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厉鬼 第十二回 月夜激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爱妻号 书名:一眉传人
    “今天的事因我而起,给你道个歉,以后贴带着我给你的玉符就不会有事了,希望不要把今天的事说出去,我不想所有人用异样的眼光把我当怪物看。”今天对方就是冲着自己来的,陈雪颖无妄遭了灾,让毛小罡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可以,不过你以后要教教我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见对方点头答应,陈雪颖开心的直笑。

    李响接到了毛小罡的电话对料理店迅速做了盘查,可惜去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小杨今天就把这里所有的人撤出去,明天我们张开网等他们。”

    对于无所事事的毛小罡来说时间过的很快,对于今天晚上并不怎么担心,这次的行动人员来了不少,几乎都存在气感,有的已经修成,灵气旋,都是各个门派的精英弟子。

    老妇人已经换上一黑色紧的夜行衣,上九朵樱花彰显着她的份,后四名护卫一字排开,

    众人立在营区墙头,一个眼色,后的四名黑衣人跳下院墙潜伏过去,悄悄来到了旧楼前的场上,四周非常的安静,没有一点响动

    楼顶的灯唰的照亮整个广场,“等你们多时了,”李响的声音从楼门口传来,七名队员从其他营房建筑内现出影,顺势合围住九樱派几人。

    统一声响,四人抽出了后背的武士刀,动作整齐划一,月光照耀在刀,反着一缕流光,以场中心分别守住四个角,天空中一个有翅膀的黑影挡住月华,两手张开,抓住背后木翼下面的绳索拉环,后是一个不大的木质结构的风筝,和一般的纸的不同,上面绷得是一层很薄的丝绸。

    九樱派宗主相田真纪,如同一只大鸟,飞到了场中心的位置,自己宗主已经驾临,四名护卫紧了紧刀,如同四道影子,杀向了周围的行动队员。

    刀光剑影一时间你来我往,这次的行动队员只有少数几个是各大门派的精英历练弟子,其他几人都是从特种部队搜罗的人才,加以训练,气感有成的。

    对上九樱派的高级忍着护卫也仅仅是渐落下风,缠住个一时半会的问题不大。

    相田真纪放下后的风筝,冷眼扫视全场,即使是几个尚未动手的修行者,对方的修为根本不和自己在一个档次,昨天见到的那个有威胁的茅山弟子,这里并没有他的影。

    一撩上的披风,里面的黑色劲装上插着八根闪着寒光的长刺,和峨嵋刺不同,它只有一头,另外一头有着一个长角的鬼头,一个闪上的鬼刺以中心点围成一个圆。

    拿下上的标示的九朵樱花,抛出去八朵,在里圈形成一个小园,中间留出一个位置。

    “不好她要布阵召唤死尸,大家上,必须阻止她。”峨眉以剑修为主,多为练剑的修行者,在每人拥有气感以后,便能在剑冢寻找一把属于自己的宝剑。抽出随的宝剑,挽起一朵剑花:“小鬼子,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沧澜剑。”

    手指在剑一抹,从剑鄂到剑尖亮起一抹红色光华,澎湃的力驱散着周围的寒之气。

    如同星球大战中的光剑,挥动间带起层层光影,一个进步,长剑直刺相田真纪,其他两名正道弟子,也各自拿出武器,一人用的是禅宗功法,右手拿着一杆两头尖锐的降魔杵,手柄处雕着两朵白莲,单手平推降魔杵,左手做佛祖拈花状的手印,“神威如狱,神恩如海。”双手间暴起一团金光。

    金色的光团向着老妇人飞去,另一名昆仑弟子,掏出一本竹卷轴,迎风一展,卷轴打开,上面刻画的五柄宝剑如同活了一般,“灵剑出鞘。”随着话音,五把光剑犹如出闸的猛虎,打着旋封住相田真纪的后路,带着呼呼风声,从后面包抄而来。

    轻蔑一笑,相田真纪的鼓足全的灵力,细胞瞬间活化,一个年轻貌美的,翩翩佳人出现在众人面前,微微张开的左手五指,每个上面都环绕着一个黑色骷髅头。

    左手一收一张之间,五道骷髅黑气分成三个方向,带着鬼哭狼嚎的呼啸声,迎上对方的招式。

    没有等待自己攻击的结果,拿出一个小瓶,里面装着宗门在本辛辛苦苦才搜罗到得四十九个纯女子的精血。拇指弹开瓶塞,抛到樱花中间,血液刚一流出,便被脚下的泥土吸收。

    出的鬼气蕴含的力道很大,措不及防下李响以剑硬撼,吃了个暗亏,刚猛的力道推着他一路后退,右脚踏地止住余劲,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佛家功法在先天上本就克制魂邪力,金色光团的力量虽然远不及对方,但也拼了个旗鼓相当,双双湮灭消散。五道灵力剑光因为分摊了力道就没有那么好运,被骷髅头逐一吃掉。

