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八节 雷王三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城洲 书名:茅山宅男
    在西界,满鳞甲的地龙是一种并不算珍稀的动物,这种类似于大蜥蜴的物种光在维兰就有上百种不同的类型,普通的地龙长一般都在一米到三米之间,以植物为食,格十分温顺,而盘龙牧场的黑鳞地龙是地龙中体较大的一种,成年的黑鳞地龙加上尾巴的长度有足足四米有余,也是维兰皇家龙骑卫队专属坐骑。

    至于卡特与克拉拉的白龙王与绿龙王,则都是黑鳞地龙中的佼佼者,与牧场元老菲戈的翡翠地龙相同,一样都具有黑麟地龙中最优良的血统,他们就像是地龙中天赋异丙的大力士,无论是块头与体素质都远远的超过了同类,长更是达到了七米多,比起奥格闻名天下的巨狼来也不遑多让。

    但是在大陆上最凶猛的动物并不是地龙或者是巨狼中的任何一种,而是前缀是带有变异两个字的野兽,变异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无论什么动物,当中都会有出现一些突变的形态,比如有的小猫突然有一天会变为老虎,老鼠能变的比鳄鱼还大等等,他们都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能自如的变,平时的时候还是普通的动物,一旦遇到危险,就能变成可怕的怪物,到现在也没有人能准确解释为什么动物们能变异原因,也不知道在他们是在什么条件下而产生变异。

    变异兽——黑角龙王,地龙的变异体,上通常在长都在十米以上,全覆盖的坚硬的黑色鳞甲,站立行走,格十分凶猛,任何被他盯上的猎物都会被他头上如巨枪一样的黑角戳烂,是只有在寒冷的西伯亚冰冻森林中才出现的物种,但是这样的变异兽竟然确确实实的在帝都阿兰达尔的皇宫内出现了,还是在万人聚集的地龙竞速赛中出现的,这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站立起来的黑角龙王显得异常的巨大,在他周围本来凶猛的猛兽们顿时都成了小动物,黑角龙王看着周围的各种的野兽,巨眼环顾全场一周,张着如血池一般样的大口,示威般大吼一声“嗷~~~~~~~~~!”

    近距离的人们都感到了一阵狂风吹来,卷起了强大的气浪,让人挣不开眼睛,只见全场有一半的野兽顿时都温顺的趴在了地上,这可完全是动物的本能反应,对于强者的完全臣服,剩下的站着的坐骑当中大部分也都有失态变现,有的失控的狂叫,而另一些则微微的颤抖着,只是勉强站立而已,真正能气定神闲毫不受到黑角龙王干扰的坐骑只剩下了呼延觉醒的巨狼与若琳的魔犀,盘龙牧场的三大地龙等等十几只而已。

    呼延觉醒这时候双眼放着红光,贪婪的看着黑角龙王,仿佛看到一件稀世珍宝一般,缓缓的说道:“竟然是黑角龙王,可惜了,如果是白脊龙王就好了,这样的凶兽可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

    俏丽的若琳在旁边也点了点头,突然眼睛一瞪恍然大悟的噘嘴说道:“咦~莫非你是想说,这里只有你能够资格让他成为你的坐骑吗?真是大言不惭的家伙。”

    呼延觉醒仰头哈哈大笑道:“我正是这个意思,我说盘龙牧场的小子们,反正这个怪物你们也用不了,不如便宜卖给我好了,留着也是浪费粮食,就让它成为我呼延觉醒的坐骑而名满天下吧。”

    卡特与克拉拉一脸怒意的看着呼延觉醒,偏偏又无法反驳,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妹妹这一个月来到底做了什么,竟然成功的孵化出来黑龙王不说,还是一个变异兽,对于地龙知识如数家珍的他们来说,当然知道残暴的黑角龙王可不是他们能驾驭的,一个不好就会成为他的腹中餐了。

    这时候黑角龙王好像听懂了呼延觉醒的狂言,竟然走到李鑫与克里斯的旁边,弯下巨大的体,埋头趴在一旁,好像恭敬的请人上到它的背上一样。这幅景让广场上的人都惊讶的合不拢嘴巴,凶残出名的黑角龙王竟然像一只小狗一般的温顺,这也太不合常理了吧。

