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绝对恐怖 第十二章 狱灵

    曹天寿想着,脚步一路踉踉跄跄的向前走着,也不知走了具体有多远,最后他来到了一处有些斜坡的山脊上,他突然想到,既然这里几乎一切都不能食,那么土里会不会有可以吃的东西呢?想到这里,曹天寿从上掏出了一把闪闪发光的不锈钢水果刀,那是他来之前母亲李氏特意为他准备的,虽然明知道到曹地府或许会用不上,但也总算是给自己一点心理安慰。

    曹天寿手里拿着那把有着特殊意义的水果刀,现在他才发觉自己竟然连拿水果刀的力气都没有了,但他还是使出了浑解数,毕竟这是命攸关的事

    曹天寿随便找了个土壤还算是松软的地方,这里的土也都是黑黑的如煤渣一样,所以曹天寿用刀剜起来倒也不觉有多费力。

    随着水果刀的越剜越深,曹天寿隐隐觉得土的下面好象似有什么东西,得到了这个讯息,曹天寿立时倍受鼓舞,于是越加用力和小心了。最后曹天寿深怕弄伤了那个物体,便开始用手小心翼翼的挖掘起来。

    慢慢的一个白白的东西浮出了土面,曹天寿不由一阵错愕,毕竟在这个不知名的世界里,白色不说是没有,但他偶然一见也还是有些希罕的。

    曹天寿可谓是兴奋异常,手上的动作也就更加小心和迅速了一些,令他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一连挖出了三个如白皮鸡蛋一样的东西。曹天寿再次犯难了,这三个存在于特殊世界里的白皮土“鸡蛋”,他又如何吃呢?无论是用水煮着吃,还是用火烧着吃,这显然都是不现实的,因为他上根本就没有带任何引火的工具,就是带了这里也连烧火的柴禾都没有,花草树木与其说是植物还不如说是不能走的动物来的更合适一些。

    难道要就这么生着吃,这实在是最糟糕不过的事了。

    曹天寿最后实在是无奈,也只有把心一横,干脆豁出去了,心想不就是个土“鸡蛋”吗,吃就吃,谁怕谁。

    曹天寿拿过一个白皮的土“鸡蛋”,在一块同样是黑黑的石头上轻轻的磕了一下,不料土“鸡蛋”刚一接触到黑黑的石头,一下子便如变戏法似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曹天寿一阵大骇,到处找了找,竟然连一点影子都没有了。曹天寿惊的赶忙将剩下的两枚土“鸡蛋”象宝贝一样的捧在怀里,躲的离那块石头远远的,又四处看了看再没有石头了,方才放心的蹲在地上。

    曹天寿看着手中仅剩的两枚土“鸡蛋”,肚子里的饥饿感更加强了,于是狠了狠心,他不敢用方才挖土的水果刀,因为他害怕再发生象那石头一样的意外。

    曹天寿使劲的用一只手敲着另一只手中的土“鸡蛋”,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手中的“土鸡蛋”皮打碎,露出了里面那如玉一般晶莹剔透的蛋清,这个土“鸡蛋”的蛋清与阳间煮鸡蛋的蛋清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前者比后者更有质感,更有重量。

    曹天寿忍不住张口咬了一小口,那感觉就象似在家里吃刚采摘下来的丫梨一样,脆脆的,还隐隐有一些药香的味道,但这对于此时的曹天寿来说绝对是天底下最美的美味了。

    吃了一个后,曹天寿还有些意犹未尽,于是也把另一个也一股脑儿的吃了。立时就感觉全上下暖洋洋的,非常舒服,先前的饥饿与无力感突然全部消失不见了。整个体也感觉轻飘飘的。

    曹天寿大喜,再一看眼前的景,竟然是又换了一个不一样的场景。什么稀奇古怪的怪兽,什么能够吃人的花草树木,全都统统不见了。

    现在这里几乎和他的家乡黄土岗一模一样。曹天寿甚至在这几座山的山坳里还发现了一块不知是何人开垦的黄豆地,地里的黄豆已经结夹。看到这一切,曹天寿就如同在无人的荒漠里突然发现了绿洲一样。喜的他连滚带爬的奔了过去,谁知到了近处一看,不由得再次冷到了心底,只见一座近乎一座小房子大小的坟墓正正当当的耸立在黄豆地中,那坟墓的表面异常光滑,再仔细一看,不知何时那坟墓竟然开了一道门,紧接着露出了一个穿着黑黑的衣服的尸体,曹天寿大叫了一声,慌忙向别处跑去,初回到家乡时的心被彻底的破坏了。

