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事情的缘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亭亭 书名:白银帝国
    第五章事的缘由

    道光皇帝当晚便把这蕊香接进宫去,在蕊珠宫内召幸了。wWw.一连六晚皇上召幸,不曾换过第二人。那班妃嫔不见皇上召幸,个个心中狐疑。后来一打听,才知道皇上另有新宠,却把她们忘了,也无可奈何,只得在背地里怨恨着罢了。

    内中只有一个兰嫔,她原长的比别的妃嫔俊些,又是皇帝宠的,她知道皇上上了别人,不觉一股酸气从脚后跟直冲上顶门。她便花了许多银钱,买通了太监。

    那晚,皇帝吩咐抬轿的太监,抬到月华宫里去。原来这时蕊香已封了妃子,住在月华宫里。那抬轿的太监得了兰嫔的好处,故意走错路,把皇帝抬到钟粹宫里来。这钟粹宫原是兰嫔住着的,她见皇上临幸,便忙出来迎接。皇帝见了兰嫔,心中明知道走错了,但是这兰嫔也是他心的,便也将错就错地住下了。谁知这兰嫔却恃宠而骄,她见了皇帝,不但不肯低声下气,反噘着一张小嘴,唠唠叨叨地抱怨皇上不该丢了她六七天不召幸。道光帝起初并不恼恨,后来听她唠叨不休,心中便有几分气,那兰嫔也不伺候皇上的茶水,只冷冷地在一旁站着。皇上到这时觉得没趣极了,只好低着头去看带严宫来的奏章。从酉时直看到亥时,兰嫔也不服侍皇上睡觉。这时皇上正看着一本两广总督奏报广西匪乱的重要奏折,那兰嫔在一旁守得不耐烦了,便上去把这本奏折抢在手里,皇上正要去夺时,只听得嗤嗤几声响,那本奏折被她扯成几十条纸条儿,丢在地下,把两脚在上面乱踏。到这时,皇上忍不住大怒起来;一言不发,一甩手走出宫去,跨上轿,回到西书房来,依旧把蕊香召幸。一面把一个姓王的值班侍卫传来,给他一柄宝刀,唤一个内监领着到钟粹宫第八号屋子里,把兰嫔的头割下来。那姓王的听了,心中又害怕又诧异,但是皇上的旨意,不能违背,只得捧着宝刀赶到钟粹宫来。那兰嫔正因皇帝去了,在那里悲悲切切地哭,后来听太监传话,皇上有旨意,取兰嫔的脑袋。一句话,把兰嫔吓怔了,更加嚎啕大哭起来。一时钟粹宫里各嫔娥都被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赶到屋子里来看她。那太监一连催着她快梳妆起来。旁边的宫女便帮着她梳头洗脸换上吉服,扶着她叩头谢过恩。那兰嫔的眼泪好似泉水一般地直涌着。诸事舒齐了,那王侍卫上来,擎着佩刀,喀嚓一声,向兰嫔的粉颈上斩下去,血淋淋地拿了一个人头,出宫复命去了。从此以后,那蕊香天天受着皇上召幸,谁也不敢在背地里说一句怨恨的话,深怕因此得祸。

    嫔妃被杀,却触恼了皇后娘娘。这位皇后原长得十分俊俏,道光帝起初把她升做皇后的时候,夫妻之间十分恩,但是皇后仗着自己美貌,她对待皇帝却十分严峻。这皇帝因而宠,因宠而惧;他见了皇后十分害怕,因害怕而疏淡。自从即皇帝位以后,和皇后终年不常见面,自己做的事体常常瞒着皇后。

    那皇后因皇帝疏远她,常常和那班妃嫔亲近,心中不免有了醋意,只因自己做了皇后,不便因笫之事和皇帝寻闹。但皇帝在外面一举一动,她在暗地里却打听得明明白白。如今听说因宠一个蕊香便杀死一个宫嫔,便亲自出宫来见皇帝,切切实实地劝谏了一番,说:“陛下当以国事为重,不当迷于**,误国家大事,尤不当在宫中轻启杀戮,违天地之和气。”几句话说得又正统,又大方。皇帝原是见了皇后害怕的,当下便“是、是”地应着,再三劝着皇后回宫去。但是皇帝心下实在舍不得蕊香,看皇后一转背,他立刻又去把蕊香传来陪伴着,到了夜里,依旧把她召幸了。一连又是三夜,他两人终不肯离开。