    李鑫与克里斯在万众瞩目之下都分别一个翻跳上了黑角龙王的背上,龙背上的鳞甲突起两个座椅般的形状,两人稳稳的坐在了上面,黑角龙王起站起,对着呼延觉醒的方向大吼一声,宣告了它有主人的事实。

    面对着这样的挑衅,呼延觉醒一阵冷笑,脸上掠过一丝难以掩饰的杀意,手中掏出一把漆黑如墨的长枪,冲突一触即发。

    “帝徽骑士,希捷斯大人到~~!”这时候场上的风波突然被一声报幕声中断了。

    一个长相平凡不能再平凡,留着山羊胡须的中年人骑着白马走到了场中央,场上所有的人都顿时一齐起立,弯腰鞠躬,帝徽骑士代表着皇帝陛下的分,在维兰在一种永恒高贵的存在,甚至凌驾于所有贵族之上与皇族相当,人们只要见到帝徽骑士都要行鞠躬礼,否则将被视为对帝徽骑士的不敬。

    李鑫看着这个久违的影,心中涌起一阵无限的狂怒,雷王希捷斯!这个把他带到皇家御牢的罪魁祸首,这个高傲的踏着艾莉与拉杰尊严高高在上宣判他们死刑的帝徽骑士,这个着罗伯特不得已亮出份当众与艾莉订婚才救下她的雷王希捷斯.韦德。

    李鑫几乎快要咬碎了自己的牙齿才忍住那种冲上去拼命的冲动,实力相差的实在是太悬殊了,三年前的李鑫还察觉不多,而现在兼教廷与茅山,两家之长的他才清楚了感觉到了希捷斯的实力,那种高不可攀的强者,那种站在面前就会让他感到绝望的实力。

    虽然他正坐在黑角龙王的上面,但依然感觉到自己只能仰视希捷斯,只好收起自己的所有负面绪,跟着众人一起跳下黑角龙王,鞠了一躬,这时候的感觉?耻辱吗?不,这是恨,!是恨自己,恨自己没有实力,如果有实力了就不用再对着这个人卑躬屈膝了,而现在只有忍,忍到自己积累到足够的力量站在他面前的一刻为止。

    所有人的都在弯腰等着希捷斯的点头,只有他点头后,这个礼才算行毕,但是出乎意料的,希捷斯久久没有回应,大家不由偷偷的瞄向希捷斯那边,只见他正看着一个人,一个全场唯一没有向他弯腰的人,呼延觉醒。

    “你在藐视我吗,年轻人?为什么不向我行礼?”希捷斯缓缓的问道,那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让李鑫及其不舒服。

    呼延觉醒狂傲的哈哈大笑道:“笑话,我呼延觉醒是奥格人,在维兰只有义务向雷克斯陛下与埃迪太子下行礼,帝徽骑士虽然高贵可管不到我的头上来,我正想用我的噬阳枪会会你这个维兰第一枪呢。”这句话一经说出,巨大的广场内顿时鸦雀无声。

    万众瞩目中,呼延觉醒跳下巨狼,抬手把黑色的长袍一拂,“啪”的一响,手中黑色的噬阳枪横空一转,散出一阵幽幽的寒意,深红色的眼眸中生出一种万夫莫挡的气势来。

    面对着维兰第一枪手甚至可以说是西界第一枪手雷王希捷斯,竟然敢这样出言挑衅,实在狂妄到了不要命了,没人会小看呼延觉醒,但雷王希捷斯名震西界几十年,从未一败,谁也不看好呼延觉醒。

    克里斯在一旁小声的问道李鑫:“我怎么觉得呼延觉醒眼神亮的像电一般,似乎斗气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层度,恐怕不比葛利场主与菲戈,华尔三位老人家差,但是这个雷王却好像不怎么样啊,是不是言过其实了?”

