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厉鬼 第十六回 鬼抱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爱妻号 书名:一眉传人
    天空刚亮,太阳也才冒出头,没有课的几个人还在享受温馨的懒时光,一

    个不合时宜的吼叫声直接在寝室里响了起来,有兴奋也有恐慌。

    “都起来都起来,什么时候了还在睡,知道吗,昨天剥皮人再现,黑帮头目暴尸无人小巷,死时还有美女作伴,真是黄泉路上不寂寞啊。”

    几人都抬抬头,是何强那家伙,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

    王海他们昨个比较兴奋,回来玩游戏到很晚,现在一大早被弄醒,一个个都绷着个脸,都是有起气的。

    “我说你嚷什么啊,怎么进来的,不就又有人被害了吗,我们是学生不是警察,我说你能不能消停会。”侯震不干了,支起半个子,火气不小说话声隔壁都能听到。

    “对不住,对不住,我这不是太兴奋了吗,要知道这可是第四起了,通报一下,让大家注意自安全不是。话说我是怎么进来的嘛,你们门没锁啊,毛小罡出去早锻炼了。”何强不好意思的笑着。

    “晕,小罡这家伙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这出门都不带锁门的,不知道学校小偷很多吗,要是进来坏人怎么办。”刚进屋的毛小罡一手正拿着油条啃着,心想,还坏人,你们几个五大三粗的猛男还怕一个小小的坏人,指不定谁怕谁。

    “我说都起来了,你们今天不是要去买演唱会的票吗,看你这精神头不像是熬夜了的,说话都这么有底气。”找了个位置,毛小罡拿下手里的豆浆,慢慢的喝着。

    几个家伙估计的向到那晚的幸福时光都开始爬了起来,不过那速度确实是慢了点,一件衣服,翻来覆去能穿十几分钟。

    坐上公车,人还多,离目的地不是一般的远,没两小时是别指望了,这个还是路上不怎么塞车。

    无聊的几个人贼眼不断的在车上乱瞄,对一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开始品头论足,这个的优点,那个的缺点。

    毛小罡对这些事不怎么感兴趣的,一道若有若无的波动从前面传来,定睛一看,在司机的位置旁边有个小鬼,年纪不大,大概生前在十四五岁左右,面容还很稚嫩,带着鬼笑,准备伸手去拉司机。

    毛小罡不有些想笑,你个小鬼居然大白天的玩鬼拍肩。鬼拍肩是民间流传的一种说法,鬼会用手拍你的肩膀和你开玩笑,被拍过之后,全感觉会很乏力,使不上劲,因为魂的接触,所以体会觉得冷,其实也就是一种心理作用。并不能对人体造成实质的伤害,不过在开车或其他危险工作的时候会十分的危险。

    毛小罡并没有去想为什么小鬼会敢在白天出来,暗暗运气灵力,在中指指尖聚成一个小团,弹了出去,气团如同子弹,急光电影间就在了鬼伸出的手臂上,前臂被出一个小洞。

    “啊”小鬼赶紧收回了手,他知道这个车上有高人,其实自己也只是想吓唬吓唬司机,并不是想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扫视着车厢内的所有人,就觉得没一个像的,一道炙的目光盯着自己,如芒在背,循着危险的感应,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

    一定是他,没人可以看见自己的,能望着我的一定是高人,想着对方轻易的发出灵力穿自己的手臂,就感到一阵心悸。

    耳边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小鬼,在公车开动的时候不要打扰司机哦,很危险的,你再做出这样的举动,我敢肯定你的下场不比魂飞魄散要好多少。”

    小鸡啄米般的连连点头,害怕的看着毛小罡。忽然边上的王海拉了拉毛小罡的衣服,指了指。小声说道:“看,那个小偷准备偷东西,还揩油,真不是人啊。”

    不远的中间车厢里,一个小偷真紧紧的贴着一个相貌不错,材很好的女孩,车上人多,借着推挤的力道不断的擦着女孩的后,还一脸享受的样子,右手两指慢慢的伸进女孩的包包中。

    毛小罡看了看小鬼,“去拍他的肩膀,今天我不和你计较,戴罪立功知道吗?”听见高人和自己说话,小鬼哪还有不愿意的,体一轻,票到了小偷的傍边,一脸坏笑的摸了下他的手,抓住手腕,上的绿气开始传了过去。

    奇寒刺骨,好像全至于冰窖中,手臂一下就麻的没了感觉,原本还正爽着,一下子被淋了一桶冰水,一下飞到了九霄云外。小鬼瞄了一眼对方的下体,小帐篷有点消退的感觉,和王海一样**的眼神,右手猛的一把抓住对方小弟,还用力拽了一下,可要了亲命了。命根子估计都冻的脆了,“啊。。啊”的捂着跨中间,不停的在车厢原地跳。

    女孩子转过满脸的笑意,一膝盖顶了上去,全车厢的男人集体倒吸了一口凉气。

    汽车终于到了站点,毛小罡下车的时候拿出一个黑袋子,随手一抄,就把小鬼装进了袋子里。

    几个室友都跑去排队,还别说现场只能用人山人海来形容,还有不少的粉丝拉着条幅在一旁摇旗呐喊。毛小罡找了个空旷的位置,对着黑色袋子里的小鬼。“你怎么打白天的就跑出来了,不知道太阳晒晒要魂飞魄散的吗?”

