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成长 第十章 天龙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云狼 书名:饿狼
    “什么功法?呵,反正很厉害很阳刚。www.”老人貌似很曳的看着月华生轻轻的道。

    “真的假的?你该不会是拿我寻开心的吧!”月华生一副不信的表看着老人。

    “当然是真的了。我堂堂万……有必要骗你吗?”老人狠狠的看着月华生,似乎有点生气。

    月华生听了老人的话,心下一个机灵,莫名的一阵寒意聚然从他幼嫩的心底生起!虽然他有种老人好像已经生气的感觉,可在好奇心的作用下,他还是问出了有可能影响他一生的话!

    “师傅,那你现在能够示范一下,你刚刚所说的那种很阳刚的功法吗?”

    老人双眼冒火的盯着月华生,两个冰冷的毫无感的字从他口中飘了出来!

    “不能!”

    不能?月华生听着这两个字,整个灵魂都是一

    好冷!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师傅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不就是让他在自己徒弟面前示范一下他自己所说的那种很阳刚的功法吗?在说了,你不愿意示范就算了吧!用得着这么大反应吗?

    月华生却不知道,他刚刚那貌似无心的要求,却是他师傅一生中永远的痛!难道那老人,也就是月华生的师傅就不想在自己的徒弟面前炫一炫自己吗?

    想,当然想!毕竟谁都有虚荣心呀!

    可他,月华生的师傅却没有能够在月华生的面前示范的能力!不是他修为不够,而是他根本就没有能够修炼那功法的条件!如果是他所说的那种功法,压根就没有几个人能够修炼的话,这也就不能够算是他一生的痛了!

    可这种功法在他们师兄弟八人中,却唯有他不能够修炼。对于一向好强的他,眼见自己的师兄弟都能够修炼那至阳的功法,而自己却不能够修炼,那是何等的没有面子呀!尤其是,那个一直与他不合的师兄,只要每次一见到他,就喊他“人妖”。

    那**的挑衅不言而,而且每次都是深深的刺痛着他那伤痕累累的心!

    曾有好多次,他都忍不住与那人大打出手,可功法上的差距,在时间的磨励下,渐渐的显示了出来!那简直就是男人和女人,天上和地底的差别呀!

    在一次次被无的蹂践后,他悄然的离开了那个自己生活了很久的地方!

    虽然,他心有不甘,可,没有办法呀!谁让他自己是天生的纯体呀!虽然,他那种体在修炼那至阳功法时不会有什么危险。可也正是因为他是纯体,所以他注定在修炼时不会有什么结果!

    毕竟危险与强悍是共存的!更何况人只有在危险的条件下才能够激发自己的潜力,只有充分的激发了自己的潜力,才能够不断的强大自己!

    可像他那种纯体的人,在修炼那至阳功法时,只要自己的体内有一点至阳气息,那纯体就会发挥作用,一点一点的将那至阳气息吞灭。

    试想,在这种状况下,纯体的人能够修炼至阳功法吗?

    老人见月华生久久没有说话,暗自叹了口气,心道:“埃,自己这是怎么了?都这么多年了,自己怎么还是放不下呀!”随即,看着月华生轻轻的道:“孩子,你知道刚刚我为什么要生气吗?”

    月华生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师傅摇了摇头,道:“师傅,请恕徒儿不孝!徒儿一直还没有告诉师傅我叫什么名字!徒儿月,名华生!虽然徒儿不知道师傅刚刚究竟为何生气,但一定与徒儿有关!还请师傅原谅徒儿的无心之过。”

    老人听着月华生的话,眉羽间出现了一丝赞赏,暗暗的点了点头,道:“你如此懂事,很好!知道为师刚刚为什么不为你示范吗?”月华生轻轻的摇了摇头,依旧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师傅等着他的后话!

    老人看了看月华生后,整个人的神色顿时暗了下来,忧伤的道:“因为我是纯之体,不能够修炼那至阳功法,即使我修炼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月华生听了他的话,似乎明白了刚刚他师傅为什么会生气了,忙恭敬的道:“对不起,师傅!”

    太聪明的人也许不怎么受人欢迎,可懂得察言观色和礼述的人,却是人人喜欢的!

    老人看了看月华生,轻轻的道:“很好!看来我并没有看错人,你的修养超出了我的预料!今天时间也不早了,你就自己找个地方过夜吧!从明天起我便开始正式教你那个我不能够修炼的至阳功法。有问题吗?”

    “没有。不过,师的人,却是人人喜欢的!

    老人看了看月华生,轻轻的道:“很好!看来我并没有看错人,你的修养超出了我的预料!今天时间也不早了,你就自己找个地方过夜吧!从明天起我便开始正式教你那个我不能够修炼的至阳功法。有问题吗?”

    “没有。不过,师傅,你能告诉我,我要修炼的那个功法叫什么吗?”

    老人看了看月华生,型一闪!便化为了点点光点!三个响亮的字符从天际幽幽传来!

    “天……龙……诀”

    “天龙诀!”月华生听后,体明显的震了一下!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那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召唤,却令他不得不对那个什么《天龙绝》有了种奇妙的感觉!

    “也许这个《天龙绝》可以让自己变强!”月华生如是想着。

    ……

    夜,悄悄的来临!无尽的凛冽的寒风充刺着整个太云山!

    “呼~呼~”

    “好冷啊!”月华生卷缩在这太云山上的某个避风的角落里颤抖的道,“这个该死的太云山,怎么比西伯利亚冰原还冷啊!”

    “咯的…咯的…”牙齿打颤的声音传来!

    “啊!不行了,在这样下去。我一定会被冻死的,怎么办?我现在该怎么办?”月华生一边**着自己的双手,一边飞速的运行着自己的大脑!

    ……

    “恩,好暖和!”月华生在这太云山上边跑边说着!可随即一个琅跄,他险些就与太云山来了个亲密的接触,“不行,这样下去,不被冻死也会被饿死的!得找点吃的。”

    这时一个影在太云山上不断的窜梭着,而且还时不时的扒弄扒弄这里,又时不时的扒弄扒弄那里。只是片刻功夫那个影便到了月华生的视线范围内!并随着距离的拉近,那影不断的被放大!

    豁然!

    一高近两米的,全雪白的,嘴长了两根长森森獠牙的怪物出现在了月华生的面前,并双眼冒光,嘴边流水的看着月华生,而且还时不时的用自己那鲜红的舌头添着自己的嘴唇,一大口一大口的吞着自己的唾液!

    “咕~”也不知道究竟是月华生的肚子因饥饿而发出的响声,还是怪物因看见月华生吞自己的唾液而发出的响声!反正现在月华生是在不断的后退着,虽然此时出现在月华生面前的怪物对于他师傅来说,什么也不算,可对于月华生来说却就不同了,那怕这是个最低级的怪物,对他来说也是无法战胜的!毕竟,怪物终归是怪物呀!即使它在低级,也种还有近两米的高啊!

    “嘶吧…嘶吧…”怪物发着奇怪的声音朝月华生近而去!

    “啊!呜~…”月华生看着朝自己近过来的怪物竟然给急得哭了,“你…别过来…你…不要过来,滚开…快滚开啊!啊,师傅,你在那里呀?你怎么还不来呀!”

    “呜哼,嘶吧~嘶吧~”

重要声明:小说《饿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