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咱凑点字上榜成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秋书卷 书名:妃妾
    括弧:以下有三个短篇故事,纯属废话凑字上榜,大大们要是不喜欢看就可以无视的飞过了,不要骂偶呀,提前打了招呼的说――

    实话说偶是不会写穿越架空的,一般穿越架空不是历史就是宫斗,写历史条条框框太多了些的,历史的大背景不能搞错,历史的大事件必须熟查,甚至连银子的换算搞错都会被大大们板砖臭骂,这个写起来难度很大所以不写,写宫斗需要N多谋略和陷阱,而客观的说起来,偶是属于那种比较笨的女生,头脑有些简单,所以谋略一旦写的漏洞百出不等大大们骂,自己就写不下去了,所以只能写写吧。 自 我 看書 齋

    我的观有些另类,对不对不知道但是不太正常也是,反正有的时候很糊涂,最早看历史的故事是《唐玄宗和杨贵妃》,很有些怀疑他们是么,但是我们不是那个时代的人没办法分辨那个时候的故事,但是还是破有些质疑的。

    说从来没写过历史或者穿越也是不尽其然的,今天又提起笔来写穿越架空历史什么的,想起来自己高中的时候写过一些,不知道算什么题材的短片,于是发来凑字了,各位大大尽管可以不看,因为只是凑字上榜而已!

    《短片之一:贵妃》

    她是杨家小女儿叫玉环,世人只知道她的美貌,没有人知道她也是一个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武林高手,她是教坊公孙大娘的首席弟子,能把剑器舞成:“耀如羿落,矫如群帝骖龙翔”的教坊师父,本来就不是一个单纯的舞蹈者。

    三月三洛阳水边多丽人,玉环也和寻常人家的闺秀一样,徜徉流连在风和暖、花色缤纷的水边,美女争相斗艳,当玉环走过的时候,所有人都用羡慕和嫉妒的眼神看着她,玉环知道是没有人能和她的容貌相比的。

    突然一匹惊马,四蹄腾空直冲过来,在名媛侍女的尖叫声里,玉环正在考虑要不要露出武功之间,一个中年男人已经一步冲了上来,一把挽住了缰绳,惊马挣扎许久后,终于慢慢的平静了下来,那个华服的男人赢得了一片倾慕,他却把目光怔怔的停在了玉环上。

    玉环抬起头来,看见那男人虽然已经大约三十四、五岁的年纪了,但是长的不但英俊而且有着无比的英武和威势,两个人四目交投,玉环在他的眼中看见了惊艳中一晃而过的强势和惊喜,她不由低下了,自己虽然才上头,但是已经有了夫家。

    玉环的夫婿是当朝圣上的儿子,被封为寿王的李瑁,玉环已经私下里见过了寿王,李瑁英俊而平和,极玉环的美丽,但是和陌生中年男人的初次相遇,玉环的心中有了种自己也不知名的牵挂,她迷惑于他脸上的强势和决绝。

    教坊开始流行胡舞,但是胡旋并不是大多数舞可以学习的东西,因为繁复而极其消耗体力的那种婆罗门舞,并不是一个普通女人能承受的,所以连教坊会的人也不多,玉环因为有武功在,又是公孙大娘的首席弟子,所以玉环不但学会了这种舞蹈,而且玉环跳起来比正常的胡姬还要轻盈出色。

    第二次再看见他地时候是在玉真观中。玉真公主虽然比她年长地多。但是却要称她为一声师姐地。因为同是公孙大娘地弟子。却有入门先后。那个时候已经成亲了地玉环。在玉真观中和玉真公主吹笛。然后一个鼓声加入了他们地吹奏中。

    鼓声震撼而又有一种千军万马地威严和强势。玉环不自觉地在乐声中迷失。抛开乐器他和玉真双双起舞。奔腾地鼓号声中竟然是前所未有地放松和恣意。成为寿王妃以来她地生活应该说一直很优越地。但是做为一个学习了武技地人来说。她似乎总感觉象是缺少了点儿什么东西。却又不知道到底少了什么。

    激昂豪放地羯鼓声中。她忽然知道了。自己竟然缺少地是自由。礼仪道德和世俗清规。让一颗本来应该年青而飞扬地侠义之心。锢而又无奈。学会了武技却不能行侠江湖、快意恩仇。那么和笼中地鸟雀又有何异?

