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绝对恐怖 第二章 血咒

    曹家的祖嗣座落在曹家院落的正西方。让人感到奇怪的是里面平时供着的并不是曹家的族谱,而是一张一米半高的男子画像。

    画像画的惟妙惟肖,活灵活现,就如同真人一般。那画中的男子虽是一个相貌普通的男子,但却给人以一种睥睨天下的威势。尤其是那一双亮银如炬一样的眼睛,照在人的上就象似上千度的探照灯照在人上一样的难受。

    如今那画像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足有一人高的与那画像中人一模一样的雕像。雕像雕的更是如同真人一般,比那画还要真上十倍不止,尤其是那眼神,看人一眼就让人心里直发抖,仿佛只那一眼就已被其看穿了一般。说起来真是恐怖,一个雕像竟然给人一种比之真人还要真的感觉。

    雕像中人坐在一个只有古代帝王才会有的龙椅宝座上,虽然只是一座没有意识的雕像,但坐在那里却让人有一种如帝王亲临的震憾。

    曹天寿姐弟三人一走进这曹家祖嗣,便全部整个心皆是一颤,很显然画像突然之间变成了雕像还真让他们一时没反应过来。而那雕像所散发出来的那如同帝王一样的威压,更是让曹天寿姐弟三人不由己的双腿发软,并就势与前面的曹宝福,曹宝禄二位家长一道跪了下去。几个人的脸上甚至都冒出了汗水,就如同一个小小的草民在跪拜他们的帝王天子一样。

    “曹家不肖子孙,第六百代长孙曹宝福为先祖请安,愿先祖早完成曹地府的统一大业,早荣登仙神之位!”

    “曹家不肖子孙,第六百代孙曹宝禄为先祖请安,愿先祖早完成曹地府的统一大业,早荣登仙神之位!”

    “曹家不肖子孙,第六百零一代长孙曹天寿为先祖请安,愿先祖早完成曹地府的一统大业,早荣登仙神之位!”

    “曹家不肖子孙,第六百零一代孙曹天成为先祖请安,愿先祖早完成曹地府的一统大业,早荣登仙神之位!”

    “曹家不肖孙女,第六百零一代长孙女曹天雪为先祖请安,愿先祖早完成曹地府的一统大业,早荣登仙神之位!”

    随着曹宝福和曹宝禄二位家主的跪拜,曹天寿姐弟三人也依次跪拜了下去。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曹宝福才开口道,

    “天寿,天成,天雪,你们知道你们拜祭的这位是谁吗?”

    此时曹宝福的声音仿佛都沾染了那雕像中人的威严,声音显得是那么的高远与空灵,姐弟三人忙战战兢兢的答道,

    “孩儿知道,那是我们曹家的先祖曹——”

    曹宝福对他们三人的回答很是满意,复又再次开口道,“那你们知道我们的先祖都有哪些的丰功伟绩吗?”

    姐弟三人稍一犹豫,待要再次开口回答,却已被曹宝福抢先一步开口。曹宝福似很理解他们姐弟三人的犹豫之处般的道,

    “我知道你们心里想的是什么。一部《三国演义》已经彻底的改变了世人对那段曾经轰轰烈烈的历史的看法,人们的主观意识都已经习惯的把小说中的故事当成了那段真实的历史。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讽刺,小说就是小说,那是一种虚拟的文学创作。想那罗贯中当年也只不过是一个屡考不中的落第秀才,出于愤世嫉俗才编了这么一本《三国演义》,却也因此而落得个名垂青史,光耀万年的虚名。真是笑谈之极!至于真实的历史除了当时的当事人之外,谁也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咱们的先祖绝不会是象罗贯中所写《三国演义》中描绘的那样。这一点有关于三国时期的专载历史可证,只是世人不愿意费力去看罢了。我只知道我们的先祖是一个有雄心,有抱负,有担当,有作为,立志称霸天下的大智若愚之人。他老人家的所想所做的都是我们常人所无法理解和体会的。就是我们这些曹氏后人,那也是绝对无法理解其中的万分之一的。”

    曹宝福说着说着,声音竟然是越来越加悲亢,仿佛真是一代枭雄曹转世一般。又过了一会儿,曹宝福才又缓和的说道,

    “那你们知道我们曹家的先祖为什么不在阳间称王称帝,一统三国吗?”

    不等曹天寿姐弟三人回答,曹宝福又似自言自语道,

    “本来我们的先祖在世时有着无数次的机会可以一统神州大地,但他老人家都没有那么做。或许是在他老人家的眼里,在人间界称王称霸再多也只不过是几十年,而间则就不同了,那将是生生世世,永永远远。因此他老人家当时冒着天下之大不为,及当时天下人的诸多不理解,也不愿称王称帝,这种襟也是至今所无人可比的。”

    曹宝福又叹了一口气,复又向曹天寿姐弟三人问道,

    “那你们知不知道我们曹家先祖的后人为什么要每隔百年便要向曹地府献祭一位年轻的后生吗?”

    对于这个问题曹天寿三人还真是不太清楚,只是心中隐隐知道自先祖曹去世后,每过百年家族就得向曹地府派送一个先祖指定的后生,否则整个家族将不存。

    只听曹宝福又语重心长般道,“想当年我们曹家先祖在弥留之际,以他老人家的整个家族子孙后代的兴昌福禄为引,立下血咒,以助他老人家在间界完全一统曹地府的大业。”

    当然,曹宝福还有一事没有说,那就是自从曹立下血咒之后,曹氏子孙(曹的直系子孙)便树倒猢狲散,衰落的几近消亡,可以说他们世世代代生活的都极为凄苦,落魄,多数都是讨饭饥饿而终。只是直到百年的向地府派送后生时才会稍稍好些。可以说曹的直系后人自曹死后,至今为止从没有出现过一个飞黄腾达和当过官职的,甚至连村长都从没有人当过。正所谓一人名成子孙枯。

    曹天寿三人听到这里全都愣住了,以前他们也曾经想到过各种理由,但唯独只有这一条从没有想过,试想又有谁能够靠牺牲自己子孙后代的兴昌福禄来成就自己一人。尽管这一人的事业是那么的雄伟,霸道和不可一世。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曹宝福的整个心仿佛都有些疲惫,于是向一旁的曹宝禄道,

    “宝禄,你带他们三个先出去吧,我先在这里等待先祖的示下。”

    曹宝禄答应了一声,随后带着曹天寿姐弟三人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鬼道修仙之阴曹地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