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自在天 第六天魔王 第一回 我就是要吃羊腰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爱妻号 书名:一眉传人
    二号从没在人类社会呆过,纯净的如同一章白纸,偶尔的一点见识,还是跟着毛小罡上网看小说,翻电影学来的。现在一放出来好比脱缰的野马,到处东游西逛的。

    刚才悄悄的问了下一号,毛小罡告诉他美食就是碳烤羊腰子,好喝的酒就是茅台,至于前者,那是毛小罡考虑到兜里也就一百来块钱,能吃个啥,估计肯德基都不够看,所以就找了个路边大排档的食物来忽悠他,至于说酒嘛,跟着自己看电视上网的家伙也知道茅台是国酒,好东西。

    不过这个钱到没怎么在意,你一个路边卖大排档的还供应茅台,谁信哪。

    二号在以前的子里最欣赏的就是梁山好汉一般的人物,大块吃,大碗喝酒,那叫一个痛快,现在毛小罡一提,心里也有些意动,想着大口的吃着羊腰子,论瓶的喝茅台岂不爽哉。

    晃晃悠悠的在街上找着餐厅,压根就没去想什么大排档和餐厅的区别,自己是什么份,地地道道的魔神之子,以后通天彻地的人物,哪里不能去,也不想想上有钱没钱。

    走了快半个钟头也知道哪里有,有点着急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虽说长得不是凶神恶煞的,但是体内带着煞之气不是,看上去就不是好人。

    恶狠狠地一把抓过路边的一对小侣,拉过男的,露着白牙,“小子,我问你,那里有好吃的卖,不说我揍死你,然后再揍你马子,你俩一起变猪头。”不自觉的增加了点力量,悬空的提起了对方。

    对方一脸的凶样,大街上都敢动手,这么猛,不知道节期间严打的吗,男青年有点迷糊,搞了半天就是问路的,那有好吃的那真是多了去了,你到底想吃什么啊,可是看着对方又不敢问,得了我随便糊弄一个。

    指了指前面的一家豪华西餐厅,“那里有好吃的,地方也是全上海最好的,您绝对吃了给回头票。”

    顺着方向,那里的确有家不错的餐厅,就这装修也对得起自己的份了,放下了男子,迈步走了过去。

    男子顺了顺前襟,心想,吃不死你,看你等下怎么出来。这里的确是最好,但也是出了名的最贵。

    门口的服务生看见打旁边来了个年轻的小伙子,年龄也就二十左右,上穿着一般,不是这里的常客,正准备上前阻拦,要知道这里不是一般人来的地方,可是会员制的。

    还没上去,一只细胳膊就抓住了上衣,二号看也不看,往后轻轻一带,“混小子,敢耽误你大爷吃饭的时间,找死啊。”服务生打着旋就飞了出去,砰落地之后躺在地上直哼哼。

    其他的几个服务生看着满脸蛮横的毛小罡也不敢上前阻拦,推门进去,里面装的很不错,非常的有味道,至于怎么个好法,他哪能说的上来。

    人不少,多是一些穿着讲究的大龄青年,三十左右的那种,边都或多或少的有着美女相陪,二号撇撇嘴带着女人能吃个什么劲,就是要几个大老爷们大碗喝酒,带个娘们真扫兴。没说的,他就是二愣子,啥都不懂。

    找了个空着的桌子,二号翘着二郎腿坐下,拍着桌子,“有管事的没有,快点。我饿了,再不来信不信,我烧了这里。”

    周围的客人都是第一次在这里看见举止如此粗鲁的客人,还扬言要烧了这里,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这里的老板可是有背景的大人物。

    没有理会别人讶异的目光,指着走过来的大堂经理说道,“你是管事的?给我上吃的。”

    经理过来候微笑着说道,“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是会员制的,不对外营业。请你先出去好吗,不要打扰到其他的客人。”

    二号一听立马火冒三丈,不上吃的,还要赶我走,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手掌位置变成了中空,人手样的一个洞,“你们做买卖的不招呼人,还要赶我,是不是怕我吃不起啊,告诉你今天我非在这里吃不可,没吃的,我就找个人炖咯。”

    经理一看好嘛,这是来找茬的,还是那种硬到不行的,就刚才拿手,拍在人上,估计直接就送火葬场去了。

    四五个保全人员走了上来,二号一瞪眼,屈指一弹,哥几个还没过来就都趴下了,每人腹部一个不深的血洞。

    “你把我话当耳边风啊,给我上菜。”蛮横的一拍经理的肩膀,经理都快哭了,你倒是想吃什么啊,今个感遇到武林高手了。

    “先生请问您想用点什么。”接过来菜单一看,一溜的洋文,没一个认识的,二号一下子火又起来了,你是嘲笑哥们没文化是吧,我不跟你计较。

    这个脸,“我要吃碳烤羊腰子,来两瓶茅台。”

