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绝对恐怖 第十一章 走兽报应林(三)

    不行,管它是什么地方,我必须得找点吃的东西才行,要不然人还没吓死就先被饿死了。

    曹天寿想到这里,一步一步的向前挪动着脚步,仔细的观察着边的每一个植物,这一看,曹天寿不由得再次吓出了一冷汗。这些花草树木曹天寿仔细看起来才发现它们根本就不比那些古怪的动物们的恐怖程度强多少,它们几乎各个都是死气沉沉的,一棵好好的大树,偏要在树干上长出个类似于大口样的东西,仔细向里面一看,竟然似乎还有类似于牙齿类的东西,只是庆幸这些植物似乎对曹天寿这个活人的阳不太感兴趣,要不然他早就死了无数次了。

    那些所谓的花朵则更为的让人感到恐怖之极,它们开出的花朵根本就是一个个丑陋与恐怖之极的鬼脸,一条似“舌头”类的东西还长长的搭拉在“大口”外面,叫人看了就恶心到了极点。

    这些东西还能吃吗?曹天寿心里真的是没底了。虽然他已经饿到饥不择食的地步了,也早就下过决心宁可吃东西被毒死也当比饿死鬼强的地步,但要让他为了活命就吃下这些恶心的植物,那他倒宁愿干脆饿死算了。

    “嗷——”

    伴随着一声声森恐怖的叫声,只见在曹天寿前面的一只如河马一般巨大的斑斓猛虎,象似突然被人施了定法一般一动不动,但那全毛发如钢针一般的体,显示出它的恐惧已经达到了极点。尤其是它那就要爆出眼眶的双眼,更是毫无保留的体现出了此时它的内心状态。

    曹天寿就觉得眼前一花,仿佛是一道划过夜空的闪电,只不过这闪电是黑的,而现在的天也清晰可见物。

    那黑色的闪电如流星般击中了如木桩般呆滞的斑斓猛虎的脖颈,紧接着斑斓猛虎便轰然倒地,在猛虎的脖颈上正有一只漆黑如墨的大号野猫,正在无比贪婪的吸食着猛虎那如泉水般的鲜血。

    这只野猫的个头足有阳间野猫的两三倍大小,与阳间野猫不同的是它的爪子永远都是锋利如刀,而且足足有两寸长短,并且没有阳间野猫的伸缩质,也就是说这只巨大野猫的两寸长爪刀是不能缩回去的,必须时时都得保持这个形态。

    而且这个巨大的野猫长着一个如阳间老鼠一样的嘴,嘴里更是上下都长着两根足有五寸长的獠牙,此时的这四根獠牙已经深深的扎进了斑斓猛虎的脖颈处,同时嘴里还在“咕噜咕噜”如喝水一样的喝着斑斓猛虎的血液。

    看那样子巨大野猫的四根獠牙就象似它的四根长长的吸管一样,不住的吸着斑斓猛虎体里的血液,就这样不到三分钟的工夫,如河马一般巨大的斑斓猛虎,就被巨大野猫吸收的只剩下了一层皮包骨头,体型也从河马大小变成了只有一只野狼大小。而本就巨大的野猫也由原来的足有阳间野猫二三倍大小变成了阳间野狗大小。

    野猫同样心满意足的咂了咂嘴,很是人化的拍了拍滚圆的肚子,似乎似唱着歌一样的离去了。

    对于这些曹天寿早已是见怪不怪了。因此也没有太多的惊奇,此时他反而想起了他来到这个莫名其妙世界以来的形来。

    先时是面对姐姐曹天雪那如同涌泉一样的血液,而自己就似一个天然的磁石一样,几乎曹天雪的所有血液都吸附在了他的上,而且最后还莫名其妙的全都被自己吸收了,这简直是骇人之极。要知道他和姐姐曹天雪虽然有着几乎最亲近的血缘关系,但是他还从没有听说过一个人可以无缘无故的吸取另一个人血液的骇人听闻。

    要知道不但是人,就是其他的生物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能够自动用皮肤就可以直接吸收其他个体的血液。几乎是任何生物都不具备这项功能的。至少在曹天寿的意识当中应该是这样的。

    难道是自己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后,就和那些奇怪的动物一样产生了基因变异,生出了这么一个稀奇古怪的特异功能?别说,这还真是不好说,那自己不是与这些怪兽一样变成了令人可怕的怪物。这一点是曹天寿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这让他实在是不寒而栗。他甚至想脱下衣服找一个有水的地方,用水面来看一看自己究竟是变成了什么样子。

    “嗷——”

    又是一声仿佛来自于十八层地狱般的惨叫,同时伴随着什么东西嚼着骨骼的“咔吧咔吧”声,只听得曹天寿是一阵毛骨悚然,这个声音实在是太可怕了。但曹天寿还是大着胆子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走去。

    慢慢的走近了,一个更加恐怖可怕的场景还是让他的心都为之一颤。虽说现在曹天寿已经对这些可怖的事物产生了同样可怕的免疫力,但他免疫还是终究不能彻底。

    只见先前吸光了那河马般斑斓猛虎全血液,而变得更加巨大的野猫,此时正被一个足有四人合围粗的大树吞入腑中。

    巨树的口长在粗大的树干上,而且似乎还能来回的不断上下左右移动。先前的巨猫吃完了斑斓猛虎,酒足饭饱之后,原本快如闪电般的形,已经变得有些笨重。因此走起路来也就变得缓慢下来,而它的警惕程度也同样的减少了许多,就在它几乎是与这棵巨树擦而过时,冷不防的被巨树一口咬住。巨猫虽说体型变大了不少,力气也是不小,但它这些对于巨树来说真可谓是九牛一毛。因此它也就毫无悬念的进入了巨树之口,更为残忍的是,这巨树吃东西从来都是细嚼慢咽,而且一口钢牙那是真正的无坚不摧。管你是什么东西,都得把你嚼的如粉沫一般才可以下咽,可怜的巨猫,就这样的被巨树的血盆大口给一点点的嚼个粉碎,巨树咬嚼巨猫骨骼时所发出的刺耳的声响,让曹天寿听的不由得一阵毛骨悚然。巨猫先前吃斑斓猛虎的血液现在已经喷了巨树巨嘴前的一大片土地,曹天寿离的足有五、六丈远却也是闻之呕。

    最后巨猫只剩下了一个硕大的头颅在外面,同时发出着“嗷嗷”的惨绝人寰的叫声。就在那巨猫的巨树的大口前,有着一摊漆黑如墨一样的血液,那血液粘稠的如糨糊一般,曹天寿再次退离了足有八、九丈远,其浓厚的千年腐尸样的气味还是让他止不住的大吐特吐个不停。幸好曹天寿已经有两天两夜未食一粒米一滴水,要不然还不知要吐个什么样子。

    吐了一阵,虽然是什么也没有吐出来,但曹天寿的腑中还是一阵的难受,毕竟这么长时间没有进食,光汗水就出了不知道有多少,看来必须要进食了。可这里阳间不阳间,曹地府不曹地府的,就连植物都可以食人,动物就更不用说了。又有什么能让他填饱肚子呢。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修仙之阴曹地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