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治愈术

    按照当时忒尼斯六阶高段武者的力量来说杀我只需要动一下念头,我甚至看到死神已经在我的面前露出笑容,然而三分之一秒钟之后忒尼斯彻底的成为了我的伙伴,剑道女神不愧是剑道女神,即便当时她还只是一个凡人却已经发现了我的不凡,此后终其一生都不动不摇的做着我最好的红颜知己。

    很多年之后,当高尚同志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剑道女神忒尼斯的场景时候如此说道。

    而实际上呢,当月光下忒尼斯喊着贼两个字出现在大树的影下的时候我们伟大的高尚同志立刻化为猿猴用去三分之一秒的时间爬到了大树之上,在他的体消失的同时一把长剑已经摇摆着钉在还留着他体温度的大树根部。

    高尚同志现在无比虔诚的感激那神秘莫测的虚无,感激他让自己能够听得懂那个女人明显的不知道是什么语言的鸟语,否则的话等他傻呆呆的去猜测那一句用鸟语说的“贼哪里跑”并且得出正确的意思的话他估计已经被人拿剑做成烤串生吃掉。

    大树上,高尚耷拉着舌头大口的喘着气,傻鸟三个脚爪子扒拉着树干同样伸出小巧的鸟舌头喘着气。

    高尚同志的目光蓦然间撇到三只脚上,大手伸出一把将三指教握在手中,两只手死命的**起来。

    “你故意的,你个傻鸟一定是故意的,想要我的命。”

    高尚同志彻底的进入暴走状态,一边狠狠的**着三只脚一边骂道。

    正在高尚同志狠狠揉虐傻鸟的时候一股冰冷的寒气陡然间从他的**底下升起,高尚同志的体在寒气直接命中**的前一秒陡然间笔直的朝着树颠纵去,其反应力之强悍,其纵跃力之强大堪称举世无双,不得不让人感慨一句人的潜力当真是无穷无尽。

    然而,即便高尚同志超九阶水平的发挥却依旧没有能够完全逃过寒气的袭击,随着一声“撕拉”的声音高尚同志陡然间感觉两瓣白花花的一凉,连带着小高尚也随之一阵冰冷,高尚同志心下一沉,这女的真毒,怎么就朝那里招呼呢。

    对于这一剑产生的后果实际上忒尼斯大姐比高尚同志更加无奈,那白花花的两瓣加上一根香肠差点让忒尼斯大姐立刻暴走,要知道忒尼斯大姐虽然混迹这个世界最最暗的职业之一佣兵数年时间,却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黄花大闺女,在她的佣兵团所有的男战士哪怕再都是不准脱上衣的,更不要说是裤子,所以高尚同志的和香肠实乃是忒尼斯大姐的处女看。

    当然,高尚同志并不知道这一点,高尚同志只知道那一剑要是在向下歪上半寸他后半辈子的幸福就彻底的和他说拜拜,所以侥幸脱险的高尚同志此刻是用尽吃的力气在爬树,至于爬到这棵树不能够再爬的时候怎么办高尚同志则完全没有想过,或者是本着逃一时是一时的心态吧,高尚同志现在只祈求自己爬树的速度可以超过忒尼斯大姐。

    愿望是美好的,而现实却是残酷的,在高尚同志再一次伸出手勾住头顶那粗大的枝干的时候一双脚出现在高尚同志的眼前,下一秒,一个带着无比怒火的女人脸孔出现在高尚的面前。

    “嘿,你好。”

    高尚同志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开口道,话语刚刚出口高尚同志立刻发现自己出口的居然不是普通话而是鸟语,高尚同志大为伤心,二十多年红旗下的生活一朝之间被人改成连国语都不会说,不过生死关头高尚同志也没有心思去关心这事,高尚同志展露着自认为最最帅气的笑容伸出手做出有好的姿势,然而,回应他的确是一只急剧有力的脚,一脚踩在树干上高尚同志的手上,又一脚狠狠的踩在高尚同志的脑袋上面。

