间飞舞;有时变成居上位的决策者,手握生死大权;有时变成穷困潦倒的乞丐,为一三餐发愁。就这样,致远飞快的经历着各种不同的生命体验,感受这世间所有的喜怒哀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都回归平静,眼前只有那大光明存在。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又好像什么也没懂。突然他感到一阵眩晕,马上就失去了意识。

    等致远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他下意识的去抱边的依依,准备亲她一下。可是手里一空,人反而摔下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里,这完全不像一个现代都市应有的摆设。一张狭窄的木板,一张破木桌,桌上还有盏小油灯。

    致远惊呆了,好久没有缓过劲来,他准备用手拍拍自己的脸,看看是不是还在做梦。可让他更加惊恐的事发生了,自己的手变小了不少,脸的触感也很陌生。他发疯似的冲出房门,见到院子里有口水缸,赶紧跑上前去照照。果然水缸里出现的是一张陌生的脸,那人只有十三四岁样子,面容俊秀,只不过有点过于消瘦,脸色有些暗黄。

    致远不敢相信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水缸里的人也摸了摸;他用使劲拧了一下,水缸里人也拧了下。致远一**坐在地上,痴痴的说着:“这是这么回事?我是谁?现在在那里?依依和怎么样了?”突然在他脑子里闪过个不可思议的念头,难道我像小说那样穿越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些全是虚构的,没有科学依据。一定是有人给我开玩笑,对!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里,致远猛然站起来,大声道:“依依,我知道是你,快出来吧,要不我可生气了!”他发疯般的喊了半天,没人答应他。这时他又回到水缸边,呆呆的看着自己这张陌生的脸,用手疯狂的左右抽打着,边打边说:“做梦!我一定还在做梦!快醒!你妈的快给我醒来啊!”然后一头扎进水缸里,大口大口的喝着冰冷的缸水,希望借此脱离这可怕的梦境。可是就算他全被水湿透,也没如何作用,就这样他在院子里疯子一样折腾着,最后双目通红,飞一般的朝墙上撞去。只听见嘭的一声,人就昏迷不醒。

    在梦中他好像换了个人,眼前出现了个孩子的成长历程。这个孩子也叫许致远,生下来就不知道父母是谁,是被一个老农夫捡回来养大的,所以跟了老人的姓,镇子上的老书生给他起了致远的名字,取的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含义。爷孙两个也是相依为命,子虽然很苦,但也算其乐融融。可前两年,当地流行瘟疫,老人也死了,只剩下可怜的小致远一个人孤苦伶仃,靠着在药店工作和邻居的救济勉强度。没人知道他是从那里来的,老人捡他时除了前的那块小玉佩,别的什么也没有。

    根据小致远的记忆,他现在的大陆叫做云梦大陆,周围被无尽的深海围住。整块大陆上有五个大的国家,分别是东方的大秦国;西边的周国;南边的宋国;北边的赵国;最后是中间的唐国。还有十几个小国家,他们地处偏僻,人口也不多,只是五大国的附属国。这里的国家和中国古代的没任何关系,只是名字一样罢了。致远就在大唐国南边的一个小镇子里。这里和古代一样,还是处在冷兵器时代,还是帝王当权,表面上很平静,其实暗地里勾心斗角,相互算计着别人的领土和财富。而且这个世界最终极的力量不是皇权,而是修真!

    是的,这个世界上真是有神仙存在的,不过他们更喜欢称自己为修真者。在小致远的记忆中有关修真很少,大多数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总之修真者才是这块大陆的真正主宰,他们暗地控制着五个大国,皇室背后都有他们的支持。不过修真者对凡人还是扮演着保护者的角色,因为每五年他们都要到五个大国来挑选有资质修真的孩子,然后带他们回去修行,增加本门的新生力量,延续宗派的传承。

    在小致远的记忆里,修真者无所不能,他们挥手就可以让一座大山灰飞烟灭;一跺脚大地四处乱颤;还可以站在各种神奇的法宝上飞来飞去;他还听说有的人可以用飞剑,在千里以外取敌人的首级。世俗所有人都无不以能修真为荣耀,可是因为资质的原因,每次被他们选中带回去修行的人,只有百分之一,绝大部分的人还是没有修行的天资。为什么凡人对修真者如此尊敬向往?主要原因就是他们有能力保护自己不受妖兽的袭击。

    在这块大陆上不只是有人类的存在,还有很多妖兽生活。它们生凶残,时常为了食物袭击人类村镇。妖兽力大无穷,很多还有各种奇异攻击手段,所以凡人只能任其宰割。这时候就要有修真者出手相救,不过听说他们也要用妖兽的筋骨或是内丹修行,不管如何,修真者还是云梦大陆的守护者,在世俗人间享有着最高的待遇。

    大致远不断经历着小致远的记忆,尽量寻找着回去的方法,不过到最后也是一无所获。毕竟小致远才十四岁,一直生活在这个小镇子上,所有的消息都是听过往游商谈话时得到,有多少真假就不得而知。至于什么修真者他更没兴趣,他心里只有和依依,只想尽快找到回去的方法,别的什么他也不在乎。

    大致远经历着小致远的回忆,慢慢的两断记忆融合在一起,他感觉自己就是小致远,小致远就是他。慢慢的他醒了过来,躺在地上,呆呆的望着天空,不知道想着什么。一会两行清泪从其眼角流下,他喃喃自语道:“,依依,你们在那里?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现在到底是谁?谁能告诉我?”

    突然他猛地站起来,眼睛里露出凶光,转就从屋里拿出把砍材刀来。双手把刀放在脖子上,大声喊道:“我不管我是谁,现在没有,失去依依,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要是死能脱离这该死的梦境,那我就去死!”说完双手一使劲,感觉脖子有温的液体流出,又不醒人事。

    其实许致远没有死,他用的砍材刀已经生锈很久,基本没有刀口,不过因为他用的力气太大,还是划破了皮肤,血随着伤口流下来。一直流到他前带着的那块不知名的玉佩上,突然玉佩光芒大作,一瞬间就把他包裹起来,许致远的心神被带到个神秘的地方,他的一生也因为这个玉佩就此改变。

    等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片白雾之中,周围无限大,好像永远没有边际。他边叫边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发现前面有一阵亮光,他赶紧冲过去,希望一睁眼就可以看见依依那温柔美丽的微笑,还有那慈祥的目光。可等他真正冲出亮光时,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一根通天的柱子矗立在中间,上面盘绕着五条颜色不同的龙。没错!就是龙!致远简直不敢自己看到的东西,不过事实就在面前,五条龙活灵活现的盘踞在柱子上。他们形状大小都相同,只是颜色不一样。五条龙分别是赤橙金蓝青,虽然它们都不会动,但样子栩栩如生,给人种翱翔天地,龙啸九天的感觉。致远慢慢的靠近那个通天巨柱,呆呆的看着面前不可思议的一幕,心里真正开始接受自己穿越到陌生世界,不过他不甘心放弃希望,一定要找到回去的方法。

重要声明:小说《种魔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