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自在天 第六天魔王 第十回 打劫妖怪修士的劫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爱妻号 书名:一眉传人
    窗外景物不断的变化,寒冬的来临带走了大部分的绿色,心早已飞到了父母的边,首次一家人团聚过节,心中有着莫名的兴奋。

    就修炼来说,毛小罡和费天是找到了共同的语言,一聊起来就没完,你一言我一语的,渐渐冷落了周围的同伴,毛小罡从对话里看出对方是一个诚心向道的人,没有妖邪的杀伐之气,一步一个脚印的坚持着苦修。

    在山里的子过的也很简朴,没有利用自己的能力敛财,反而帮助那些贫苦的村民,心地上说来还是不错,只是太寂寞了,做出一些较为偏激的事,既然那些死者不是他所为,毛小罡也没了拼斗之心,和对方交流起修炼的心得体会。

    都说知识是一代传一代,后人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可是修行界到如今反到越来越不好混了,典籍的残缺不全,灵气的匮乏,制约着现在的修士不可能在攀上前人那样的高峰。

    大门派敝帚自珍,小门小户苦苦在红尘中挣扎然后堕落,缺乏更好的交流,华夏修行界在全球渐渐的势微,其他的神系开始蜂拥而来,在这块人口众多的土地上传教。

    毛小罡很珍惜这个机会,有些疑问也拿出来和费天讨论,虽然对方是一介妖修,不过修炼最后殊途同归,再者对方的修为也比自己高,这是不争的事实。

    谭海涛和孙丽雯聊了一会,几次的见面让这个高一届的女孩对他印象不错,估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的可能。

    坐不住的谭海涛走了出去,说是车厢里面太沉闷了,要去透透气,顺便看能不能发现有什么美女。

    在孙丽雯的笑骂中跑了出去,陈雪颖很乖的呆在一边和孙小妹说笑,时不时看一下毛小罡,这样的感觉很舒服,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和他的世界是不同的,只要静静呆在一边就很满足了。

    门被大力的撞开,谭海涛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跑的很急,说话都一喘一喘的,“看你急成这样,是不是看见绝世美女了,”孙丽雯调笑着他,这个男人就是有点不稳重,看看人家毛小罡,和个妖怪坐在一起都能平静和他有说有笑的。

    “真是有事,还是大事,外面有人抢劫。”谭海涛说的真像回事似地。

    “今天不是愚人节,拜托这里是主干线,会有抢劫的,除非他们疯了。”孙丽雯对一些常识还是比较清楚的。

    “真的,我刚出去看见的,很快就要过来了,你要是不信等着好了。”谭海涛好心好意的回来报信,结果大家以为他是开玩笑。

    外面叮咛哐啷的,好像很吵,不过也都没往谭海涛说的那方面去想,嘈杂声慢慢的近了,外面一个粗暴的敲门声响起,谭海涛吓得子一缩,做了个不要开门的口型。

    大汉费天笑了笑,走过去拉开了门,这里除了自己还有一个道士,有什么好怕的,几个凡人劫匪,那还不是一盘小菜。

    门外的人也没料到,开门的是这么一个猛人,都赶上自己两个还多了,这要是打起来,自己完全不够看。

    费天望着门口的几人,冷声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吗,我们不买东西,推销的尽早滚。”

    铁塔般的躯对于普通人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几个抢匪就这么看着,开始想好很有气势的词,好几次都没开口。

    前面的一节车厢过来个一米八红脸的大高个,“猴子,你TMD搞什么啊,这么半天,赶紧完事了好走。”

    郁闷的回头道:“不是啊,老大,搞不定,要不您过来。”

    红脸汉子一听脸都绿了,四五个人居然就跑去敲门玩了,还是劫匪吗,丢不丢人,今天就让你们看看啥叫干一行一行。

    气哼哼的走到跟前,终于明白了,就这板真够吓人的,要是没武器,这么窄的地方还真干不过人家。

    “兄弟,我们办点事,你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就当什么都没看见,行个方便,我们绝对不给你找麻烦。”老大说话很客气,不然也没啥法子。

    费天坏笑一下,让开半边子,扭头看着他们。汉子瞧了下里面都是没什么战斗力的老弱妇孺,除了这兄弟,看着就发虚。

    红脸男人带着三个小弟走了进来,因为估计旁边这位,也没说什么场面话,只是简单的掏出刀子,以行动表明了来意,我们是来发财的。

    “各位我们只是求财,合作点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对大家都好,你们也会平安回家。”红脸汉子说着话,眼睛就没从两个女孩上离开。这么水灵的姑娘要说还真很少很和自己有什么交集,接触的一般就是出来捞的。

