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十七章祖宗的神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亭亭 书名:白银帝国
    看见有人收藏,说明有人关注,谢谢收藏!!!!早上再上一章,你的收藏,你的点击,你的推荐都是写手的最大鼓舞!!!!!!!!

    奕䜣正思虑着,外面有人轻轻敲了敲轿厢的门,“什么事?”

    阿布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回王爷,前面就是大内,现在就进还是...”

    奕䜣沉吟一下,“等一会!”

    “嗻!”

    奕䜣直直的看着赵德芳,这赵德芳是自己来到这大清朝第一个得用的人,虽说是太监,可奕䜣没有戴着有色眼睛看待,缓缓道:“赵德芳,你在我边也算是第一得用的人,念在往你还尽心的份加上这次没有造成什么损失,这一次饶了你,再有一次本王可就不给机会了,明白吗?”

    “奴才明白!”

    “记住本王的规矩:忘恩负主的事,再小我也不容;不欺主,无心犯过,再大的事我也不究——回去办差吧,告诉秀婷侧福晋就说可能今晚我不回去了,还有好生招待经世堂的人。另外,等忙过这个辰光,安排个时间,我要见见这个神秘的抱月楼老板,明白吗?”

    赵德芳战战兢兢的看了一眼奕䜣,颤声回道:“喳!奴才明白!”

    奕䜣简单交代了一些府中的事,起轿直趋西华门递牌子请见。进入大内,行至养心时见李长安手里捧着气腾腾的大药罐子从垂花门那边过来,奕䜣向李长安招招手,这李长安本来就对奕䜣的出手大方,感到亲切(没有人和金钱过不去),如今知道这奕䜣现在份可是大有商榷,很是不一样,道光皇帝和亲王正在后之中议论东陵的事,眼见这位六阿哥就是储君了,自然更加殷勤。

    奕䜣见李长安捧着药罐子,颠颠地小跑过来,不眉头一皱,心道:别把药罐子摔了。

    “你也是这养心的老人了,怎么这样不稳?”奕䜣挥手止住预备行礼的李长安,“父皇的病好些了吗?”

    “给恭亲王请安!”李长安见奕䜣眉头皱着,开始不知道那里出错,随即恍然知道自己欠稳重,不过心里还是熨帖,让这位未来的储君知道自己如此忠心,受点斥责也是值得,赔笑道:“回王爷,万岁的病已经大有好转,只是还不能理事....”

    “这是伺候皇上的药?”奕䜣没有待李长安说完,掀开药罐子的盖,一股辛辣的中药气息直冲鼻腔。

    “回恭王爷,是给万岁的药。”

    “让我尝尝!”奕䜣接过药罐子就着罐嘴喝了一口,辛辣涩苦的味道,让人无法忍受,咂舌道:“这药这么苦,皇上怎么吃?

    李长安原先还以为奕䜣是矫,没有想道他竟然亲自试药,这是当今皇帝几个亲生儿子中第一个为皇上试药的,所以倍加令人感动。

    “这药就是苦的,俗话说:良药苦口利于病。....”

    外的声音惊动了内的人,一声微弱的声音传出:“是六阿哥吗,让他进——来!”

    “嗻!”紧接着一个小太监出来迎。

    奕䜣捧着药罐子疾步进去,李长安赶紧上前给他掀开门帘,进入养心的西暖阁,只见阁中除了道光和绵愉,还有一个人,此人年纪感觉比道光还大,只是保养的比道光好,看穿着打扮一品文官服饰,似像朝中大臣,奕䜣不认识。道光皇帝半倚在大枕头上,头上缠着黄围子,两眼已经深深的凹进,面容上要是没有皮肤的遮掩,简直就是骷髅,面容比出京前更加的瘦削,越发的显得脸长。

    奕䜣和绵愉对视一眼,没有说话,将药罐子放在案桌上,撩衣行礼道:“给皇阿玛请安!”

    道光看着奕䜣,心中说不出的意味,最先的时候,道光虽然偏奕䜣,可对于储君的位置是否给他,心中还是犹豫的,毕竟这是关乎国家兴亡,祖宗社稷的大事,马虎不得,东陵祭祀也是无可奈何的,到惠亲王绵愉回来将东陵发生的事,说出后,道光的心里还是有几分的怀疑,虽然总说神意、天意,可谁也没有亲经历见过,这次有诸多官员看见神迹的发生,应该不会是假的,奈何人就是这样自己没有亲见着总是狐疑,况且朝中重臣穆彰阿奏报奕䜣竟然出走马陵峪大营不知去向,把祭祀如此大的事当成儿戏,实在是让道光难办。沉吟良久,道:“你擅离职守,撇开大队是何道理?”

