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厉鬼 第十四回 血色印记!真魔之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爱妻号 书名:一眉传人
    刚出现的后藤彰,仰天长啸,无边的尸气不断的在他周翻滚,如同一尊魔神,气势上一点不亚于大持明伏魔金刚,双手持刀,高举过头,凝聚长达近五米的黑色刀罡。“嗷”狂吼声中挥刀下劈,凛冽的刀气只是擦过,就在地面留下一条深深的沟壑。

    两强相遇,金光闪烁,黑雾翻滚,天生宿敌的力量化为一半黑一半白的巨大圆球,轰的一声巨响能量球再也无法承载两方的力量,爆炸卷起强劲的风暴,场外的树木被狂风连根拔起,一快块的草皮刮上了天空。其他的营房也受到不小的波及,窗户的玻璃全部震碎。

    这招打出之后,圆真三人全的灵力抽取一空,连说话都力有未逮,三人跌坐在地上,看着远方的尘土,如果没有成功的话,接下来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

    灰尘慢慢的散掉,一个立的影又清晰到模糊,虽然挡住了三人全部力量的一击,后藤也不好受,只剩下了持刀的右手,左臂已经不翼而飞,在爆炸中化为尘埃。体到处都是伤痕,肌一点点的蠕动,将断裂的部分接到一起。

    如果不是他一直站在相田真纪的前,估计这位九樱派的宗主这时可能已经去了冥府。相田真纪眼含泪花,从后面紧紧的抱着自己的丈夫。

    “小鬼们,你们还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吧,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后藤扯开抱着自己的手,一步一步靠近四人,沉重的步伐,每一次都踩在众人心里,和心跳节奏一致。

    三人苦笑的你看我我看你,都知道大家到了油尽灯枯的阶段,别说什么招式,就是跑的力气都没有了,现在就是案板上的鱼

    后藤再次向前移了一步,眉头紧锁成一个川字,太刀戒备的挡在前,“出来吧,你的气息虽然收敛,但是我是行尸,可以闻到人气。”

    一个不远处的小土坑内,毛小罡站了起来,抖了抖上的泥土。“本来想躲起来偷袭的,看来没有机会了。”

    符纸已经用完,柳绳对付魂厉鬼到是可以现在却派不上用场,想想上现有的器物,还真找不出有对付死尸的,没有办法只能硬拼了。盘思过后毛小罡双手出苍白火焰,两个小火苗在指尖跳动,蕴含的恐怖力量被表象所掩盖。

    后藤瞳孔收缩,紧盯着火焰,那白色火焰是九地冰炎,别人不识货,自己这个接近鬼王的存在可是识得的厉害。那是九幽之火的前,汇集天地至之力,虽说自己也是吸收邪一类的气息来提高修为,但是质量和档次根本不可同而语。

    后的相田真纪早就看出毛小罡的实力,轻轻的说了句小心,就退到战场后面压阵。

    两人都没有动,点点滴滴的蓄积着力量,双方的气势开始在中间不断的挤压,后藤毕竟是修为深厚,还在生前做过一方大员,自带的威势就是不毛小罡能比拟的。

    看着对方气势节节攀升,已经不能再等,否则接下的一击吃亏的一定是自己,毛小罡双手如同投球,双双掷出,两朵火焰上下交错跳动,忽高忽低,十米的距离一盏茶的功夫已经飘了面前。

    漆黑的太刀唰唰唰的前连出四刀,刀刀同一时间不分先后的刺在火焰上,可惜毛小罡的冰炎有形无实,你就是出刀再狠,力道再大,也是一样的犹如打在空处。

    带着些许尸气的太刀轻松的穿过了火焰,刀的气死确实是火焰的最,如同甩不掉的狗皮膏药,吸附在太刀上,不断的吞噬着死气,慢慢的壮大自己。

    上的尸气通过持刀的右手开始被火焰吸走,好像一个永远也吃不饱的老饕,胃口大的就像一个无底洞。

    后藤张开口喷出绿色的尸火。不断的加大力道,寒对寒,火焰一阵激,如同烟花,鬼武者首领后藤全上下被溅了正着,前面,手臂结上了坚硬的寒冰,幸好自己是死人,不然火焰上的寒毒攻心立刻就能要了命。

    毛小罡脸露出古怪的笑容,自己的计划是成功的,但是结果却是非常的失败,根本就没伤到对方什么嘛。

    主动出击的后藤瞬间就占据了优势,一刀快过一刀,没有华而不实的招式,普通的劈砍在他手里发挥的淋漓尽致。生前就浸武道多年,现在很有一代宗师的风范。

    毛小罡一刻不停的躲闪着迎面来的太刀,没有一点出手的机会,对方清楚的判断预知了自己的后续动作,偶尔的几次反击也在途中被打断。刀痕一条一条的增加,浑疼痛,咬咬牙,左手死命的抓住贯穿了左键的刀,右手鼓足全的灵力,照向对方头顶。

    说时迟那时快,后藤松开持刀的右手,搓手成刀,锋利的黑色指甲闪着金属光泽,其利害程度绝对不亚于一把利刃。

    手刀略一受阻,就刺透了毛小罡的右掌,鲜血染红了整条手臂,双腿跃起,灵气灌注双脚,手臂传来的剧痛,没有分掉一丝的心神,苦心设计的杀着终于露出了獠牙,如同打桩般狠狠的踢在后藤的口上。

    借着推力,毛小罡退到了后面,左肩的伤势很重,太刀击碎了肩胛骨,左手完全失去了知觉,右掌掌中一个巨大的窟窿。渗进了尸毒,血液夜色开始变得暗淡,带着一丝黑色。

    刚刚恢复了一点的圆真看着猫小罡的惨样,知道不是再犹豫的时候,“把你上所有的功德漆给我,接着愿力我还能发动一击。”

