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八章 非法同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秋书卷 书名:妃妾
    “你笑什么,人家不过是第一次喝酒而已了,而且可是喝醉了!那么多酒精吐不出来对体不好”沈云兰一边尴尬的说道,一边不免恼恨的向四周搜寻了一下,考虑是不是找个易拉罐什么的,然后直接给他砸过去,明天就可以用喝醉而推脱责任,但是显然她的醉酒不是小说中描写的那种感觉。

    “你喝醉了?我好怕怕呀,要不要酒后糊涂了、咱们去干点儿什么”林云辉勉强忍住笑调侃她道,喝醉酒的人这妮子大约没见过什么样。

    “我是真的有些不舒服”沈云兰无奈的皱着眉头说道。

    想想一下子喝进去一斤多高浓度白酒,林云辉也有些担心,但是看她的样子分明无事,据说女人要么不能喝酒,要么就是酒仙,显然林云辉认为沈云兰是后者,想了想他收起了调侃不确定的问道:“那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洗胃?”

    “洗胃?”沈云兰反问了一句,想想一根管子一堆药水从嗓子进去搅合,她不立刻打了一个寒战飞快的摇头,勉强和林云辉回到了酒桌上努力喝水喝饮料,大约用水综合一下究竟对体就没那么大的侵蚀了吧,理论上是说地过去的。

    剩下时间不多的饭局就在沈云兰的疯狂喝水中过去了,只记得临走那个约翰•史密斯要了她的电话说改天请她吃饭,本着客户是上帝的原则,而且这个约翰•史密斯看起来还像好人,所以不算十分糊涂的沈云兰很自然的同意了。

    送走了几个“上帝”华夏的人也分头散了,林云辉很自然的准备送沈云兰回去,没想到一进停车场,一个火红的影立刻的扑了上来。

    “云辉,我们好有缘!”看着扑过来的影林云辉很自然的一躲,却忘记了旁边地沈云兰,直接两个人撞在了一起。于是小的沈云兰直接一个踉跄跌在了地上。

    “你还好么”顾不得理那个扑过来的人,林云辉连忙扶起了地上的沈云兰,停车场的水泥地面坚硬而粗糙,看见沈云兰的丝袜上已经渗出了点点血迹,他不有些自责地拉过了沈云兰的手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换来的却是沈云兰一抖。

    感觉到手上黏糊糊的感觉,林云辉低头一看不吓了一跳。白皙的手掌上已经整个被擦破了皮,一个一个小血珠在破了地方努力向外挤着,连忙拉过了她的另外一只手,相对刚刚看见的这只还严重了一些。

    “去夜间诊所--”林云辉想也不想的一揽沈云兰的腰就向他地车奔去。

    “林云辉。你给我站住--。这个女人是谁?”被漠视地火红影愤怒地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横在了两个人地面前。

    痛地脸色已经发青地沈云兰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冶艳嚣张地面孔上。直地鼻子、大大地眼睛。一头夸张地大卷发正和她地主人一样愤怒地抖动着。虽然一脸地骄横和不满但也不影响那傲人地美貌。而且看着那一地闪亮沈云兰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

    女人不是都很善于夸张地尖叫么。这个女子怎么伤成这样也不言不语。甚至连一声抱怨都没有?看着边惨白地颜。林云辉觉得心都在跟着痛了。看了看眼前红衣似火地女子他不有些厌烦了起来。这个刘氏财团地千金刘艳丽从见面开始就缠着自己。因为阿城钢铁借壳上市她给了一些提示。所以散户赚地盆满钵圆。所以自己还给她几分面子。但是有些女人显然面子是不能随便给地。林云辉瞬间冷下了面孔。

    “她是谁还不劳刘大小姐过问。让开我带她去医院”看见沈云兰摇摇坠地体。林云辉索一个打横抱起了她。躯轻盈地叫他瞬间一愣。只是为什么体这样冰冷。不是喝酒喝多地人都么。不会烧坏了胃吧。林云辉呆怔过后不慌乱起来。直接撞开了刘艳丽就往车前跑。放下沈云兰发动了车子准备去挂急诊。

    “林云辉。你越来越没有品味儿。连这么涩地青苹果也招惹”火红地女郎被撞开后不忿地在后吼叫了起来。

    突然被袭击地沈云兰缓过神儿来后不免苦笑了。都三年婚姻地女人了。竟然还能被人家冠为青苹果。不知道她是该悲哀还是该偷笑。

    夜晚路上好在车少,林云辉一路狂飙到急诊中心,看见沈云兰不过皮外伤,医生用不屑地眼神儿瞪着林云辉,林云辉有些尴尬地解释道:“她那个刚才喝了一斤多五十度以上的二锅头。但是体不反而很冷!”

    听了这话双手被包裹完地沈云兰。连抗议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拉进了检查室,本来很痛苦的胃镜也在她的昏昏沉沉中没有痛苦的过去。

    很困很困。其实她哪也不难过只想回家睡觉,终于折腾够的沈云兰在半睡半醒之间被丢到了上,可真是柔软温暖,她想也没想的径直去会周公了。

    这女人没什么大问题,放下了沈云兰林云辉终于也瘫坐在上,再轻盈的女人也有四十多公斤的重量,搬来搬去也不是个轻松活儿,看着睡的香甜的人他不叹了口气,看在三亿资金的份上,权当出了半夜苦力,他努力安慰完自己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也爬上了大的另一面放松了体进入了梦乡。

    沈云兰觉得三年了,自己都没有睡觉睡的如此踏实,刚结婚就陪着癌症的婆婆,有时候甚至半夜也要睁一只眼睛,婆婆去世后海没等她在清理收拾和疲惫中清醒过来,岑世美又给了她兜头一棒,于是离婚后她每每都在思量中度过。

    其实想想也难怪岑世美和她离婚,结婚后她就忙于家务和码字,每到夜晚疲惫的她什么感觉都没有了,还要随时听着婆婆的声音,所以两个人连夫妻间的恩都少之又少了,最终走向结束也是很正常的,因为好像她在岑家更像保姆而不像媳妇,三年的时间足以让所有的磨灭了,想想也不是没有遗憾的。

    脑袋首先清醒过来的沈云兰,在脑袋里空想了一圈儿后终于睁开了眼睛,然后眼前突然放大的一个俊脸,吓的她几乎尖叫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妃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