    “大哥,我是附着人出来的,你不知道啊,最近城市里,有不少可以很轻易的附上去,就连我这个死了没多久的都能做到,我跟你说哦,他们上有个图案,气很重,白天附在上也不怕太阳的。”小鬼似乎很久没和人聊天了,打开了话匣子说个没完。

    毛小罡听了他叨咕了半天总算是明白了,最近不少人有纹一个奇怪的图案,纹了之后这些鬼魂不仅能附体还能白天出来活动。纹了图案,什么样的图案,能让人体聚敛气呢,毛小罡心里暗暗想着。

    “爸,爸,快来人,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司机马上去给我爸拿药来。”一个中年男子对着奔驰边上的司机说道,怀里抱着一个晕倒的老人。

    远远望去,毛小罡在老人的小腿上看见一缕黑气,不断侵蚀着老人的体,现在已经盘踞到心脏的位置。

    “老人家这种况多久了?”中年男子转过头,一个学生打扮的小青年站在了自己边上。

    “没多久大概半个月了,自从我爸去参加了一个老朋友的葬礼,回来后就一直精神状态不好,开始我们以为是因为伙伴的去世,可后来越来越不对劲,子向来还算健朗的开始变得虚弱,看了不少专家一直也没什么起色。”病急乱投医,中年人虽然不相信一个不到二十的小伙子是什么高明的医生,但是对方能开口就问况,不让他生出了一丝希望。

    “你把他台上车里去,看看小腿处有没有一个黄豆大小的红点。其他的我们到车里说,外面不方便。”

    中年男子是上海最大影视娱乐公司的老总,叫向杰,老人是他的父亲,一个老革命,这次的演唱会就是他的公司主办的。

    撩起裤腿,向杰真的在他父亲的腿上发现了一个黄豆那么大的红点,不像是痣,他敢发誓以前父亲这里没有任何的记号。

    现在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是真的有本事,“小兄弟怎么称呼,我父亲你能不能,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没有直接回答,毛小罡瞟了眼车外的人群,“找个安静的地方。这里我不方便动手,毛小罡。”

    来到了体育场里面的一个小间,门外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碌,布置着会场,有的忙着彩排,看见一路走过的董事长,纷纷鞠躬打着招呼。

    进了房间向杰一脸焦急的问道:“毛兄弟,我父亲这是怎么,在北京检查也没有个具体的说法?”

    “向老这是中了毒,准确点说就是被煞之气入体,加上他年迈体衰,所以抵挡不住寒气攻心,再晚几天恐怕就难以回天了。”向杰见毛小罡并没有把脉看下病,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鬼魂一说我是向来不信的,不过扭不过父亲也请了一位高人来给父亲看过,还留了一张符,可是并没有效果。”说着拿出父亲怀里的符纸。

    “这个符没什么效果,虽然也是朱砂画的,一来上面没有灵气,二来这符也画的不对,这是凝神的符箓,不是驱邪的。你父亲应该是去参加老友的葬礼被恶鬼所扰,腿上的印记就是证明,这在民间有个说法叫鬼抱腿,和鬼拍肩不同,他是将你父亲缠上了,一直到阳气耗尽为止。是一个鬼魂对自己的亲人和友人放不下的表现。”说完毛小罡拿出一张符纸,折成三角,递给了向杰。右手搭在老人的腿上,气旋一吸,就扯出了向老上的气。老者缓缓地醒了过来。

    向杰高兴地看着父亲面色逐渐的红润起来,小心的如获至宝的捧着符纸,“老人家我问你,和你一起去葬礼的还有什么人没有,最近有什么反常的表现?”

    向杰对着老人说了下刚才的经过,感激的看着毛小罡,“和我一起去的还有小陈,不过他最近帮着忙演唱会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

    再次感谢了毛小罡向杰亲自送了出去,还给了几张位置很好的门票,希望毛小罡以后到家里做客,有什么事尽管去找他。

    送走了毛小罡,向老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个小伙子是真正的高人,你以后多联系,有什么奇怪的事多向他请教。”平时在人前一副高高在上向杰乖孩子般的点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一眉传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