    第三次,高尚同志为大树打出第三个如果大树生宝宝的话可以直接使用的坑洞,这一次,高尚同志刚刚等体的自由落体重力消失已经飞快的从坑洞中爬出来,虽然头脑晕晕,但是对比起来高尚同志还是觉得先逃离那个恐惧的女人视线范围才是明智的选择。

    “轰,轰,轰…………”

    大地似乎微微颤抖着,高尚同志明显的可以感觉自己的体有种想要倒下去的趋势,下一秒,几个狰狞的脑袋出现在高尚同志的面前,这几个脑袋看起来有点类似于高尚同志曾经在某部关于史前电影中看过的恐龙脑袋,当然,高尚同志目前是没有精力分辨这些牙齿明显比恐龙尖锐的多,已经凸出嘴唇外面的怪物到底和恐龙有什么关系。

    高尚同志**一转再次朝着大树奔过去,被那个女人待到最多也就是死翘翘,但是被这些怪物啃过去,那是变成大便的命运,高尚同志理智的选择了自己的死法。

    背后,高尚刚刚转过,一个女人的影已经好似鬼魅一般的出现在大树的根部,这个女人背对着高尚,一的紫蓝色铠甲将她的材衬托的无比奥妙,高尚同志感觉自己的鼻子似乎有点发痒,然而,下一秒高尚同志立刻因为女人的话语而湮灭心中的所有**。

    “忒尼斯姐姐,我帮你逮住那个贼啦,要先阉掉他吗。”

    女人背对着高尚朝着大树上喊到,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极为响亮,高尚同志脑袋一蒙,差点就直接抽过去。

    “先不要杀他。”

    大树上面传下一个优美的声音,高尚同志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恍恍惚惚的,一个天旋地转高尚同志踉跄倒地,在倒下的时候高尚同志似乎看到围在让边的几个巨大怪物背上还分别有着几个人的存在。

    “我知道的,姐姐,直接杀掉他太便宜他,先将他变成我们浴血佣兵团的奴隶,然后慢慢的折磨他。”

    女孩子的声音依旧在大声的喊叫着,实际上,女孩子声音喊到最后的时候忒尼斯已经从大树上下来,而我们的高尚同志同时得到任务完成的提示。

    “完成主线任务,奖励精神力15,等级6级,治愈术自动复苏。”

    高尚同志终于以最不体面的方式成为奴隶进入浴血佣兵团完成他异界的处女任务。

    脑海内浑浑噩噩的,高尚同志彻底忽略了主线任务四个字,下一秒,忒尼斯和刚才喊叫的女人走到高尚同志的边,高尚同志第一次在无奈和平静的状态下看到忒尼斯和那个喊出阉割字眼的女人的容貌,第一时间高尚同志忘记自己的生死脑海内只剩下祸国殃民四个字。

    一阵清脆的鸟鸣声将高尚同志惊醒过来,高尚同志这才发现在忒尼斯的手上握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失的傻鸟。

    “神是公正的,神要求你们成为一个集体,神说,他能够成为你们最完美的后盾。”

    忒尼斯和那个女人走到高尚的面前,傻鸟突然大声的说起话来。

    “圣,圣魔兽。”

    忒尼斯和女人的目光同时紧张的看向傻鸟,在达姆大陆除去巨龙之外只有一种魔兽是会说人话的,那就是圣魔兽,圣魔兽并不是说力量一定强横到逆天,它们可能是在某方面拥有超越极限的力量,比如诅咒,比如预言等等,看着两个女人目瞪口呆的样子傻鸟再次露出开始时候忽悠高尚的模样,鸟头高傲的昂起,两只小眼睛直视苍天,一副很是有份的样子。

    “你说他能够成为我们最完美的后盾,恐怖乌鸦,你不要试图欺骗我,否则的话就算你真的是圣魔兽,我可也是七阶强者,不一定谁吃下谁。”