    李响对着禅宗弟子喊道,“圆真赶紧阻止对方召唤行尸。”脸色有些焦急。圆真收回武器,拇指,食指,尾指两两相对,开始结印,口中念起大光明咒。食指指尖闪动金色光华,越来越亮。如同大号的灯泡,将四周洒上一片金光。

    李响劲力急吐,犹如实质火焰包裹住剑,再次合而上。

    “一群小鬼也敢与月争辉,”手中最后的一朵樱花暗器般,电而出,击打在李响的沧澜剑处,一团黑气在两者杰出间暴起,李响形急退,又一次被狠狠的击了回来,论修为自己还犹胜过两位其他门派的同仁,没想到几次吃亏的都是自己这个峨眉传人。一时之间李响怒极攻心,不要命的催动周灵力。

    无数的尸气从地底窜了出来,不断的纠缠在八根鬼刺上,上端的长角鬼头,双眼一闪一闪的泛着绿光。大地一阵起伏,一个沉闷的呼吸声,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

    月光如同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牵引,匹练般的落在樱花的位置,缓缓地旋转起来,花蕊冒出股股的绿色尸气,范围逐渐的扩散,眨眼间就笼罩住大半个场,三名正道弟子有玄功护体,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只是压制了一些功力,此消彼长这下更不是老妖妇的对手。顷刻间就被瓦解了攻势。

    其他行动组成员现在更是苦不堪言,本来在修为上就比对方的忍者来的要差些,现在对方可以说是占尽主场,天时地利,根本没法打。

    地面一阵剧烈的震动,巨大的吼叫声响彻天地,即使在很远的市区也能听见,无数的市民被从睡梦中惊醒,喊声带着无尽的兴奋,牵扯着所有人的神经。

    “不好,尸体已经都开始被激活,李响他们究竟是怎么搞的,这么多人都摆不平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毛小罡正在赶来的路上,听见这声吼叫也不由暗暗心惊,这是有着百年以上僵尸的修为,不是普通的降魔者可以对付的。也难怪他会不满李响他们几个,这要是让其平安出世,绝对是要卷起腥风血雨的人物。

    加快步伐,灵力不断在双腿经脉里循环往复,朝着军营位置飞跑。

    地面一只只手臂破土而出,用力的抓住地面,将子慢慢的拔了出来,数十个衣着寸缕的尸体爬出地面,绿着眼睛茫然的看着四周,相田真纪拿出怀里的一枚铁销,轻轻的吹响。

    原本还浑浑噩噩的行尸开始,流着口水,龇着尖牙走向行动组众人。“圆真你搞什么啊,你的大光明咒有用。”李响气急的将矛头指向了同伴。

    圆真眼观鼻鼻观心,继续的念着大光明咒,金光落在行尸上,如同在烧红的炭火上浇了一杯冰水,吱吱作响,佛光一照,整片的体组织开始融化成白骨。

    行尸就像老鼠见了猫一个个的躲着金光,靠近昆仑弟子的被灵剑瞬间的绞杀,李响那沧澜剑上的火光熊熊燃烧,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啃得骨头,行尸虽然不知道害怕,但是天生的本能还在,转向着外面得队员冲去,还是捡软柿子来的安全。

    行尸在哨音的纵下张牙舞爪的冲向特种队员,本来还可因为人数,保持旗鼓相当的几人,现在算是没有了半点优势,貌似对方现在玩的是人海战术。

    没有人注意旧楼三楼的窗户处飘进了一滩水渍,在月光下凝聚**形,看着楼下的战斗,在行尸出来的那一刻,脸上的血泪流的更快了。

    “我的兄弟们,原来你们也遭了毒手,该死的本狗,我刘明德和你们势不两立。”楼下那些尸体的样貌依稀可辨,溺死鬼握紧了拳头。

    三人中圆真和尚,一边接着手印,一边拿着降魔杵杀向死尸,李响和昆仑子弟继续牵制相田真纪。企图打断她的哨音。

    口中继续吹奏,双手手指不断的变换,指影重重,地底的力,随着手指的跳动被抽取了上来,拉扯着死尸上的浓浓死气,墨绿色的气团开始凝聚成形,圆球内部,条条鬼影四处冲撞。啵,圆球由内向外的裂开,黑色的影子漫天乱窜,如同游鱼样的来回穿梭。

    发现了下方的两人,集群式的冲锋,铺天盖地的涌了过来。一把将李响拉到后,手卷朝着天空一抛,抬手一指,指间一道蓝光喷在竹卷上,散乱开的卷轴,化作片片木甲扣在他上。

    黑影不断的冲向昆仑弟子的体,每撞击一次便消失一道,木甲上的蓝光也暗上一分,眼看就要支撑不住,数道带着白色火焰的灵符到漫天的黑影上,苍白的火焰如同一个个漩涡不断吸收着幽魂,吸收的越多火焰堆积的越大,然后再融合成一个直径超过一米的白色火球,静静的悬浮在半空,和相田真纪遥遥相对。

重要声明:小说《一眉传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