    曹天寿再仔细一看,在那漫山遍野的草丛树林间,一个个如小山一样的坟墓,很有些特点的遍布其中。

    曹天寿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幸好他在那个神秘的所在吃了两个带有浓浓药香味的土“鸡蛋”,现在总算是精力充沛。

    这时,他又突然发现了远处的红红火光,曹天寿暗暗惊讶,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怎么会有阳间的火。但他还是壮着胆子走了过去,只见有三座更加高大的坟墓成三角形相聚拢在一处,坟墓都是半开着的,其中有一处的烈火正在熊熊燃烧,那通红的火光把这三处高大的坟墓都熏染的如烧红的烙铁一般,更为奇怪的是,里面不要说是人,就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

    曹天寿是再次的彻底害怕了,他慌忙的逃离了这座山,就看到远处有一座如烟筒一般高高耸立的最高峰,那上面给人的感觉就象似有一丝丝阳间的气息一般。

    曹天寿大喜,不顾一切的向那座烟筒山峰登去。不知他费多少时间,终于登上了这座此处的最高峰。来到这烟筒山峰上,曹天寿才发现,这里几乎是寸草不生,山峰上更是平平的如篮球场一般,在这个篮球场的正中,有一处磨盘一样圆圆的圈。曹天寿东张西望了一阵,最后走到了那处磨盘处,不料他刚一站到磨盘上,那磨盘竟开始缓缓的转动起来,而且转动的是越来越快,而曹天寿就似被施了定法一般,竟然无法脱离那磨盘半步。

    旋转的磨盘转了一小会儿,便渐渐的向下沉去,磨盘刚一凹进地面,曹天寿就感觉那的寒气由脚底下如潮水一般冒了出来,直寒到了他的内心深处,要不是他本就是纯阳之,在先前又吸收了堂姐曹天雪的纯之血液,而且他还吃下了那两枚不知为何物的土“鸡蛋”,否则若是随便换了一个人,那还真是一分钟也坚持不下来。

    随着磨盘的深入,曹天寿的耳边就传来了一阵如九幽地狱般森森的声音道,

    “欢迎你来到曹地府的十八层地狱!”

    曹天寿只感觉整个脑袋“嗡”的一声,下意识的问道,

    “你是谁?请问你是谁?”

    那声音似又平缓了许多道,

    “小朋友,不用害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我是专门负责看管这十八层地狱的,你就叫我狱灵好了。”

    随着那声音的缓和,曹天寿的惧意也消了一些道,

    “你为什么能看到我,而我却看不到你?”

    的确,任谁是在别人能看见自己,而自己却看不见别人的况下都会产生无比的恐惧。有一句话说的好,未知的恐惧才是真的恐惧。

    狱灵的声音变得更加的和蔼了一些,听着那话中竟然还隐隐含着一丝笑意。但那声音无论是多么的和蔼,多么的含笑,如若你若是知道自己是处在曹地府的十八层地狱,那么这笑声这和蔼,反而更增加了一丝丝恐惧。

    只听得狱灵那如一个慈祥的老人一般的声音道,

    “小朋友,你不用太紧张,我能看到你,你看不到我这很正常,因为我乃是一个不完整的魂灵,如果你若能看到我,那你就不是一个凡人,而是一个仙人了。”

    曹天寿听得莫名其妙,待还要再追问下去,只听狱灵那和蔼的声音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道,

    “好了,小朋友,其他事等咱们有时间再谈。既然你能来到这里,那就说明你我有缘,那我就尽一下地主之谊,带你来参观一下这曹地府的十八层地狱吧。”

    巨大的磨盘还在不停的向下沉,也不知道具体的沉了有多深,曹天寿也还没来得及反对和抗议狱灵的自作主张,便突然只觉得眼前一亮,一个比他先前经历的那些还要恐怖千倍,万倍的所在便很是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直吓得曹天寿就要大声的尖叫出声来。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修仙之阴曹地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