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绝对恐怖 第二十八章 恶鬼道

    上面的这个故事歌颂了人生最宝贵的东西——义。

    圆泽禅师和李源的故事流传得很广,到了今天,在杭州西湖天竺寺外,还留下一块大石头,据说就是当年他们隔世相会的地方,称为“三生石”。

    在《出曜经》里有一首谒,很能点出生死轮回的本质:

    伐树不尽根,虽伐犹复生;

    伐不尽本,数数复生苦。

    犹如自造箭,还自伤其

    内箭亦如是,箭伤众生。

    在这里,解,没有善恶之分,被仇恨的箭所固然受伤,被的箭中也是痛苦的,一再的箭就带来不断的伤,生生世世地转下去。

    世人常说“七世夫妻”,常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常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常说“缘订三生,永浴河”,常说——————

    甚至于在生气的时候咬牙说:“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

    在歉意的时候红着脸说:“我下辈子做牛做马来报答你!”

    在失败灰心丧志的时候会说:“前辈子造了什么孽呀!”

    看到别人夫妻失和时会说:“真是前世的冤家!”

    《三生石》

    作者:

    三生石上望三生,流水年年江月横。

    曾是天家仙人客,只随江流无痕迹。

    别来月无数山,江有水江潸。

    江山水难慰我,月无边空婀娜。

    我望远山数芳菲,远山望我似依稀。

    几番追光愁尽,一瞬年华相思引。

    金乌流火只无名,魂随汗发何其轻。

    时来秋风勾叶落,秋风萧杀只漠漠。

    莫道红叶好相思,无数相思难载词。

    思来飞雪似可待,落红纷纷无人采。

    苍山可怜白云深,戚戚无声恨无心。

    死去来生犹不易,别是风又一夕。

    三生石上三生缘,底事年年不见还?

    只今风做三生石,生生相望不相识。

    一世岩石出,化作英雄冢,意无可摧。

    二世磐石破,摆渡姻缘桥,鸳鸯两**。

    三世玉石焚,誓守金玉盟,生死永相随。

    《三生石赋》

    作者:秋硕

    川江水碧东流急,上有白鹭双展翅。

    抵喙对鸣盈盈语,吻颈相戏绵绵意。

    举翅飞还徘徊,留连嘻戏又迟疑。

    双双高飞望巫山,巫山道远**。

    巫峡枫叶红如火,欢啼**隐秋荻。

    暮双栖在江边,江边石上理细羽。

    羽细如锦白如雪,交喙互理诉意。

    双眸凝视意久,江石有灵记三生。

    蜀江水碧蜀山青,巴山蜀水蕴灵气。

    巴男手巧苇做笛,巴女歌喉婉如水。

    妹骑牛背唱竹枝,郎吹竹叶声相随。

    少小不曾弄青梅,自幼牧牛偕同归。

    同慕天边**鸟,共觅石间并蒂枝。

    巴山高远人迹少,两心相许有天知。

    曾向青天立重誓,地老天荒不相离。

    家中阿爹怜阿女,富户豪门觅佳婿。

    嫁巴女出巴山,山高水阔远别离。

    震雷惊碎鸳鸯梦,长跪门前哀求乞。

    此生愿同尘与灰,天踏地陷死难离。

    生难**何惜死,来世为弟伴阿姐。

    瞿塘浪高蜀水恶,断魂悠悠无归期。

    巴山秋雨细如织,梧桐叶落孤雁栖。

    独对蜀山空垂泪,猿啼声哀泪沾衣。

    来年家中添阿弟,眉目宛似断魂人。

    喃喃私语诉前事,默默凝视叹今生。

    前世悠悠堪可叹,今生漫漫空遗恨。

    堪羡江上**鸟,**双栖两深。

    愿化双鸟续前缘,岂抱孤枕了残生。

    隐云间不忍看,江涛拍岸猿啼紧。

    三生石空江自流,魂魄不见水悠悠。

    俄见双鹭出江面,循江绕石久盘旋。

    低飞低鸣诉三生,惊天泣地三生恋。

    生难相拥共枕眠,死亦同飞比翼展。

    生生世世不相离,笑煞七夕长生

    下面的诗文笔者不知是出自何人之手,也就顺带着一并写下了:

    《殇》

    望川河畔有黄泉奈何桥上常相怜

    三生石边见孟婆三生你我共黄泉

    生死与共我已知惟有孟婆笑我痴

    痴中惊醒已觉晚今生缘灭三生石

    我代孟婆已千年千年轮回视等闲

    黄泉花开花又落命中注定良缘破

    良缘即破无对错尘烟一屡眼前过

    后记:

    看似尘烟

    亦非尘烟

    有谁堪破

    思万千?

