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绝对恐怖 第八章 异变

    看着两个曹天雪就这样被牛头马面他们押走,曹天寿简直是心如刀割,但他已经被姐姐曹天雪的血液冻得如冰块一般,无法移动分毫。

    慢慢的,曹天寿就感觉上的那极度寒的血液,竟然如气体一样渗透到他体的每一个毛孔,甚至就连上的皮肤也无法阻止这股气体的渗透,只不过是渗透的速度不如毛孔来的快而已。

    这下可就苦了曹天寿,要知道这股气体可是和李逵开山板斧上的寒之气都有得一拼,不要说曹天寿是个**凡胎,就是仙界的仙圣也忍受不了。更为要命的是曹天寿还始终保持着神智的绝对清醒,可以说先前所发生的一切他都是看的一清二楚。这样曹天寿也就彻底的体会到了那寒气体那完完全全的苦痛。

    这苦痛用心如刀绞与万蚁钻心来形容也无法形容其万一。更让人无法忍受的还是现在的曹天寿上的每一处,包括每一根毛发,每一个细胞都已不再属于他,但偏偏唯有那无法忍受的疼痛却属于他,以至于曹天寿时时痛得都恨不得立即死去,却偏偏脸上又毫无表,甚至于用大喊大叫来减压都不能够。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倒在地上的曹天成悠悠醒来,清晨的阳光温暖的照耀着大地,草地上,绿叶间,甚至就连在山林里奔跑着的小动物们上,都凝结着晶莹的露珠,那露珠在清晨温暖太阳光的折下,就如同亿万万的珍珠挂于大地各处。不自觉就可以引起人们的无限遐想。

    曹天成甩了甩有些发木的头,体随后猛然跳起,再一看自己的所在,竟然是一个他很熟悉的小山包上,而那个给他带来恐惧和恶梦的乱坟岗,则就在前面的不远处。

    曹天成如发疯了一般向那座乱坟岗上冲去,同时嘴里还不住的喊着曹天雪和曹天寿的名字。一路上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上了蒿草满地的乱坟岗子山,又浑浑噩噩的几乎找遍了整个乱坟岗上的每一处。

    前不时的有一个个小动物在奔跑,同时耳边也不时的传来山林里百鸟儿的动听歌唱,可是曹天成此时却全无所觉。仿佛所处的环境还是他与曹天雪和曹天寿姐弟三人,在万籁俱寂和森恐怖的攀登乱坟岗时的景。温暖的阳光照在曹天成的上,他却感觉到一股来自全每一个细胞的恶寒。

    曹天成向着记忆中的那处不毛之地寻找,可是任他找遍了乱坟岗上的每一寸土地,结果都是一无所获。

    突然一个下山的斑斓猛虎拦住了他的去路,同时张开那似无底山洞般的虎口,露出如金钢铁铸般的獠牙,惊天动地的虎啸一声就要将曹天成一口吞下肚腑。曹天成立时吓得大声呼叫及魂飞魄散,眼看着就要进入那如山洞般的虎口——

    “天成,你醒醒,怎么了——”

    曹天成眼前一片漆黑,仿佛真的进入了那猛虎的肚腑里,立时浑筋骨一缩,猛的坐起,睁开双眼,只见外面温暖的阳光正在通过明亮的窗户照到他的上。

    曹天成被那阳光照的双眼一阵火辣辣的痛,于是他复又闭上双眼,平复了一下“嘣嘣”直跳的心脏和那紊乱之极的呼吸。

    这时曹天成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大手,正在用一条温的毛巾为他擦拭着上那小溪般流淌着的汗水。同时用天底下最最温暖的话语安慰着他道,

    “天成,是不是又做恶梦了——”

    曹天成点了点头,缓缓的睁开眼睛,只见一个倍显母温柔的中年妇人,正用那母所特有的光芒注视着他,同时还在不住手的为他擦拭着上的汗水。中年妇人似终于放下心来,轻柔道,

    “天成,做了什么梦,还记得吗?”

    曹天成仔细的想了想,心里只是模糊的记得那梦是无比的可怕,可竟是半点也记不起来。曹天成不甘心的又仔细的想了想,最后就连脑袋都想的疼起来,他还是一无所获。曹天成不由得面现沮丧,但也只得再次勉强的笑了笑向中年妇人道,

    “妈,我只感觉我做了个无比可怕的梦,当时梦中的感觉就象似真的一样,但是现在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不错,此中年妇人正是曹天成的母亲陈氏。陈氏面色一沉,后又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道,

    “天成,忘了好,忘了好,做梦后记不住这是个好的兆头。”

    曹天成不知道,就是他的这莫名其妙的一梦,竟然让他忘记了关于曹天雪和曹天寿之间的一切事,仿佛他从来就没有一个叫曹天雪的姐姐和一个叫曹天寿的堂哥。也正是曹天成的这惊天一忘,让他最终得以善终,而他的后代子孙也得以升官发财,大富大贵。

    安下曹天成先不表,再说曹天寿,如果现在有一个人在一旁看着曹天寿,一定会发现,他上那层如蝉茧般的壳,已经渐渐的变得越来越薄,慢慢的与他的体,包括内在的五脏六腑全部融为一体,渐渐的渗入到了他全上下的每一个细胞,最后他的衣服也恢复了先时的光鲜,并且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他的上竟然没有一丝湿迹与污渍,仿佛先前自己的汗水与曹天雪那极寒的血液都只是假象而已。

    不知何时,曹天寿的眼中出现了一缕绿光,这绿光一点点竟然凝成了实质,最后竟然足有一尺来长,如果此时有外人在场,一定非吓得灵魂出壳不可。

    随着曹天寿眼中绿光的渐渐凝聚与增长,他竟然突然发现自己竟然看到了遥远的不可思议的地方。随着眼前影像的渐渐清晰,他发现那是一个类似于人间繁华都市般的所在,那里同样有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只不过这人流比起人间的繁华大都市还要多上数倍,远远的看起来,就象似一群成堆的蚂蚁,而且这蚂蚁还是一个一个的无限制叠加,看起来象似是由蚂蚁们用搭建起来的金字塔,总体感觉既荒唐又可笑之极。

    那里还有着数不尽的高楼、木屋与宝塔,只不过那高楼宝塔远远没有人间的高大,木屋看起来也太过于简陋了而已,整体上感觉那些建筑都仿佛是华夏的仿古建筑,而且那建筑规划的还远远不够合理,整个看起来就象一个原本很小的稀泥,被每天不断的向上甩稀泥,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一座如山一样的大稀泥堆一样,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还有就是这个繁华都市没有人间的车水马龙,偶而倒有几个四平八稳的轿子经过,每到这时,不用轿子里的人和外面的轿夫喝斥,本就倍感拥挤的人群便已自动的四处避让,无奈人多,地方有限,金字塔式的人群只好再往上不停的加盖。

    曹天寿眼前的这座都市与人间都市不同的是,这里的天空白天没有太阳,夜晚没有月星辰,更没有象征着天气的白云黑云。这里的天永远都是雾蒙蒙,黄澄澄的一片。区分夜晚和白天的,也只是这黄雾的黑与白。

    远处还有一座似乎比这座城市还要大的高山,那高山似乎大半截都**了那浓厚的黄雾之中,而露在视野中的高山也是几乎上下一样粗细,由此可见这高山的恐怖高度。山上的植被并不多,但却都是一些叫不出来的稀奇古怪的物种。由于植被不多,那高山上的岩石多数都已露在外,那岩石主要是以黑颜色为主,也有一些地方泛着黄色。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修仙之阴曹地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