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二节 九字真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城洲 书名:茅山宅男
    夜色撩人,西界大陆的月亮也跟原来的世界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独自躺在上的李鑫看着窗外的明月,心中思绪万千怎么也睡不着。

    经过与老霍格这次纯粹势的较量后,李鑫渐渐开始有些明白所谓的斗气的真正面貌了,西界大陆上的斗气其实就是在人体内一种可以自由控制的如气体状的能量,李鑫判断那些让人窒息如白色光线流状的势压,就是由高浓度的斗气压缩而形成的,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可能一辈子都想象不到斗气的本质,而现在他起码在理论上对于斗气的理解已经远远超过西界大陆上的一般人了。

    刚才薛明道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李鑫的感官大幅度的提升,本来被霍格的势压迫的紧张心态也忽然间冷静下来,让他进入了一种不悲不喜的空灵状态,这才慢慢的在战斗中注意到霍格斗气的流动所形成的势压的形态,以致后来逐渐的领悟离合步的神韵。

    回味刚刚的奇妙感觉,仰卧在上的李鑫好奇叫出脑中的薛明道问道:“薛老道,你刚才的那声‘临’怎么会让被势压的抬不起头来的我突然像是如醍醐灌顶一样,一下子就变精神了很多,就像是被人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样~”

    薛明道好像也没有丝毫的困意,不无得意的回答道:“那是我茅山不传之秘九字真言术,是一种光凭借声音就能发挥出强大威力的奇幻道法,贫道现在失去,唯一可以使用的道术就只有这个真言术了,刚才使用的就是我茅山九字真言术的‘临’。一经用出,能让听者保持不动不惑的意志,提升感官的敏锐程度至万物为一的境界。”

    李鑫又被薛明道的专业术语给难住了,不过他经过这次的事后,对于这个茅山掌门的道门功法可算是心服口服,只是用跟他学了三天的八卦离合步竟然能在高明如老霍格这样的强人面前支撑这么久,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薛明道却硬是让他办到了,于是李鑫难得虚心向薛明道请教道:“为什么是九字真言?我好像只听过六字真言?那万物为一又是什么意思?”

    李鑫的问题明显让薛明道兴致高昂起来,不由用一种老师教学生的语气解释道:“所谓真言术,佛道两家各有不同,李兄弟你所了解的六字真言是,‘唵、嘛、呢、叭、、吽’。乃是佛门密宗独门秘法,而我茅山是为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论威力可是远超佛门六字真言的。”薛明道为茅山掌门内心中总认为道家是压过佛家的,所以每次对于两家的时候总要强调一下这个重点。

    李鑫听到这里不由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到不是他真明白了真言术的意义,只不过他想到了“我是僵尸有个约会”里的马小玲每次打僵尸就是念的“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然后就有一条发光的巨龙飞出把僵尸咬碎了,而“唵、嘛、呢、叭、、吽”不就是济公传奇里济公每次施法的时候念的吗?果然是和尚用六字真言,道姑用九字真言。

    薛明道接着说道:“而万物如一是一种感官的境界了,比如一个人在看一个东西的时候,往往容易非常的专注入神,而当他注意力同时放在两个事物的时候,就会心神不定,要是再加上一个他就会更加无法专注其中,如此视线内多一种事物心神就分散一分,到最后往往是心神混乱无法自拔。

    而万物如一就是指,无论有多少件事物在你眼中,你都能像只看到其中一个一样的专注于每件事物之上,以达到化繁为简,视万物如一物的境界。”

    李鑫听着似懂非懂,尽量理解着其中的意思,慢慢的说道:“恩,这个意思就是说当我看一个美女的时候,我就很容易被她迷住,但是当一万个美女同时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会开始眼花缭乱,不知道该看哪个好了,而万物如一的境界就是,就算同时有一万个美女站在我面前跳艳舞,我也能同时分辨出她们中谁是最美的那个?”