    疑似神伤

    而非神伤

    心中所思

    忧郁彷徨

    前尘过往待思量

    一点相思

    一处《殇》

    三生石诗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论;

    惭愧人远相访,此虽异长存。

    后事茫茫,话因缘恐断肠;

    吴越山川寻己遍,却回烟棹上瞿塘。

    关于三生石的传说简直是数不胜数。但笔者认为最为感人还要数关于《石头记》(即《红楼梦》)中关于贾宝玉(曹雪芹)和林黛玉(绛珠仙子)的故事了。

    三生石传说中乃是女娲炼石补天后所剩下的一块五彩石,也就是本书前文中提到的曹雪芹先生的前

    而绛珠仙子(林黛玉)的前便是一珠生长在三生石畔的绛珠草,由此可见他二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缘分。

    话说曹天寿与众多亡魂走上了奈何桥。

    曹天寿当然可以选择走上层的金银道或者中人道,但他选择的恰恰便是最下层的恶鬼道。

    曹天寿一踏上这恶鬼道,立时就感觉上面的鬼气森刺骨,周围更是无一不充斥着獠牙长舌,披头散发,红红绿绿的恶鬼。

    曹天寿再向下面的忘川河河面望去,只见奈何桥下几千丈,云雾缠绕,鬼气森森,下面的河水更是浊浪滔天,其色如血,闻之令人呕。

    曹天寿真有些后悔走这恶鬼道,好在他现在仍是纯纯阳之,下面的气再重他也不怕。

    同时因为曹天寿是纯阳之体,致使一些恶鬼气皆不敢靠其

    有一些大大恶之鬼魂,似乎也渐渐的看出了些门道,他们虽然看不出曹天寿的真,但只觉得只要是靠近这一块恶鬼道的空白之处,便能免于众恶鬼的纠缠与拉扯,近而免于桥下河面那水鬼与铜蛇铁狗争食和噬咬。

    于是他们强忍着曹天寿上纯阳之气的烧灼,与撕扯灵魂般的痛楚,好在曹天寿上有纯之气加以调和,要不然这些鬼魂也终免不了要魂飞魄散的下场。

    在曹天寿边的都是一些肠肥体胖,体形类似于西瓜之类的鬼魂。

    这个样子的鬼魂,又是走的恶鬼道,很显然都是一些阳间的贪官污吏,大大恶之人死后的鬼魂。

    其中更有一个特大号的,只看他的肚子就足足占了他体和体重的一半还多。

    由于走过了鬼门关和黄泉路,作为本就该下入曹地府十八层地狱的鬼魂,他们这一路上受到了远远比之其他鬼魂还要多出数倍的惊吓与担惊受怕。

    再加上他们本心中就有鬼,因此一路上的狼狈不堪也是可想而知。

    他们一个个原本是穿着颇为体面,光鲜,但现在几乎已经各个衣不遮体,汗流如溪。

    在曹天寿边那特大号的鬼魂,那超过体和体重过大半的肚子,大部分都已露在外。

    细细看之,那肚子就象一个薄薄透明的玻璃球一般,再细一看,那玻璃球般的肚皮里面,竟然能隐隐看到他那比之正常人还要粗大一倍不止的肥肠。

    在那如管道一样的肥肠与肥肠之间,几乎见缝插针的长着一层层如蚕茧一样的油脂,可见这鬼魂在阳间所吸收的民脂民膏是多么的巨大和海量。

    曹天寿不知,由于他当时的一个念头,竟然顺利的护佑着众多大大恶之鬼魂,顺利的走过了奈何桥的恶鬼道,如果他知道了这一点,又不知会做何感想。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修仙之阴曹地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