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绝对恐怖 第十六章 转世投胎之秘

    火山地狱一转,曹天寿的耳边便再次传来狱灵那冰冷无的声音道,

    “曹地府十八层地狱之第十七层地狱——石磨地狱。此地狱归中央鬼帝执事。”

    “凡在阳间糟蹋五谷,贼人小偷,贪官污吏,欺压百姓之人死后都将被打入石磨地狱。另外还有吃荤的和尚,道士皆打入此地狱。”

    (此狱关键词:贪官污吏,欺压百姓,为富不仁,卖官鬻爵)

    曹天寿眼前立时出现了一个个直径足有五、六丈长的大磨盘。在磨盘上有一个一人多粗的漆黑孔洞,一个个受刑的男女罪鬼,正在被狱卒头上脚下的塞入到漆黑的孔洞之中,随着两个特大号磨盘的转动,立时磨盘磨碎骨的“咯咯”之声便不时的传出。

    那声音本来就够森恐怖,同时再加上磨盘上漆黑孔洞内时时传出的凄厉惨嚎,就更加的让曹天寿听得毛骨悚然,全发毛。

    在两个特大号的磨盘间,不时的有细细的血与骨粉流出,血和骨粉自动的流入到巨大的石磨下的地府寒泉之中,立时一具具的骨和躯体再次成形,之后再被塞入到石磨上的漆黑孔洞之中——

    令曹天寿感到不解的是,那石磨磨罪鬼和寒泉中的血骨粉重新变回人形,竟然是出奇的同步,因此上下之间周而复始,永不休止,直到受罪者在阳间的罪业消散方休。

    眼前的场景一变,曹天寿的耳边也再次传来狱灵那不带有丝毫感**彩的话语道,

    “曹地府十八层地狱之第十八层——刀锯地狱。此地狱归丰都大帝执事。”

    “凡在阳间偷工减料,欺上瞒下,拐妇女儿童,买卖不公之人,死后皆被打入刀锯地狱。”

    (关键词:偷工减料,欺上瞒下,买卖不公,假冒伪劣,制假贩假,制毒贩毒,制黄贩黄,黑恶势力,开设赌档,误人子弟,无良医生,杀人,**,诈骗)

    此地狱是将一个个男女罪鬼的衣服脱光,然后呈倒立的“大”字形捆绑于四根木桩之上,最后由两个鬼厉拿着一把特大号的铁锯,由罪鬼的裆部开始一点点慢慢的向下锯,直锯到罪鬼的头顶将罪鬼彻底的一分为二为止。

    此地狱同样是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直至罪鬼在阳间的罪业消了方止。

    看到这里,曹天寿就感觉仿佛是自己也受了一遭曹地府的十八层地狱的酷刑一般的难受,但好歹这十八层地狱是全部看过了,对他来说也是彻底的解脱了。

    这时,曹天寿的耳边又再次传来狱灵的声音,只不过这次狱灵的声音不再如前几次介绍十八层地狱时的冷酷,而是带着长辈人所特有的慈祥与随和道,

    “小朋友,十八层地狱你也看完了,你有没有什么感想要说的?”

    曹天寿长长的叹了口气道,

    “狱灵前辈,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不过是感觉到太过残忍了而已。”

    狱灵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慈祥与随和道,

    “小朋友,说起来你们人类还真是怪,当这些恶人做恶的时候你们个个恨不得能生食其,生喝其血,仿佛不将他们碎尸万段你们都不能解恨。但他们一旦遭到了报应,你们又会现出一副不忍心的慈悲菩萨心肠,我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人类,怎么变脸比翻书还快。”

    曹天寿听得是彻底无语,待要解释,也知道那狱灵并不是要听他解释的人。再者这事也实在是解释不清楚。于是他忙又换了个话题道,

    “狱灵前辈,请问这十八层地狱每一层的罪鬼的受刑时间都是一样的吗?”

