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厉鬼 第二十二回 鬼纹锦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爱妻号 书名:一眉传人
    百多鬼物一同出现场面的确很是壮观,个个的拿手好戏一股脑的往毛小罡上招呼,如果不是提前在内衣上刻画金漆符箓,一个照面就能受不轻不重的伤。wWw.

    群鬼夜出,吸引了其它地方的孤魂野鬼,都往这边凑,四面八方都是鬼哭狼嚎之声,风阵阵,飞沙走石间冷的鬼气已经覆盖了整个别墅区。

    狼狈的躲开火鬼扔过来的火焰,近倒是不惧,但这类的远程攻击却有着很大的威胁,长舌的攻击贴着毛小罡的脸庞滑过,**了一丝血线。周围的其他鬼怪见着鲜血兴奋异常,加大了攻击力度。

    在腹背受敌的况下,毛小罡全力地躲避着攻击,寻思着反击的方法,自己缺少大范围的群攻法术,只能靠单一的符咒攻击,以数量来弥补不足,大把的符箓抛了出来,手腕轻抖,点燃的符纸朝着天空一抛。

    既然无法攻击就以守代攻,火花从头顶飘落下来,在毛小罡的灵气带动下,围绕着体旋转,数量众多的火星吸收鬼气开始变得饱满,围在毛小罡四周,如同集群出来捕食的食人鱼,胆敢走进一步,迎接他的绝对是致命的攻击。

    如同一个绞机,毛小罡冲向了鬼群,挡者披靡,所有的鬼怪都选择暂避其锋,躲不开的就如同被无数的刀片凌迟,火焰滑过的地方,鬼体直接被吞噬掉。刚走进的长发鬼瞬间被切割的千疮百孔。

    魂体化为一道黑气投入对应的纹里面,凝聚的鬼体被灭,但并不是不可恢复的创伤,只要足够的时间蓄积鬼气力便能恢复过来。毛小罡手中的符纸漫天的瞎丢一气,现在不需要什么准头,周围秘密麻麻的,只要扔出去命中率极高。

    带着灵力的符箓只要一经接触,剧烈的爆炸就能将击中的鬼推到一边不给他们近的机会,五指收紧成爪,附着的白色火焰如同指紧扣其上。

    三道爪影呈品字奔向许正阳面门,没有料到在势弱的况下毛小罡居然还敢主动出击,一个不留神,只用手封住冲着脸来的一击,两外两到紧锁住了自己的双肩,指尖的火焰轻易的破开自己护体的鬼劲,深深的透入肌肤,周的火焰一下子找到了目标,朝着许正阳蜂拥而来,如同小号的流星不断砸在体表面。

    一道突破不了防御就几道排着队轮流轰炸,几番施为下很快就突破进入对方体,无的摧毁着一切,毛小罡手指回缩用力,扣住了肩头的锁骨,这里是人比较致命的位置,一旦受制,就丧失了反击的能力。

    膝盖不间歇的顶向对方下体,许正阳痛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为新的鬼神,强烈的自尊让他咬牙坚持不出声音。得势不饶人,毛小罡,灵气催动的火顺着肩头的伤口,朝里面灌注,森冷的火灼烧着经脉,上半的血管全部被冻结,

    没有了血液供养,许正阳开始呼吸苦难,现在只能希望全鬼力可以冲破对方的枷锁。

    力灌右腿,报复的踢向毛小罡的要害,右脚一扫,踏着对方的脚背,毛小罡翻而过,狠狠的将许正阳摔了出去。低腰一个冲刺,来到对方落下的位置,毛小罡一直严肃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终归是借来的力量,也好意思称神,手肘一个下劈,击打在腹部,借着反震的力道腾空而起,右手在左手上一抹,带走上面剩余的火焰,右手聚集的全部苍焱凝聚成团,白色的光球里面火焰窜动,挥手扔了出去。

    轰,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的许正阳又挨了一记狠的,没有纹的地方伤口深可见骨,前肋骨也断了四五条之多,倒插进去,刺穿了肺叶,其他鬼众见老大受伤,连忙赶了过来。

    毛小罡一阵连消带打消耗过大已经没办法再重新聚齐火焰护,只得放弃这个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回布下四方符箓阵,稳守其中。

    符阵上面聚集乾阳正气,对秽之物杀伤力巨大,冲了几次没有毁掉一面符箓,吸收了灵魂的纹,已经具有一定的智慧,见冒失硬冲不是办法,立刻尖叫呼唤着周围因为鬼气吸引而来的游魂野鬼。