    清明和李响也站了起来,挡在圆真的前面,接过扔过来的小瓶,圆真开始用金漆在上不断的画着符号。

    能动的几个特种队员在处理了伤势之后,端着一大盆的糯米水跑了过来,“用糯米水泼他。”这是最后的战斗了,毛小罡想起了对付普通僵尸的办法。

    一勺一勺的糯米水浇在后藤的上,对于死尸来说这个比浓硫酸还可怕,一寸寸的肌肤被腐蚀掉,后藤厉叫着扑向了周围,爪子所过之处都带起了团团血花,特种军人不屈的意志,和自豪支撑着他们,即使断了骨头,也爬上去喷一口嘴里含着的糯米水。死死的护着后面的四人。

    相田真纪冲向了圆真,现在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还差少许就画满了大如来经文。一个战士抱住了对方的双腿,拉响了上的光荣弹,手雷的巨大火光照耀在众人脸上。相田真纪上的夜行衣被炸得破破烂烂,尽管灵力护住了全,还是被飞的弹片割得鲜血淋淋。

    同志的牺牲刺激了所有还活着的人,李响喊着泪花,握着沧澜剑刺向了相田,可惜灵力尽失的他又如何能阻挡对方的步伐,一个照面就被拍飞出去,躺在地上晕了过去。

    另一个战士被后藤的利爪破开了膛,在眼神涣散的一刻爆炸声再次传进了众人耳朵。

    清明红着眼,狠狠的捶了一下口,一口鲜血洒在了卷轴上,慢慢的升到空中,几十把灵剑一字冲出,在空中飞舞,俯冲着奔向相田真纪,现在必须要等圆真完成招式前的准备。

    光剑不断的冲击灵力形成的护罩,一把不行就两把,三把,排着队伍前仆后继的涌向相田。一道蓝色的水花从三楼窜了下来,凝聚成的男子贴在护罩上。

    “小鬼子还记得我吗?你们毁了我的家,我的公司,我的朋友和兄弟,还毁了我的人生。我等这一刻很久了,现在一起死吧。”

    溺死鬼水构成的体冒着气泡,灵力开始紊乱,盯着一脸骇然的相田真纪,自爆的强横力量撕开了口子,咔一丝裂痕出现在护罩上,清明带着微笑看着刺向裂痕的光剑,力量耗尽晕了过去。

    “不”后藤吼叫着看着妻子被灵剑刺穿,口开了一个大洞,鲜血染红了地面。跑过去一把抱住到下相田真纪。

    终于完成了,圆真拿出了,出来时师傅交给自己的佛骨舍利,念起了大如来真言,借助功德愿力和佛骨舍利发动最强的一击,即使丢掉命。

    庞大的金色光芒从圆真的体散发开来,上的符号一个一个得被点亮,金色的字符脱体而出,在边旋转,一道道佛音从符号上响起,越来越亮,闪着金光的圆真如同一个小太阳,光和不断的洒在漆黑的夜空。

    至阳之力驱散了场周围的一切邪力量,然后慢慢的收敛集中,一个金色的火球开始成形,圆真金光闪闪的皮肤开始龟裂,口,四肢,最后是头部。

    “和尚可以了,不要在增加了,你会死的。”毛小罡着急的看着圆真,刚才的一幕幕心酸的画面让他不断的掉着眼泪,痛恨自己的无能,如果自己有足够的力量他们就不会死,和尚也用不着拼命,以燃烧灵魂的代价来发动只有达到灵液阶段才能使用的大如来真言。

    悔恨不干和对鬼子的怨恨犹如一根毒刺,不断的扎在毛小罡的灵魂上,强烈的负面气息不断的涌现,头部开始发烫,额头出现了一个血色的标记,三角的符号中间有一只漆黑的眼睛,外面一团血色的火焰包裹着。

    灵魂深处一个听不到的声音啧啧有声:“知道自己的无能了吗,一号。将体交给我,你就能拥有超越魔神的力量,十八年了,你一直使用着体,现在只要交给我,就能满足你想要的一切。。。。。”

    大如来真言进入完结阶段,人的力开始展现这恐怖一击的前奏。相田眼神迷离涣散,小声的在后藤耳边说着什么。

    后藤流着泪第一次露出了吸血的獠牙,咬在相田的脖子上。灵力不断充斥着体,伤势尽复,浓烈的黑气已经液化,包裹着后藤的躯。

    抬手一招地上的太刀,面向圆真走了过来,金色的光芒到其体附近就被黑暗所吞噬。圆真的体早已到达了极限,上一快快的掉落着发光的血,强悍的灵力不吐不快,江河入海般的灌注到前的金色火球,奋力的推向了后藤。

    一道影出现在两者中间,背对着的圆真并没有看见毛小罡额头的血色标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地底无穷的邪气火被抽了上来,外燃烧着白中带黑的火焰,地心火不断的涌出地面,升腾起一个巨大的三十米高的火柱。随手一指,直径超过七米的火箭向了后藤,回光影闪动间就到了金色火球处,双臂探出,“给我破,”啪的一声撕开了火球,昏迷边缘的圆真还没来的机看清对方相貌脖子处就挨了一记,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毛小罡站在地面看着已经被吞噬的后藤,那里什么都没有留下,出神的望着自己的双手。

    “一号你不讲信用,给我体,我要出来。。。。”强横的精神波迅猛的将对方抽回灵魂的深处。

    “二号你别想取代我,我是茅山下任掌门,最强的天师,一眉的传人。。”话没说完直的倒了下去。

    建国六十年,普天同庆,仅以此章献给最可的人----保家卫国的解放军战士

重要声明:小说《一眉传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