    奕䜣心中一惊,听道光的语气不善,知道自己擅离东陵的事已经被人通报给道光,可这是谁呢?眼下不是究问的时候,不过擅离的事,奕䜣心中早就有所准备,不慌不忙道:“请父皇屏退侍应...”

    这句话到吧道光给气着了,喝骂道:“咳..你.咳...”言犹未了,一阵阵咳嗽之声。

    惠亲王绵愉和那位不知姓名的大臣,赶紧行礼道:“臣等告退!”

    “请父皇息怒!”奕䜣赶紧叩头道。

    道光咳嗽一阵后,挥手止住二人,“五弟....穆卿..不要走,且听他如何说?”

    穆卿!奕䜣一惊,不会是历史书上说的穆彰阿吧?穆彰阿可是道光的宠臣,称之谓柱石良臣,史书记载:穆彰阿,字鹤舫,郭佳氏,满洲镶蓝旗人。穆彰阿当国,主和议,为海内所丛诟。上既厌兵,从其策,终道光朝,恩眷不衰。自嘉庆以来,典乡试三,典会试五。凡覆试、试、朝考、教习庶吉士散馆考差、大考翰詹,无岁不与衡文之役。国史、玉牒、实录诸馆,皆为总裁。门生故吏遍於中外,知名之士多被援引,一时号曰“穆党”。

    奕䜣和这穆彰阿没有恩怨,犯不着得罪他,收买还来不及,自然不会在自己现在根基不稳的况下,贸然得罪道光的心腹。

    “请父皇息怒,儿臣这件事事关祖宗灵物,所以需要机密....”奕䜣说着这停顿一下,看了看二人,道光一愣,怎么这祖宗显灵,还有灵物出现,这确实是机密大事,他踌躇了一下,惠亲王绵愉和穆彰阿自然明白,赶紧告退,奕䜣忽然灵机一动,此时倒是一个收买这个未见面的当朝‘和珅’的好机会,“五叔和穆中堂自然留下,不过需要发誓今之所见,永生不得说出!”说完目光灼灼的看着二人,这无论忠臣也好,臣也罢,被上级引为心腹自然是受宠若惊。

    惠亲王绵愉和穆彰阿纷纷立誓绝不将今所见所闻说出等等不已,奕䜣待二人发誓完毕,这才从背后提溜出一个奇怪物件放下,从容道:“儿臣擅离职守,是东陵有人托梦,赠送国之利器,让儿臣防之用。”

    说道惩,这穆彰阿没来由的一阵战栗,偷眼看时,道光正被奕䜣说的事引起好奇,病好像也没有,“忽的!”坐起,口中道:“在那?什么灵物?”

    这清朝皇室子弟平时在宫里,终练习拳脚,锻炼体,体可以说是比较健康的,奈何道光一是年纪的关系,二是被奕詝气着了,三是宫里佳丽上千夜讨伐,就是神仙也扛不住,所以显得病怏怏的。

    奕䜣从容的打开美式军用背包将大威力弓驽、穿透和秒杀箭供箭匣、红外线望远镜、手枪弹若干、防水表、一个急救包、防水火柴等物件以及怀里的改装54-1一一拿出来,道光、绵愉、穆彰阿看着奕䜣向变魔术一般从这个奇怪的物件里变出,简直是目瞪口呆。

    “父皇请看这个!”奕䜣对这些物件最喜欢的就是当初三军比武时,那个德**人送给自己的望远镜。

    这是一架精致小巧的望远镜,折叠后像小姑娘的拳头,攥在大老爷们手里是名符其实的袖珍小玩物。别看是小玩意儿,据说是德国最新的产品,折换**民币800多元,质量很过硬,防水,防尘,防震,耐寒,耐,8倍的倍率能将800m远的物体拉至100m距离,成像清晰稳定,镜片上的琥珀色增透镀膜是最佳镀膜,减少了反光,增加了透光量。乃是特种兵的至必备之一。

    奕䜣打开折叠的望远镜,双手递到道光的手里,“父皇可以透过玻璃窗向外面看看,就知道这灵物的神奇。”

    其实这望远镜在清朝道光以前就有了,并不新奇,都是西洋人赠送的,不过都是单筒望远镜,没有双筒望远镜,更何况是红外线夜视。

    道光迟疑的看看奕䜣,这物件能看什么,外面黑洞洞的,这时候宫里已经关门,外面只有天上零星的雪花飘

    “啊!”道光失声道,这般晨光,竟然能透过玻璃窗,穿过乾清门,看见保和屋顶上避邪灵兽,雪中静静的守护帝王的宫阙。这在往那里能看见,就是南面军机处也是模糊的一团,而今清清楚楚的看着,“五弟,你看看,那宫阙上面清清楚楚的...”

