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魔剑噬魂 第二章:潜入丐帮

    战事纷起的年代,百帮颓废,唯丐帮如梅花盛现,在这个风雨飘的时代临寒独自开(撇开杀手、强盗等见不得光的行业)。www.

    官府面对益强盛的丐帮也想尽快和谐它,奈何这世道艰险,难民实在太多,使得和谐工作异常艰难。真可谓是剿之无力,任之可恨,连朝中大臣每每提及此事都不垂手空叹。

    再来看这泰合城,此时天已黑了下来,零零碎碎的雪花在黑夜中翩翩飞舞。一大群衣衫褴褛的乞丐浩浩地走在大街上。老百姓为乞丐的衣食父母倒也不像城管小队那样惧怕他们,有些喜好八卦的人甚至还悄悄议论开了。

    “听说,前不久,丐帮的净衣派干了件大事,现在全国各地都议论纷纷啊。”

    “什么事,我怎么没听说?”

    “你平时又不好这口,哪能知道。话说那丐帮的净衣派打劫了全国最大的兵器制造商骆家总锻造坊,奇怪的是此次打劫不为财、不寻仇,草草收场。听我一个在骆家干活的朋友的表叔说这骆家也并不打算向朝廷上报此事,你说奇怪不奇怪?”

    “怪,比我家那老母鸡不下蛋还怪。”

    “不就是嘛!我看今天这污衣派从大老远的战地边境赶来,怕也是为这事。”

    …………

    今晚泰合城后山上的城隍庙灯火辉煌,自然是因为丐帮住进了这免费客栈。

    庙门外整齐的排着一小队人,这队人个个蓬头垢面,提着破包烂罐,看上去好似还在细细斟酌着什么。原来是本地的乞丐想趁这次机会来加入丐帮,实现与组织接轨。

    奇怪的是在这众污之中却有一人白衣素裹干净异常,只见他排在队伍里还一直捏着鼻子,可能是嫌这些乞丐臭。细看此人,豁然就是杀手东门吹雪。

    有个乞丐看不惯了,拍了拍东门吹雪的肩膀,在他白净的衣服上留了个黑乎乎的五爪印。等东门吹雪慌忙去拍打自己的衣服时,那乞丐露出一口黄牙,鄙视道:“喂,老兄,我们是来加入丐帮的,你说你要来这混饭吃至少也得化个装吧。”

    东门吹雪一愣,思量过后,点了点头,灰溜溜的跑开了。

    队伍前排,一个影正看着跑开的东门吹雪发笑,虽然此人打结的长发遮脸,穿的破破烂烂,可脸上清晰的三条刀疤还是暴露出他的份——先前躺在药铺屋顶上看戏的年青人。

    “喂,前面那个,你笑什么呢?轮到你了!”坐在庙院桌案前登记的老乞丐朝年青人挥手道。

    那年青人跑到桌案前,真有几分傻气的笑道:“我是来加入丐帮的。”

    老乞丐头也不抬,自顾自将毛笔沾了沾墨水,“知道,姓名。”

    这年头做个乞丐还要登记?年青人心中纳闷,“实名还是艺名?”

    老乞丐听了,立马在开头写着“简历”两个大字的纸上写下“屎一名”。年青人看在眼里,惊在心中,暗道这老乞丐不仅耳力差的惊人而且概括能力极强。

    “以前从事过的行业。”老乞丐继续问。

    “杀人行业。”

    老乞丐点了点头,用同的目光看了看年青人,写下“插人行业”四个字后接着道:“年青人,来我们丐帮的,十有**都做过不光彩的事,不过像你怎么前卫而又不光彩的事还是头一遭见,不过不打紧,现在悔过自新,好好努力,总有一天你会成为丐中丐。”

    年青人知道,面对这老乞丐的耳力,自己越是解释,那简历就会越黑暗,于是只得无奈的点头:“是,是,是……”

    “好了好了,后面还有其他人,你先去大找那个大胡子,把简历交给他,然后面试。”老乞丐边说着边将那份简历交给年青人,就不再理他,直接招呼“下一个”。

    接过这份异常沉重的“简历”,年青人深邃的目光中不免流露出一丝悲凉,心中嘀咕道:“居然还有面试?”

    …………

    城隍庙大内,塑着一个个撕牙咧嘴的鬼差,城隍爷倒是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

    在这些泥像台上站满了人,或搔痒或靠向泥像稍作休息,但他们的目光都聚焦在大厅中央正在接受面试的一排新人上。

    “找熊?找熊出列”一个一脸黝黑,满腮胡子的壮汉对照着手上的简历喊道。

    话音刚落一名精瘦男子便上前两步道:“是赵雄,长老。”

    “不管什么熊,你展现一下自己的要饭技术。”大胡子的绪似乎有些不耐烦。

    那赵雄听了忙跪倒在地,双手合实拜菩萨般拜着,口中念念有辞:“可怜可怜我吧,可……”

    “行,行,行。罗狗给他一张牌,丁等。”大胡子打断道。之后一个似乎有些辈分的乞丐给了赵雄一张木牌,上面刻着一些文字其中最显眼的是一个大大的“丁”字。

    “还分等级?”未轮到考核的人不约而同的在心中惊叹。

    那赵雄领了牌连连拜谢,接着站到一边去了。大胡子接着往下考查:“下一个,鹅脚臭?难道今天简历又是隆(聋)老写的?”看到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名字大胡子也有些纳闷。

    有了赵雄这个榜样,鹅脚臭出列后也照样画葫芦跪地道:“鹅正滴狠口……”

    “等等,你说什么呢你?”

    “劳驾话。”

    “老家话?连京话都不会还想加丐帮?回家吃屎吧你,下一个。”大胡子的绪已经从不耐烦转为暴躁。

    终于轮到先前那年青人了,他出列后,也不急着表现,而是看着鹅脚臭低头丧气的样子,以此来调动自己的绪。只见他深邃的目光开始慢慢转变为同,继而升华为凄凉。突然,他摔倒在大胡子跟前,一只手缓缓提起,眼睛看向前方,从他黯淡的眼神中似乎在搜寻着什么。在大内的所有人看到他这一举动,都不屏住了呼吸,因为他们似乎看到了一个乞丐倒在雪坡中眼里尽是迷茫,这个可怜的乞丐慢慢提起手,伸向前方,似乎在告诉世界——他想活下去。在这最扣人心弦的时刻,这个乞丐突然微弱的呼唤道:“馒……头……”。这一喊,将整个景推向了**,看到了这一幕的人都不由的眼中泛酸,要是手头上真有个馒头,绝会毫不犹豫的给他。

    “好!!”一声喝彩将大家的思绪带回了现实,随后整个大响起了激烈的掌声。

    大胡子抹了抹眼泪,缓缓将那年青人扶起来,动道:“年青人,你叫什么名字?罗狗,甲字号特级!”

    那年青人接过令牌,内心早已邪邪的笑开了,不过脸上还是一本正经,“小弟我无名无姓,以前有帮兄弟都叫我残兵。”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赏金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