    李鑫毫无表的说道:“你能看出呼延觉醒的实力程度说明你的眼力已经十分的高明了,而以你这么厉害的眼睛都看不出希捷斯的深浅来,你说他是不是更厉害。”

    克里斯倒抽一口凉气,这才想明白其中的道理,一个人竟然能把自己的斗气收敛到几乎零的状态,这本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

    面对呼延觉醒的挑衅,希捷斯后的骑士队里走出一人来,他骑着满盔甲的白马,手持一柄银白色的长斧头,五官英俊,却长也异常的威武雄壮,着厚实的膛威风凛凛的大声说道:“笑话,一个小小的奥格野蛮人,也敢向希捷斯大人挑战,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让我比克来会会你吧。”

    这个比克是阿兰达尔有名的高手,据说得了帝徽骑士闪电瑞德的真传,也算是维兰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了。

    希捷斯仔细的观察着面前锋芒毕露的呼延觉醒,露出欣赏的表,抬手阻止了比克上前,说道:“这个叫呼延觉醒的年轻人就交给我了,比克骑士请退下吧。”

    希捷斯这话虽然说的客气,但是聪明人都听出了话里的意思,这正是说明比克不是呼延觉醒的对手,要知道雷王希捷斯成名多年,眼力自然是高明至极,连他都说要亲自出手,呼延觉醒的实力应该已经到了惊人的程度了。

    比克显得微微有些不高兴,但是也不敢忤逆希捷斯的意思,悻悻地退了回去。

    希捷斯跳下马来,对着严阵以待的呼延觉醒微微一笑说道:“年轻人,那老夫就依了你的意思,只要你能接我三枪,我希捷斯就不计较你对我的无礼。”

    希捷斯的话里虽然透露着无穷的自信,但是广场内的人都不认为他是在口出狂言,而只要呼延觉醒能接雷王三枪,今天过后肯定会名震西界大陆了。

    后面的卫兵抬来了一把闪耀着炫目光芒的银色长枪,雷王接过了银枪,缓缓的握紧,不紧不慢的说道:“老夫这把枪,名字叫做浮世雷鸣,是二十年前由铸器大师米哈恩所铸成的,自从拿到这把枪后,我从未一败。”

    说着希捷斯手中的浮世雷鸣闪出一阵白光仿佛在辉映他的话一般。

    呼延觉醒哈哈一笑说道:“我这噬阳枪是从狼帝的老窝里偷出来的,也不知道是谁做的,不过死在它下面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了,其中大部分都说过自己从未败过。”

    像他们这样的强者之间的较量,不光是实力上的,更是气势上的,较量从刚才就开始了,两人各自都不断的用语言打击着对方的信心,从而让自己得到更有利的形势。

    希捷斯轻轻点了点头,说了声“好”,手上浮世雷鸣临空缓缓指出,一瞬间,全场的人都觉得毛孔紧缩,巨大的压力漫天而来,希捷斯的势压全面展开了,周围的人急忙的往后退去,知道希捷斯一旦出手肯定威力惊人,可不要被无辜牵连了,只有不想错过这难得场面的李鑫,克里斯与若琳原地不动。

    呼延觉醒虎目神光电闪,外衣无风自动,飘拂作响,手中噬阳枪一阵旋转,周的空气一震,竟然在希捷斯的势压下行动如常,显示出异常高超的手段。

    呼延觉醒竟然能在气势上与希捷斯分庭抗礼,以他的年纪来说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希捷斯突然向前缓缓移出一步,可是看似缓慢的一步就把他与呼延觉醒的距离缩短到十多米,浮世雷鸣卷起一阵狂风,毫无花招的直接刺向呼延觉醒。

    同一时间,呼延觉醒手中的噬阳枪也化成一到黑色的流星,击向希捷斯。

    一黑一白两柄长枪枪尖妙到巅豪的对上,正面对撼,发出“呯”的一声闷响,呼延觉醒连退三步才站稳体,手中的噬阳枪像被某种东西弹了一下一样不停的急速抖动,差点脱手,最后强壮的臂膀还是把这阵抖动压了下去,只是虎口已经微微出血了。

    而希捷斯雄立不动,只是上微微晃动了一下,这下连刚才出言挑战呼延觉醒的比克都为之动容了,完全想不到这个看起来最多二十岁的奥格人竟然能硬架雷王希捷斯的浮世雷鸣一击而不倒,就是光这一枪也足以让他名气大增了。

    呼延觉醒手腕上的血,狂放地哈哈大笑道:“维兰第一枪果然厉害,没想到我呼延觉醒竟然有这个运气能见识到,现在轮到我了,接我一枪吧。”

    说完竟然出动出击,一个箭步就冲上去了。

    看台上的葛利与华尔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都看到对方心中的震撼“这个奥格人如果今天不死,迟早会成为第二个狼帝因陀罗。”

