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字系列《》正文 楔子 预料的穿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秋书卷 书名:妃妾
    叮铃铃--然而下课的铃声响了起来,两个气质截然相反的女孩儿相携着走出了高三文科班的教室一起奔向了学校的大门。

    两个女孩儿是高三二班的凌寒烟和柳飞飞,她们是两个极为要好的朋友,虽然格泾渭分明的仿佛赤道和北极,柳飞飞美丽活泼、调皮捣蛋,不但运动神经极为发达,而且唱歌、跳舞、绘画样样出色,相对柳飞飞的精灵聪慧,凌寒烟相对是温柔而斯文的。

    为灵异界甲级女巫女儿的凌寒烟,最苦恼的诗就是被同学拉着要求占卜的对象,老实说她对这个灵异东西,实在是没有什么心得,但是往往却被人的无可奈何,每个人都认为遗传着东西,绝对会让未来的凌寒烟会青出于蓝,所以有的时候,连明明都知道凌寒烟什么功能都没有的柳飞飞,得到机会也要调笑她一番。

    这不每天的例行公事又来了:“来,我们美丽的超甲级仙女儿美眉,你算算我今天有什么大事发生”柳飞飞嬉皮笑脸的问她道。

    “你今天要小心言行,否则出门不吉会被汽车撞”凌寒烟皱了皱鼻子,不满意的诅咒着调笑的柳飞飞,跟在后面的班里同学们不免又相互的做着鬼脸,“柳飞飞今天真的会遇见车祸吗”有人居然认真的问,柳飞飞不由爆笑的拉起凌寒烟往教室外面走去:“会的、会的,一会儿车不撞我,我也得找个停着的车往上撞一次”!

    听了柳飞飞胡闹的话,凌寒烟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两个人相携走出了学校,向马路对面的肯德基走去,两个人的午餐一向都在这里解决的,马路上人山人海,正是下班放学的时间,两个人正站在路边等绿灯,突然一个才放学的八、九岁的孩子在对面的小学学校里跑了出来,飞速的冲到了马路中间,他看见车辆不多去闯红灯了。

    “不要、危险啊――”凌寒烟和众多人一起的惊叫声里,柳飞飞已经超速度的狂飙了出去,数声惊叫和吸气中,孩子被柳飞飞从车轮下递了出去,但是她却倒在了车下,“飞飞啊――”刚刚清醒过来的凌寒烟扑到了大路中间。

    所有的人一起拥了上去,有人已经用手机拨通了急救的一二O,“飞飞、飞飞”凌寒烟用颤抖的手抱起了柳飞飞的头,“不要哭嘛”柳飞飞努力的伸出手,为好朋友擦着脸上的眼泪:“你看我多听你话,自己找车撞上来了吧”她努力的向凌寒烟笑了笑说,“我知道、我撞的够狠、我快要死了,不过没有关系,来生我们还是好朋友,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来生,烟烟你是超甲级仙女儿,你说有来生没有”?

    被抬上急救车的柳飞飞紧紧的握着凌寒烟的手,看见柳飞飞破裂的头颅,她擦拭着柳飞飞流到脸上的血浆,此刻她多么希望自己真是个甲级女巫能用巫法挽救她的生命,看见头颅的那种况,她知道柳飞飞说的是实,已经没有生存的可能了。

    而且还有件事她没告诉柳飞飞,如果不是寿终死亡的人,是不会有来生的,她只能成为宇宙中的一缕游魂,最终消失在茫茫的黑洞中,不不,她不要自己的朋友灰飞湮灭,她慌乱的俯下子对着柳飞飞越来越苍白的脸。

    突然脖子上佩带家传的灵石,在凌寒烟低头的时候滑到了前,猛然间凌寒烟抓住了那块石头,一线希望浮上了心头:“飞飞、飞飞,我不要你死,我送你到另外一个时空可好”?她摸着柳飞飞美丽的脸庞问道。

    “好呀、好呀。我要穿越去古代、然后当个倾国倾城地大美女。我知道你是个超级小仙女儿。你能做到地。就是别忘了在我想家地时候接我回来哦”最后回光返照地柳飞飞。竟然有些兴奋地拉着凌寒烟回答到。

