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自在天 第六天魔王 第十四回 河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爱妻号 书名:一眉传人
    第二天毛小罡也没想明白二号话里的意思,不是一般人那是什么,洋妞,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可是没在对方上察觉修行者的痕迹啊。那这又是指的什么呢。

    想不通毛小罡也没心思深究,自己的问题就够麻烦了,哪有功夫考虑阿修的,今天阿修打扮的是在是太出众了,穿着毛小罡的毛衣,下是老妈一早去买的羊毛长裙,头发随意的别上,几缕发丝自然的垂下。

    毛小罡有点怀疑,这毛衣会不会前面被撑得太大了,以后自己穿上有点嘻哈风格。

    陈雪颖也是本地人,父亲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员,有实权的那种,行局也不错,在本地算说得上话的,她母亲单位好,电信的,正经的垄断型国企,条件相对毛小罡好上不少。

    几天没联系,陈雪颖有点郁闷,不知道这个家伙又野哪去了,几天不来电话,气的不断咒骂着这个没良心的家伙。

    赶得早不如赶得巧,这边正气着,电话就来了,约定了时间地点,原本乌云密布,现在转眼放晴,开心的收拾着行头。

    市中心的广场,陈雪颖一早就先去了,一不见如隔三秋,这都好几十年了。没有一点女生迟到的坏毛病,还美其名曰说是什么考验。

    远远的看见毛小罡,不过刚放晴没多久的脸,一下子电闪雷鸣,毛小罡看着生气的陈,只得满嘴的苦涩,谁让自己后跟着个拖油瓶呢,还是美得冒泡那种。

    “毛小罡行啊,几天不见都泡上洋妞呢,本事见长啊,以前在学校里不声不响的,原来手段蛮犀利的嘛,真没看出来,都直接弘扬国威了啊。”听着陈雪颖说话夹枪带棒的,只能继续苦笑,冤哪。

    一旁的阿修能简单的听懂中文,在海岛上都是有教的,让他们必须学会一些重要国家的文字和历史神话,知道这个女孩可能和毛小罡又什么关系,两人因为自己的出现正闹矛盾呢,阿修笑嘻嘻的看着,感觉很有趣,一点帮毛小罡解释的想法都没有。

    毛小罡很不爽,都是你惹出来的,现在居然看笑话,没一点责任感,“是个被拐卖的,我救了她,现在我妈要收养她来着,现在就住我家里,怕她一个人无聊,老妈就让她跟着出来了。”

    “被拐卖,怎么我没听说中国的人口贩子还做进口贸易,出口的倒是听说过,大部分还是自产自销的,就没听说有在国外发展业务的。”陈雪颖心道,装,你给我装,还被拐卖,你骗谁啊,这都去国外拐卖了,就这成本都能亏死他。

    “我骗你干嘛是真的,你问她啊,懂中文的。”毛小罡只好扯着阿修上来。

    阿修看着毛小罡直笑,在她心里这个救了自己的男孩是自己的亲人,以后都要跟着他,上有种和基地里同伴相似的气息,不过更加的纯正,让自己觉得很亲近。

    看着这个洋妞笑呵呵的,抱着毛小罡的手臂一刻不放,陈雪颖就气不打一处来,“你好我是毛小罡的。。。。嗯同学,你是什么人,他说救了你是真的吗?”

    阿修点点头,懂也就懂一部分,起码刚才是贸易的就没听懂,陈雪颖想了想,可能是的,在学校也没发现毛小罡很色啊,“你和他住一起?”阿修点点头,途中企图拉开她的陈雪颖没成功,阿修抓的死死的,干脆搂着从后面搂着毛小罡的脖子。

    从来没接触过外面的世界,阿修还是小孩心,觉得这个姐姐很有趣,故意逗逗他,毛小罡就成了两人开始争夺的玩具。

    感受着后心的挤压,毛小罡有点难受,拜托你站直了好不好,够了一下被阿修躲开了,“你看见了吧,我说的是真的,她从小被带到人迹罕至的地方长大,什么都不懂,还是个小孩子。”察觉陈雪颖的眼神不对,马上转移她的注意力。

    “她都住你家了,说什么关系,”说完还准备来掐毛小罡的手臂。

    毛同学可不吃这一,凭什么啊,打开陈雪颖的手,“我家准备收养她,绝对是真的,你信不信。”说完拉开环住自己的手,坐在广场的石阶上,看着两个女孩,要闹你们自己闹吧,我不参合。

    陈雪颖也老实了,细细想着事是不是真的如同说的那样,问了问阿修,虽然说的不是很清楚,不过夜信了七八分。还想到毛小罡还有点侠义心肠。

    笑着靠了过来,毛小罡忙站了起来,手挡住靠上来的躯,“打住,我可不吃这啊,今天已经够冷了,你还想给我降温啊。”

    停住脚步,陈雪颖拉着阿修开始攀谈,小声的议论着什么,女孩变的还真快,一下子就好成这样,果然是海底针啊。

    女人上街永恒不变的话题----逛街,毛小罡有点头痛,昨天走的脚还发酸了,今天还有继续两万五千里长征,要是以后天天陪老婆上街,那什么才是个头啊。

    兜兜转转的来到个精品店,还没进去就发现两女在嘀咕,然后不由分说的一边一个驾着毛小罡就往里走,好像刷了油漆似地,变色通红。

    店里都是女子,几乎少有男人,看着花花绿绿各种款式的内衣,周围看着三人组奇怪的眼神,让毛小罡有种要打人的冲动,你们进来就好,拉上我做什么啊,我又不会挑,罩内裤什么的,我有什么发言权。现在都成关注焦点了。

