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绝对恐怖 第四章 镜面湖

    黄土路进入山里的路很短,那是两座不高的山之间的一块平地,土路的尽头是一处近三米高的堤坝,那是一户村民,雇用外地的推土机推出的一处小型水库。水库里的水主要是上面山里流下来的雨水,由于这里的山普遍都是些低矮的小山,再加上水库所在的位置又过于陡直,所以蓄水量一直不是很多,大概也就在三、四十平米左右。别看这个小水库面积不大,但下面那黄土路旁凹处的水稻田里的稻米,全部靠着这个水库中的水养活。

    载着曹天雪姐弟三人的八抬大红花轿,如一阵风般便来到了那处水库的堤坝之上,又是一阵冷的风吹来,曹天雪三人突然发现自己双脚竟然已经站在了地上,而那三八抬大红花轿,连同那抬轿子的二十四个“人”,也都已是彻底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曹天寿姐弟三人再回首看向曹家所在的黄土岗子屯的所在之处,前方竟然有如一堵黄黄的泥墙之物横在他们眼前,不要说能见度是三丈,两丈,就是半寸都做不到。而向着山里水库的一方,则仿佛清晰的就连远处的最高山乱坟岗子山也已是清晰可见。

    曹天寿姐弟三人再一见那个平时只有三、四十平米左右水面的小水库,此时却不知何时一下子变成了足有上千平米左右,更为奇怪的是那水面竟然如同大山的斜坡一样的陡峭,而那水面的最低处与曹天寿姐弟三人所在的堤坝垂直距离也足有三十丈上下。

    更让人惊奇的是,在那陡峭的水面上,竟然有一叶小舟就那样如鹅毛一般轻轻的飘浮在水面上,小舟的速度很快,几乎是瞬息间便是几十米,而且还是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灵活异常。更令曹天寿姐弟三人咂舌的是,那小舟上还不时的载着三三二二的“人”,不断的在河东岸和河西岸之间往来穿梭着。也不知这些“人”都使用了什么障眼法,致使每个“人”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模糊不清。

    曹天寿姐弟三人面对眼前的诸多不可思议的事,早已是吓的不轻,好在此时他们姐弟三人是同在一处,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会吓成什么样子。

    曹天寿姐弟三人几乎是抱成了一团,只有相互间的体温度才能让他们抵挡住眼前的寒冷与惊吓。

    又不知是怎么回事,曹天寿姐弟三人竟突然间来到了河水边,再一转眼他们竟然就那样凭空站在了那个倍显古怪的小舟上。对此姐弟三人险些惊叫出声来,他们连忙聚起精神,几乎是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小舟上除了他们姐弟三人之外,再无一人,也无桨无木,可这小舟却比人还要灵活的多,竟然能够自由的在水面上滑行。再一看小舟周围的河水,那哪里是什么河水,分明是无波无浪,就连小舟划过之后河面上也没有一丝异动,仿佛那小舟是在御空飞行。

    与其说是河水,倒不如说是一面镜子,而镜子上竟然能够行舟,这怎么看怎么让曹天寿姐弟三人觉得怪异,与万分惊恐。

    曹天寿姐弟三人又大着胆子看了看河岸四周,同时发现有无数的人影,仿佛就象无根的风一样的在河岸边飘来飘去。总给人一种雾里看花(应该说是雾里看鬼才对)的感觉。

    好在曹天寿姐弟三人来了就是为了上曹地府去的,因此早就有了无数次最坏的准备,要不然人还未到曹地府,先就死翘翘了。

    但事先做最坏的准备和真实的看到却完全是两回事。曹天寿姐弟三人对这些无法理解的一切还是吓的脸都变了颜色。上的冷汗更是不知冒出了多少。

    载着曹家三姐弟的小舟就犹如雨天里的雷电一样,几乎是一眨眼之间便到了河对岸。曹天寿姐弟三人的双脚终于踏在了岸上的实地上,姐弟三人还没有来的急擦去上的汗水,曹天成猛然一回头,不由得吓的大叫了一声便瘫倒在了地上。曹天雪和曹天寿也吓的子一颤,几乎是同时向后望去,立时也是同时叫了一声,瘫坐在了地上。

    那些什么如镜子面一样的大河,载人的小舟,飘浮的人影,统统全都不见了踪影,如今展现在他们姐弟三人面前的还是那再熟悉不过的三、四十平米左右的小型水库。

    真是人吓人吓死人,鬼吓人不死人。曹天寿姐弟三人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过了好一阵,方才缓和了一些,姐弟三人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

    既然此行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便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往前走了。因为来之前曹宝福就曾经告诫过他们三人,无论发生了什么,看到了什么,都不要去管,去想,只管一往无前的向前走。

    后的黄雾浓厚的似与世隔绝的似突然让他们来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而前面那据说是通往曹地府的路却是清晰非常,无论是那山、那树,那坡,那林,都是异常通透,通透的仿佛比以往在大中午的太阳底下还要清明。然而这种清明却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眼前的事物,包括树木等一切,都是没有一丝生气的死物一般。再一个就是静,静的没有一丝声音,静的让姐弟三人觉得可怕,以往的那虫鸣,鸟啼,蛙叫,风笛全部都已通通不见了踪影。

    虽然那先前无处不在的黄雾已经消失的彻彻底底,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怪异的蓝青之色,这种色彩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不舒服,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太对劲,可究竟是哪里不舒服,哪里不对劲,却没有人能说的清楚。

    曹天寿姐弟三人就这样壮着胆子向前走着,仿佛这世上所有的一切,就只有他们自己那轻重缓急的呼吸声,和他们脚踩在地面上那沙沙的响动。

    姐弟三人一路上如惊弓之鸟一样互相搀扶着向前走着,无论是一草一木,还是花朵石头,都让他们的心跳个不停,就更别提那平时在他们的眼里还没什么的坟墓土丘了。他们面色惨白却都努力坚持着没有再叫一声。就这样他们翻过一座座山,穿过了一道道岭,最后终于到达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之一乱坟岗。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修仙之阴曹地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