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九节 异教徒,死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城洲 书名:茅山宅男
    血爵佣兵团守则——“在世界上,无论多么强大的生物都有他的弱点,大陆上并没有完美的人存在,所谓那些不可战胜的强者,只不过是没有把他们脆弱的一面展示在世人面前而已,我们需要做的是,在某个适当的时机,找出那些的弱点,然后把轻轻地把剑刺入他们的心脏。”

    在舞台中心接受着欢呼的李鑫现在简直有些高兴的发狂了,紧紧的抱着拉杰兴奋的大声吼叫着,从出生到现在,平凡的他从来没有做过一件能让人起立鼓掌的事,但现在在这个名叫镶金森林的酒吧里,下面这么多人都在用力的拍着手,这些掌声都是送他的,巨大的成就感涌上他的心头,兴奋的不知所以,再也没办法保持万物如一的境界了,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听到薛明道喊道的那句“下面!”

    背脊突然感到一阵冰冷,某种锋利的东西正在穿透他的体,时间,仿佛在一瞬间凝固了,李鑫从来没有过这么奇怪的感觉,所有东西宛如静止了一般,无论是台下的客人还是他对面的拉杰都突然停止了运动,脑中莫名的出现幼时的画面,一幅幅如幻灯片般的掠过,李鑫清晰的感觉到剑尖把背部皮肤穿透的过程,一个念头出现在他的心中

    “我这是要死了吗?”

    猛然一股求生的**突然爆出,把李鑫拉回了现实世界,他本能般把体的往外移动同时推开了对面的拉杰,已经刺入他体的细剑立刻撕裂了他体内的一部分,但同时也偏移了本来的应该穿透的心脏。

    鲜艳浓烈的血液从长长的伤口中如喷泉般的散出,让从地板里窜出杀手全都被染成一片,银徽杀手对于人体的结构熟悉的程度不亚于一个建筑师了解自己亲手建造的房间,瞬间就判断出刚才的一剑略微偏离了目标的心脏,快速抽回了那只刺剑,想给李鑫再一次的致命一击,这时候所有人都离舞台中心太远,就连强如巴顿领主那样的高手也跟本来不及救下李鑫。

    命在旦夕间,薛明道急忙喊出来一串咒语,知道自己生死就决定于这一刻,李鑫忍着巨大疼痛想也没想就直接照着薛明道的咒语念出,由于他的肺腑已经被那剑刺穿,只能用喉咙里余下的最后一口残气,勉强微微低吼道:“血符术!阎罗夜啼寿终寝——三魂焚曦!!”这样声音只能用呢喃来形容了。

    只见他后的那名杀手上的沾染血液突然冒起一阵青色光芒,随后一声凄惨的“啊~~”声喊出,那些血液骤然变成侵蚀万物的烈火熊熊燃烧起来,黑青色的烈焰冲天而起把整个镶金森林都照的诡异无比,人们都被眼前的场景惊呆的时刻,那杀手体就已经燃烧殆尽,连一点灰尘都没有留下,舞台只留下了跪在地板上的重伤不支李鑫与一旁的惊呆了的拉杰。

    艾利与罗伯特,巴格塔看到李鑫满是血受伤倒地,心中大急,同时飞冲了上去,罗伯特更是首次显露出不弱的手,而黑手帕的帮众们也担心拉杰的安危,也一群人吼着涌了上去。

    艾利虽然受伤但是却还比其他人都要快一步,就当她要接近李鑫的时候,一个微微的压力突然从天而降,势压?但并不十分强大,艾利冷笑一声,美目一凛不顾自己的伤势把全的深红色的暗瑰斗气升到了极限,脚下发力想要冲破这层无名的势压,但是这股看似谈谈的势压远比她想的要难缠的多,好像一层牢固的蜘蛛网,越是挣扎威压就越强,开始的时候艾利还能踏前一两步,但她全力发挥斗气后却觉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她回头看看周围,发现所有冲上来的人都和他相似,被那层势压压的站不起来。

    就在所有人一阵满头雾水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站住,我现在宣布罗杰.道格犯异教徒罪,必须马上收监,囚入皇家御牢,由皇帝陛下亲自审问。”

    一直安坐与贵宾包间的韦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李鑫的前,个头不高的他此刻却拔如松,显出一股不动如山,威严十足的上位者才有的模样。

    李鑫这时候的伤已经足以让他丢掉小命,连一个手指都动不了了,只是凭借着一股意志在坚持才没有昏过去,不过他还是能清楚的听到韦德的话,心中一阵疑问,异教徒罪是什么意思?