    “好地。既然这具躯体不成了。我就送你回古代”凌寒烟咬了咬牙。她把灵石摘下来挂在了柳飞飞前。直接咬破了自己地舌尖。一口鲜血喷到了灵石和飞飞地上……

    一道金光挟裹着柳飞飞兴高采烈地地灵魂闪耀而去。“你要多保重自己。我会努力修习法术、然后接你回来地”凌寒烟起誓般地对着柳飞飞地尸体承诺道。虽然她不知道灵石究竟把飞飞带到了哪个朝代。但是她知道。柳飞飞将在另外一个空间。和自己同步地活着。只要活着就好。因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她目前祈祷地就是柳飞飞能在自己学成之前。能和现代一样。快乐而又调皮地好好地生活和生存,等待自己接她回现代……

    “哇呀呀啊。偶穿越成功了吗――”柳飞飞有意识后立刻兴奋地呼唤了一声。然而滴滴听起来却象无病呻吟地声音……

    本来放学地途中为救一个抢红灯地孩子。柳飞飞被汽车撞了。摸到自己破碎地头颅她就知道自己没有活下去地可能了。但是死党凌寒烟因为是灵异界首席女巫地千金。目睹了她地死亡动用家传地灵玉保住了她地灵魂。并保证说送她穿越到古代变成大美女。

    现在应该是穿越成功,不然不会清醒过来,那她的相貌如何啊,能不能祸国殃民?超常清醒的她连犹豫的时间都没有,立刻拜穿越文的老节瞬间进入了状况,她正想翻而起的看看目前状况,但是随即一阵脑袋的眩晕和手腕传来的刺痛让她又直接的瘫倒在原地,接着无数嘈杂的声音一波一波的传入了柳飞飞的耳朵。

    “起奏万岁,现在七公主的命已经没事了,不过自杀时因为失血过多体很弱,以她目前的体状况看来,三天后一定无法和那个藩王成亲,更何况之后还要赶路,最好能想办法把下旨的时间延长个十天、半月才比较合适。”

    然而话音未落,另外一个暴怒而尖利的声音立刻惊天动地的吼道:“就算她死了,朕也会叫人抬她的尸体送上藩王的马车,反正三天后她一定得去和亲!这是关于我们整个国家边界的稳定和局势的安危,你难道不知道他们已经兵临城下了么?我们大理虽然是名义上的皇族,那些混账是封侯割据的王爷,但是我们还有什么能制约他们的,恐怕私下里早就称孤道寡的准备称帝了吧,哪里还有皇帝和王爷的区别?目前唯一不过是缺个灭国的理由,如果我们大理国完蛋了,你以为你们还能在这里指手画脚吗,关键时刻统统是废物”!这个声音斥退了所有的人:“你们都下去、都给孤先滚出去!”

    这是谁谁谁啊?怎么这么没素质嘛?称孤道寡的应该是皇帝吧,那现在什么年代?是架空的历史还是实际穿越的历史?自己又是什么份?为什么体竟然这么虚弱,手腕疼的抬也抬不起来?他们说的七公主自杀是自己的这具体主人?

    还有听话的意思是借尸还魂进了皇宫?兵临城下的皇宫?冷静的柳飞飞努力的思考着所有涌进头脑的信息,索好的是体虽然疼痛但她的脑袋还不糊涂,而且也不准备用失忆什么的来遮盖自己的形迹,所以她怎么也要面对眼前的事

    柳飞飞努力的正想睁开眼睛看看,体却被剧烈的暴力摇晃的痛苦呕,本来很清醒的头脑立刻有些混沌了起来,天呀,汽车撞了她的头呢,难不成她这具体在这个年代也是撞墙自杀?那会不会在脑袋上落个超级疤瘌呀,很难看的!就在柳飞飞胡思乱想的当口,已经又有声音不依不饶的钻进了她的耳朵,唤醒她的神游。

    “想死也要看朕许不许,没有朕的同意就算你想死也不可能的,不信你就再试一次看看求生不得、求死不得是什么滋味儿!下次你就不会这么好运了,叫你领教一下皇后怎么帮助那些想死的人,但是在这之前,你会先看见你的母妃是怎么在掖庭活活杖死的!”

    哇,好痛耶,柳飞飞立刻感觉到了腕上再度传来的剧痛,哦哦哦,原来是割腕不是撞墙啊,她终于放心很多却不由自主的地倒吸一口冷气,勉强的睁开眼睛又吓了一跳,我的上帝啊!眼前这个看起来丑陋而凶残的老家伙是谁呀?