    薛明道听着不由一呆,虽然李鑫形容得有些低级趣味,但却也道出了万物如一的真谛,薛明道再次感叹道:“李兄弟的悟在我所遇之人中从未见过,竟能只听贫道一遍解释就得万物如一其神韵,却是难人可贵。”

    李鑫听着夸奖不由自豪的说道:“那当然,好歹我读了十六年书,堂堂本科毕业生,就是块石头也该开窍了。”,

    两人继续聊着聊着不知不觉,一晚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仆人进来的禀告打断了李鑫与薛明道的交谈,罗伯特三人来探望受伤的李鑫了。李鑫虽然还想继续从薛明道嘴里多了解一下关于道家的知识,但朋友来看他,天大的事也要往后推一推了,赶忙召唤老霍格洗漱一番,拿来一新衣服换上,到客厅里接见罗伯特他们。

    客厅里,罗伯特与巴格塔都坐在一张长椅上吃着零食,罗伯特还不时的与旁边一位颇有姿色的侍女调笑着,逗的那侍女红着脸,笑的花枝乱颤,而艾利依然酷的像一座冰山静静的靠在墙边,让一旁的仆人们都不敢靠近,看到李鑫进来,巴格塔与罗伯特都丢下了手中的零食,快步冲了上来,巴格特最为激动,急声问道:“罗杰老大,你怎么样了!!艾利不是说有血爵的杀手把你打伤了吗?怎么看起来像是一点事都没有?”

    罗伯特在一旁笑骂他道:“巴格塔你这是怪什么逻辑,罗杰没事不好吗,是你自己大惊小怪的。”

    巴格塔也笑了起来,摸了摸头:“我这不是怕罗杰老大表面没事,其实内脏已经被那杀手给震碎了,搞不好走两步就吐血亡了~”这个外表猥亵的胖子,憨头憨脑的时候也并不是让人十分讨厌。

    李鑫听着哭笑不得,只能实说道:“一点点皮外伤而已,到是艾利伤的比较严重。”说着目光转向了艾利,他到是真的很担心艾利,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她是女生的关系,多少有点放心不下她。

    巴格特与罗伯特惊讶齐齐回过头来望向艾利,罗伯特眼中闪出一丝完全与他不相称的怒色,不过旋即就消失了,只是担心问道:“艾利,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也受伤了?伤在什么地方了?”

    艾利被他看的有些尴尬,难得的俏脸一红,嘴上却冷冷的回答:“没什么,已经没事了。”

    巴格塔明显有点害怕艾利,听到艾利受伤后只是喃喃低语:“连艾利都受伤了,这杀手还真厉害,不知道是谁下血本请来的。”

    听到巴格塔的话,艾利脸上闪过一丝浓烈的杀意,满脸寒意的说道:“还有谁,肯定就是瑞莎夫人,只有为了她,血爵的人才可能不惜破坏与我们暗金玫瑰的条约来格兰特城接受委托。”

    巴格塔一听瑞莎的名字,也是气愤异常,猛地一拍面前的桌子,大声喊道:“果然是她,那个女人,平时就对罗杰老大百般刁难,现在竟然敢直接想做掉老大,想捧自己的儿子当道格家的继承人,真是想钱想疯了!”

    李鑫连忙转遣开了旁边的仆人,反锁上门,只留下管家霍格站在四人一旁,明显不希望其他人听到他们的谈话。

    看着本来暴躁的罗杰这沉稳的表现,总是坏笑的罗伯特这时候自然的拿了一块桌上的刚刚考好的小麦饼干,轻轻的塞入口中,悠闲的靠在长椅上,一脸好奇问道:“罗杰,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怎么感觉你一点都不生气样子?这可不太像你平时的作风。”往常的罗杰就算是被人骂了一句粗口也会冲上去和人动手,现在遭遇他最讨厌的瑞莎夫人的暗杀反而会这么冷静,到真是让人讶异了。

    李鑫一脸不在乎的说道:“本少爷为什么要生气,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血爵的银徽杀手都奈何不了我,我以后在格兰特城还会怕谁?况且那个杀手应该不是瑞莎夫人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几个损友的关系,李鑫也不知不觉间开始有了纨绔子弟的口气,这句本少爷说倒是流利之极。

    与满脸怀疑态度的艾利与巴格塔不同,罗伯特到是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同意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以瑞莎夫人的精明应该不会做这种傻事,你可是刚刚为你们道格商会提出针对你们的死对头巴菲特家奇计的功臣,就算要杀你,现在也不是个好时机。”

    艾利在一旁疑惑地问道:“什么关于巴菲特家族的计谋,罗杰这个笨蛋会有什么奇计。”

    被艾利称为笨蛋的李鑫只好一脸苦笑的把家族宴会上发生的事解释了一遍,不过对于罗伯特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他也是一头雾水,要知道参加宴会的人可都是道格商会的核心人物,应当不会把商会内部的事传出去才对,李鑫心中对罗伯特的份更加好奇了。

    巴格塔听完整个是事的经过,一拍大腿,吼道:“一定就是瑞莎干的,平时罗杰老大在外面玩玩就算了,现在老大在道格商会里这么一大出风头,她的小儿子更没希望抢走继承人地位了,难怪她急着请杀手的!”