    后来还是蕊香劝着皇上,说:“陛下如此宠妾,皇后不免妒恨,陛下为保全妾起见,也须到皇后宫中去敷衍一番。”

    皇帝听她的话,这天夜里便到皇后宫中去。谁知这一去,惹出祸水来了。

    原来皇后打听得皇帝依旧临幸蕊香,心中万分气愤,便打主意要行些威权给皇帝看看,趁势制服皇帝。这夜皇帝到皇后宫中去,皇后正闷着一腔子恶气,两人一言一语,不知怎么竞争吵起来。皇后大怒,不一会,只见两个宫女从后面揪出一个美貌女子来,望去好似妃嫔模样。可怜她上下都穿着单衣,深索索地发抖,那一段粉颈子上,鲜红的血一缕一缕地淌下来。她一边哭着,一边爬在地下,连连碰着头。

    皇后不住地冷笑,说道:“好一个美人儿!好一个狐媚子!你哄着皇帝杀死兰嫔,再下去,你便要杀死我了。”说着,又回过头去对皇帝说道:“陛下不常到俺宫中来,没有夫妻的分,我也不希罕,只是陛下在外面,也得放尊重点。怎么不论腥的臭的都拉来和她睡觉?不论狐狸妖精都给她封了妃子?这种妖精做了妃子,俺做皇后的也丢脸。陛下打量在外面做的事俺不知道吗?陛下和这妖精睡觉,俺都记着遭数儿:在敬事房睡了四夜,可有吗?在遇喜所睡过三夜,可有吗?在绿荫深处睡过四夜,可有吗?在御书房里又睡过四次,有吗?陛下和这妖精睡觉,也便罢了,为什么一定要杀死兰嫔?又为什么把别个妃嫔丢在脑后,一个也不召幸了呢?”皇后越说越气,拍着前的象牙桌儿,连连骂着“昏君”。

    一面吃着,一面把宫中的事体说出来,说到凄惨的地方,大家不觉打起寒噤来。道光皇帝自从那夜和皇后吵闹过,后来到底还是自己认了错,皇后才罢休。

    从此以后,道光怕皇后吃酸,便常常到皇后宫中去住宿;便是有时召幸别的妃嫔,也须有皇后的小印,那妃嫔才肯应召。宫里的规矩,皇帝召幸妃嫔,原要皇后下手谕的;自从乾隆帝废了皇后以后,这个规矩已多年不行了,如今这位道光皇后重新拿出祖制来,道光皇帝便不敢不依。你道祖制是怎么样的?原来是除皇后以外,皇帝倘要召幸妃子,只许在皇帝寝宫里临幸,不许皇帝私下到妃子宫里去的。那管皇帝和后妃房里的事体的,名叫敬事房。那敬事房有总管太监一人,驮妃子太监四人,请印太监两人。总管太监是主管进膳牌、叫起、写册子等事体的,驮妃子太监是专驮妃子的,请印太监是到皇后宫中去领小印的。那膳牌把宫中所有的妃嫔都写在小牙牌上,每一妃嫔有一块牌子,牌子头上漆着绿色油漆,又称作“绿头牌”。总管太监每天把绿头牌平铺在一只大银盘里,如遇妃嫔有月事的,便把牌子侧竖起来。

    觑着皇帝用晚膳的时候,总管太监便头顶着银盘上去,跪在皇帝面前。皇帝倘然要到皇后宫中去住宿,只说一句“留下!”总管太监便把这银盘搁置桌上,倒退出屋子去。皇帝倘然不召幸妃嫔,也不到皇后宫中去,便说一声“拿去!”那总管太监便捧着盘子退出去。

