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福晋的心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亭亭 书名:白银帝国
    第十八章福晋的心事

    到了后堂华亭,一个一旗装打扮的少妇坐在红檀木雕刻成花的椅子上,椅子上垫着明黄的坐垫,正是奕䜣的侧福晋秀婷。只见她穿一件枣花蜜合色大褂,月白绣金梅镶边儿,石青撒花裤合欢鞋子,汉玉坠子葱黄缨络,刀裁鬓角喜鹊髻儿,一头青丝梳理得光可鉴人,配着一张杏子脸桃花腮,眼含秋水眉黛山,笑一笑晕生双颊,走一走步摇生香....

    富明阿收拾心神,赶紧上前行了主子礼,秀婷一边虚扶,一边说道:“自家人不用拘礼!这有祖宗家法规矩管着,没有办法,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不要这样,怎么说我娘家也只有你这一个哥哥,你行礼,我是搀不得,扶不得。”

    待富明阿起后,秀婷妍妍一笑道:“我说呢,昨黑了,王爷回来说府里有喜,我问王爷什么喜,王爷没有说,后来见他的玉佩不见了,我还当是给了哪个相好的呢......”说道相好的词,秀婷不一抹羞红浮上面孔,“.....却不想是哥哥你!”

    富明阿没话找话道:“王爷对你好吗?”

    旁边的画眉,插嘴道:“谁不知道,这府里除了王爷就是福晋,谁敢说个不字,还不被打死,要说我们王爷对福晋那是好的不得了,天天....”没有说完,被秀婷啐了一口道,“这个多嘴的,我...”

    其实画眉想说:“天天恩不比。”被秀婷以为是要说天天**不已,这闺房之事纵是自家的哥哥也羞于启齿,不过这恩无比和**不已,意思都差不多。

    场面一下子尴尬起来,富明阿尴尬的问道:“王爷呢!”

    “进宫去了。”秀婷镇定了一下,“昨儿个回来就进宫去了,打发太监回来说不出宫了,好像是伺候皇上汤药呢。”

    富明阿又道:“主子,我想见见二叔。”

    提起自己的父亲,秀婷叹了一口气道:“嗨,我爹就是穷命,自打被王爷赦免回来后,被王爷几张破纸给迷住了,竟然连我这个女儿,也不问一下,带着十几个工部的工匠去了什么黄子‘军靴子所’,也不知道是干什么,我问王爷干什么去了,王爷还不让问,说什么机米。”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的喧嚣请安声音,“王爷吉祥!”

    “给王爷请安!”

    “将他们送的礼品都收下,记住:除了三品以上官员及正黄旗与正白旗的礼品,其余的一概不收,三品以下的给一份茶叶或者糕点什么的,不许收礼,还有后堂用品由福晋掌管,其他的给本王收好了——”没等富明阿和秀婷醒过神来,奕䜣边说边吩咐已经进了华庭。

    富明阿赶紧就地磕头道:“给主子请安,主子吉祥!”

    “嗯,到了。”奕䜣看了一眼富明阿,没有理睬,“不用行礼。”说着扶起秀婷,顺嘴在她的腮边香了一口。

    “王爷有外...”秀婷呼道,虽说在闺房里花样翻新,不觉得什么,可在自家哥哥跟前还是抹不开面子,“也不怕别人笑话。”

    奕䜣不在乎一把揽过秀婷放在自己的腿上,道:“那里有外人,这富明阿是你哥,有什么呢,再说了那个奴才敢放肆说出去呢。”

    秀婷挣脱出奕䜣的怀抱,从旁边的茶几上沏了一碗茶递给奕䜣,又被奕䜣顺手在前摸了一把,秀婷羞红了脸,啐了一口,侍立在奕䜣的边。

    奕䜣压了一口茶,端详了一下富明阿,穿犀牛补,上顶素金顶,中等材,体壮健,两道浓眉衬托着国字脸,显得英武人。

    “本王刚刚出宫的时候,碰见兵部尚书桂良,说九门提督那缺了一个管带的职位,打了招呼,你就地到那去吧。”

    富明阿低头应声道:“奴才明白!”