    自己肯定是没有死了,而凌寒烟竟然真的让自己如愿所偿的穿越回古代来了,但是目前这环境看起来貌似不太友好嘛,这到底是什么年代?发生了什么故事?这个威胁兼虐待她的恶毒老男人难道真的是皇帝?正常的皇帝一般不都该是比较文明的伪君子么,他怎么这么叫人没好感,而他到底想叫自己的这具体干嘛。

    难怪这个手腕疼的揪心,体竟然如此的虚弱不听指挥,原来是割腕自杀来着,古代一向不是流行鸠酒或者三丈白绫自缢什么的吗?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割腕,真的好痛耶!而且这个老东西威胁把她的母妃掖庭杖死?

    聪明的柳飞飞拜穿越文所赐,几乎瞬间弄清楚了背景,公主的份虽然还算满意,毕竟没成什么丫头、平民不用为以后的生活苦恼,但是眼前的乱摊子显然不是很容易解决的,更何况据说她还有个什么母妃妈妈需要救赎。

    清理了一遍思路想完这些,柳飞飞不由对着眼前的恶丑男人撇了撇嘴,看来送自己穿越的凌寒烟知道自己管闲事儿,又怕自己闲到了,于是给自己搞了一大堆要清理的罗烂,只是她未免也将自己想得太乐观了些,目前这个笨鸟儿公主好像况不是很好呀!想到这里脑袋比腕子显得更痛了,这一个乱字可怎生道尽。

    不管怎么在心里腹诽凌寒烟,摆在眼前的事总是要解决的!柳飞飞忍着的疼痛,努力抬起了自己的眼睛面对着眼前恶狠狠的脸:“我现在体很累、胳膊很痛,不要伤害我妈妈,一切就如你所愿好了,但是你到底想要干嘛?”

    看见本来一双畏怯的眼神突然间澄澈了起来,面前两眼冒着凶光的老男人瞬间一怔,但是随即听到了柳飞飞的话语,不立刻又眉花眼笑了起来,看来自杀不过是这个懦弱的女人一时想不开而已,发现自杀很痛苦自然以她的子会退却的,而且她还有个母亲呢,这个懦弱的东西唯一在意的自然是她相依为命的母妃。

    “这才对头么,只要你乖乖的听话,自然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且女人嫁谁不是嫁,你若不喜欢那个家伙,忍耐一下帮我找到要找的东西,待父王回头灭了他们的国家,再接你回来另外给你赐婚,那时候你想嫁给谁就嫁给谁,不但大理国的男人任你选择,连北六国的男人你爷随便要”老家伙自顾自的哄骗着柳飞飞。

    灭一个国家会那么容易么,柳飞飞不又撇了撇嘴暗自唾弃,就算现代有原子弹扔过去一个,还要承受被核污染的威胁呢,但是没闹明白具体状况的柳飞飞,显然不准备和这个这个家伙纠缠,于是也假装赞同的说道:“自杀好痛耶,只要你保证我那个妈、我那个嘛母妃的安全,我们一切都可以再商量、商量”。

    就算是自杀活过来了,突然转也说不过去的,但是把狗血妈妈抻出来当筹码,叫眼前的这个老东西以为自己有被他握住的把柄,显然况就比较好进展,所有的电视剧和穿越小说的节无比清晰的印在脑袋里,叫清醒的柳飞飞显然镇定自若的应付着。

    “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的去和亲办好我交代的事,你母妃我会好好封赏,一切都会如你所愿的!”那个号称皇帝的丑家伙,立刻满口应诺。

    现在那具体已经完蛋了,不然凌寒烟也不会真叫自己穿越过来,既然来到这个年代已经成为无法改变的事实,她必须就要努力适应眼前的况,达尔文是适者生存从来都是千古不变的真谛,问题她必须要搞明白一切是什么状况。

    “自杀很痛,我也不想自杀了,你只要好好封赏我母妃,我会去和亲的,但是在这之前你要找人告诉一下目前我要去的那个对方的状况,和你的目的打算,这样我才能配合”柳飞飞想了想条理清楚的对眼前的老家伙说道,上半句话肯定是柳飞飞的真心,下半句自然是有些敷衍了,随便自杀的人绝对是超级笨蛋的人种。

    看着本来显得懦弱低的面孔突然散发出一层勇智的光芒,大理国的皇帝段武勇不瞬间一愣,如果她早就出色些,恐怕去和亲的也不必是她了,或者死过一回的人了,可能更知道生活的美好,但是这样也好,毕竟这样看起来她的成功率会更高一些,于是得意洋洋的段武勇立刻抛开了这个突然巨变的问题,开始贯彻自己的计划。

