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字系列《》正文 第二十七章 都是古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秋书卷 书名:妃妾
    看见太监总管捧着锦盒走了进来,慕容正天恢复了他的威严,然后对柳飞飞道:“我有东西送你好不好”!不是疑问句而且肯定句,既然是拒绝不了的东西,肯定应该是比较好玩儿的了,柳飞飞思考的同时眼睛直接盯上了王荣捧着的盒子上。

    那盒子比拳头要大一些,黑漆漆的一点儿也不起眼儿,不象正常宫廷御用装东西的那种锦盒那么光彩,不但不光彩还有几分发霉的斑点,柳飞飞立刻兴致勃勃的凑了过去,她的眼中不仅没有失望和不满,反而兴奋的要命。

    其实要是看见满盘子珠宝她才会失望呢,那种俗气的东西她可没兴趣儿,相反越是不起眼儿的东西才越是古怪,在现代的时候她常和凌寒烟在一起,凌寒烟家最多的就是那种希奇古怪的玩意儿,就连自己脖子上的石头都是她的,不知道慕容正天给她个什么东西,不知道会不会比寒烟的石头更好玩儿,自己拿了寒烟的石头,若什么时候能给她送回去个更好玩儿的东西就好了,而且在古代找这种奇怪的家伙,一定要比现在好找的多,尤其对于她和慕容正天还是王爷和王后,她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是一个黑黝黝和她脖子上石头差不多的手镯,她拿起了手镯把玩儿着,慕容正天遣走了太监和宫女对她说:“这个不知道什么什么材质的手镯,一直是慕容家的传家东西,据说这东西很是妖异,有的时候能够逆转失控,摄人心魂,如果相的两个人用血脉把它相连上,据说可以能够直接牵引对方,但是慕容家从来都没有人试过”!

    柳飞飞一听不由兴高采烈的问他道:“你的意思是想让我牵引、牵引你?”。慕容正天微笑了一下走到她边,这东西到底谁牵引谁还不好说呢,而且具体怎么牵引也没有人知道,他不过是为了博宛云的兴趣儿和高兴而已。转 载自 我 看書 齋

    “这东西怎么玩儿?”柳飞飞迫不及待地问道,慕容正天轻轻的抽出柳飞飞妆盒中的金钗。在自己的小手指刺了一下沁出了一颗血珠儿,宛云接过他递来的金钗也如法炮制,慕容正天把两个人地血溶在了一起,然后滴在了那个手镯上。

    一道红光闪过,不起眼儿的石头手镯突然亮了起来,变成了血红色,就两滴鲜血就能把石头染红吗,两个人都诡异的看着手镯,但是手镯却再也没有什么意象了。柳飞飞抓起了手镯细看,只是晶莹的红色宛如现代那种透明的红玻璃,但是却非金非玉的也不是石头。她在玉桌敲起来闷声不响到好象是橡皮做的。

    古怪、古怪,真是古怪,她不兴奋把手镯到了手腕上:“太好玩了,只是这么贵重奇怪又祖传的东西,万一被我弄丢了怎么办”柳飞飞开心的问道。

    “手镯吸收地是我们两个人的气息,除了你自己和我之外,是没有人能摘下去它的,所有无论怎么样都不会丢地”慕容正天笑道。

    听见这种况柳飞飞终于放心了,快乐的拉着慕容正天高兴的说道:“谢谢你。我好喜欢”,这大概应该也算慕容正天给她的信物吧,一个祖传的传说中的东西,甚至没有人用过呢,作为一个王爷之尊的他就毫不犹豫的和她一起滴血为盟,只因为传说中这样可以让相的人相互牵制,柳飞飞不感觉幸福极了,毕竟在这段路上不是她一个人走,他她因为她是柳飞飞而不是段宛云。

    “刚刚你在想什么?”慕容正天想起刚到凤宫时。柳飞飞抚摸着那块石头,一脸若有所思地样子,“我在想寒烟家传的灵石”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脖子上的那块石头来,不由随手去摸,手腕上的镯子突然碰上了那石头,一阵耀眼的强光闪了一下,仿佛正负极相交的两块磁石撞击在了一起又瞬间分开。

    两个人吓了一跳仔细看了起来。在寒烟地灵石刺激下。黑黝黝地石头变成了被寒烟运功激发地那种八卦石地状态了。而手镯也隐隐地泛出了那两种颜色。竟然也是呈现出流转不息八卦状态。只是灵石呈黑、红和白三色。而手镯是红白地双色。

    “哇呀----这是怎么回事儿?”柳飞飞不由一声怪叫道。慕容正天看了又看有些不确认地回道:“恐怕我这个手镯和你那个石头是一种质地古怪东西。并且那石头似这手镯地领袖?它们相遇就激发出这种状态了”!

    嘻嘻。是这种样子吗?柳飞飞立刻在自己地小指上又刺了一下。然后拉过了慕容正天地手如法炮制后把血又滴在了寒烟家传地灵石上。然而血珠儿却在石头上提溜溜儿地滚动着不肯往下渗。半晌后砰地一下弹了出去。直接精准地落在了手镯上。手镯腾起淡淡地雾气。立刻就把那滴鲜血融合吞噬了。却没什么变化了!

    “好玩儿、好玩儿”柳飞飞和看戏法一样拍手笑了起来。凌寒烟地那块石头是已经认过主地东西了。既然是认过主地东西。为什么还肯跟着柳飞飞呢。慕容正天有些深思地盯着它。这事儿处处透着古怪。他摸着石头忍不住问她:“你这个石头到底从哪里来地?给你地那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可以不可以把她也请我们这里来”?

    柳飞飞抬了抬眉毛好笑地回答:“我告诉你这块石头来自未来你信不。而这个石头地主人也在未来呢。你若能把她请来当然最好了。我看她和正明合适。你若能把她弄来。正好把她给正明老婆”听了柳飞飞地话慕容正天不免苦笑。弄个女人给正明做老婆吗?那暂且还是省省吧。他可不想给自己地弟弟乱点鸳鸯。

    看见慕容正天半晌不语。柳飞飞不由敲了敲他问道:“你怎么不言语了啊。信不着我地眼光吗”?慕容正天不对着这个总出意外小妻子苦笑着回答:“不是不信任你地眼光。只是他们地婚姻恐怕不会由你做主”!

    “干吗不由我做主啊,你们这个时代不是讲究这个嘛,长兄比父长嫂如母,在家从父母父母不在从长兄,既然你们的父母已经不在了,那么他们的婚姻当然就应该由我这个长嫂做主了嘛,而且我给他找的老婆,保管他绝对会满意的,而且我相信你不会是想把正明的婚姻交给那个也称为你长辈的淑德太妃来做主吧”!越想不由越得意,要是能把凌寒烟也弄来给她做伴儿,那么她的人生简直就太、太、太完美了呀。

    然而想法还没有继续发展的余地,慕容正天就立刻打碎了她的美梦:“不错,正天的妻子正是朕的父王和母后在世的时候给他指腹为婚定下的”!正明不是这么凄惨的吧,还没出世就给人家耗上了?万一那女孩儿是个丑八怪他也得娶回来吗?

    看见正天象明白她心思似的点了点头儿,她不真的为他们这个年代的人悲哀了,但是这个念头很快就过去了,但在她心里挥之不去的却是,既然有了这个石头和手镯,她是不是能想办法把寒烟也弄到这个年代来玩儿玩儿了?但是正天终于忍不住被忽视的感觉,直接就侵袭起她来了,于是在他的中柳飞飞终于忘记了一切!

重要声明:小说《妃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