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比蒙圣殿 第二百二十二章 诸多秘闻

    第二百二十二章诸多秘闻

    北无涯忽然目光如炬,感慨万千地看着破天:“秦湘子实在是太厉害了,他是真正的神话,神幻大6的神话,我怀疑,就是英雄之王凯特,可能都比不上他”

    “这么说就有点过分了,凯特不是最后成神的吗?”破天直摇头

    “要不是当初,我亲眼看到,我也不敢相信,凯特会比不上他当时那个遗迹原本是古邪族一处先辈邪神的遗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位邪神竟然没有飞升神界,而是滞留在人界、古邪族境内秦湘子亲手灭杀了为了神器而陷入疯狂争斗中的五大级高手,然后一人打开了遗迹最后的密室那个最最神秘,最最令人心动的神器,就在那间密室里我原以为秦湘子会杀了我,那个时候,他要杀我,只需要轻轻一挥剑可是,他只是淡淡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做”

    “我像陷入了噩梦般,就那么跟着他,忘记了逃命我亲眼看到,那个最后的密室,坐着一个苍白色皮肤、头生角、绿色眼睛的古邪族人那位古邪族人面前就漂浮着那件神器”

    “秦湘子面无表地看着那位古邪族,他对神器没有丝毫动心,反而看着那古邪族人,大感兴趣我甚至听到了他的声音,他那句话是:古邪族的邪神几个字那个声音,我一声都无法忘记”

    “声音,他的声音怎么了?”

    “很好听,似乎暗含天地至理,每一句话都是清风明月,一字一字的落在人心底”

    “那位邪神似乎陷入了沉睡,一开始还没有醒来,直到秦湘子一把握住神器的时候,他醒来了那邪神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杀人,我甚至都感觉不到那位神灵的攻击,只觉得天地变化这密封着的密室和外面的天地连成一体,一切桎梏都不存在了虽然之后的事,由于光芒太强烈,我没有看到整个打斗过程,或许我确实看到了,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无法理解也记不住他们之间的战斗而我现在能告诉你的是,我记得是秦湘子一剑,一把普通的白银器黄金器砍掉了那位邪神的头颅,他收走了邪神的躯体和神器,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了”

    “就这么结束了?”破天刚听到精彩的地方

    “是的,我当初一直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在4o岁,甚至35岁前就能达到盗圣的境界,可惜,与秦湘子一比,我就是枯叶,就是残花,不值一提”

    两人面面相视良久,无语

    蓦地,破天想起了最初的打算,他是想从北无涯这里了解安德蒙特、伊顿那些天才为何不善而终的事,可不是这些什么高手、夺宝之类的传奇

    北无涯一顿狠吃,已经够饱了,破天看他休息了也够了,话讲得够多了,连忙劝他去休息

    这人一旦长时间不说话,话匣子一开,势必挡不住的

    果然,破天这一劝,北无涯立即不干了,吵着要继续说

    此时桌上的酒菜被吃的差不多,破天又点了一壶酒,给他满上

    北无涯啜了一口,极为享受:“子,老子我十三年不说话了,你给个机会我不行吗?”

    “行行,前辈你想说什么都行,不过你说了这么久,先回答我的问题啊”

    “你的问题,哦,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想知道一百年前社会动的根源吗?”北无涯的脸色微微红,可能是微醉了:“我不是在说嘛,别急,马上就要出来了”

    破天立即做一副认真听讲的模样

    “在撼天大帝的时候,确实天才辈出,人才不断在武学,魔法上,有秦湘子,狂刀客等级高手,在军事上,有五大军队,还有尤瑞达斯和伊顿这两个少年天才此外,治国上,有安德蒙特和当时的帝国六皇子在炼器上,也有神匠柯文”

    “等等,我记得当时有个说法是,顶级战圣从古至今只有两位,一位是凯特,另一位便是秦湘子怎么到你这里,就多出了五大顶级圣级?”北无涯有提到秦湘子和狂刀客,搞得他不知道听谁的他明明记得,当时的伊顿曾经说过,自长松帝国开国以来,一共就出现两个顶级战圣,凯塔和秦湘子,而北无涯却说,当时有五大顶级高手

    他们之间,不是有人说错,就是两人的概念混淆了

    “嘿嘿,你这是废话,还需要我解释吗?一般的顶级战圣哪里能强悍到击杀神灵的地步,就是凯特,据一些不完全的资料记载,在当时的部落大战中,他也杀过神灵你的疑惑很容易解答,秦湘子和凯塔是顶级战圣,其他人都是,你知道,一般职业达到圣级,都被尊称为战圣,自然,大魔导除外大魔导达到的难度比战圣还要高,我还没听说过,自建国以来,有人能成为顶级大魔导的成为顶级战圣、顶级大魔导是需要量地积累,而秦湘子和凯特也在那个量地范围内五大战圣也在那个量里,但是,令所有人不解的是,秦湘子和凯特就是比其他顶级战圣厉害正因为他们名气太大,实力太强,以至于后人忘记了那些其余的顶级战圣嘿嘿,说实话,当时我也为这个问题纠结了好久”

