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绝对恐怖 第二十七章 三生石

    曹天寿与众亡魂再向前行了几里路,便看见在那宽阔的忘川河上,有一座古朴而又气势如洪的大桥横跨与数百丈的忘川河上。这便是曹地府有名的奈何桥。奈何桥前也有着众多相貌凶恶的厉鬼把守。没有“路引”的鬼魂是一律不准踏上奈何桥的。

    奈何桥共分为三层,善人的鬼魂可以安全通过上层的桥,上层的桥也叫做金银道;善恶兼半者过中间的桥,此层桥也叫中人道;恶人的鬼魂过下层的桥,此层桥面也叫做恶鬼道。过下层恶鬼道的基本上都是些在阳间大大恶之鬼魂,他们在经过恶鬼道时,多数会被奈何桥下的众水鬼扯往桥下的污浊的波涛中,被铜蛇铁狗狂咬。

    话说每年的香会时,众香客都会争以纸钱或铜板掷入池内,并以炒米撒入池中,以为可以施给饿鬼。香会的池上特设一桥,许多老年香客,喜欢从桥上走过,以为走过此桥,死后可以免去过奈何桥之苦。

    可以说以此奈何桥为界,开始新的一个轮回。

    奈何桥总体以青石为桥面,五格台阶,桥西为女,桥东为男,左右阳。

    话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千年的回眸,百年的约定。也许这一世的夫妻缘,开始于斯,恩断于此。

    奈何桥下几千丈,云雾缠绕,等待来生的是什么道,谁也不知。来生的约定,只是此生的一种后续,来生的相见,只是一种重新的开始。奈何今生的相见,无奈来世的重逢。

    奈何桥上也有着两副楹联,分别为:

    积德修行,奈何桥易过;

    贪心造孽,尖刀山难逃。

    三步跨过奈何桥,知尔是善是恶;

    一气走通金银道,赐汝发福发财。

    观即视,奈何桥下水皆血,而腥秽不可近。因河上有桥,故名“奈河桥”。奈何桥下恶鬼道险窄光滑,有游神、夜游神夜把守。桥下血河里虫蛇满布,波涛翻滚,腥风扑面。

    恶人鬼魂堕入河中,就好似《西游记》第十回中的描写:“铜蛇铁狗任争餐,永堕奈河无出路”。不由让人想到间奈奈桥下的恐怖。

    《西游记》第十一回:判官道:陛下,那叫做奈何桥。若到阳间,切须传。

    奈何桥边是一块状貌奇钦磊落的巨石。该石高约十丈,宽约两丈多,峭拔玲珑。石上刻有“三生石”三个碗口大小的篆书及《唐*圆泽和尚*三生石迹》的碑文,记述“三生石”之由来。石上多是一些文人墨客的题词石刻,大多已不可辨认,只有太史杨瑀、翰林张翥等人的题词仍清晰可见。

    三生石上也有一副楹联:

    上联:三生石上定三生,三生庙前许三生。

    下联:三世缘圆三生,三世缱绻三生。

    横批:深缱绻共三生,缘起不灭恋三生。

    引自:子雁《金玉盟》

    三生石的三生分别代表“前生”、“今生”、“来生”,上面有今生前世的纠缠!很多人的是从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开始的,而相之后我们一定会期待能够再有一个相的来生。在有过似曾相识感动的中,相信这辈子的姻缘其实上辈子早已注定——

    传说三生石能照出人前世的模样。前世的因,今生的果,宿命轮回,缘起缘灭,都重重地刻在了三生石上。

    无数年来,它见证了芸芸众生的苦与乐、悲与欢、笑与泪。该了的债,该还的,三生石前,一笔勾销。

    不但许多朋友以三生石作为肝胆相照的依据,更多的侣则在三生石上写下他们的誓言,“缘订三生”的俗话就是这样来的。

    关于三生石的故事,传说实在是太多,太多,在这里笔者摘引一些诗文以慰读者。如下:

    下面是一个有关三生石缘定三生的故事:

    师名圆泽,居慧林,与洛京守李源为友,约往蜀山峨嵋礼普贤大士。师行斜谷道,源沂峡。师不可,源强之,乃行。舟次南浦,见妇人锦裆负婴汲水,师见而泣曰:“吾始不行此道者,为是也,彼孕我已三年,今见之不可逃矣,三浴儿时,顾公临门,我以一笑为信。十二年后,钱唐天竺寺外,当与公相见。”

    言讫而化。妇既儿,源往视之,果笑,寻即回舟。如期至天竺,当中秋月下,闻葛洪井畔有牧儿扣角而歌曰:“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用论,惭愧故人远相访,些虽异长存。”

    源知是师,乃趋前曰:“泽公健否?”

    儿曰:“李公真信士也,我与君殊途,切勿相近,唯以勤修勉之。”

    又歌曰:“后事茫茫,话因缘恐断肠,吴越江山寻已遍,回烟棹上瞿塘。”

    遂去,莫如所之。

    富家子弟李源,因为父亲在变乱中死去而体悟人生无常,发誓不做官、不娶妻、不吃食,把自己的家捐献出来改建惠林寺,并住在寺里修行。寺里的住持圆泽禅师,很会经营寺产,而且很懂音乐,李源和他成了要好的朋友,常常坐着谈心,一谈就是一整天,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谈什么。

    有一天,他们相约共游四川的青城山和峨眉山,李源想走水路从湖北沿江而上,圆泽却主张由陆路取道长安斜谷入川。

    李源不同意。圆泽只好依他,感叹说:“一个人的命运真是由不得自己呀!”

    于是一起走水路,到了南浦,船靠在岸边,看到一位穿花缎衣裤的妇人正到河边取水,圆泽看着就流下泪来,对李源说:“我不愿意走水路就是怕见到她呀!”

    李源吃惊地问他原因,他说:“她姓王,我注定要做她的儿子,因为我不肯来,所以她怀孕三年了还生不下来,现在既然遇到了,就不能再逃避。现在请你用符咒帮我速去投生,三天以后洗澡的时候,请你来王家看我,我以一笑作为证明。十三年后的中秋夜,你来杭州的天竺寺外,我一定来和你见面。”

    李源一方面悲痛后悔,一方面为他洗澡更衣,到黄昏的时候,圆泽就死了,河边看见的妇人也随之生产了。三天以后李源去看婴儿,婴儿见到李源果真微笑,李源便把一切告诉王氏,王家便拿钱把圆泽埋葬在山下。李源再也无心去游山,就回到惠林寺,寺里的徒弟才说出圆泽早就写好了遗书。

    十三年后,李源从洛阳到杭州西湖天竺寺,去赴圆泽的约会,到寺外忽然听到葛洪川畔传来牧童拍着牛角的歌声:

    我是过了三世的昔人的魂魄,赏月吟风的往事早已成为过去;惭愧让你跑这么远来探望我,我的体虽变了心却长在。

    李源听了,知道是旧人,忍不往问道:“泽公,你还好吗?”

    牧童说:“李公真守信约,可惜我的俗缘未了,不能和你再亲近,我们只有努力修行不堕落,将来还有会见面的子。”

    随即又唱了一首歌:

    后的事非常渺茫,想说出因缘又怕心忧伤;

    吴越的山川我已经走遍了,再把船头掉转到瞿塘去吧!

    牧童掉头而去,从此不知他往那里去了。

    再过三年,大臣李德裕启奏皇上,推荐李源是忠臣的儿子又很孝顺,请给予官职。于是皇帝封李源为谏议大夫,但这时的李源早已彻悟,看破了世,不肯就职,后来在寺里死去,活到八十岁。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修仙之阴曹地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