    而艾利与罗伯特他们听到了异教徒罪就意识到了事的严重,艾利一边抵御着韦德的势压一边狠狠的说道:“我不管你是谁,我可以用我的名誉担保,罗杰他绝对不是异教徒,这里所有的人都可以证明,道格家完完全全是圣光的信徒。”本来以艾利的高傲并不是会出声解释的人,但艾利清清楚楚的知道眼前这个韦德虽然名不经传,但绝不是她能够相比的对手,韦德的那层谈谈的势压看似平淡无奇,其实早已经笼罩整个镶金玫瑰这么庞大的范围,从人们的表现来看,势压的威力是针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效果的,没有斗气的客人们就一点没有被韦德的势所影响,在艾利见过的人中,只有他的父亲能控制势到这个地步。

    罗伯特也急忙说道:“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可以问巴顿叔叔。”说着用求助的目光望向了格兰特的城主巴顿。

    一旁的巴顿领主胖脸也呈现出一种不满意的表,明显不知道他这个老友为什么会有这么反常的表现,而旁边的媚的索菲亚正一脸哀求的看着他,巴顿当然心领神会,微微朝韦德点了一下头示意自己也可以证明罗杰的清白。

    其他人都好说,但是城主巴顿的影响在格兰特可是无人可比的,巴顿的示意让一直观战的人们引起了一阵强烈的反应,刚才的对决李鑫的表现可以赢得了多数人的好感,于是就开始有一份人开始咒骂韦德莫须有的指控。

    听到台下嘈杂的声音,韦德不以为意的抬手轻轻打了个响指,本来应该只是很小的响指声音,人们听起来却像是一阵响雷在自己耳边打出一样,连忙都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酒吧里顿时都安静了下来。

    只见韦德一脸神圣,从怀中缓缓的拿出一面精致金色令牌,双手举过头顶,绕着四周展示一圈,透着厚重金属气息的令牌上刻着一只背生双翼栩栩如生的威武雄狮,正在一群橄榄枝的围绕下展翅飞,显出一种君临天下的王者之气。

    看到韦德掏出的这块令牌,胖乎乎的巴顿最先反应过来,急忙起跪下,弯腰拜倒大声喊道:“皇帝陛下万岁,愿圣光佑我维兰帝国永垂不朽~!”

    见帝徽王印,如见维兰皇帝亲临,这是维兰帝国众人皆知的事,虽然没几个人亲眼见过帝徽王印,但在场的所有人见到巴顿的举动均知道了韦德手中那块金色令牌的意义,他手中拿的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帝徽王印,在场数百人同时跪倒,发出一阵膝盖碰地响声,朝着韦德齐声喊道:“皇帝陛下万岁,愿圣光佑我维兰帝国永垂不朽~!”

    只舞台中央如众星拱月的韦德再次大声宣布:“现在我帝徽骑士-希捷斯.韦德,在此宣布,罗杰.道格犯异教徒罪,即押往帝都阿兰达尔。”

    帝徽七骑士之一的雷王希捷斯.韦德的名字说出,本来想冲上来帮忙的罗伯特顿时面如死灰,他本来想着就算李鑫被判为异教徒,也尽自己所能在路途把他救出来的,但雷王希捷斯亲自押送,就算是能请到艾利的父亲暗金玫瑰团长普罗迪亲来也没有用。在维兰帝国,除了“隐士”亚加拉达以外谁能有十足把握说自己胜得过名震天下的雷王希捷斯呢?

    看着面前霸气十足的韦德,李鑫心中涌起一阵不屈的感觉,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事,为什么要被人押送到什么帝都,你又有什么权利这样做~!艾利呢?罗伯特巴格塔呢?还有霍格叔叔呢?这些关心他的人,他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了,想到这里本来就已经受伤过重的他不由再吐了一口鲜血,心中十分想大喊一声:“我他大爷的不是什么异教徒~!”可是伤到肺部的他却偏偏讲不出一句为自己辩解的话来。

    离李鑫最近的艾利看到他痛苦的模样,秀气的脸庞显出一股怒色,抵抗着希捷斯庞大的势压艰难的站了起来,与她一起站起来的还有红发拉杰,他们是这里除了巴顿以外仅有的有能力在势压里活动的两个人。

    看见他们两人的反应,罗伯特急忙喊道:“艾利!不要冲动~~我们还可以再想办法。”他当然知道艾利要干什么,在他们几个人里面艾利与罗杰的关系本来就是最好的,而艾利可是一个死脑筋的单纯蛋,脾气拗起来就算是他父亲也拦不住她。

    果然,罗伯特的话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艾利与拉杰已经一前一后围住了希捷斯,艾利面无表的问道:“值得吗?”