    面对对方凶猛的来势,希捷斯岿然不动,只是不断的加强着周的势压,减缓着呼延觉醒的冲击力,果然呼延觉醒的冲击好像遇到的巨大的阻力一般,速度不断的降低,直到冲到希捷斯三米前的地方就无法再向前一步了,希捷斯的浮世雷鸣趁着他停下来的一瞬间,再度闪电般地刺出,呼延觉醒已经势穷,而希捷斯却是以逸待劳,强弱自然分明,但令人意外的是,呼延觉醒竟然与第一强硬的对悍对手完全不同,转直接向后跑去,让所以人都大跌眼镜,就算力道不足,就这么回跑把背面让给对手也是非常不明智的行为。

    在场的人中只有葛利与李鑫知道其中的奥妙,这正是他打败葛利的那一招,回马枪。

    希捷斯当然不会放过他,飞追上正背对着他的呼延觉醒,眼看浮世雷鸣就要击中对手背脊了,突然呼延觉醒的腋下刺出一个黑色的光芒,噬阳枪用一种诡异的方式雷霆般的刺出,谁也想不到一个人怎么能背对对方刺出如此迅猛的一枪的。

    希捷斯微微露出惊讶的表,现在他体前倾根本收不回来,如此直接刺下去绝对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对于他来说就算是受一点伤可就是大**份,雷王希捷斯不愧盛名,手中浮世雷鸣枪猛然一阵扭曲,竟然从中间歪曲如蛇,一阵奇妙的抖动缠绕上了噬阳枪的枪,猛地一旋,就把呼延觉醒扔了出去。

    看着远处呼延觉醒首次有些狼狈的倒在了地上,希捷斯说了三声好,才继续说道:“没想到奥格竟然有你这样的人才,就算因陀罗在你这个年纪也不如你。”这句话的意思听起来像是夸赞,实际确是充满着斩草除根的杀意。

    呼延觉醒冷静的像一座冰山一般,手中噬阳枪翻起一个枪花沉声说道:“还有一枪。”

    两枪过后呼延觉醒依然生猛如虎,这实在是太叫人意外了,大家都不由开始重新估计这个奥格人的实力了。

    希捷斯眼中闪出一丝浓烈的杀意,呼延觉醒的实力已经让他感到的威胁,要是再过五年他肯定又是一个因陀罗,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把他趁着这个机会,光明正大的把他除掉。

    希捷斯突然影一定,周围涌出一阵阵黑色的电丝,不断的扩大,渐渐的庞大的电影笼罩在了他与呼延觉醒的整个范围,手中浮世雷鸣突然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啸,枪头扭曲成了一阵幻影,旁边空气都被摩擦出烟气了,枪头正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高速旋转着,才会出现这样的景。

    希捷斯猛然双眼一瞪,大喝一声:“着”手中浮世雷鸣顿时如闪电一般飞旋出。

    所有人都看出了笼罩下希捷斯雷界斗压下的呼延觉醒这时候是根本无法闪避,他的周都是电丝,一移动肯定会被雷界斗压的威力所吞噬,他除了硬接这一枪以外没有任何办法,但是这样毁天灭地的一击他又怎么能接的住呢?

    呼延觉醒给了出来答案,面对这无法抵御的一击,他猛然从电丝的缝隙向后弹去,手中噬阳枪卷起无数枪影,不断的击打在前离在只有一米的浮世雷鸣上,发出一阵密集的“叮!!叮!!叮!!”的声音,在空中凭借着反冲力弹向后面,企图用这样化解这一击的威力,但是向他击去的浮世雷鸣的速度丝毫没有因为他的攻击而减弱,一人一枪如两颗流星追逐一样往广场的一边飞去。

    这时候出于李鑫意外的况发生了,呼延觉醒被浮世雷鸣追击退后的方向正是李鑫与克里斯所站的方向,面对着飞速而来的浮世雷鸣,其他的人都尖叫的跑开了,但是唯独他们两个呆立不动,他们不是不想动,而是动不了,原因很简单,他们的边的观众席正是盘龙牧场人坐的位置,柔弱的南菲利与小茜正惊恐的不知所措,李鑫与克里斯能不顾南菲利的命而让开吗?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宅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