    忒尼斯的声音带着威胁狠狠的恐吓着三只脚,三只脚发出轻微的冷哼,翅膀从忒尼斯的手掌中挤出来轻轻的抚着鸟头上的羽毛,姿势要多傲慢有多傲慢,要多骄傲有多骄傲,高尚目瞪口呆的看着傻鸟,这还是那个怕死的傻鸟吗,难道这只傻鸟一直都在欺骗自己,高尚同志看向傻鸟的目光充满崇敬,当真是于危难处方显真英雄本色。

    就算这个女的拥有接近网络小说大神创造出来的准高手阶位圣阶的实力又怎么样,老子不惧。

    高尚同志心底的斗志顿时被傻鸟点燃,狠狠的从地上爬起来瞪着忒尼斯和那个女人。

    “你还不展示一下神给你用来帮助这些朋友的力量。”

    傻鸟的目光转向高尚大声的吼叫起来,高尚同志被傻鸟一吼顿时有点发愣,突然间,高尚同志又发现傻鸟的尾巴怎么忽摆忽摆的,这里有没有风,难道……?高尚同志带着疑惑的目光移向傻鸟的头顶,一滴豆大的冷汗从鸟头上冒出来,还没有来得及滴落已经被傻鸟的翅膀擦拭掉,然而,又一滴冷汗冒出来,翅膀再次擦拭,原来傻鸟伸出翅膀不是为了摆酷,而是为了擦拭冷汗,高尚同志刚刚鼓起的那丁点勇气顿时散去,背后冷汗唰的一下冒出来。

    看着忒尼斯和那个大喊着阉割字眼的女人疑惑看向自己的眼神高尚同志心中冒出无比的冷汗,手微微颤抖的伸出去。

    佛祖保佑,玉皇大帝保佑,观音菩萨保佑,满天神佛保佑,………………。

    高尚同志狠狠的将自己所有知道的神魔都念道一遍手指疾点出去,心中同时默念“治愈术”。

    在高尚同志紧张的几乎想要闭上眼睛的同时一道白色的光泽从忒尼斯的上腾起,淡淡的白色光泽中忒尼斯的脸上露出愕然,疑惑,惊讶,失神的表,就在忒尼斯边的女人以为忒尼斯中高尚什么暗算想要确切的实行她喊出的那句震撼到爆的阉割大业的时候忒尼斯发出一声惊喜的叫声猛然间跑到高尚的面前。

    “生命,魔力,体力居然全部在恢复着,你怎么做到的,哪位大神给你的能力?”

    忒尼斯欣喜的简直有点不能自己,要知道对于常年盘桓在生死边缘的团队突然间得到一个能够随时随地帮助他们补充生命力,体力,魔力的战友那是多么的幸运的一件事,他们存活下来的希望在拥有这个战友之后至少可以增加数倍。

    “忒尼斯姐姐,真有这么神奇。”

    站在忒尼斯边的女人不敢相信的看向高尚,而这一刻我们的高尚同志立刻傲然起来,手指头连连点出,不管是女人,男人,不男不女的怪兽通通送上一指,反正在刚才高尚同志很是开心的发现这变异版的治愈术居然完全不花费什么能量什么的,他现在虽然拥有属版等等,但是却没有所谓的魔力点数什么的,也就是说只要他愿意他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使用治愈术。

    神奇的治愈术彻底将这群异界佣兵们震撼的晕乎乎的,那些还站在巨大的怪物体上面的佣兵甚至激动的在怪物背上跪下来祈祷起来。

    “真,真的,居然是真的,你太了不起,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沙拉亚的朋友。”

    那个站在忒尼斯边的女人开心的给了高尚同志一个大大的拥抱,那根据高尚同志目测大概是36,18,33的超薄材狠狠的贴在高尚同志上的时候差点让高尚同志化人狼。

    “朋友。朋友。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高尚同志反客为主抱着沙拉亚大美女又喊又跳起来。

    “恩,这次我们去龙**盗宝成功的机会又增大很多。”

    忒尼斯的声音淡然而沉稳的响起。

    “龙**盗宝万岁,朋友万岁,龙**盗宝…………什么,龙**。”

    高尚同志的声音好似被捏住脖子的待宰鸭子一般止住。

重要声明:小说《传奇道士异界纵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