    “手头宽吗?”奕䜣问道。

    富明阿一愣,恍然明白是问自己兜里有没有钱,心道刚刚进你的府充大爷,自己总共才十几两银子,一下子赏了那些侍卫十两,那里还剩下多少,不过现在也不是哭穷的时候,况且这也不是富明阿的习惯,斟酌的道:“还行!”

    奕䜣见富明阿踌躇一下,知道手头肯定不宽裕,转头对跟进来回事的赵德芳道:“给富明阿支一千...一千五百两吧。”

    赵德芳几次帮助奕䜣办事,奕䜣封王后,就成了恭王府的首领太监,算是奕䜣边第一得用的人,也熟悉奕䜣的脾气,笑道:“王爷!这富明阿是福晋的哥哥,还不凑个正给两千两。”

    奕䜣笑骂道:“你个狗奴才!就依你吧!”

    秀婷羞的偎在奕䜣的怀里,趁机说道:“王爷,让我哥住在府里吧!”

    “不行!”奕䜣沉下脸顿然否决,怀里的秀婷一阵瑟缩,这还是奕䜣第一次否决秀婷的话,而且是如此的严肃,“哎,这是为富明阿好!”

    “啊?”秀婷原先一阵难过和害怕,听到奕䜣这样说,不抬起头道:“怎么说?”

    奕䜣闻着秀婷上阵阵幽香,心里一,嘴上坏笑道:“你总不想让富明阿被别人说是因为你的裙带关系,升了官吧。”嘴里说着,手却悄悄的解开秀婷的衣服扣子,隔着衣服抓住那滑腻的饱满揉搓着。

    “王.爷有....人!”

    “哪好!就让他们看看。”说着奕䜣一把抱起秀婷,直向华庭后面的榻走去,抱起的一瞬间,秀婷媚眼看见富明阿被赵德芳拽出华庭的背影。

    早在奕䜣偷着解秀婷扣子的时候,赵德芳就明白奕䜣的心思了,悄没声的扯了富明阿一把,富明阿心领神会的跟了出去。

    走出华庭,转了四五个回廊,赵德芳才道:“国舅爷!”

    富明阿回头张望见无人,知道是问自己,低声道:“不敢,现在敢这样说?”

    “怎么不敢,用不了多久,大概齐在腊月二十八吧,或者元旦。万岁立王爷为太子的诏书就下了,知道吗?”赵德芳志得意满的摇晃自己的脑袋,口中沾沾自喜道:“要不是王爷一味的推辞说什么历练太少什么的,万岁爷当即就要传国宝呢。”

    “真的?”

    “那是当然。”赵德芳寻摸了一眼富明阿,心道你要不是未来的国舅,杂家这么忙怎么会陪着你这个芝麻官聊天,再说这句话就可以要了你的小命。那大内总管李公公往连待见都不待见他,如今也悄悄的送上白银一万两,连自己的相好莲翠都安排了个轻快的差事,更何况其他人呢,“这是开国以来第一次祖宗显灵,就是当今万岁爷也不敢逆天而行,你没有见到这几,朝中的王公大臣像是迷了心窍一般,往这送礼呀,这都是想有个从龙拥护的名分,当今权势鼎盛的穆彰阿穆相国出手就是五十万两白银,一万两黄金,还不算其他的珠宝玉器、玛瑙翡翠、金银器皿、名人字画等等之类,约莫价值至少也得二百万呢。”说道这里赵德芳的眼睛、语气都变了样。

    富明阿也被这个数目字给惊呆了,二百万两什么概念呢?两个库房放不下,二十辆马车拉不动,二十万人口一年吃不完。这只是按照标准计算罢了,要是有人抬杠的话,那就没法说了。

    ....