    指挥他们充当炮灰,不断去冲击阵法,消耗符箓上的灵力,正当夜晚,乾阳之力得不到补充,用一份便少一分,金色的字符已经变得暗淡无光。

    顾不得保留,毛小罡灵力再次朝双眼汇聚,太极眼及时出现,以目中金光震慑周围群鬼,让他们不敢有所异动。

    徐正眼挣扎着爬了起来,得意的大笑,“毛小罡今天你必须死,没有人能把我到这个地步,你可以自豪了。”

    太极眼的光芒对那些纹的厉鬼同样的有效,对于许正阳的指挥也不再执行到底,个个出工不出力,没那个愿意主动往前凑。

    心里冷笑望着得意非凡的许正阳,他上的纹间的裂痕拉的越来越开,齐集众多鬼魂,他根本驾驭不了,现在就出现了排斥,这个百鬼夜行图根本就还不完善。

    思及此处,毛小罡催动全的灵力,火遍布双臂,这是从第二人格哪里学来的招式,以太极眼镇压躁动的火,压制在双手发动近攻击。

    低腰探急速的冲出了符阵,学着电子游戏里的八神,一个俯冲来到许正阳边,同一种招式再次显示出,在得意忘形的人上还是很奏效的。

    面对欺进的毛小罡,许正阳露出了恐惧,慌忙中不知如何应付,一个勾手,火焰由下而上,白色光晕打在了腹部,其后近以手臂为盾,撞在受伤的口,还在慢慢驳接的肋骨插得又进了几分,

    侧翻转毛小罡将对方再次抛了出去,双臂如同两把死神的镰刀,幻起的光华令群鬼不敢靠近,蹬地起跳一气呵成,瞬间完成了破邪的手印,指掌间光芒窜动,火焰弹发了出去,这次去势更加急速,声势浩大,带着呼啸声,不断抽扯周围的寒鬼气,来到前已有脸盆那么大个。

    人的寒力让许正阳汗毛都竖立起来,火焰照的脸庞煞白,超负荷的运转鬼力,实质的鬼气形成一个液态的罩子,其上幽魂翻动,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毛小罡的视线里,是李水妮的,还有一些不认识,不过这些被杀死的幽魂都挣扎着在护照上翻腾,企图冲出来。

    两者相撞互不相让片刻间猛烈的爆炸,然后消散,中心位置旋风刮着周边的树木吱吱作响。

    许正阳全浴血,本来裂开的纹路现在开始扩大,纹不堪重荷的掉下来一块,接二连三的,除了心口的一处,其它均落到地上,没有了纹的地方只留下了红色的血,除了头部还算完整的保留人形,如同遭了古代水银酷刑一般。

    血冒着气,许正阳已经绝望了,没想到自己的鬼就这么被破了,一时接受不了打击,趴在地面嚎啕大哭。

    一把冰冷的雕刻刀从后脑扎穿,由眼眶突了出来,最后的鬼纹支持着他流失的生命力,没有立刻死亡,黄哥,是黄哥。

    在他咖啡厅里的雕刻男子走到了他的前面,“很奇怪吗?你以为凭借你的凡人躯就能轻易的支配鬼神之力,你的梦该醒了,百鬼夜行图只能是鬼纹师才有资格拥有,它现在并不完美,因为缺少一个主魂,由你杀死的百个灵魂,只有你的煞气才能镇住,明白了吗?”黑色的符号在雕刻刀的手柄出现,许正阳的灵魂被吸了出来,飘在空中。

    黄哥念起了鬼纹一脉的祈祷词,落下的纹开始漂浮组合在一起,不同部位的完美的结合,一件人皮的纹外衣在黑色的符文下开始变得轻薄透明,许正阳的灵魂投放其中,前的鬼王纹,张口吞下了许正阳,满足的捶打脯。到现在才是真正的百鬼夜行图。

    一招手,鬼纹锦衣飞向了黄哥贴在了上,像极了一个满的混混。

    好整以暇的看着毛小罡,“你是茅山的?”

    没有说话,对方上传来的威压很强,毛小罡为了抵挡吃的力气都用上了。

    “既然我成功获得了这件锦衣,现在我的修为已经到达了灵丹阶,除了几个大门派的老不死,天下何处我不能去,你一个灵液阶不到的小子不是我的对手,说,你想怎么死?”

重要声明:小说《一眉传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