    “其实你要做的事很简单”假假的老狐狸挂上了一种仿佛和颜悦色的面孔:“你看我们皇宫去和亲的公主本来就也不是你一个人,其实出去的都是做的一样事,别的国家的女人哪里有识字的?朕就请太傅教你们读写和算数,都是为了你们今天的,你的其它皇姐不是做的都很好么,因此你也无需担心”老家伙的话叫柳飞飞不免一愣。

    这算什么状况?这个国家的公主都识字会算计,而且和亲的不是她一个人,那又有什么故事,穿越故事里好像没有这种况,柳飞飞努力的坐了起来看见那居高临下的家伙,洋洋得意的透漏出来令人震惊的信息。

    “知道了,那我要做什么”柳飞飞撇了撇嘴角又问道,看在对面人的眼里则是这个公主放心的笑了一下稳定了下来。

    “你要做的事就是和亲到了北方燕韩国之后,努力接近慕容正天的御书房,尽力把他所有标志着什么重点的文件、标志着军事机密的东西都抄下来藏好,然后我会派人去联系你拿回来!”他理所当然的吩咐道。

    原来如此,他正在觊觎别人的国家机密呢!只是这个慕容正天、燕韩国王爷听起来还是蛮熟悉的样,看来是穿越到了《天龙八部》前的年代了,这个什么慕容正天不是慕容复和王语嫣的祖宗吧,甚为投入的柳飞飞不又开始走神儿。

    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个冒牌公主的神游天外,那个大理国皇帝又滔滔不绝说下去:“我要你多多打探慕容正天的国家大事,看看他们造武器的铜矿到底坐落在哪里,然后要注意他与那些国家往来结成了同盟,如果有可能的况下,你最好要想办法制造些矛盾,努力去瓦解他们国家的同盟,然后再看看他又和哪些国家不睦,我们好去结盟,还有他们到底有多少军队,最重要的,朕要一份燕韩王国的完全地形图,在地图上把各个关卡和军队守备,要一一标明清楚了,你的任务就是无论如何一定要弄到这个。”

    “要地图干吗?”柳飞飞有些不明白的问道,其实只要叫她弄明白了她所处的朝代,做为一个高三文科生的她来说,画个比这个更详尽的地图也是信手拈来。

    “要他们国家的地图,知道了他们兵力部署的强弱,这样一旦时机成熟我就会发兵偷袭灭了他,而且万一要是你能迷住他的话,你一定要大力的鼓动他给你兴建锦楼玉阁、花园苑池、修建豪华宫、叫他费尽人力和财力,最好还要引起他的大臣和民众的不满,这样一旦成功朕灭了他们国家就可以把你接回来,你不喜欢慕容正天,朕另外给你赐婚叫你风风光光的重新再选个如意的驸马,你的生活会比任何一个公主都过的好,如果你不听朕的话乖乖去做的,你的母妃和妃娘娘就有苦头而吃了”他开口又是利又是威胁的说道。

    柳飞飞不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个垃圾老家伙竟然还想剀窥别人的国家,就看他在宫里对待亲生女儿的态度和培养公主出嫁的心思,用脚丫子想也知道他定然是个无能的昏君和暴君,他是想让自己做间谍和类似妲己和西施那种角色。

    听他口水四溅的啰嗦完,柳飞飞不由暗自冷笑一声,也说出了她的要求:“如果我一切照做了,你是否愿意放过和妃娘娘?她是我母妃、我要接她一同住。”

    这个了解况肯定是自己的妈妈最好,具体问题还是要在自己这具躯体的母亲上探讨比较好,柳飞飞瞬间也有了计较。

    “那当然了,朕是一国之君君无戏言,只要你安份听话,把事给朕做好,然后帮朕搞到他们的地图,朕马上就会加封和妃娘娘为大理西宫”大理国国王段武勇随口应,心中却在冷笑不已,岂有如此便宜之事?若是每个和番的公主的娘,都封一个西宫的话,恐怕他们大理国也也三个、四个西宫了,还哪里轮到她们。

    “你都听明白朕的吩咐了吗?”段武勇问道,柳飞飞点了点头儿。

    “那你且先好好的休息,一会儿朕会叫你母妃来陪陪你,下午我会叫太傅过来给你讲解一下燕韩国和周边各国的状况,然后让宫女美美的打扮、打扮你,过几就要出宫去他们国家了,大理国的未来就看你的了”!大理皇帝很满意的吩咐道。

    看着那个是皇帝的父亲转出了自己的房间,柳飞飞心中暗自也有自己的盘算了。

重要声明:小说《妃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