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奇怪的投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亭亭 书名:白银帝国
    对于当年的种种,奕䜣并不知道这其中的故事,可他在前世(因为回到大清朝,所以只能说过去是前世)就不是一个愿意吃亏的主,如今知道自己这首诗是被奕詝捅出来,让杜受田来唱戏,拿着鸡毛蒜皮的事搞臭自己,这下可把奕䜣搞火了,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嗯,既然你玩的,那就别怪兄弟我来损的。

    来而不往非礼也!

    这天,抱月楼里,赵德芳鬼鬼祟祟地对尤叔说道:“杂家想认识你家老板,你给通融一下!”说着将一张二十两的元宝递过去。

    “我们老板也是你想见就见的。”尤叔打量了一下赵德芳,见他掏出银子,顿时恼了,“滚,老子不稀罕这个!”说着一把将他推了趔趄。

    赵德芳新近得到奕䜣的赏识,正是心气高的时候,被尤叔这样不给面子的退了趔趄,当即扯着公鸭嗓子道:“你个奴才,杂家见你家老板,那是高看你家老板,你当什么横?”

    这句奴才让尤叔更加火了,“滚!你走不走,不走,来人把他撵出去!”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应声从后面出来,不由分说的推推搡搡的要将赵德芳赶出去。

    这时在屋里兰轩听到这熟悉又陌生的公鸭嗓子,知道是内宫太监一贯的声音,心里一动,从里面出来:“慢着!”

    尤叔见兰轩出来赶紧过来说道:“当家的,不知道是那里来的混球,竟然要见当家......”

    兰轩抽了一口烟,淡然道:“你是什么人?想见我什么事?”

    赵德芳见正主出来,拨开众人上前说道:“你是当家老板?”一边说着,一边放肆的打量着眼前的丽人,三十左右岁的样子,穿着打扮十分的艳丽,可偏偏面孔十分的素净,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你敢在我们东家的面前放肆,找打你!”尤叔见他如此放肆,刚要抡着铜钵大的拳头上前,被兰轩挥手止住。

    “不错,我就是这抱月楼的老板。”

    “那好,杂家想和你做笔买卖。”

    “你?”兰轩一听,迟疑道:“什么买卖?”

    赵德芳看看尤叔等人,说道:“这里不方便,能单独谈谈吗?”

    兰轩迟疑了一下,慨然道:“行!跟我来吧!”

    尤叔担心道:“掌柜.....”没等他说完,兰轩已经带着赵德芳穿过后院,七拐八弯领着他进入后院二楼的一间密封的雅座,沿途的风景让赵德芳目迷五色,暗暗咂舌。

    一进雅座,兰轩不经意的问道:“公公跟着那个主子呀......”

    “六阿.....”赵德芳还没有明白过来,随口应道,马上警觉起来,“你怎知道我是.....”

    兰轩一听“六阿”两字,心里“咚”的一下,这不是....

    她强作镇静,不动声色说道:“吆,我这老板要是连这点眼力劲都没有的话,还怎么做生意呀。”

    赵德芳眼睛滑溜的一转,嘎嘎一笑:“既然你知道杂家的份,不错!杂家是在当今的六阿哥跟前办事..........”

    “你是六皇子跟前...”兰轩从赵德芳的口中得到证实,按耐不住,“这么说,你是六阿哥跟前的第一红人了。”

    赵德芳没有觉察出兰轩的异状,洋洋自得道:“第一不敢说,如今在六阿哥跟前,内室有婷姑娘,外面....就数杂家了。”

    “呀,这么说,你是外面的总管咾。”

    “那是...可以这样说..”赵德芳越发得意,说着他用手指向上指指“将来六阿哥要是....杂家就跟着水涨船高啦。”

    “吆,这么说来,你是未来的大总管呐,失敬!失敬!”兰轩一看就明白赵德芳的意思,魂不守舍的奉承道,“我这做小买卖的,以后还要请你多多照顾呀!”