    噗周围的客人全喷出来了,第一次见来西餐厅吃碳烤羊腰子的,白酒这边一般也不卖啊,哪有来喝白酒的。

    经理苦着个脸,“先生我们这里不卖这个,我给你另外介绍几个好吃的菜式吧。”

    二号也是个听话的好同志,老大说了这个是最好吃的东西,他偏偏就是个认死理的人,“什么,这都没有,你还开什么店,我老大说的一定没错,我就要吃羊腰子,喝茅台,没有,让厨子学去,半小时不上,我就要发飙了。”

    经理一下急了,绝对是老板对头派来的,不着痕迹的在后背给手下人打了个手势,让他们报警。

    “先生我们真的没有,现在都哪里去学啊。”经理开始拖延时间。

    “我看他们那里不是有烤的牛吗,你按照了烤,不就换成羊腰子吗,茅台外面有的卖,别想骗我,没,给我出去买去。”二号才管那么多,你只要给我上齐了。

    经理一听想笑不敢笑,人家牛排不是烤的好不好。磨磨唧唧的走到了后厨,拖拉一会,听见外面那位祖宗又在大喊大叫的,连忙赶了出来。

    “先生,你要的羊腰子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你要吃辣的还是不辣的,酒马上就给您买回来。”

    “废话当然是辣的,这样才够味。”听见东西都有了二号,抹抹嘴,咽了口唾沫,有点迫不及待了。

    门外响起了警笛声,两辆警车,下来六七个穿着制服的警察。

    当头一个四十来岁的看警衔应该是个副所长之类的,来人一进餐厅,经理就迎了上去,“王所你来了啊。”暗暗地指指毛小罡。

    那个王所长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对着毛小罡,“就是你在这里捣乱,人家没有你要的食材,你就要烧店,年轻人太猖狂了吧,眼里还有法律吗?”

    二号吊都不吊他,别说是几个警察,你就算开一个集团军来,看哥们含糊不,“怎么,他们不卖我吃的还有理了,没有我要的开什么店,我来这里吃东西,关你什么了,碍着你了,什么东西。”

    “哟呵小伙子说话听冲,我是这里的派出所所长,这里的治安归我负责,这里是会员制的,你没卡进来,点些没有的东西,着他们做,这就是给我找麻烦了。今天我代你家大人教育教育你,来人给我拷上。”所长也恼了,一般还没什么人这么跟自己说话的。

    手下的几个年轻警察掏出了手铐,拉住毛小罡的肩膀,准备先制住他,来的时候就听说了是有功夫的。

    二号肩膀一晃,就震开对方的手,力道顺着就流到对方的体里,被弹飞的警察稀里哗啦的撞到了好几张桌子。

    “你敢袭警,”所长掏出了手枪指着毛小罡的眉心,“不要动否则我开枪了。”

    望着手枪,二号也想知道这些制造出来的武器,能不能伤害到自己,上默默运气了灵力,黑色的火焰在皮肤下流动,护住了子。

    “都给我住手,”一个声音插进了对峙的双方中,来人经理和王所长都认识,是向杰,向老板。在海上要找个不认识他的还真不容易。

    看着点头哈腰的两人,二号也认出了这个家伙,给一号钱的那人。“我认识你,今天我给你面子,不然,哼。”

    向杰是一头的雾水,刚才在上面就看见了,不过毛小罡现在变化反差太大,他没敢认,头发长了不说,平时很低调话不多,今天怎么大大咧咧的,话说神态完全的不一样。

    这个人从头到脚透着邪气,嚣张跋扈,根本就是另外一个,在楼上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他瞧见了二号手里出现的黑色火焰,当时冷汗就下来了,就算不是毛小罡,也是那种奇人,从他不知道这里的况就看的出,对外面接触的少,什么都不懂。

    见对方认识自己,也肯定了最起码是和毛小罡有关系,不过长的这么像,现在也不是寻根问底的时候。

    拉了二号上楼,要的食物很快送了上来,向杰有些奇怪,问明了才知道是毛小罡在忽悠他,第二人格的事,二号留了个心眼,只说是他弟弟。

    灵魂深处的见有向杰带着二号,也放心了,十几年没出来过,就让他好好玩玩吧。

重要声明:小说《一眉传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