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五节 老滑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城洲 书名:茅山宅男
    李鑫在暗中观察了很久,自认绝对不是这奥格青年的对手,但是看着葛利危在旦夕,他突然想着那温柔美丽的南小姐要是知道自己的父亲死在这里,肯定哭得死去活来的景象,李鑫实在是狠不下这个心来袖手旁观。

    这一拳实在是他蓄势已久的全力一击,用上的是光明教廷的圣堂武士修行的拳法,维罗七式中的“巨人之怒”,讲究的是拳力刚猛,一往无前,不留给自己退路的直击,威力十分强劲。

    奥格青年显然没有料到李鑫从稻草里突然出现,措不及防被他一拳击中黑枪中部,手腕顿时如触电般的一震,脸色一红,急退一步,葛利的命就算是暂时救下来了。

    奥格青年看着面前的一黑衣蒙面的李鑫,暗红色的双目游移不定,好像在判断着他的实力高低,低声问道:“光明教廷不是从来不管这些争权夺利的事吗?为什么现在会来插手这事?”他竟然只从李鑫的一拳中就看出来他拳法的来路,显示出不符合年纪的见识。

    而这句话表面虽然透着示弱的意思,但李鑫却感觉对方手中正不断的暗暗凝结斗气随时准备致命一击,可以肯定这奥格青年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光明教廷的人,只要自己的回答里有一丝示弱的表现,他八成就会拼着伤势加重也要把自己同葛利一起击杀,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家伙的实力绝对有机会在一枪之内就让他这个伪高手显出原形。

    李鑫只好硬着头皮,虚张声势地豪迈一笑道:“谁说老子是光明教廷的狗,奥格的臭小子,再吃老子一拳试试。”

    李鑫双手轻轻一交错,突然化成数十到虚影向奥格青年攻去,用上的却是从雅斯那里模仿来的教幻影掌法,虽然没有暗影灵气的威力加持,外表上看上去也是学了个八成,掌影如同鲜花般绽放开来,显示出变幻莫测的手段。

    奥格青年看的略微有些吃惊,教廷的人绝对是不会称自己为狗,而这黑衣人的现在掌法又明明是教的路数,他突然一阵疑惑,完全摸不透一下子使用教廷武功,一下子又祭出教绝学的李鑫的底了,加上他自己已经受了不轻的伤,自觉不能继续硬拼,只好向后闪去。而这时候外面的脚步声传来,牧场的援兵终于出现了,奥格青年知道这时候不走就没机会了,虎目一瞪狠狠的说了句:“葛利,今天算你运气好,我就破例让你多活几天。”说完就钻入了奇异空气漩涡之中消失不见。

    看着这个凶悍的奥格人终于走了,李鑫顿时一阵瘫软,背脊早已经被冷汗湿透了。别看他刚才虽然看起来绰绰有余的样子,其实是惊险无比,其实那奥格青年的实力确实是远远超过他的,只是因为他早已在于葛利的战斗中负伤,又被李鑫投机取巧的打中枪,让他误以为李鑫实力不在葛利之下,加上一时间又摸不清李鑫的底,这才出于谨慎的退走了。如果要是他狠下心拼着加重伤势攻击的话,李鑫能撑几枪已经是奇迹了。

    李鑫扶起受伤严重的葛利,抬手捂住他的口,缓缓了向他体内输入了自己有治疗效果的道藏真气,同时默默念出光明咒用回术使他的伤口止血。

    被李鑫这一阵双重治疗下来,葛利的伤明显好了很多,看着一黑衣的李鑫,葛利不由感激的说道:“多谢阁下救命之恩,要不是您及时出现,我葛利这条老命今天就没了,请问阁下尊姓大名,又为什么会在我盘龙牧场里?”他一边说一边感激的握了握李鑫的手。

    李鑫微微感到手中一凉,连忙说道:“场主没事就好,我是南菲利小姐的昨天刚请来的佣兵,本来是负责在这里来孵化龙蛋的,只是您进来的时候我不便出来,所以一直躲在稻草下面,希望您不介意。”

    这时候大门突然打开,南菲利冲了进来,看到一声夜行衣的李鑫正扶着受伤的葛利,急忙的大喊一声:“大胆小贼,快放开场主,否则你绝对不能活着出去。”

    面对这样的场景,李鑫能怎么办,只好无奈的苦笑拿下了脸上的黑布,摆手解释道:“南小姐别误会,我是承影,刚才场主遇到刺客袭击,被我偶然救下了,不信可以问场主。”

    葛利也适时点头说道:“小南别慌,事就跟承影先生说的一样,是他救了我。”

    南菲利认出满脸大胡子李鑫,这才相信,急忙跑了过去一脸担心查看葛利的伤势,一番检查后,南菲利感到非常奇怪,为什么明明口上有血迹,却偏偏没有伤口呢,就算是光明魔法也不能这么快让伤口愈合吧?

