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起始 第一章 密林伏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白绫纪风 书名:天怒劫
    午后的阳光炙而明亮,透过密林繁盛的枝叶间的罅隙在低矮的灌木草丛投下斑斑点点,此时的山间密林一片宁静,仿佛假寐巨兽,一旦放松警惕,它便会露出嗜血的獠牙。

    年轻的楚焕轻巧如常年在林间攀爬行走的猿猴一般,在山间密林迅速穿行,灵敏的五官时刻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别于腰间的一柄二尺短刀和背负的猎弓铁箭以及一粗布衣裳说明楚焕是个猎人。

    楚焕虽未曾深入过这片密林,却也并不陌生,他所居住的村落便距这里不远。楚焕的父母并非山村人,据说是从城里搬来的,具体的况别说村里人,就是楚焕自己也并不清楚。他仅仅知道父亲学识渊博,精通医术,住进山村之后迅速赢得了村民们的尊敬。对于母亲楚焕却没有丝毫印象,父亲也不愿多说,仅仅知道在他出生不久便去世了。而村民们也仅仅知道母亲生得极美,除此以外便再无其它有用信息。

    随着渐渐长大,楚焕也渐渐发现自己家与村里其他同龄孩子的不同,偶尔也会难过,但父亲却对他极好,而且自幼便聪慧过人,并开始随父亲学习各种知识,听一些山村里从没有过的事物,三岁的楚焕便已能识字看书,有过目不忘之能,父亲的述说与家中并不多的藏书让楚焕的童年过得也很充实。只是父亲眉宇间的那抹抑郁之色与渐消瘦的的形如一块巨石一般压在他幼小的心灵之上,当时还不到五岁的楚焕已经明白许多。而后两年的时间里楚焕的担忧终于被证实,父亲的体一不如一,最终在楚焕七岁那年病逝,好在山里人朴实,倒也将他养大,没让他饿死。

    楚焕九岁那年一个游侠无意间闯入他们村子,当时仿佛受了极重的伤,在村中住了近三个月,或许是见楚焕天资聪颖,或许仅仅是单纯的怜悯,那游侠在伤势稍好些后便教了楚焕一修炼心诀,偶尔也指点一二,但楚焕的天资甚至还要超过他的预期,很短的时间里便领悟了那心诀的入门方法,夜修习,短短数天之间便已修出灵力,之后那名游侠才决定收楚焕为徒,传他更为高深的心诀,只是不久之后也离开了山村而并未带上楚焕。虽然不知有何原因,但楚焕却知道从此以后自己又是一个人了,并为此而耿耿于怀。只是如此一来修炼却更加努力了。

    随着体内灵力的益强盛,拥有力量的楚焕开始进入山间猎杀野兽,不但可以为村里获取更多的食物,而且能够锻炼自己的攻击技巧与闪避方法,修炼武功,可谓一举两得。很快,楚焕便取代了村里曾经最好的猎手,即便是最凶猛的走兽飞禽在楚焕面前也要失蹄折翼,为其所擒。

    修行近八年早已长成翩翩少年,却还从未离开过山村,腰间的短刀以及背上的猎弓铁箭都是以自己所猎兽类为交换托村里的大人去山外近百里的小镇的铁匠铺里打制的。这次深入密林,是因为已经打定主意,在林间历练一段子,再穿林而去,或许便不再回来。山村的子过的太平静了些,如一汪幽深古井,即便井外风涌波潏,井内依旧静如古鉴。这样的生活对于已经了无牵挂的楚焕来说再无半分乐趣可言,早已有离去之意。

    随着楚焕渐渐深入密林,数人合抱大的古木以及碗口粗的藤萝随处可见,而盘曲的巨蟒和从头顶上空疾掠而过的黑色怪鸟也变的稀松平常起来。

    深山大泽之间常常有妖兽出没,体内有内丹,为聚天地灵气而成,拥有灵力,能简单的控灵力攻击,实力远超普通野兽,另力极强的妖兽甚至能化出人,只是这一过程往往要经过数次蜕变,蜕变次数的多寡则依自天赋及外界机缘而定。

    楚焕此次深入密林,便是为了看看能否遇上实力相当的妖兽,取其妖丹以增补己灵力,同时锻炼自己的修为。八年修行,他体内的灵力已较为深厚,增涨速度也渐渐减缓下来,无论灵力还是武功都已经到了一处瓶颈,此次出行,更重要的是为了在修为上做出新的突破。