    皇帝倘然要召幸某妃,便只须伸手把这妃子的牌子翻过来,牌背向上摆着,那总管太监一面奉着盘子退出去,一面把那牌子拿下来,交给管印太监,到皇后宫中去请樱皇后的管印太监一面奏明皇后,一面在一张纸条儿上打上一颗小印,交给那太监;那太监拿着出来,交给驮妃太监;那驮妃太监见了膳牌和小印,便拿着一件黄缎子的大氅,走到那妃子宫里,把小印纸条儿交给宫女;宫女拿进去给妃子看了,服侍妃子梳洗一番,宫女扶着。太监进去,把大氅向妃子上一裹,背着直送到皇帝榻前,解去大氅,妃子站着。这时皇帝也由太监服侍着脱去上下衣睡在上,盖一短被,露出脸和脚。太监退出房外,妃子便上去,从皇帝的脚下爬进被里去,和皇帝并头睡下。这时敬事房的总管太监,带着一班太监一齐站在房门外。看看过了两个时辰,便在房门外跪倒,拉长了调子,高声喊道:“是时候了!”听屋子里没有声息,接着又唱,唱到第三声,只听得皇帝在上唤一声:“来!”那驮妃子太监便走进屋子去。

    这时妃子已钻出被来站在前,太监上去,依旧拿大氅裹住,驮着送回原处。

    接着那总管太监进屋子来,跪在前,问道:“留不留?”皇帝倘然说“留”,那总管太监便回敬事房去,在册子上写着:某年某月某某时皇帝幸某妃,留一行字。倘然皇帝说“不留”,那总管太监便到妃子宫中去,在妃子小肚子下面**道上,用指儿轻轻一按,那水一齐流出来。清宫定这个规矩,原是仿明朝的制度,如今道光皇后要行使自己的威权,又防皇帝荒无度,又请出祖制来。道光帝也无可奈何,只得忍受着。

    道光帝被皇后束缚在宫里,时时有皇后的心腹在暗地里监督着,心中十分懊闷。他没有什么事消遣,自幼儿原练得好弓马,他每天便带着一班皇子在御花园中练习骑。清宫的规矩,皇子落下地来,便有保姆抱出宫去,交给妈了;一个皇子照例须八个保姆,八个妈,八个针线上人,八个浆洗上人,四人灯火上人,四个锅灶上人。到三岁断以后,便除去妈,添八个太监,名叫谙达,教他饮食,教他说话,教他走路,教他行礼。到六岁时候,穿着小袍褂小靴帽,领着他跟大臣们站班当差。每天五更起来,一样穿着朝衣进乾清门。

    过高门槛,便有太监抱着他进门,回头向两面一看,踱着方步,到御座前,跟着亲王们上朝;朝罢送到上书房去上学。到十二岁,有满文谙达教他读满文,十四岁教他学骑。宫中唤皇子为阿哥,皇子住的地方,称做阿哥房,又称青宫。直到父皇驾崩,才得带着生母妻子出宫去住着。做皇子的,一生和父皇除上朝的时候,只见得十几面,见面的时候又不得说话。因此,做皇子的和皇帝感十分冷淡。

    道光皇帝改了这些老规矩,常常把皇子召进宫去,带在边一块儿游玩。后来皇帝因御花园太小,便索兴带了御林军到木兰打围去。道光帝最的是四皇子奕泞、六皇子奕訢。那穆彰阿见皇帝宠奕訢胜过奕詝,便暗暗地和奕詝结交,常常送些礼物;又对奕訢说:“皇上是一位聪明英武的圣王,六阿哥须在父皇跟前格外献些本领,使父皇看了欢喜,那皇帝的位置便稳稳是你的了。”奕䜣听了穆彰阿的话,便整习练武艺,每到骑的时候,总是他得的赏赐独多,道光帝心中渐渐偏奕訢。

    此番出巡,便把这两个皇子带在边,不想出了大事,两个皇子一个被踩了腰部,大概其失了生育能力,一个被狗熊刮了头皮,三天三夜不醒人事,刚刚宫女传报说是自己偏的皇子六阿哥醒转,扔下朝务过来看,可刚才静贵妃与六阿哥的对话,竟然是一个也不认识,他在旁边看着十分着急,如今杨载臣竟然说出‘皇阿玛’足见自己这个儿子心中皇阿玛的地位很高,要不的话,那里什么不记得,唯独就记得皇阿玛呢。

    杨载臣茫然的看着便宜老爹道光和便宜老妈静贵妃,他们不住口的叫着儿呀之类的话,可换来的却是杨载臣一脸的迷糊,仿佛陌生人一般,因为杨载臣不知道怎样回答,毕竟他是假冒的,这让道光皇帝大为不解,回头厉声问太医:

    “六阿哥这是怎么了?”

