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四节 龙室偷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城洲 书名:茅山宅男
    凌晨二点,趁着整个盘龙城堡都进入了沉睡之中,李鑫开始行动了,从隔壁房间找来了一全黑的衣服,用黑布遮住了自己脸,悄无声息的开始向孵化间内摸去。

    他之所以敢向克里斯说出那样的大话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在下午接触到那个地龙蛋时,他已经悄悄在使用光明魔法的时候用真气探查过来龙蛋的内部了,很意外的,他竟然发现龙蛋里有一股奇特的冰冷斗气,在龙蛋的蛋白处凝结不散,无论是光明魔法还是高温的斗气从外壳输入进去的时候都自然会被这层斗气所阻隔,根本到达不是胚胎的位置,自然不能孵化出小地龙来,所以只要消除那层冰冷斗气的阻隔,龙蛋的孵化就会水到渠成。

    李鑫轻轻的推开了孵化间的门,浓烈的地龙气味铺面而至,铺满稻草的房间里放置着大大小小的数百个地龙蛋,而那个他曾经碰过的黑龙王蛋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明显要比其他的龙蛋要大的多了。

    伸手贴上龙蛋的外壳,李鑫缓缓的注入一丝真气,道藏真经确实是家至宝,修炼的真气中含有天地之灵韵,有回复生机的奇效,进入龙蛋内的道藏真气虽然不十分强劲,但却如大江之水般奔腾不息,不断的冲撞着那股强大的寒冰斗气屏障,削弱着它的功效,终于几分钟后,寒冰斗气就被完全消融,道藏真气如同暖暖的阳光一样开始哺育胚胎中的小生命,李鑫没料到事这么顺利,不由一阵得意,隐约间都能感觉到了小家伙的颤动了,心想看来自己道家真气的确是有神奇的效果,薛老道果然没有吹牛。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李鑫大惊失色,哪里想的到这么晚了还有人到这里来,急下也只好转进了充满异味的厚厚稻草推里,只从稻草的缝隙中观察着外面的况。

    厚重的金属门“喀拉”一声被人推开,一个六十来岁模样的老人伴着一位美丽的少女走了进来,那少女正是李鑫的雇主美丽温柔的南菲利南小姐。

    南菲利有些紧张的跟着老人后,好像有些犹豫和担心的模样,而那老人材不高,清秀的五官中带有一丝睿智的气质,步伐十分的沉稳,眼神中闪着坚定不移的神采,让人觉得什么事都难不倒他的感觉,一看就知道是一个领导众人上位者。

    老人与南小姐走到龙蛋前静静无言,李鑫心里一惊,连忙收敛上的气息,生怕两人发现了他,这时候被抓到李鑫就算有一百张嘴巴也是说不清了。

    还好那老人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低声说道:“小南,你心里在怪父亲吗?”语气中充满了怜

    李鑫一惊,南小姐的父亲?那不是盘龙牧场现任场主葛利吗?

    只见南菲利在葛利边哀怨的摇着头回答:“不,小南知道父亲的苦衷,我只是恨自己是女儿之不能为父亲分担烦恼。”

    葛利看着南痛苦的模样,回轻轻拥抱着自己最疼的女儿柔声说道:“都是父亲没用,才让你受这样的委屈,我也知道毕加索那小子是个什么东西,但是现在的形势人,如果我拒绝威顿将军的这门亲事,牧场就完全没有的退路,父亲也是实在没有办法。”

    南菲利轻轻的脱开了老葛利的怀抱,坚定的说道:“我了解父亲对我的期待,其实父亲心里本来想让我当牧场继承人,要不也不会把三龙王中最好的黑龙王蛋分给我,只是谁都没料到黑龙王蛋竟然到现在都没有孵化成功,我已经请了很多师傅来帮手了,却还是毫无进展,要怪,也是能怪是只天意如此吧。”说完小南幽幽的叹了一口。

    葛利看着女儿这么坚强的模样,一脸痛苦的说道:“唉,在我的三个孩子中,卡特心地善良,但可惜格却又偏于柔弱,恐怕是撑不起这么盘龙牧场这么大的场面,而克拉拉虽然行事果断,但子实在太过狠辣,不得人心,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镇的住下面的人,但是绝没有能力把菲利发扬光大,只有你最为适合,小南你外表虽然柔弱,其实心思细腻,识得大体,又懂得知人识用,在牧场中人望的三个孩子中最高,如果不是女孩的话,我早就把牧场甩给你,享清福去了,只可惜….”