    随着时间流逝,太阳渐渐西沉,已然深入古林的楚焕并未遇上妖兽,而频繁遭遇的凶猛野兽早已无法引起楚焕注意,往往被轻易赶走,即便如此,但却发现越是深入林间,空气中漂浮的灵气越是浓厚,楚焕心中有所了然:只有灵气浓郁的深山古林才有可能孕育出实力强大的妖兽。

    穿过一片茂盛的树林之后的楚焕发现山林间的树木渐渐稀落起来,然而却都是直径达五尺或是更大的巨木,高达数十丈,撑天而立。夕阳西下,夜色降临,林中渐渐昏暗,月光东升,在林间不休不眠的穿行已有两的楚焕已觉的有些疲惫,准备寻一处干净的林间高岗或是巨石稍做休息以消除疲惫之感。在这样灵气充溢的深林修炼效果比在外面要好得多。

    还未寻到适合的地方,心中忽的生出一股警觉之意,楚焕常年与野兽搏斗,对危机已经很是敏感,异觉一生便毫不犹豫的向一旁侧翻过去,同时又手迅速搭上别于腰间的那柄二尺短刀,只见一道清冷的光弧闪电般从楚焕腰间一闪而没。

    就在楚焕侧之后,一柄青光闪闪的利剑也随之刺空,持剑之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便已被楚焕一刀斩为两段。那人至死都不曾想到,自己偷袭不成反丢了命。猩红的鲜血在月夜看来仿佛黑色,迅速从伤口汹涌而出,血腥之气随之逸散开来,原本平静的山林也仿佛随着血腥气的逸散而沸腾起来。

    “阿安!!”两声惊呼几乎同时响起,让刚躲过一剑的楚焕心中略微一沉,随之两个青色影从两棵古木背后闪出,迅速将楚焕夹在中间,面带怒色。楚焕一看,两人均较为年轻,虽不知具体修为强弱,但至少不会比他弱多少,而刚才一刀便杀了那名偷袭之人却有些侥幸,若真打斗起来,即便胜了,自己也要受伤。

    “你们是谁,我与你们并无仇怨,竟背后出手偷袭,置我于死地?”已经稳住形的楚焕眉头微微皱起,忽然开口冷然道问道。照这况看来,与这二人已是不死不休之局,即便如此,楚焕依然想问个清楚,他从未出过山村,更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三人,自然谈不上结有仇怨。楚焕并非嗜杀之人,若非刚才那人要杀他,杀机外溢,楚焕也难以事先察觉并斩对方于刀下。

    “哼,没什么好说的,将死之人,不必知晓太多”其中一人当即冷然出口道,话一落音便持剑杀来,另一人见状也不多说,执剑便向楚焕攻来。这二人虽觉楚焕灵力稍微比他们强上些许,但实力却不一定比他们要强,个人实力除了灵力之外还有武功。武功是对攻击之道的领悟,与灵力无关,无法看出,有的人虽无法修出灵力,但若是武功高强,举手投足之间也有开山裂石之势。况且他们有两个,自然不惧楚焕。

    因为处于树荫之下,月光较暗,看不出二人多少表,但楚焕从对方语气中也能知道他们要杀自己的决心以及自信,这般不问青红皂白便持剑杀戮,仿佛理所当然,对这二人楚焕徒然厌恶起来,杀机顿显,你要杀我,我便杀你。也不再多说,短刀一扬便向一人迎去。

    这两人剑招有些相似,而且配合纯熟,仿佛曾有过练习,应该出自同一门派,不过楚焕也是不惧。他还不到十岁便开始与野兽搏斗,加上天资聪慧,虽不曾得人指点,但经过自己数年摸索也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攻击技巧和闪避方法,即便与这二人打斗起来也是不弱。

    一前一后两柄青剑在夜间绽放出道道青色光芒,而楚焕的短刀内逸出的却是淡白清光,宛如月光,与青光斗在一处,这光是三人灵力灌注武器所致。不同的灵力颜色各异,但也有无色灵力,其强弱与色彩光泽并无多大关系。

    兵器相击之声不断,灵光所致之处,无论巨树还是泥地石块纷纷被划破,相斗数十招后,楚焕渐感吃力。在这林间楚焕形虽比这二人要灵敏许多,但修为却不相上下,而这二人精于合击,以二对一之下,自然要轻松许多。

    “若能先伤其一,他们离死也不远了。”急战不下,楚焕心下已有对应之法,此时三人已战至古林边缘,楚焕前方已出现一片低矮石山群,若借山势便可一一击破二人攻势。一刀开一人青剑,楚焕忽朝石山方向疾奔而去。

    见楚焕意图进山,二人一阵焦急,他们埋伏于此原本便是为防止有人越过这片山林进入石山群,对视一眼之后,其中一人忽的向一旁折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怒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