    太医战战兢兢的说道。“六.....阿哥脉.象平和........唯神.识不清.....恐怕....是.....”

    “是什么,快说!”

    “恐怕是失忆......”说完已经吓得是浑直哆嗦,剩下不住的磕头,再也不敢说话。

    道光皇帝和静贵妃面面相觑,愣在当场,良久,道光说道:“那就好生将息,徐徐恢复吧,传旨:非六阿哥侍候之人,严扰。”说完回头目光转到侍候的宫女、太监一干人,目光沉的道:“你们这帮狗奴才,好生侍候六阿哥,要是再有差池,就将尔等活埋,满门抄斩,哼!”

    道光的这道上谕真是帮了杨载臣的大忙,不过还真的感谢那个太医,要不是他的什么失忆之症状的话,他真是没法应对,迟早会露出马脚,这下好了,有了这道上谕,以后有什么不知道的事,正是最好的借口,谁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说起杨载臣的伤势说重也不重,说大也不大,也不是什么伤筋动骨的大伤,就是不太雅相,那杨载臣躲过狗熊的利爪撕面的危险,可没有逃脱利爪刮头皮的遭遇,锋利的熊爪将杨载臣的头皮从顶部撕扯到耳后,将长头发的地界,差不多全给撕扯下来,因缘机巧解决了杨载臣这个冒充的六阿哥两个最大的问题之一辫子问题。

    今有道光皇帝的上谕,解决杨载臣的第二个大问题就是这个世界的规矩回忆,这样影响杨载臣冒充的两个最大也是致命的危险:辫子问题和规矩回忆问题,被轻而易举的解决,从现在开始,杨载臣就是如假包换的大清道光皇帝的六阿哥——奕䜣。以后主人公就以奕䜣的名字开始。

    奕䜣在上将息恢复两个月,总算是大体上恢复,头皮已经结疤了,他躺在上实在憋得难受,你要在上待两个月你就知道奕䜣现在是什么的心了。看着外面暖暖的阳光,他有一种要跳起来的感觉,刚把上的薄被掀开下来,准备下

    一声软软的声音:“六阿哥,还没有好利索呢,你不能下来。”

    奕䜣回头一看,原来是送自己手帕的宫女秀婷,说起宫女秀婷对他可真是无微不至的关心,两个月里,无论是伺候汤药、吃饭、守夜等等,还是教授宫里的规矩、传闻,无不亲自动手,亲**代。

    “我好了,真的,你不信,你看好了.......啊”

    奕䜣一个鲤鱼打起来,突然一阵缺血反应,你想两个月不动,别说是特种兵,就是神仙兵也得缺血反应,直的向前倒下。

    “小心!”

    秀婷‘哐当’一声扔掉手中的盆子,上前去承接奕䜣,她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躯,奕䜣别说是特种兵练就出来的板,就是普通的男子,居高临下扑下也够她喝一壶的。

    奕䜣扑倒,秀婷承接,前后只是几秒钟的时间,秀婷就像贴大饼子一样被奕䜣扑倒在炕上。

    “哎呀!”

    奕䜣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好像是软绵绵的两团,抬起头发现原来是趴在秀婷的脯,那香喷喷软绵绵的躯整个的压到了子底下,一阵如兰似麝的芳香扑鼻而来,浑都觉得轻飘飘的,呼吸着阵阵少女的体香,渐渐的奕䜣就觉得自己不对劲,呼吸越发急促。抬眼一看,一张清丽脱俗的脸蛋。微微颦起的双眉如黛如画,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小巧的鼻子如凝脂一般,调皮的翘起,衬出两颊淡淡的红晕,那羞羞答答的样子让人好生怜惜,他无师自通的低下头叼主那鲜红的樱桃小嘴吻了下去。

    “恩……”

    秀婷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吟。任由他野蛮地侵入樱桃小口,霸道的吸着自己的舌头,并在里面翻江倒海,横冲直撞。一种无法形容的美妙感觉占据了体,渐渐也大着胆子迎合着他的入侵。

    奕䜣忘记了呼吸,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无法形容的快感从嘴巴直达大脑,传遍全,好象有一股极强的电流从体里涌过,巨大的快感令他几乎晕厥。她的双唇滚烫,舌头却冰凉,滑滑的,嫩嫩的,与他嘴唇一触,好象一只受惊的小兔,慌忙缩了回去,但过了一会又鼓起勇气探了出来,轻轻在他的嘴唇上磨擦。也许这是初吻的缘故,她的嘴唇和舌头都在微微颤栗,技巧也不是很好,多少有点不自然。但那种隐隐的生涩和笨拙却越发激着奕䜣的中枢神经,无比强烈的**随着血一起沸腾了。而秀婷也在这猛烈的攻势下丢盔卸甲,原本要抗拒的两条手臂却不知不觉缠了上......