    华庭后堂上,秀婷的耳根被奕䜣呼出之气儿搅得痒痒,况一经奕䜣抚弄,心里已是潮澎湃。遂移开玉手,任奕䜣剥去肚兜,玉人儿一如削了皮儿之水灵灵鲜活活之萝卜儿,煞是可,再说奕䜣遽将上衫儿解掉,可恨有一扣儿不掉,奕䜣不由用力拔掉了它,自个儿也是精精光光,两个人儿赤条条滚在一起,房中自有暖炉生温,也不觉冷。

    秀婷此时半睁凤眼,见奕䜣蜂腰健,通体玉白,下体绿草萋萋,顶着一根硕大无比小弟弟,这还是第一次白昼宣,看得清清楚楚。

    奕䜣火高炽,只见**那物儿,正昂首,不时点点头,秀婷伸手过来,握住小弟弟,并翻开皮,只见一颗红鲜鲜,紫艳艳之大头跳将出来,宛如鸭蛋大小。

    秀婷几经奕䜣拔弄,两腿儿各自在边架上自然分开,中间的鲜嫩**儿如孩童张开小嘴咀嚼,兀自一闪一动,而且缝儿不时流出些滑液来,露出红红嫩儿,一颤一颤,中间那个芽儿正自闪个不停,犹如药包袋里花生米子一样。秀婷用两根手指分开自己两片肥厚嫩,一颗珍珠兀自动个不停,又用另一只手握住奕䜣小弟弟,那小弟弟经秀婷玉手抚弄,已比先前粗大一倍,**燥,未消红光四,犹如铁杵。

    奕䜣小弟弟经秀婷指引,已贴近水洞,奕䜣用心戏弄一阵,把个小弟弟放在洞口,却就是不过去,只在四周边缘这插插那弄弄。把个秀婷差些急死。

    秀婷已是火难耐,急奕䜣之粗大小弟弟**:“心肝,亲亲,求你把那物儿放了进去,让奴家爽爽,心肝,可怜则个,洞儿……痒得紧哩!”

    奕䜣听了秀婷狼语,亦兴奋起来,却只**一半,并慢慢研磨**起来,秀婷兴致勃发,狂有加,一任颠迎。点几个回合,秀婷顿感周舒服。口里直叫:“心肝,你死我了。”

    秀婷子狠命耸动,气,叫个不停,奕䜣觉着火侯既至,遂全根**,直抵花心,奕䜣狠命地插,秀婷狠命地纳,户内水花汩汩外流,四肢舒服。几经大抽大送,约费三千多个回合,秀婷已丢了几次**,而奕䜣之红盔大将军仍是一如既往,高高耸起。

    秀婷翻上马,让奕䜣平躺上,把自个儿**口对准巨大小弟弟,大力推,一腰,只听得卜一声,小弟弟却进入了秀婷后庭。秀婷觉得疼痛难忍,几用手将小弟弟拔出,重**口。

    怎奈奕䜣一手擒住,不让她动手,一面**,只几个回合,后庭渐有肥水流出,秀婷但觉痛楚不如以前,也就慢慢迎送,自个儿手指,则不停挖弄水洞,水如潮,一涌而出,从红鲜鲜之嫩**儿中了出来,涂得奕䜣满手皆是。

    适时,液粘滑腻,水洞儿直如小儿之口不住地咀嚼那般,煞是妙趣,奕䜣更是一往无前,所向披靡,无可敌。秀婷呼不已,一双玉臂儿只顾向上凑,真个美哉,二人均兴奋至极,跌入那飘飘仙之妙境。

    这几天,王府送礼的人络绎不绝,礼品也是花样翻新,什么物件都有,画眉看上其中的一面西洋玻璃镜子,真是好物件,可以整个的把人照个全,心道自己要是有这样一面镜子的话,梳洗打扮可就利索多了,还没有等她碰触一下,“别碰,可金贵呢,那是给福晋的!”被府里的人喝止,“怎么你也想要?你有这福气吗?等什么时候你成了福晋再说吧。”

    “你!”画眉刚要反嘴一下子被噎住了,小脸被噎得通红,前的蓓蕾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

    “放肆!”一声厉喝传出,赵德芳从账房那边转出,见新来的外厅下人在嘲笑秀婷的侍女画眉,“府里这么多伙计,你们还有功夫说笑,是皮痒了!”众人见府中管事文太监(奕䜣府里分文武管事太监:赵德芳是文,霍廷芳为武,各有分工。)说话,自然噤若寒蝉。