    “哪里,那里!”赵德芳可能是第一次受别人这样高看,顿时腰板硬了起来,“彼此,彼此吧,这不!今儿有事就求到老板的上了。”

    兰轩顿时明白赵德芳这是给自己儿子办事,自然是满口答应,“说吧,什么事,只要是你赵总管说的话,小女子定当竭诚所能的办,不给你丢面。”

    “不敢当,不敢当!”赵德芳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先别总管叫着,这不现在还不是吗,杂家是有事求你。”说着赵德芳一边比划着,一边偷眼看着兰轩。

    “你这最近有这样一个人经常来吗?”

    兰轩从赵德芳的比划的大概模样,知道这是四阿哥奕詝的模样,心中微微一惊,“是有这么个人?我这开门做生意,讲究的是迎四海宾,接八方客,什么人都得接待,怎么啦,犯法了?”

    “不是,不是,是这么回事,这人是我家主子的仇人......”说着赵德芳隐晦的将上书房的事一一托出,将其中的恩怨讲个明白,只是把皇宫上书房改成大户人家的学堂。

    兰轩一听,内廷中有暗算自己儿子的事,顿时忍耐不住自己心头的的关心,忽的站起“什么?他竟敢算计....”说到这兰轩猛然觉得自己的失态,讪讪的坐下道:“这人竟敢对大总管的主子不敬,真是...”

    赵德芳不知道其中的端倪,见兰轩如此的着急自己的事,大起同道知己,“是呀,你说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没事拿着鸡毛蒜皮的事,算计我家主子,这不是小人吗?”

    兰轩稳住心神道:“那你家主子是怎么个意思?”

    赵德芳看看四周,悄声的将奕䜣的意思说了个大概,兰轩一听自己的儿子竟然有这样的心计,不心潮澎湃起来:看来儿子是长大了,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了。想着想着眼角潮润起来,接着又问了一些最近发生的事,赵德芳将奕䜣从杀熊开始知道最近的事毫不保留的托出,讲到奕䜣赏赐下人的时候,兰轩心头一动问道:

    “你家主子手头宽松吗?”

    赵德芳一听警觉起来,以为这眼前的丽人是要讹诈,眼珠一转说道:“唉,我家主子那是真个的体惜下人,手里那里会宽松呢,皇家的年例俸禄,大部分都赏赐下人了,子紧巴的很,这过冬的衣服还没有着落呢.....”一边说,一边叹息,好像奕䜣的子解不开锅了。

    听到这里,兰轩的脸上露出了难以觉察的微笑。也没有揭露赵德芳的做作,心道:皇子再穷也不会连衣服也没有着落,况且六阿哥圣眷正隆,他的现在额娘正受宠的时候,哪里会有这种事发生。

    想到这里,“翠花!”赵德芳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一个俏丽的少女应声进来,兰轩低声的在少女的耳边低语几句,翠花奇怪的看了看赵德芳,这小子什么来头,竟然要给他二十万,刚要开口,“快去!”

    “啊...是。”

    赵德芳奇怪的看着兰轩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不大的功夫,翠花拿着一个信封还有一张银票进来,一边狠狠瞅了赵德芳一眼,一边恭顺的将手中的信封和银票递到兰轩手上,又悄声的走了出去。

    “赵总管,这是两千两银票,你收着。”

    “啊...”赵德芳一听糊涂了,这求人办事,倒找钱,上哪说也没有这样的道理,“不行,不行,这哪跟哪,杂家正求老板办事呢,怎么敢收你的钱呢,再说这没道理呀。”赵德芳一边眼睛瞅着银票,一边推搡着。

    兰轩好笑的看着赵德芳的熊样,“让你拿着你就拿着。”

    “这..那里好意思呢。”赵德芳嘴里说着,伸出手来就要接过银票。

    “慢着!”兰轩刚要把银票给赵德芳,忽然心里一动。

    “啊..什么事?”眼看着到手的银票要飞,赵德芳有点急了。

    兰轩扬了扬手中的银票,“知道,我为什么给你银票吗?”

    “啊..为什么?”

    “这是看在你效忠主子的份上,奖赏给你的!”

    赵德芳心道:这怎么话说的,我替我的主子办事,你赏钱,这没道理,今天的事还真是怪!

    他正腹诽呢,就听兰轩说道:“哎,我还不白给你,你呢,给我办件事?”

    “什么事?”赵德芳警觉起来。

    “你呢,就把你主子的事告诉我....”