    艾利点了点头表示他同意巴格塔的意见,罗伯特坏笑的一拍巴格塔的肥肚子骂道:“你以为就你这个胖子聪明吗,你觉得连你都想的到的事,罗杰的精明老爸鲁尔会想不到吗?何况道格商会里面的人都不傻子,这时候罗杰要是被人刺杀,所有人的矛头都会指向瑞莎夫人,就算鲁尔怎么偏袒瑞莎夫人母子都不可能逍遥法外,我要是瑞莎,这时候根本就不会有任何针对罗杰的动作,而且以罗杰无法无天的个就算是把道格商会塞给他,他也是没有兴趣接手的,何必还请杀手杀他呢?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罗伯特的这番话李鑫听的是深得他心,罗伯特的想法简直跟他一模一样,自从那天艾利走后,他就把这两天的从头到尾的思考了一遍,所有头绪整理过后,他就肯定瑞莎夫人人刺杀他的可能其实就最小的,而罗伯特的分析有有理,比他思考的更为细致,让他佩服不已,李鑫心中不一阵疑问,这家伙真的只是一个纨绔子弟吗?

    巴格塔一脸疑惑的问道:“不是瑞莎夫人,那会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罗伯特笑笑的摊开了手,表示他虽然知道主谋不是瑞莎但是对于真正的黑手却是完全没有头绪的,

    李鑫不由装模作样轻轻咳嗽了一下,说道:“恩,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在谋杀案中,往往最像凶手的人其实是最没有嫌疑的,当所有人都会怀疑一个人的时候,他动手根本就是死路一条。而这件事明显是有人故意制造出瑞莎夫人要杀我的假象,想杀掉我然后嫁祸给瑞莎夫人,这是个一箭双雕的毒计,不过有一位著名的侦探曾经说过,“真相只有一个”,而这次事件的真相就是派杀手的人是那个我和瑞莎母子都消失后在道格家里的最终得利的第三者。”至于这个第三者是谁,对于道格商会内部事务不熟悉的李鑫也说不出来,只不过房间内的其他人心中都同时闪出了一个人的模样,鲁尔的弟弟哈尔迪。

    说完这句话后罗伯特三人突然同时用一种奇特的眼神望着面前的李鑫,面前的这个人表现出的智慧已经完全不像是他们所认识了那个罗杰了。

    李鑫暗叫一声不好,光顾着分析案,结果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表现有多么的不像‘罗杰’,作为罗杰最好的朋友,罗伯特他们这时候还看不出来他的异常就真出鬼了。

    巴格塔一脸崇拜般痴呆的望着李鑫感叹道:“罗杰老大,别人是失忆后越变越蠢,为什么我感觉老大你失忆了是越变越聪明了,这样的狡猾谋你竟然都能看穿背后的主使则,我是不该考虑哪天也叫人给我打失忆了,好让我巴格塔的头脑也变得灵活点。”

    听到巴格塔的话,李鑫长嘘一口气,暗叫一声运气不错,还好艾利已经把他失忆的事跟他们讲了,要不现在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罗伯特看着李鑫的变来变去表哈哈大笑,这样新奇的事实在太有意思了,一个失忆的粗暴男子突然变得心思细腻了,这真是太离奇有趣了。

    一旁默不作声的艾利却注意到了另外一件事,低头反复的回味着那句名言,突然问道:“真相只有一个,真是精辟,说这句话的人肯定是个有智慧非凡的人物,他叫什么名字?”

    李鑫条件反般的回答道:“当然是名侦探柯南~~”说完他就马上反应过来,快速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幸好艾利没有继续追问的意思,要不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罗伯特从长椅上起来大声的说道:“既然罗杰的伤没有什么问题,那么今天晚上的和黑手帕帮的谈判就可以进行了。”

    黑手帕帮,略微一想李鑫就记起来了,那天刺客来的时候是要去什么吉姆街与黑手帕帮谈判的,疑惑的问道:“那谈判不是几天前的事?怎么还没谈完吗?”

    巴格塔摆出了招牌式的邪恶笑容道:“罗杰老大不来,他们能跟谁谈,老大要是不来,他们就只有等,要不就别想着灾格兰特城接着做生意~”

    看着巴格塔的标志的反派笑容,李鑫不由就想起来了古惑仔里面的基哥,看来逃的过和尚逃不了庙,不过西界大陆的黑社会是怎么样子李鑫还真有点好奇。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宅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