    赵德芳是个很有心计的人,知道这府里的女人,特别是侧福晋边侍女,说不定那天沾了奕䜣的雨露,就飞上高枝,成了主子,很是不能得罪,加上这画眉还是美人胚子,那是一块鲜嫩的羊,早晚会被吃掉的,他咳嗽了一下道:

    “咳,眉姑娘,这王爷有吩咐,后堂之物要经过侧福晋的分配,你要是看上的话,还得去找福晋或者王爷点头才行。”

    画眉没有吱声,轻轻的福了福礼节,掉头走向内堂,心里想着心事走进内堂,不见侧福晋,遂向华庭行了过来。忽听得华庭内有女子“伊伊呀呀”叫唤不停正是往王爷疼侧福晋的声音,悄悄来到华庭窗下,以舌头一窗纸,用手指一戳,弄出个洞儿来,把眼朝里细观。

    原来侧福晋正和王爷二人鱼水合欢,行那妙事。王爷在下,侧福晋在上,只见侧福晋一双**犹如一对小白兔,闪个不停,王爷双手按在上。观下两人交接处,一根紫红颜色大**正于侧福晋粉嘟嘟嫩里进进出出,不时**些白色水沫儿,插得“吱吱”有声。侧福晋一边叫快,一边用手抚王爷膛,真个儿霏霏之极。

    画眉想:“平里,侧福晋温婉有礼,见了男子脸儿红得像个熟透之苹果,瞧那模样儿,肯定这事儿有奇妙之处。”又寻思道:“我若被王爷那大**儿猛插,那可真是妙透了,待寻个机会,况且刚才的事让她很是伤心。”画眉哪里见过这种阵势,粉脸绯红,她也是一个正处破瓜妙龄俏女子,况哪个少女不怀,久经人事之妇人见了这种欢快场景,尚且把持不住,何况侍儿画眉正是初懂人事,焉能按捺得那高炽如焰之火!

    画眉火飞升,饥渴难耐,只觉胯内有些温湿之物流出,牝户内隐隐有些发痒,不由伸出右手,**下。裤裆早已湿却一大半,摸自己那**缝儿,口子已全被那粘腻腻,滑溜溜之物覆满,手指尖儿只想入水洞深处,顶那花心。愈挖得深愈痒,狠命挖了一阵,画眉仍然觉得不解痒,见旁边有棵盆栽树,不由腾而上,上下摩擦,左手捏住自己鼓蓬蓬小儿,不停揉捏,且将坚长**往外拉扯。只觉得牝户儿被树擦得生痛,倒也有八分快爽,不由忖道:“若被王爷那大弟弟深入水洞深处,便是**儿撑破,也心甘愿。”

    此刻屋里屋外俱是光无限好且无限美。

    稍后,忽闻侧福晋道:“王爷,你之**恁大,弄得奴家受不了。”

    王爷道:“亲亲,怎么要讨饶,晚了,你那可真是好货哩,不但紧凑,且内中发烫,将进去,舒服妙极!”

    侧福晋道:“真的不能了,再找个替换的吧!”

    奕䜣道:“现在上那里去找呀,这不是难为我吗?”言罢,低头苦干,疾抽缓插,款送速抽,次次尽根。

    侧福晋又道:“把..我..房.里.的.画眉.收房吧!”

    奕䜣道:“画眉,还是个孩子呢,能行吗?”

    侧福晋又道:“画眉过了年就十五啦,在平常人间已经包孕在了。”

    画眉听得二人之语,心如雨打,嫩唇儿如花叶飘飘扬扬一般,不停跳动,忙缩手去抚心口,不想子一晃,竟一摆一摇跌了下去。只听得:“恍当”一声,把旁边茶壶,茶杯撞落了。

    画眉吓了一冷汗,顾不得许多,提起裙子,一撤腿溜开了去。回到房中,进得帐子,仰而卧。适才侧福晋与王爷那般乐趣,萦绕心里,回想当:梅香姐说的话‘你要是能让阿哥这样疼你的话,以后你就享福吧...’。料想自己将亦有如此大好时光,不哑哑地笑。

重要声明:小说《白银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