    无聊的一个人在旁边坐着,就不明白怎么女孩子对买内衣也有这么大的,都快一个小时了,还在选,看好了又试,累不累啊。

    换衣间里,陈雪颖看着换内衣的阿修有点郁闷,都是吃什么长的啊,腰这么细一点不胖,都长到该长的地方了,看看那三十四D的尺码,这还是才十六啊,自己都过了时间了,和她的一比,原本还觉得不错的,现在都成了旺仔小馒头了。

    三个是晃悠了大半天,陈雪颖一件没买,都是在给阿修参谋,今天的购物女王也是她,不知不觉用了毛小罡七八千了,这还是阿修不愿意买了的缘故,毛小罡心道,知道我有点钱,但是也不是这么用的啊,我还准备给爸妈买个大房子,其它的回村子给乡里乡邻的做点事实呢。

    到不是毛小罡小气,他在村里生活习惯了,加上又是修道的,对物质生活没有什么要求,觉得钱应该用在有意义的地方。

    草草的吃了晚饭,就看见毛小罡帮着阿修,她不会用筷子可以理解,但是陈雪颖心头就是不是个味,晚上一起看电影的计划直接忘掉,回家去了。

    和阿修走在江边的小路上,河道里大大小小的船停泊在岸边,两岸对比鲜明,一方灯火通明,沿江的路灯如同一条蜿蜒的巨龙,另一边寂静无声,村民都开始坐在了电视机前。徐徐的江风轻柔的拂着面,寒意让阿修往毛小罡后缩了缩。

    看着孤苦伶仃的女孩,毛小罡让了让,换到了上风的位置,将阿修侧挡在后,刚走出两步,一个低沉的声音念咒口诀,不似是中文,念的很急,话音刚落一道能量波打了过来,一路撞断路边的几棵小树。

    事来的突然冒小罡一把推开了边的阿修,正准备硬碰硬抵挡这一击,口飞出一道金光,黄色的人影像极了一尊佛门金刚,面对来势凶猛的一击,稳稳的站定在毛小罡前。

    看都没看,铜甲尸扇苍蝇一样,不耐烦的挥挥手,一巴掌把气团拍向了天空,转对着毛小罡,讨好的说道,“老板没受伤吧,那个天气转凉了,您看我这太单薄了,能不能把您那件很有气势的纹衣服,借我穿几天。”

    没好气的斜了眼铜甲尸,还没怎么上工你就想着要工资,你忒狠了吧你,“好好表现,把正主给我带过来。”

    铜甲尸得到命令,吸了一口气,通过活人呼吸气味很快确定了方向,沉入了地底。

    僵尸是大地的宠儿,天生遁地的神通,为了不惊动对方从地底潜了过去,不远的树林里,河源在四周布置了密宗一脉特殊的隐匿气息的方法,虽然阻挡了灵气的波动,但还是在铜甲尸的嗅觉下暴露了位置。

    刚才蓄势已久的破魔咒被打上了天空,河源就知道了事不对,就九樱派的消息,毛小罡应该是接近灵液阶,比自己差了一筹,照道理应该不是这样的景象。

    刚想着一直纯黄的手臂,从后面掐住了脖子,河源心里一惊,高手。对方死气浓烈,应该是茅山养尸的产物。

    能够活动的双手立刻交叉结印,光琉璃真言发动,比之圆真的大如来真言虽然差了一筹,但是对付魂鬼物还是一等一的咒法。

    双手交接处产生一个璀璨的光球,七彩琉璃的豪光,一束束的向四周,实物正常的动植物,一穿即过,没有产生一点的伤害。

    七彩光束透过河源的体,激在铜甲尸的体附件,上散发出的尸气很快冰雪消融,激光般灼烧着王超的体。

    可惜双方力量差距太大,琉璃光束就连铜甲尸合的单衣都不能穿透,护的尸力紧紧地将其包裹慢慢蚕食掉。

    提着对方的子,高高扬起,然后灌向地面,河源的脑袋砸在了地面上,被撞的七荤八素,眼冒金星,一时之间分不清东南西北。

    王超乃是明朝将领,最恨倭寇,见得是一倭人,举着拳头就是一顿猛砸,还好为了讨毛小罡欢心没有下死手,几拳下去,河源头部的位置陷进去一个篮球大小的坑洞。

    半支烟的功夫,铜甲尸就提着气若游丝的河源回来了,随手往地上一扔,“老板抓了个倭寇,还有口气,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

    看了眼一密宗打扮的和尚,没想到连本佛教的修行者都请动了,毛小罡怒火中烧,看来小鬼子是打算没完没了了。自己也该去本把所有的事解决一下了。

    拉着阿修快走几步越过了铜甲尸,“王超用尽你的手段,我要知道他的一切,然后随便你处置吧,等下自己回来。”

    瞧了下已经远去的毛小罡,铜甲尸狞笑望着这个倭人,手指黑色坚硬的指甲弹了出来。

    漫天星辰的夜空对河源来说注定是一夜痛苦的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一眉传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