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节 斗气与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城洲 书名:茅山宅男
    道格家的院子的风格与他奢华的巴洛克式房屋截然不同,格局十分的清新雅致,从植物种类与种植位置,木庭到水潭的设置,甚至是那看似杂乱的青石路,都是精细异常,就算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人在这个院子都会感到无比的舒适而写意,如同置与宁静的乡村角落一样让人无忧无虑。www.

    老霍格拿了一块毛巾萎缩着子在站在院子角落里,面无表的看着正在努力做着俯卧撑的李鑫,垂着的眼皮下深藏的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正在一块巨大的青石板上挥汗如雨的做着俯卧撑的李鑫已经这么持续做了十分钟了,本来他打算只做个三十个左右就休息的,可是没想到这一开始就停不下来了,在记忆中,李鑫以前的最高纪录是好像是一口气能做四十来个吧?那还是高中时候的事了,那时候每天的生活就是打篮球与读书,这样健康的生活习惯让李鑫在同龄中体已经算是十分棒了,不过自从上了大学后李鑫的子就变的和电脑密不可分了,他和那台当时还算豪华的奔腾2.8的就开始了蜜月生活,这个漫长的蜜月期可是一直持续到他来到西界大陆之前,这段岁月中他也曾经试着做过几个俯卧撑,可是做不到十个就累的动不了了,如果当宅男有坏处的话,体力退化绝对是最让沮丧的了。

    这样十分钟不停的做俯卧撑?李鑫已经开始数不太清楚了做了多少了,不过怎么算最少也该有两百个以上了吧?这已经是棒球英豪中上杉达也的程度了,而且现在还不觉得太累,看来再坚持个五分钟问题也不大,罗杰的这个体实在是有些强壮的过分了点。

    做着做着,李鑫的脑中又出现了与艾利临走时候的对话。

    “对了?艾利我有个问题…..你现在多大了?”

    “我?马上快十七岁了,怎么了?”

    “………”

    “我还有个问题,虽然听起来有些奇怪…不过我的确想知道,我现在多大了?”

    “十八岁,比我大一岁多一点,上个月刚刚过的十八岁生。”

    真的只有十八岁吗?看着自己手臂上的大块的肌,李鑫越来越相信这些西方人真的是比东方人要早熟悉的多了,再回忆起艾利那玲珑有致的材,恩,要是放在以前的世界艾利绝对可以算的上是真正的女人了,怎么可能才十六岁…而他竟然真的为了个名副其实的未成年少女而冲动了,真是让李鑫有点无地自容了。

    自从知道了自己在血爵杀手的威胁之下,李鑫就暗暗决定开始锻炼自己,不管是原来的世界还是现在的西界大陆其实都一样,想要生存只有靠自己,没人能帮他,唯一的区别在于在原来的世界,他只是一个没有任何实力值得炫耀的普通人,而在这里李鑫却是没人敢惹的恶棍,道格家的败家子罗杰。

    怎样让自己变强?李鑫相信只有根据科学的方法锻炼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壮,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抓紧时间多练一点,再下次面对血爵杀手的时候就多一份活命的希望。

    见到李鑫这么努力做着体育锻炼,薛明道不明所以,好奇的出声问道:“李兄弟,你在练什么功法啊,这么看上去这么痛苦难耐?”

    李鑫没好气的回道:“废话,薛老道你懂什么?这个是经过专家精心科学研究的健方法,三十个俯卧撑为一组,一天做二十组,保证体越来越来棒,吃饭越来越香。”李鑫与薛明道经过昨晚的生死经历熟悉了不少,称呼也从小兄弟,老妖道,变成了比较亲密的李兄弟,薛老道。

    薛明道微微笑了声:“那李兄弟为什么要练习这种叫做俯卧撑的奇特功法呢?”

    李鑫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是想让我变的厉害点,下次杀手来的时候不至于还这么窝囊了。我要天天坚持做俯卧撑,我就能肌更加强壮…”说到一半李鑫自己也感到自己的逻辑有点不对劲了,突然也恍然明白了薛明道问话的意思,这样锻炼的方法根本就是在健房流行的健项目,唯一的功能就是加强自己的力量,锻炼自己的肌,而罗杰的这厚实的板好像并不缺少这些,那血爵杀手行动快若闪电,手中细剑招式虚实难分,李鑫摇了摇头,心想不管自己力量再怎么加强面对他这样的高手也是没有丝毫用武之地的。

    李鑫无奈的问薛明道:“那薛老道你有什么主意?对了!你那天不是教我念的那个什么‘周时如沙念如瓶’什么的,那是个什么玩意?”