    “不行,不行~”还没等兰轩说完,赵德芳就连连挥手道,“你这是让我出卖主子,这事我不干....”

    兰轩看着赵德芳紧张的样子,十分的满意,想不到儿子还有这样的忠心奴才。

    “你先听我说完...”她呵呵笑道,“我呢,就要你告诉我,你家主子,吃什么饭,喜欢什么物件东西,穿了什么衣服,心里想干什么.....再有呢喜欢什么样的宫女之类的,这都是小事,对你这大总管还不是小事一桩吗?”

    “就这些事...”赵德芳奇怪的问道,这也算是事,这不闹着玩吗,银子什么时候这么好赚了,那可是白花花的两千两银子呀!

    “对呀,就这些事,你以为呢?”兰轩满意的看着赵德芳,“我这再给两千两,你呢,拿着这笔银子,帮助你家主子,收买人心,让宫里的人都说他的好,不够的话再上我这拿,只要是你家主子的事,尽管开口,我绝对支持到底。”

    这下,赵德芳愈发的奇怪了,敢世界上还真的有这样的好事,自己出银子给别人带好处,这不是傻子吗。赵德芳看着盈盈笑脸的兰轩,一个十分精明的老板呀,怎么会干这样的事

    兰轩怕赵德芳看出自己的私心,笑道:“嗨,我这不是没有办法呀,你说这北京城里,那可是龙盘虎踞,藏龙卧虎呀,我一个弱女子要在这北京城,站住脚,还不得靠着上头的照顾,后面有个撑腰的,我也算是提前给你孝敬呢,烧烧你这个未来的大总管的冷灶不是,将来你这大总管,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这点银子再孝敬你,你也看不上眼不是,放心吧,你就拿着吧,我和你是一个心眼,都是为了你家主子的。”

    赵德芳左思右想,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认同兰轩的话,说的也是!自己主子将来要是登上宝座,那自己这个大内总管,还有跑?

    “好,既然老板有这个心思,我替我家主子先谢啦,等那天我家主子高兴,抽个空,我给你表表功劳,也不枉费了你的一番苦心不是。”

    “吆,那就先谢大总管啦。”

    “别!先别这么称呼,你这样称呼,这不是给我家主子,添累不是,要让有心人听见,还不又给我家主子,添堵不是,既然老板这么对我家主子,那你就称呼赵德芳,又或者小芳子都行,等到那一天,你不称呼我大总管,他也不行不是。”

    当下,兰轩与赵德芳秘密的计议一番,各自忙活开来不提。

    花开两朵,先说这赵德芳离开抱月楼的老板,出了抱月楼,赵德芳有些五迷三道,这差事什么时候这么还办的,新鲜!想到这里,赶紧摸摸怀里的银票和信封,嘿,信封不知道是什么信件,这是要交给主子的,可银票可是实实在在的,赵德芳打了一个响指:这差事办得漂亮。

    想着这里赵德芳心里美滋滋的,一路小跑急匆匆的赶往四牌楼的书坊,等到了书坊的时候,只有有几个人在挑选书籍,“老板!有胳膊..手指学吗?给我来两捆。”

    这书坊的老板因为生意黯淡正发憷呢,咋一听赵德芳的咋呼,心道:什么玩意,还有胳膊手指学?自己做了三代书坊生意,这门学问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不是消遣人吗?

    “没有,我这里只卖大腿**学。”

    这一问一答,顿时引起周围的一片哄笑,“嘿,这念头真新鲜,什么时候出了胳膊手指大腿**学,喂,老板有的话,给我留一。”

    赵德芳不知道其中的意思,以为真有这样的书籍,“行!给来一,爷给你五两,只要是这样的书籍,杂家都要,每一样都是五两。”赵德芳豪气的开着价。

    一个读书人惊奇道:“啧啧,这么值钱,赶明,我也写一本...”

    另一个人接茬道:“你写的话,就写**学,那能卖个好价,少说还不得卖个十两...”

