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字系列《》正文 第二十章 诱惑计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秋书卷 书名:妃妾
    皇后的名分算是暂时被宛云锁定了,然而接连四、五天却不见慕容正天的影,柳飞飞不免很有些失意的感觉,慕容正天不会是跑那帮女人的寝宫、或者是那个该死的芊芊房间去了吧,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太医在宫门求见。{我}看.书*斋

    是不是叫他们给配置的药品送来了,柳飞飞终于兴致勃勃的迎了出去,“宛云皇后,祛除疤痕的药物给您配制成功了”太医举着一瓶药物递到柳飞飞面前,这是古代疤痕灵?等太医告退后,柳飞飞不有些好奇的拿起玉瓶。

    玉瓶打开后浓郁的清香立刻布满整个正,哇—-,味道儿真是好闻耶,柳飞飞不有些兴奋了起来直接跑回了寝宫的上,然后迫不及待的挖出来一点儿抹在了疤痕上,细细的清凉在有些炽的刀疤上扩散开来,而清香仿佛直接渗入了肌肤,哦,真舒服!她把整个上半全抹上了那香香的药膏。

    要说来古代柳飞飞最遗憾的就是没有液抹,虽然生的先天底版超强,但是没有后天的打理也会衰老的快,但是因为算算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勉强还可以忍受,但是正常保养应该趁年早,有了这个古代疤痕灵,自然可以当液用。

    花了三天的时间太医们终于研制出了给宛云祛疤的药物,然后太药院又用了两天的时间给她配了出来,慕容正天来到凤宫的路上,想象了一万种宛云感谢他的方式,没想到的的是差点儿就骇出了他的鼻血。

    没让宫女通报,他就直接奔着凤宫她的寝室而来,挑起上的挂帘,迎接他的竟然是一副活色生香的**美人图,柳飞飞整个上**的横躺在大上,看见慕容正天后不由兴奋的扑了上来,然后直接搂住了他的脖子,甚至忘了没有穿上衣。

    雪白细腻的肌肤直接贴在了他的上,触摸到她的体,他再也隐忍不住的直接把她按在上狂吻起来,半晌之后他的衣服也被褪了一半,想起还有半月才能到册封大典呢,他努力的压下了心头的火,坐起了体。

    耶?这么意乱迷了怎么还起来了?柳飞飞有些纳闷儿的看到慕容正天坐起了,不由诧异的也爬了起来,然后不依不饶的把自己艳的嘴唇又贴上了他的,“该死,你赶紧给我穿上衣服起来”他挣脱开这条美人鱼怒吼。

    “就不----”柳飞飞于是又扑了上去----再接再厉,在这么缠磨下去,慕容正天实在不敢保证,自己下一步会不会立刻吃了她,然而册封大典还在半月后呢,如果册封当夜洞房不见落红的话,恐怕又被那些大臣给念叨死,他被念叨死倒是小意思,他实在不愿意他的小东西又被议论个没完,而这个事又不可以舌战群臣的去解释。

    想起来大方向,慕容正天不由努力推开柳飞飞落荒而走了!慕容正天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他的女人也不是一个两个的了,但是居然会被自己名正言顺的妻子调戏跑,这也算是个奇迹了,他有些苦笑着出了凤宫,直接找其他妃子泻火去也。

    哎呀----。又是功亏一篑,柳飞飞不免有些恼恨,这个该死的男人,居然甩掉她跑了,可是自己就这么没有魅力吗?她有些不解的对着镜子看了又看,自己应该是美丽的呀,不管怎么样,她会继续努力勾引他的,一定要叫他意乱迷!

    去仓库里找了好多薄透地料子。柳飞飞开始实施她地勾引大计了。刚跑回龙地慕容正天突然远远地打了个冷战。不是个好兆头。他还不知道远远地柳飞飞想要怎么算计他呢。兀自在那里乐观为她想着。那个小东西把太医给她配地祛疤药当美容品抹了吧。他自己满都是那药香地味道儿。看来自己忽视她了。毕竟是一个女孩儿啊。美之心是人人都有地。何况那么漂亮地一个小东西了。于是他又吩咐太医院给她配些美容地药品。

    “叫正明和澹台云岩一起过来吧”想了想慕容正天又吩咐王荣道。看来有些事他也要告诉告诉他地这个准妹夫了。

    对于燕韩国来说。其实慕容正天并不是理所当然顺成王位地王子。早在二十年前燕韩国地王宫因为段武勇地挑唆。发生了宫廷政变。政变地时候慕容正天和他二叔家都惨遭洗劫灭门。也就是那个时候。本来应该继承王位地慕容正飞失踪了。

    长大后地慕容正天找到了鲜为人知地家族产业金矿、银矿和煤矿。这是慕容正天母亲家一直保留地祖产。因为不属于慕容家也没有开采。所以没人知道北方数座平凡地荒山。竟然是宝矿丰富地金山银山。而利用母亲家族内这些剩余地祖产。慕容正天才得以顺利在数年间。招兵买马立义师重新收复了慕容家地江山。并成最终为北六国地霸主。

    来到后面地密。澹台云岩和慕容正明还有一个侍卫都已经在那里等待了。看见人来了。侍卫小心地把一块白绢递到了三个人手中道:“这是大理国地密档!”

    “消息呢?”慕容正明很自然地问道。

    “大理国的段武勇后悔了!”侍卫很自然的回答道。

    “南宋国的王子去了大理国的皇城?”慕容正天很自然的问道。

    “没有,是大理国丞相刘必威的儿子刘昭华,本来他一直在南宋的凉京中攀附权贵,准备一旦不敌我们就向南宋求援,他听说了南宋王子看中宛云公主,于是自告奋勇帮忙来接宛云公主,而且刘氏父子暗自为大理国还网罗了不少江湖中人,三天后刘昭华带队籍探亲之名会到我们这里”侍卫忠诚的回答。

    “在半年前,那个刘昭华曾经轻薄过宛云公主”坐在一边的澹台云岩也补充了一句,他盯着大理皇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听了澹台云岩的话,慕容正天的脸色立刻冷厉的仿佛要结冰一样:“不管他来有什么目的,我都不会让他好过!”没有人可以轻薄他的女人,即使在未成夫妻前也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妃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