    所有人都没动,武器也好,几个亡命徒也好,都视而不见,这让红脸汉子很没面子,哥们这都抢劫呢,多少给点反应啊,“我说,IP卡IQ卡,统统告诉我密码。”

    几人噗的笑了,见自己的话没有一点威严的感觉反而成了笑话,红脸汉子恼羞成怒,先是狠狠敲了一下猴子,“我说不这么说吧,你还说是现在道上流行的,流行个。都赶紧的把钱拿出来,不然不要怪我手狠。”

    几个喽啰着家伙就走了上来,准备强搜,为了防备山魈的毛小罡一早穿上了鬼纹锦衣,衣服阻挡了绝大部分,站起来走到陈雪颖的前,目的不言而喻。

    猴子本来是准备乘机揩油的,看见有人坏事,心里蛮火大,一把揪住毛小罡的衣服,脖子以下花花绿绿的纹露了出来,鬼怪的纹可比一般的龙啊虎啊的震撼多了。

    猴子咽了口唾沫,心想这都是什么人啊,比自己还像坏人的猛男,这里还有个满都是纹的,不是国外回来的黑社会吧,看样子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还是让别人来吧,我去欺负下老人还行。

    猴子的退避让老大感到怪异,这种事平时都是这小子抢着干的,现在到口的不吃,耸了。

    看着后来进来的几个拿着大包小包的匪徒,毛小罡也懒得用他们来打发时间,“老费你上吧,等下乘警要过来了,”

    费天不好意思的看看劫匪,耸耸肩,影在每人边一闪而逝,跟着就是沉闷的倒地声,手下人都捂着肚子,黄疸水都吐出来了,一下子就没了战斗力。

    张大了嘴巴,吃惊的说不出话来,这是我眼花了,还是在拍功夫片,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一只巨手打断了他的沉思,持刀的手如同被大号的户口钳夹住,丝毫动弹不得,引以为豪的力量在巨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手腕的力道加大,痛的别说拿东西,就是以后能不能还是个问题,感觉自己的骨头都碎了。

    “你放手,快放手,断了,要断了,我认栽。”捏着汉子的手一甩,刀子飞了出去,深深的插在门板里,直到手柄处。

    看着颤动的匕首老大再次的无语,这需要多大的力气啊,对着汉子腹部一拳,老大子也躬成了虾米,躺在地上直哼哼。

    警察处理了匪徒,对几人表示了感谢,随着汽笛声,火车也快到站了,毛小罡拿着一个小包和同伴告别,下了火车。

    回到了这个自己出的地方,爸妈应该等急了吧,想着家人温馨的场面,走上了回家的路。

    本,晴空在手下的接应下已经安全抵达,没有马上回高野山,而是去了和千木约定的地点。

    一个地下赌场,这里是九樱派的产业,千木在一间僻静的小间里候着,见到推门进来的晴空,起行了一礼,“阁下这次香港之行还顺利吧?”

    晴空很高兴,点点头,“千木宗主,我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后山第一代宗主空海上人的佛一直静放在那里,里面蕴含巨大的灵力,只要您能得到,那么成为本修行界最强者指可待。”

    千木笑了笑,“阁下,不可否认你的提议很吸引人,不过我想不通这对你有什么样的好处,无本的买卖你也愿意做,白白便宜我们九樱派。”

    哈哈一笑,“当然有我的好处,我已经得到摄魂幡这件神州宝物,里面有当时我们的僧众在战争时期收集的两方大量的军魂,有了他们,我的实力就可以超过高野山历代僧王,后山之中还有不少安葬的战国时期名将的尸骨,有了他们的鬼魂,我的军魂大军就有了主心骨,同时宗门受到攻击,当代僧王声誉大减,我便可以取而代之,以后这块土地就是我们的天下,如何,千木宗主我的答案满意吗?”

    千木含蓄的笑了起来,对方说的比较合乎理,举起了酒杯,“那么预祝我们成功。修行界以后两家独大,对于麻生家我们也可以展开一些列的合作,这次就是一个消弱他们实力的时候不是吗?”

    晴空终于打动了这个影响自己计划的关键人物,微一示意,干了手中的酒,迈步走了出去,满脸的不屑。

重要声明:小说《一眉传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