    满清皇室的皇子15岁时必须结婚。如果确定为皇储,还要为他选妃。选立正式的妃前一年,宗人府要先为他选一位比他长一岁的宫女试用,教他学会怎样做丈夫。如果皇子同意,这位宫女也可以立为妃、福晋等等,秀婷其实就是这种份,今年已是17岁了。

    奕䜣气喘吁吁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尤物,秀婷羞红着脸给了他一个甜甜的微笑,一下子消除了他的胆怯和顾虑,增加了他的勇气。

    秀婷半点没有抗拒,鼓励地说道:“你别慌,干脆,等我把衣服撩起来。”

    这句话好像干柴碰上烈火,奕䜣再也不顾及了,手忙脚乱撕扯着秀婷的衣服,不一会露出月白色的肚兜,他根本顾不得欣赏这些,因为精虫上脑了,粗暴的抓住肚兜系带一扯,那小小的肚兜应声而落,露出一片莹白如雪。

    一双堪称完美的**一下就跳了出来,颤颤的象两只胆小的玉兔。大概是因为紧张的关系,雪白的皮肤上泛起了细微的颗粒。她的**很大,也很拔,即使仰卧也能衬出清晰的沟,下方则弯出一道迷人的弧线。两颗樱桃也是那种少女特有的漂亮的粉红色,俏然立,散发着令人心醉的光泽。

    奕䜣“啊”了一声,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两点嫣红,嘴里喷出阵阵粗气。秀婷不知是害怕还是害羞,紧紧闭了眼睛,脖子使劲向后仰,反而把她迷人的的更高。

    只见他像半月没有吃饭的难民见了馒头一样,猛地伸手将那一对白嫩的峰抓在手里。

    “别急,别急!”奕䜣根本不予理会,只是把那两团软软的**抓得很紧,疼得秀婷的眉心一耸,奕䜣把嘴伏了上去。

    “啧,啧,”声音很响。

    秀婷红透了脸庞呻吟似的说道:“轻点,别让他们听见。”奕䜣此时那里还管这些,吸溜啧啧的声音,更大,更响,呼吸又急又粗。

    秀婷只好不再管他,只把眼睛闭上。当奕䜣的双手去撕扯她红色缎面的亵裤时,秀婷有些惊慌地睁开眼来,两只手急急地去护,口中喃喃央求道:“六阿哥,不行,不行,晚点再,晚点再,行吗?行吗?”

    可这时候的奕䜣那里能听见这些话,只是一个劲的忙乎着,秀婷的恳求最后被一声撕疼的“哎呀”声打断,此后,她便合上眼睛,放任他自己去忙乎了。

    两条白玉一般颤抖的腿,被分到两边,奕䜣飞一样的褪去衣裤,缓缓压了上去。

    一刻钟之后。

    “是这里么?”

    “……”

    奕䜣羞愧死,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忙活了半天,还在外面打转儿。到底秀婷是经过内务府训练过的,伸出芊芊玉手握住奕䜣的小弟弟,“咝”她倒吸一口冷气,这么小的年纪就这样大,长大了还了得,

    “是这里?”

    “!!!!!!”

    莽撞之间,奕䜣感觉到一个细小的口子,捻着腰儿的向下一

    “呀——!”秀婷痛的子一下弓了起来,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死死的盯着奕䜣,白玉一般的脖颈上细小的血管都隐约显露,脸上的红晕一下子消退。

    奕䜣没有发现秀婷的异状,感觉自己的小弟弟才进去小半截,十分的不舒服,进又进不去,心思灵动,向后一拔,沉腰一,“滋..........”的一声进去大半截。

    “啊.............”

重要声明:小说《白银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