    这句话当然是问拉杰的,拉杰沉稳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我这条命是罗杰给的。”

    话音一落,拉杰有橫腰立马空手拉弓,艾利也掏出了一双闪着绿光的精巧匕首如箭般的冲向希捷斯。

    风芒诛灭与化成一道红光的艾利分别从两面朝希捷斯攻去,而面对两人的全力一击,希捷斯毫不在意,只是抬手用手指连弹两下,人们只听到“呯!呯!”的两声,艾利和拉杰就已经一前一后的飞了出去。

    刚才还在人们眼中高深莫测的两人,在希捷斯的面前就如同刚刚学会讲话的孩子一样脆弱,竟然连他一招都挡不住。这就是传说中雷王的实力。

    巴顿领主看到这里也忍不住了,连忙出声求:“韦德老伙计~他们都还只是孩子,不懂事,不需要下这样的狠手吧?”以巴顿的地位,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这么对一个人低声下气的了,但是他深知面前这个老友是铁面无私出名的,而冰王子艾利份特殊,要是在这里受到伤害,自己会有很多麻烦。

    希捷斯仿佛没有听到巴顿的话一样,面无表的宣判道:“此刻我手持帝徽王印,对我无礼等同对皇帝陛下无礼,我帝徽骑士希捷斯韦德宣判,拉杰与艾利为冒犯皇族罪,立即执行死刑。”

    雷王希捷斯手持帝徽王印宣判就等于皇帝宣判,自古以来就没有人能收回帝王的命令,巴顿领主当然也不行,他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安慰着一旁已经满是泪水的索菲亚。

    地板上的李鑫,瞪着眼睛在最近的距离看着艾利与拉杰痛苦的倒地,心中波涛汹涌,他为自己有这样能为了他甘心付出生命的朋友而真心感动,更为了自己即将眼看着朋友为他而死而感到憋屈,这时候,李鑫就算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绝不想让拉杰与艾利受到任何伤害,可惜现在的他除了在地上如野兽一般的低吼以外根本做不到任何事

    见到希捷斯掏出佩剑慢慢的指向拉杰,跪倒在地黑手帕帮的帮众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都知道现在已经没有人能挽救回拉杰与艾利的生命了。

    正当大家都处于一片绝望的气氛中,罗伯特却出人意料从地上站了起来了,走向了希捷斯的方向。巴顿领主连忙想阻止他,喊道:“罗伯特~别过去,你想前功尽弃吗?”

    罗伯特对着巴顿的方向摇了摇头,转坚决的走向希捷斯的面前,缓缓的问道:“请问雷王,冒犯皇族罪在什么况下能免罪?”

    雷王希捷斯没有回答直接回答他,反而严肃的说道:“像你现在这样站在手持帝徽王印的我面前就已经是死罪了。”

    罗伯特突然整个人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腰脊一,生于一股傲视天下的气势,面色神圣的低声的喝道:“回答我。”

    希捷斯被罗伯特无礼的话问的一呆,没想到面前的少年竟然当着他雷王的面如此放肆,但他的这股气质为什么这样的熟悉,这样的语气也像….

    想到这里希捷斯缓缓的回答道:“除非是皇帝陛下亲自下令特赦,或者犯人成为皇族才能免罪。”

    对于希捷斯的回答,罗伯特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转向台下的所有人大声说道:“我,维兰联合帝国第十三皇子罗伯特.凯尔,以圣光为誓在这里宣布~从现在这刻起,艾莉.杰西成为我的妻子,同时与拉杰结为手足兄弟~!!”

    李鑫模模糊糊听到这些,已经明白,罗伯特早已经知道艾利是女人的事实。

    既然罗伯特是皇子,那么艾莉是不是就得救了,这是天大的好事。可为什么?他在听到艾莉成为罗伯特妻子的瞬间,心里好像有某一块塌陷了一样,仿佛在瞬间失去他生命中最珍贵的宝贝似的,这样的感觉到底是属于罗杰的,还是属于我李鑫的?

    终于他还是昏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宅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