    惠亲王绵愉接过来,果然如道光一般惊呼起来,“灵物,祖宗神物!”

    这穆彰阿为什么能得到道光的宠信就是他善体圣意,能揣摩出道光的心思来,如今道光和绵愉如此说,那自然是不会假的了,赶紧奉承道:“皇上!这是大清之祥瑞,这是皇上的仁政感动上苍,故降下如此之神物,这是皇上之福呀....”穆彰阿连篇的奉承话,让道光眉飞色舞,简直不像是病人,要不是奕䜣上前遮掩被子,道光兴奋的忘记自己还是个病人。

    惠亲王绵愉见道光兴奋如此,趁着机会,赶紧奏道:“请皇上应天意、祖宗之灵,下顺百官之意定太子之位,稳固国本,以安京城、天下浮动的人心。”

    穆彰阿何许人?早就看出道光对奕䜣的偏,现在这祖宗显灵的事是确凿不移了,况且还有那神秘人的委托,怀里这道诬告恭亲王招纳不良之人彭某和结连翰林胡某的奏折就不能上了,逢迎道:“请皇上顺从民意!”

    一个是当朝权相,一个是宗室亲贵,两人说话的分量都是超重量级的,加上道光本的意愿,这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了。

    ....

    且说富明阿告退出来,回到马陵峪大营,关保一边帮助他收拾行装,一边开玩笑道:“再见着你就要打千说声参见大人了,兄弟以后就跟你混了呀。”言语中带着几分嫉妒和羡慕。

    “你恶心我?你给我打千,我一脚把你踹出去,咱两可是一个马勺里搅了七八年,生死与共的弟兄。”富明阿打发亲兵出去,道:“怎么吃味了,别小家子气,你的主子可是给你也晋了级的,以后咱两又是同一个主子,还是生死与共的弟兄。”

    “哎,这话我听!”关保以**坐在行装上,洋洋自得的翘着二郎腿道:“我是怕你小子忘恩负义,有了靠山,把当初吃苦的弟兄给我忘了,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以后还真的要跟你混了。”

    富明阿听着关保这话里有话的意思,“怎么发什么感慨呢?”

    “东陵的事你也经历,有什么感想?”关保神秘兮兮的道:“前儿个晚上,几个亲王可都跪了呀。”

    富明阿奇怪道:“怎么了,你又想什么呢?”

    关保沉声道:“你说,大家都是亲王,为什么给你跪了,凭什么呀。”

    “你的意思是...”

    “对了,这是提前行了君臣之礼,朝中几个得势的亲王可都跪了。”关保往外看看,掉过头来,道:“你没见,那惠亲王亲自照料,嘘寒问暖的,将所有人赶出去,这叔侄两又计议那么长的时间,你就没有想这是为什么?”

    富明阿大吃一惊道:“你是说篡....”

    关保嘿嘿笑道:“那道不会,不过这是表明一个态度罢了,要知道当今万岁可是已过耳顺之年的,不能不考虑继承人,看着吧,等你到了京城,估计这诏书就下了。”

    “你是说退位?”

    “至少也是太子的名讳!”关保仰着脸沉思良久道:“所以你进步军统领衙门,不要空手而回呀!”