    狱灵道,“那当然不是。”

    接着狱灵又具体的解释道,

    “十八地狱是以受罪时间的长短,与罪行等级轻重而排列,若随最短时间的光就居地狱之寿命而言,其一等于人间三千七百五十岁,三十为一月,十二月为一年,经一万岁,也就是人间一百三十五亿年,才命终出狱,逐次往后推,每一地狱各各比前一地狱,增苦二十倍,增寿一倍,到了十八地狱时,简直苦得无法形容,并也无法计算出狱的期了。”

    “十八层地狱的“层”不是指空间的上下,而是在于时间和刑法上的不同,尤其在时间之上。其第一狱以人间3750年为一,30为一月,12月为一年,罪鬼须于此狱服刑一万年(即人间135亿年)。其第二狱以人间7500年为一,罪鬼须于此狱服刑经两万年(即人间540亿年)。其后各狱之刑期,均以前一狱之刑期为基数递增两番。如此计算,到第十八层地狱之刑期,已相当于人间23*10~25年以上。罪鬼堕入其中,痛苦已无法形容。”

    曹天寿再次彻底的无语,想了一会儿方才开口道,

    “狱灵前辈,按你这么说,那不要说是第十八层地狱,就是第一层,第二层,那罪鬼要想洗脱罪名出狱,那也得是135亿年到540亿年之后的事了。我想问一下,这是不是有些太长了,要知道那罪鬼在地狱中受刑,受第一次和受第一百次几乎是没有什么区别。这就象似阳间人吃药一样,随着次数的增加,受刑的罪鬼也已经相应的产生了抗药,因此对他们来说,可谓一次比一次轻松,一次比一次痛感减轻,到了最后他们就已经完全的麻木了,渐渐的也就变得与正常人的吃饭和睡觉一样都没有什么区别了。”

    听了曹天寿的话,狱灵也似稍稍思考了一下,方才道,

    “小朋友,那你说该怎么办,总不能对所有的罪鬼都一视同仁吧。这显然是不公平,也得不到惩戒他们的目的。”

    曹天寿想了一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虽然也知道这其中有些什么地方不合理,便也实是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复又想了一下再次开口问道,

    “狱灵前辈,我想再问你个问题,这曹地府中的生灵和阳间人的数目有什么对应的联系吗?比如说间少了一个魂,阳间就会少了一个人吗?”

    狱灵答道,

    “小朋友的这个问题倒是问的很有学问。要知道阳间的万物生灵和间的生灵确实是相对应的。但这个万物生灵并不是指的只有阳间的人类,其中也同时包括其他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也就是说阳间的一花一草,一禽一兽,或许在它们几世之前还是某个人类呢。可以这样说,阳间的一花一草,一禽一兽都是由间的灵投胎转世而成的,只不过是有的灵投胎成了人类,有的投胎成了草木和禽兽而已,所以在间万物生灵皆是平等的,从不象阳间一样将生灵分成了什么草木,禽兽和人类。但由于间由于种种原因有越来越多的灵选择了留在曹地府,而不愿意去转世投胎,因而阳间的生灵也就变得越来越少了。”

    曹天寿听到这里不由得再次大吃一惊,没想到阳间的草木和禽兽也是和人类一样的由间的鬼魂投胎转世而来的。想到这里,曹天寿忽然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于是便再次开口问道,

    “狱灵前辈,我还有个问题,那就是既然阳间的草木和禽兽还有人类都是由间的灵投胎转世而成,那么投胎成草木禽兽和人类有没有什么不同?”

    狱灵道,

    “这当然是有所不同的,要知道只有大德大贤或不恶不善之人死后才可以投胎**类,而那草木和禽兽则都是由大大恶,或恶多善少之人在曹地府消完了生前的罪孽之后所投胎转世而成。但这其中也是有所不同的,草木得投胎千次后才能再次投胎为人,而禽兽则得投胎百次方能再次投胎为人。但如今人间已经是道德沦丧,人心不古,正可谓是时风下,天灾**不断,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人心在作怪。同时也造成了大量的动植物灭绝,草木禽兽的寿命大大的缩短。比如说一棵大树,原本可以长成上百年,甚至是上千年,但由于人类的滥砍滥伐,肆意破坏,致使它们早早的便夭折了,有的甚至刚出生便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因此这就大大的缩短了它们的正常轮回周期,比如说这草木原本轮回千次是要上万年甚至是上亿年之久,但如今只要不到一千年便万事大吉了。而这草木的一千年轮回一过,它们就可以再次轮回转世为人类了,到了这个时候谁也无权不让它们轮回,因为这是它们付出千年轮回的代价所应得的。而作为其它的禽兽,它们的百次轮回则就更短了。这也造成了阳间的人类是越来越多,而草木和禽兽的数量却在越来越少,如此恶循环,则阳间便已危在旦夕已。”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修仙之阴曹地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