    南菲利满脸倔强的打断道:“别说了父亲,如果这次我在地龙赛输了我会安心的嫁给毕加索的,女儿知道现在阿兰达尔的况十分的复杂,皇帝陛下的体已经再也撑不了多久了,太子下荒无道大陆又人人皆知,现在国家本来就因为重税天灾而民怨沸腾,完全都是靠着皇帝陛下积累下来的威望来勉强维系着的,可一旦陛下驾崩,维拉肯定会乱成一团,可以想象各地的皇子与手握兵权的军团长们都在等待这个时机自立,帝国的分崩离析将是大势所趋,而阿兰达尔的势更是变幻莫测,只有我嫁给毕加索,威顿将军才会把我们当成自己人,有了第一军团的依仗,我们盘龙牧场才能在这场风波中屹立不倒,无论是为了牧场还是为了菲利家族,小南都应该这么做。”

    这时候的南菲利突然生出一种神圣又不可侵犯的光辉,让藏在稻草里的李鑫都不有些对于她有些仰慕起来,没想到一颗龙蛋竟然关系到这么错综复杂的事态发展,原来貌似强大的维兰竟然已经处于了这样岌岌可危的危机当中,真是让李鑫有些心复杂。

    葛利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脸无畏的走出孵化室的坚强背影,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小南真是比我这个场主更适合领导牧场,唉为什么你不是我的儿子,原谅我小南~我这样做也是为了牧场。”说着缓缓抬手向黑龙王出了一阵冰冷刺骨的斗气。

    李鑫看到这一幕,惊讶的不敢相信,这个刚才还和自己女儿互道着苦衷的慈父,竟然就是让黑龙王蛋永远孵化不出来的罪魁祸首,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虚假意吗?都只是为了让小南小姐心甘愿的嫁给毕加索吗?

    就在李鑫陷入一片震惊中的时刻,葛利突然大叫一声:“是谁~朋友既然来了,就不要藏头露尾的,出来吧~!”

    稻草下的李鑫脚底顿时一阵冰凉,也不知道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道家真气讲究的是与自然融为一体,只要不会人看到,应该不会被发觉到才对的,难道刚才心神失守让葛利察觉到了?

    正当李鑫犹豫出来不出来的时候,又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响起了:“盘龙牧场场主果然不凡,我才刚从进来你就发觉了,冰玄掌葛利果然名不虚传。”

    葛利瞬间就从哀伤中回复了那无所畏惧的豪声说道:“朋友竟然敢来盘龙牧场,肯定是有所图谋,不知道我葛利有什么拿的出手,值得让朋友这样高手出马。”面对孤来到面前的强大对手,葛利显出了他一方豪雄的本色,丝毫没有畏惧这个隐藏在黑暗中的神秘的对手。

    忽然,周围的空气一阵收缩,出现一个诡异的漩涡,一个一黑衣的男人从漩涡中走了出来,仿佛从地狱深处而来一般,这男子二十出头,一头寸短的红色头发,材雄浑结实,手臂上健美的肌线条如同铜塑一般,双眼泛着诡异莫测的深红色光芒,隐隐有一股非常吸引人的雄魅力,他像说一件非常平常的事一样,低声说道:“也没什么,只是想来取你的命而已。”

    葛利看到他出现后,一脸惊奇的说道:“竟然是奥格人?这就有些奇怪了,为什么奥格人会对我的人头有兴趣呢?”

    那英武异常的青年奥格人哈哈一笑道:“我是专程来领教你闻名阿兰达尔的冰玄斗气的,看看有没有言过其实。”没等话音落下,那那男子不知道怎么变出一柄全黑的长枪来,“噗”的一声急刺葛利,枪中竟然隐隐带有雷声,可想威力之强。

    葛利也不是庸手,双手泛起白色的冰雾迎上前去,与对手硬悍一击,乌黑的枪尖挑中掌心瞬间竟然出人意料毫无声响,只是空中惊起一震波浪,吹着房间的稻草四周乱飞,葛利闷哼一声连退三大步才勉强站稳,而那奥格青年却只震退两步,两人嘴角都流出一丝鲜血,同时受伤。