    有一个起哄道:“我看你还是写一本**毛学,那肯定能卖五十两.....”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放肆的谈论起来。

    赵德芳就是再不懂,**、**毛都出来了,他也明白这掌柜和众人是在那他开涮,本来这小子在抱月楼里得了个彩头,心气正傲着呢,顿时火气上来了。

    “你敢消遣杂家,信不信我砸了你这书摊,收拾了上茅房。”

    书坊的老板乃是京城里的老商户,赵德芳一亮这公鸭嗓门,知道坏了,这是宫里面的,得罪不起,连忙起出来,陪着笑连声说道:“不知是公公.....得罪得罪!来人,搬个座,你看这庙小.....”说着将一块碎银子顺着袖口送到赵德芳的手里。

    其实这奕䜣交代给赵德芳的是找一些经世致用的书籍,他虽然不知道历史的详细,也知道眼下实行的八股文章是救不了颓废**的清王朝,要是平常他才没有这个心思,可现在他回到这大清王朝,怎么也得有点作为不是,再说了自己将来还有九五之机会,总不能再让那慈禧祸害吧,毕竟他的子孙也在这大清朝,他可不想自己的后来子孙窝囊的活着,沦落到要依靠别人的份上,再说好像前世老辈上也是什么满洲金枝玉叶,只是破败了,也不知道是那一支的宗族,现在回到大清朝,怎么说也算是回归返祖吧,说不定这是老天的安排,或者说是满洲老祖宗的神灵显露了,要借他的手重振这大清八旗也说不定。

    这边的谈话,惊动了旁边的一个读书人,他正拿着一部《将苑》,一卷卷翻过,又用鼻子闻了闻,心下一喜,马上认定是明中叶的民间刻本,这个刻本与时下京城市面流行的刻本最大的不同,是后面附了五十几页的秋战国将帅图谱,将帅们的天庭地角一一标明,别于常人面相的地方都有文字说明。凭武侯的学识与成就,他相信这本《将苑》应该出于名家之手。就算是伪本,也有可鉴之处。

    他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问了问价钱,书坊掌柜的正巴结赵德芳呢,也没有心思做生意,心不在焉的答道:“五两银子,少一文也不卖。”说着转过脸继续应酬赵德芳。

    赵德芳见书坊老板孙子一般的道歉,脸面找了回来,也就就坡下驴,气哼哼坐下道:“好,今儿看在你还算实诚的份上,饶了你,要不是...好了,赶紧麻利的,把那书整两...”

    书坊的老板为难的说道:“公公实在是.....”

    “怎么,你想让我拆了这....”赵德芳刚想说王八,猛然觉得不妥,收了口。

    “不是我不孝敬,只是公公你说的这胳膊手指确实没有呀。”

    这人暂且不交代他,咱们以后再交代。

    “——说的是不是经世致用的书籍呀?”

    赵德芳回头打量一下,一个长得也算是眉清目秀的读书人,只是偏长了一对三角眼,让人很不舒服,不过他说的话有点道理,好像自己主子安排就是经世致用,自己领会的错了,可这面子拉不下来,“怎么你懂?”

    “不知是给谁买呀?”

    “是我家主子——你管的着吗?”赵德芳斜了他一眼,“你个老杂毛,杂家快点,真的让我砸了你的铺子。”

    书坊的老板求救似的看着读书人,读书人看看老板,瞅了一眼赵德芳,漫不经心的说道:“哎,这要是买了违的书,啧啧——那可就麻烦了。”

    赵德芳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心道:是呀,好不容易找了个好主子,要是自己买了违的书籍....想想都让人寒战,不放下架子过来赔笑道:“看你也是个读书人,那你给杂家挑吧。”

    “要什么样的书呀。”

    赵德芳老实的将奕䜣的意思说了出来,只是隐晦的摸去名头。读书人思考了一下,慎重的挑选了《圣武传记》、《圣武记叙》、《皇朝经世文编》、《华事夷言》、《海国图志》、《英吉利国志》、《英吉利纪略》、《道光洋艘征抚记》、《周培公治兵策》、《筑物法》、《石拱桥梁法》、《算学》、《土石计算法》等书籍。

    赵德芳照着读书人的书单子,又到其他的书坊上搜集了一堆旧书,忙活了好一阵子,等回到宫中的时候已经是上灯的晨光。

重要声明:小说《白银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