    原来如此,也难怪,三千年来,估计长松帝国的顶级战圣加起来也有好几百了,但是却无一人能突破成神,最后不是惨死就是老死,没人记得他们也正常而秦湘子和凯特都是后来成神的人物,被世人记住也是正常

    上次伊顿那番话明显有不少漏洞,看来,他还是想打蛊惑之心的注意,没几句实话

    破天点点头,追问道:“既然这样,长松帝国完全可以一统三国,建立一个人族统一大权啊”

    “你想得美,当初撼天大帝正是抱着这个想法,才被”到这里,北无涯又想起一些隐晦的秘闻,他立即住口,不想再说了

    “你怎么老这样啊,不说拉倒,我休息去了”

    “别,我说还不行”北无涯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其实,三大帝国哪个开明点的皇帝不想一统人族,再杀光其他七族,统一天下,可是,真正决定人界势力划分的不是人界,不是我们这些凡人,是神,是高高在上的神灵”

    “当初,博德老头子六大军队在手,又有秦湘子、狂刀客压制其他四大顶级战圣,完全可以拿下琦岳、血虹实际上,他还真的那么做了,但是,你知不知道,就在他正式兵攻打琦岳、血虹的第二天,他忽然就暴毙了一代明王就这么死了,是不是很讽刺?”

    破天重重地点点头,肯定是被神的人察觉到,禀告神灵,然后神灵秘秘密处死了他在神的面前,一个人的力量再怎么强大,也只是徒劳毕竟秦湘子只有一个

    “大乱就是从博德大帝死后开始的,九皇子安德蒙特和六皇子流离争夺地位,各自拉拢高手整个帝国分为两个派系,分别以他们两人为一些老朽的公爵亲王、以及四位主城主投靠了流离而那些年轻地高手,尤瑞达斯、伊顿则投靠了安德蒙特那个时候,五大顶级战圣都死了,包括长松帝国的唯一一个顶级狂刀客,也有人说狂刀客没死,秦湘子故意放了他一马,但是自从神灵遗迹一别,我再也没看到狂刀客此外,帝国内的大部分高级圣级也在古邪族死的差不多,只余下区区两三人在不知什么鬼地方闭关着一时间,内忧外患,长松帝国从第一大国变成了一个砧板,任人宰割”

    尤瑞达斯应该是在博得大帝死前死的,这里怎么又出现了?难道说,破天想到了一个可能,为了安抚人心,那些掌权者,设置了一个傀儡,假扮博得大帝,为的是稳住明心,稳住琦岳和血虹

    但尤瑞达斯后来的确尸变了,是博得大帝亲自下令修建的陵墓

    伊顿也是被霍夫间接害死,背后也有博得大帝的影子

    说不定博得大帝之死,根本没多少人知道,这个消息被少数的公爵亲王还有安德蒙特、流离给封锁了连伊顿尤瑞达斯、五大军队、七大城主都不知道

    但是北无涯又是怎么知道的?

    破天想到这里不住出了一冷汗,要真是和他猜想的这般,那北无涯绝非凡人,说不定也牵扯进了什么厉害关系中他话也是挑三拣四的说,一些重点,他没有理由透露出来

    秦湘子后来击杀了伊顿、安德蒙特,安德蒙特也瓦解了流离的势力,这么说,博得大帝是真的死了以他知道的一些消息来看,这秦湘子只听一个人的话,那就是博得、撼天大帝,至于原因,没必要深究没道理有父亲叫人来杀儿子的,那只有一个解释,父亲死了

    “乱,太乱了,这其中必定出了什么盲点,事不连贯,有些话也说不通”破天打断了北无涯的话,他再听下去,就快疯了

    安德蒙特和流离死后,皇帝肯定另有其人了

    被牵扯进来的高手、天才、公爵、亲王也相继而死

    最后人人自危,一些幸存者纷纷隐蔽山林,不问世事

    但是,这一切和四神珠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任务要求他向北无涯打听四神珠的来源?

    北无涯的眼睛闪过一丝苦笑之意,他看着低头沉思的破天,摇摇头,有些事,是真的不能说

    ps:这几章有点累赘,但是为了节展,不得不写,见谅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掉级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