    这时其他的人也已经赶到了,卡特,克拉克,威廉执事,小茜和牧场的一众高手都来到了这间不大的孵化室里,一群人围着葛利不断询问着。

    众人中,卡特五官清秀与葛利最像,材很高却有些柔弱,看起来十分的老实,言语间对葛利十分的尊重,看的出来是一个孝子,而老二克拉克却是个四方脸,眉羽间藏一股煞气,一直追问着杀手的模样,一副要报仇的狠样,是一个绝对不能得罪的人物。这两人好像根本看不起对方,连眼睛都没对上过,而最让李鑫在意的是牧场中的两位白发苍苍的矮小老人,菲戈与华尔,这两人举止之间透露的的那种高手气度,让李鑫不由想到了雷格,都有一种似有若无气场,一旦接近就会有被锁定的感觉,这样看来盘龙牧场的实力可并不简单,单单是面前的人就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了。

    葛利详细的把事的经过解释了一遍,大家才稍微安心了,葛利微微一笑说道:“这只是件小事,让大家不用这么担心,都回去休息吧。”

    场主发话,众人当然只有服从,各自都散去了,葛利只是单独留下了李鑫一人在房间内。

    神采奕奕的老人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受伤过的,只有李鑫知道其实他的伤已经伤到内脏,只是在众人面前强撑而已,单独留下他当然是有话要交代。

    果然葛利突然像老了几岁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问道:“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承影先生。”

    李鑫心里嘀咕道,这话真老,不该问你现在也问了快直接说吧,于是低头回答:“场主请问吧,我是南小姐的佣兵,说白了就是打工仔,您是我老板的父亲,自然也算是我的大老板,我可不敢隐瞒您。”

    葛利微微一笑说道:“承影先生真是风趣,那就恕我直言,承影先生的手虽然不弱,但是比刚才那位奥格的青年高手却还差的很远,为什么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这样一个陌生人呢?”葛利问完后用充满智慧的眼睛盯着李鑫的瞳孔,让人有一种从内到外完全被他看透般的感觉。

    李鑫知道这时候是不能随便的敷衍他的,否则必定瞒不过这位心机如海的老人,只能老实说道:“场主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葛利微微一愣笑道:“假话是什么?真话又是什么,承影先生不妨都说来听听。”

    李鑫说道:“假话嘛,就是我对你老人家倾慕已久,见到您在危险之刻当然不能袖手旁观,就算是丢掉命也绝不能让你受伤。”

    葛利点了点了笑道:“这个假话倒是让我心舒畅,那真话又是什么呢?”

    李鑫苦笑的说道:“真话就是我对南小姐的高尚佩服的五体投地,对她生出一丝仰慕之,不想你老人家的死让她伤心,加上我年少气盛,一时冲动才冒险救了你的,这个答案不知道您相信不相信。”

    葛利听到李鑫的真话后不由哈哈大笑道:“承影先生真是坦率的让人心折,对小南生出一丝仰慕之,而并不是倾慕之,很好,很好,那么我还有一个问题,先生是在我进房间前就躲在了稻草堆里吗?”葛利终于问到了重点。

    李鑫点了点头毫不隐瞒的承认:“是的,您与南小姐的对话我都听到了。”

    葛利突然有些感叹,背过手去慢慢来回渡步几圈后才问道:“那承影先生心里是不是觉得老夫错了?”

    面对这样直接的问题,李鑫只能有什么说什么道:“如果以我的观点来看,您不光是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了。”

    葛利微微一愣,没想到李鑫的回答竟然这么决绝,好奇的问道:“先生请明讲,老夫错在什么地方?”

    李鑫想起了南菲利那哀怨的模样,心中突然为她生出一丝不平的绪,不自觉调高的语调说道:“您错在明明知道,在三个子女中,南小姐才是最有资格继承农场的人,却偏偏死遵循牧场的规矩而不愿意把位子传给女儿,还错在妄想牺牲南小姐的幸福来换取牧场的将来,这不光是推自己的女儿去火坑,更是让盘龙牧场将来的希望泯灭,我虽然不清楚阿兰达尔以后的势将如何发展,但对于盘龙牧场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团结,无论什么事在现下都没有内部的团结重要,有了一个团结的牧场才能考虑其他的因素。”

    葛利这时候突然打断李鑫的话反驳道:“这点承影先生与我的观点一致,我正依照规矩举办地龙竞赛,就是想用公平的方式确定下继承人来,从而让牧场内部人心齐集,已应对马上到来的巨变,先生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吗?”