    葛利一抹嘴边的血丝,沉声说道:“真是英雄出少年,没想到奥格竟然有你这样年轻一代的高手,要是再过几年怕是除了帝徽骑士那级数的强者你都不会看在眼里了,可惜,你今天就要把命留在这里了。”表面上看葛利在刚才一击上吃亏更多,其实只有他心里知道,虽然对手的黑枪刚猛无比,让他受了不轻的伤势,但刚才他双掌中的含有他几十年功力的冰玄斗气也已经沿着枪透入对手的体,所以那威猛的奥格青年并没有比他好受多少,甚至应该比他伤的更重一些。

    让葛利没料到的是,那奥格青年狂傲的哈哈一笑,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冰玄斗气的影响,反而黑枪一,连转数个枪花,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向葛利猛袭而来,攻势之猛更胜刚才那招。

    葛利只感觉周的空气仿佛被黑枪卷起的枪花吸去,让自己呼吸都十分的难看,面前的枪花的黑芒耀眼向他心口刺来,速度之快让他都有些吃惊,但他是久经沙场的强者,临敌经验丰富无比,面对这样不利的局面,突然双掌对着四周连击数下,看似毫无道理击打,偏偏把形成一层层奇妙的冰层,把黑枪迅猛的攻势连缓三下,然后才趁机双掌舞动向奥格青年的腋下空隙拍去,这掌的角度也是刁钻无比让奥格青年根本无法顺利闪过,那奥格青年也不示弱,突然枪尖一变轻轻往地面一挑,竟然借助枪反弹之力避开了葛利这绝妙的一掌,同时又枪从他袭去。

    李鑫在旁看着两人精妙绝伦的交手,不由心中叫好,这三年里他虽然得到雷格的悉心指导,但临敌经验却非常少,就算有雷格这样的高手对练,但那种没有生死压迫的交手根本不可能让他有奥格青年这种如浑然天成的临敌反应。

    只见两人越打越快,精彩招数层出不穷,竟然斗了个势均力敌,冰冷的斗气四开来,让整个孵化间温度骤降,好像从天来到了冬天一样。

    虽然表面上两人实力相当不分上下,但如果在僵持下去,一旦堡内人听到动静,葛利的救兵来援,那奥格青年可就大大的不妙了,那他却毫不担心似的,突然斜挑一枪闪出一个空档,反向后退去,空气中的奇异的漩涡突现,就像他刚才出现的一样,葛利知道对手有遁去的手段,连忙向前冲去,掌中旋起一阵密集的冰气向奥格青年背部击去,大喊一声:“盘龙牧场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留下来吧。”

    那奥格年轻人突然哈哈一笑说道:“场主中计了!”突然一阵黑色旋风从他腋下反刺而出,他明明背对葛利,这一枪却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如一阵黑色闪电刺从葛利的白色冰气中划开,直捣他的心脏,完全不符合武学的原理,这样奇诡的枪法就算是老练的葛利也是初次见到,明明自己这次是避无可避,双掌反而加力向前推出,想用同归于尽的打法对手首先后退。

    那奥格青年突然喊出一句:“埃迪太子托我向场主问好~”

    葛利听到埃迪这个名字,心神一惊,双掌去势就缓了下来,奥格青年的枪却刺的更加坚决了,“噗”的两声,只见两人同时击中对方,都连退几步。

    葛利捂着透红口,喷出一口鲜红的血,这次他可比奥格青年伤的重的多了,本来睿智的脸上闪着怨恨道:“我葛利与盘龙牧场上下对太子下从来都是忠心耿耿,为什么他会这么对我,难道连等到陛下归天都等不及了吗?”

    奥格青年也脸色有些苍白,不过依然保持的狂放不羁的笑容道:“你以为你在背后玩那些伎俩能瞒的过太子吗?不过对于将要死去的人也不需要解释那么多了,死吧~!”

    说完黑枪又弹起死亡的光芒刺向葛利,葛利知道自己的伤势已经让他无法避开这枪了,心中涌起对女儿小南无限的愧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太子要他死,他是不得不死,如果他的死换了两个儿子的幸福也是值得了。

    突然一个影从他后的稻草堆中弹而起,猛的拉倒了了他同时一拳击向黑枪的枪

    李鑫出手了。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宅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