    等富明阿到了京城后,东陵发生的事在京城的市井已经传的邪乎了,什么“从东陵陵寝里跳出了康熙爷,大骂不肖子孙等等”,什么“乾隆爷谆谆教导恭亲王之类的”,更邪乎的是“努尔哈赤当佛祖,管了天庭,让新觉罗的后代管理天下。”传得是沸沸扬扬,不亦乐乎。

    富明阿没有心思听这些,打马直奔恭亲王府。

    恭亲王府坐落在什刹海边上,始建于乾隆41年(1776年),原是乾隆皇帝的宠臣大学士和珅的住宅。由府邸和花园组成,总占地面积约6万平方米,其中府邸占地约3.2万平方米,花园占地约2.8万平方米。

    恭王府为三路五进的院落,在嘉庆四年(1799年)和珅被赐死后,和珅的公子丰绅殷德因娶了乾隆的固伦和孝公主,一直住在东侧的院落里,那部分也叫公主府。

    后来固伦和孝公主死后就闲置起来,奕䜣封王后,道光皇帝将它赐予奕䜣做了王府。历史上这恭亲王府有“一座恭王府,半部清朝史“的说法。

    临近恭亲王府的大街,富明阿愣住了,只见沿着墙根一溜绿呢大轿,轿子后面跟着一帮下人打扮挑着五花八门的礼品,看官员的品级无论文武至少也是蓝宝石顶子,也就说三品才有资格来。

    这是干什么?官员赶集?富明阿牵着马徐步走着,这些官员奇怪的看着这个戴着素金顶子的军校,纷纷议论,富明阿第一次被这么多高官显贵看着,十分的不自在,加快了脚步,约莫离王府大门百米的时候,恭亲王府的穿着簇新的王府侍卫开始依次排列直到大门的汉白玉狮子,个个扣刀立目不斜视。

    大照壁侧写着几个御笔大字“恭王府”,恭王府的大门半开,对面是几顶八抬大轿,看样子就是那个王府的,富明阿那里见过这种阵势,傻子进城一般的呆看着,却不知如何通报自己,正不知道该如何办的时候,石狮子旁边的一个侍卫厉声喝道:“干什么的?不许往前走。”

    “我是从遵化来的。”富明阿看着渐渐走近的侍卫,打了个军礼,心道:怎么这样没有见识呢,以后还可是要常来常往的呀,镇定了一下,道:“要见你家福晋。”那王府侍卫打量了一下富明阿,一个八品的芝麻官,张口就想见福晋,有病找死呀,“你叫什么名字?”

    富明阿镇定答道:“标下富明阿!”

    侍卫冷笑一下,一挥手,“冒充皇亲,你找死!给我拿下!”两旁的王府侍卫一拥而上,不由分说过来将富明阿摁住,不是说王府侍卫厉害,也不是富明阿草包,是富明阿觉得在自家门口不愿意闹事。

    “慢着!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王亲?”

    “你是?你不是姓富吗?告诉你,我家福晋不姓富!”侍卫怀疑的问道,“你打听打听我们府里什么时候有八品的官,就是烧火的还戴着七品的顶戴。”这小子一说,周围的侍卫不由得一笑。

    “拿下!”

    富明阿急眼了,张口骂道:“你个狗奴才,你不会进去问问吗,误了事,要你脑袋!”

    就在富明阿挣扎的时候,奕䜣交给他的玉佩垂落下来,被台阶上的小太监看见,“王爷的玉佩!”

    这一声喝叫,众侍卫一愣神,富明阿挣脱出来,上前几步,对小太监道:“公公进去通报一下!”说着解下玉佩递上。

    小太监接过玉佩反复看过是王爷的玉佩,打量了一下富明阿,没有言语,悄声的进去,约摸一支烟的功夫,只见小太监跌跌撞撞的跑出来,扑通一声拜倒在地,叩头道:“侧福晋请舅老爷进去,还请舅老爷原谅小的无礼。”

    几个王府侍卫知道闯祸了,也要下跪,富明阿呵呵笑道:“不怪,都是自家人吗,起来起来!”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十两左右的银子丢了过去,“拿去喝酒吧!”

    富明阿跟着小太监进了门,正门的正前方立着一块颇具人形的石头,据说和申的本意是希望它既能挡住外面的邪气,又能阻止钱财外流,巧的是在石头运来的第二年,已近花甲的和申终于有了盼望已久的儿子,所以此石得名“送子观音石”。

    继续前行就到了蝠鱼池,因状似蝙蝠得其名。离蝠鱼池不远有一座小亭子,汉白玉砌成的地面上有寿形的凹槽,是吟诗作词喝酒的地方,流动的水推动酒杯缓缓而行,杯止诗成,否则要罚酒,由此可见,和申是一个心思敏捷、脑瓜玲珑的才子,只是对一个人而言,如果不具有高尚的品德,才华反而是一种悲哀。

    跟着小太监七拐八弯的,绕过正厅,穿过假山,到了后堂。

重要声明:小说《白银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