    这次轮到薛明道暗暗惊讶,他没料到李鑫竟然能记住那天只提过一遍的绕口咒诀,这份过耳不忘的天资可是十分难得了,他沉吟道:“那是我茅山独门法术本经符七术,讲究以念制符,以符御敌,要是修行到深处当可纵横天下,只是嘛…贫道这茅山本门符咒都必须要修行道藏真经的真气为基础,以真气转化为念,以念为基本才能制作,以李兄弟的年纪从现在修炼起大概最少需要五年才能小有成就,只怕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李鑫一听薛明道的提到茅山法术,立刻兴趣大增,对于他这个年纪的任何一个人来说,这个古老又神秘的道家门派的秘法都是充满吸引力的,不过后来听到薛明道提到需要五年才能有所成就,心马上凉了一大截,现在要取他小命的那个杀手最多两个月就能复原,他可不会傻等着李鑫五年后练好什么本经符七术再来杀他。

    还好薛明道继续说道:“不过我茅山还有一适合入门弟子的八卦离合步可以传授与你,只要李兄弟能把这步法练熟,量那区区杀手也奈何不了你了。”

    八卦离合步?名字到是蛮厉害的,虽然比凌波微步老土的的多,但这个救命稻草对于李鑫来说也来的及时的,连忙兴奋的点了点头大叫一声:“那么开始吧,怎么练~!?”

    李鑫一高兴,本来是心中与薛明道的对话,不知不觉的就喊了出来,角落里老霍格在旁边听着,不由疑惑探了探头问道:“什么事?少爷?要练什么?”

    李鑫这才发觉自己失言,脸一红,随便的解释道:“没什么,我不过是想到了昨天夜里的那杀手,心里发愁怎么样才能练成他那样的实力,不知不觉间就喊了出来。”

    霍格想了想问道:“大少爷昨天遇到的那个杀手到底是怎么样的况,晚上我看您心神不定没敢多问,现在能够详细点的跟我说一下吗?”

    见到霍格的好奇,李鑫连忙把杀手出现的景描述了一遍,不过由于不能透露艾利的出现,所以过程中不免添油加醋的说自己如何大展神威击退杀手的。

    霍格仔细聆听了李鑫的描述,突然型一动,飞速的从角落冲到了罗杰的面前的那块大石板上,那动作根本不像是年过古稀的老子该有的。

    李鑫毛孔猛然一紧,突然感到一股冰冷刺骨的压力从面前的老霍格上袭来,巨大的莫名恐惧从心底蔓延扩散,体不自觉的微微颤抖起来,只感觉面前的霍格形突然变得高大强悍,就像是一名能轻易能决定他生死的强者,而自己在他面前不过是他随手就可以捏碎的爬虫罢了,体一瞬间如同凝固一般一动也不能动了。

    还好这种可怕感觉只持续了短短几秒钟,那压力就像是被人按了一下开关一样消失不见了,而面前老霍格又回到了那垂垂老矣的普通模样。

    “罗杰少爷,刚才的手段是不是和那杀手很类似?”老霍格用平静的语调问道,就像刚才他什么都没干一样。

    脱离那股压力的李鑫,马上虚脱的坐在地上不断的喘着气,吃惊的看着老霍格喘息道:“是的,就是这样的,但是霍叔你好像比那个杀手还厉害点,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原来老霍格竟然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李鑫倒是有些期待起来。

    霍格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默不作声的抬手用食指指向了两人不远处的如平镜般的池塘的水面,只见沿着霍格手指指向的方向,本来波澜不惊的池面突然出现了一道道清晰可见的波纹,一层层水纹成规律的沿着手指指向的中心散开,就好像有人在那个地方丢下了一个小石子一样,霍格这才慢慢的解释道:“这是由人体本斗气化为的势,只要斗气达到一定的程度,就能把斗气实质化,并结合自己的精神力散发出去,从而在体周围形成一股看不见的力量,这股力量就叫做‘势’,一般人在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所散发的‘势’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而发挥不出平时的水平来。”

    李鑫惊奇注意看着池塘好一会,才回过头来对着霍格问道:“这么说,霍叔你刚才让我瞬间感觉到的无形压力,就是‘势’的具体体现了?那为什么刚才的那股压力比我昨晚遇到的那杀手的‘势’压迫感更强呢?”昨晚李鑫一摆脱那杀手的势的笼罩,就能马上的躲开他的进攻,而老霍格的势收回后,李鑫却还是气喘吁吁的,根本站不起来,由此可见霍格的‘势’是远超过那杀手的。

    霍格微微的笑了下说道:“那是因为你霍格叔叔的斗气要比那杀手强的多,自然所散发的势,也是比他更加的沉重,更加的让你觉得难受。”

    看过无数的奇幻小说的李鑫,自然是对于斗气这个名词是不陌生的,这种无形的力量在西方玄幻里就相当于东方古代武林高手所用的真气内力,看不见,摸不着却实实在在的在人体内存在,在武术届里,真气内力的强弱很大的程度上就决定于一个高手实力的高低,斗气也应该是如此把。

    李鑫暗自想了一下,根据艾利的说法,那天的杀手是血爵的银徽杀手,而老霍格又间接的承认自己比那杀手厉害的多,那么霍格的实力最少堪比三大佣兵团里之一的血爵里面的金徽杀手了。

    这时候薛明道颇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什么势不势的,不就是以真气化杀气粗浅功夫吗?李兄弟只要依我所言,和这老者的势比划一下就知道,这个所谓的势,根本不值一提了。”

    要我和比血爵杀手更厉害的老霍格交手?这个薛老道不是老糊涂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宅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