    李鑫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说道:“您所谓的公平是什么?用手段让南小姐的龙蛋孵化不出来,只留下两位少爷对决,然后牺牲南小姐得到威顿将军的帮助,以期待在未知将来得到对方保护吗?您到底有没有想过,以南小姐在牧场的人望,根本不是两位少爷能比的了的,就算是任何一位少爷当上继承人,另外一位肯定不会服气,两人必定会私下斗争夺权,那继承人的确定不但没有让牧场内部更团结,反而会让矛盾加剧,而同时您又失去了有才干有人心的南小姐,牧场如果遇到危险就少了一个能震的住场面的人物,您到底只是一个人,又不能随时在两位少爷边保持平衡吧,至于威顿将军那边,您又有多少信心他不会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把牧场吞并掉呢?”

    李鑫的这尖锐异常番话,葛利听的时候到出奇的平静,就像李鑫的那些犀利的语句都不是像质问他本人一样,只是感概点了点头,说道:“真是当局者迷啊,我总是以为自己在为牧场牺牲,所以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牧场好,没想到竟然差点亲手葬送了小南的幸福,真是不配为人父,承影先生说的十分的有道理,威顿将军也好,埃迪太子也罢,到底同样都是豺狼而已,如果真的遭遇大难,我们真正能依靠的只有盘龙牧场的人,小南,才应该是我的继承人。”

    李鑫听着葛利的自白,心里不知道为南菲利多高兴,脸上泛起了一丝兴奋。

    葛利突然话锋一转,问道:“承影先生老实告诉我吧?我的伤还能支持多久?”自己的体,自己最清楚,葛利当然晓得他伤的有多严重。

    李鑫脸色一暗,有些无奈的说道:“场主如果现在就安心休息,不动斗气,安心调养两年体应当能慢慢恢复,否则,最多二个月内脏受损不得到修复的话,寒冰斗气一旦反噬…”后面的话李鑫没有说下去,对一个已经风烛残年的老人说这样的话实在太残忍了。

    葛利到是没有李鑫想象的那么忧伤,只是微微一笑,说道:“那就行了,二个月足够了,先生可能不知道,其实我的寒冰斗气早出了问题,这条老命也只剩半年了,少活几个月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原来如此,这就是葛利才会这样着急的确定继承人的原因,李鑫心里对于葛利的难处又体会的多了一些。

    “如果我决意把继承人的位子传给小南,承影先生会鼎力支持吗?”葛利语气变得期待起来。

    李鑫一呆,连忙说道:“在下当然会全力以赴让南小姐得到幸福,但是我能力有限,恐怕帮不上大忙。”

    葛利走到了黑龙王蛋的面前,摆了摆手阻止了李鑫的话,说道:“我葛利虽然看不透家事,但是对于自己的眼力还是有信心的,只要承影先生愿意帮小南,我就放心了。”说完葛利抬手一挥,两人面前的龙蛋里冒出一股白气,四周的空气顿时变凉不少,李鑫明白葛利抽出了龙蛋里的冰玄斗气的阻隔,这表明葛利是在向他显示支持小南当上继承人的决心。

    葛利又转头拉起了李鑫的手臂,轻轻一转,一阵气从手臂中向李鑫体传来,李鑫大吃一惊,不知道葛利为什么突然会对他下手,难道他说了这么多,就是等着这个机会要杀他灭口?

    “抱歉,承影先生,你记得不记得你救我的时候,我和你握了一下手吗?其实当时我不知道你是敌是友,所以偷偷传了一丝冰玄斗气在你体内,如果一天之内不把它消融,就会侵入心脏,不要担心,我现在已经帮你消去了。”葛利一脸慈祥的笑着说道。

    听着他的这番话,李鑫瞪着眼睛呆呆的说不出话来,这个老家伙,心机也太深了,原来刚才的一番谈话不光是在和他商量继承人的事,更是在决定他的生死,要是葛利在对话中发现他动机不纯,或者有任何可疑的地方,李鑫绝对不会怀疑自己明晚就会稀里糊涂的死在睡梦中。

    盘龙牧场场主葛利的心机可一点都不比他变幻难测的冰玄斗气差啊,这才是能成为一方豪雄的人物,够险。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宅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