    塞外苍凉地大漠。在传神地羯鼓声中一望无垠。玉环一个胡旋飞而起。然后放任自己地体自由地落下。她想让那种贴地地疼痛撞醒自己一颗渴望地心。

    就在体将要落地地一瞬间。鼓声蓦然而止。一个极快地影曳了过来。于是她结结实实地跌落在了一个陌生而强健地怀抱中。一双似曾相识地眼眸映入心底。带着一种强悍而掠夺地光芒。应该是击鼓地人吧。

    叫我三郎吧。他是这么说地。玉环有些迷惑地看着他。然后和他频繁相遇地时间突然多了起来。在郦山一个清雅地阁楼中。她们抚琴击鼓。她说她累了。他说你可以歇一歇地。但她还是有些戒备地俯伏在了榻边。

    然而他直接强势的把她面孔向下的压倒在锦被中,他在她的后面强悍而狂暴的进入了她的体,并在她的体里释放出了她的全部,他对她说:我你;她说,我已经有了夫婿,他说没有什么不是归我的,她一笑不言语。

    巍巍朝堂上,她才知道他原来是大唐的天子,“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她是属于他的,私下里她只知道他是三郎,却不知道他也是大家的圣上,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三郎,他对她应该算很好很好,用八百里加急快马运送荔枝给她吃,把华山清池的温泉给她一个人用,好的全天下的都知道,让父母都羡慕的不想生儿子,想生个美丽的女孩儿,他让她:兄弟姐妹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好的连他所有的亲戚都照顾到了。

    不但连她的亲戚都照顾到了,而且照顾的直接把她的姐妹、她的教坊师妹也和她一样压在了锦榻上,于是她也终于迷惑了,把那个倾慕她的诗人请到边,那个诗人看见她的时候痴痴的说她是“会向瑶池月下逢”的仙女,让他看看他写的:“借问汉宫谁得势,可怜飞燕倚新装”的真相,然后他也只能惘然的接着说:解释风无限恨。

    终于她明白了,他对她好和对一只宠的小猫、小狗也没有什么不同,尽管她得的比别人多些,――后宫没有皇后,她是唯一的贵妃!

    看着寿王惊人的憔悴,她的心是如此的失落和不安,她在李瑁边的时候,李瑁从来就没有看过别的女人,于是她开始醉倒在沉香亭边,然后清醒的时间,又把自己的精力全部放在了梨园的教坊内,她和乐工、琴师、舞们经过了几年的岁月,终于排演成功了一个历史上空前绝唱的“霓裳羽衣舞”。

    他很喜欢霓裳羽衣舞,在宫墙内丝竹声声的演奏着,隐约的声音传到了宫墙外,人们说皇帝越来越荒了,是因为她的缘故,只有她才知道她不过是他的借口。

    战鼓声声、硝烟又起,人们打着清理她的旗号开始反叛了,逃亡的时候连军士也不肯继续前进,让惩罚她,权衡利弊之下,他赐她三丈白绫,行刑的是梨园被他抱过的她的师妹谢阿蛮,她是知道她这个贵妃的所有故事,于是她让她闭气后点了她的**道。

    士兵们检查完她是死了,看到那么美丽的容颜,反而无法忍心把她悬尸示警,于是草草的埋了下去,继续仓皇的向巴蜀逃窜了。

    认识她的人已经太多、太多,死而复生的她终于也不能仗剑江湖了,于是她带着师妹远遁到海上的岛屿,从此后寂寞的观看着升月落、潮涨潮汐。

    天下重新稳定之后,他悔恨的想起了她,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她的无辜,于是他叫人去马鬼坡下的泥土中,他们只找到了她常用的香囊和一只绣鞋,因为另外一只被验尸的士兵悄悄的揣在怀里拿走了,剩下的一只只能留下。

    说什么比翼**、说什么连理深,不过是惟有此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短片之二:花蕊夫人》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

    水风来暗香满。

    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度河汉

    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度河汉。

    试问夜如何?

    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

    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洞仙歌》苏轼

    苏轼这首词写的是五代蜀后主孟昶的贵妃,姓徐,因为美貌如花蕊,别号花蕊夫人,世人只知道花蕊夫人才华横溢,在诗词和音律上有惊人的造诣,却不知道其实花蕊夫人也是一个能文能武的马上将军。

    孟昶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男人,但是却不是一个好君王,后宫中只知道享乐,在朝堂上宠信佞臣,花蕊夫人百般劝说无用的况下,花蕊夫人只好把一腔无奈,化成了舞剑时的的血和专注,她的剑舞的越来越好。

    孟昶虽然琴棋诗话,在万花丛中风流自赏,但是朝纲却管理的越来越混乱,终于宋太祖赵匡胤兵临城下了,战鼓喧天、号角齐鸣中,自诩清高的孟昶却在刀光剑影中没有半点儿丈夫的气概,连战都不战就在城头竖起了降旗开城准备迎接。

    听到孟昶要开城投降,花蕊夫人的侍女匆匆忙忙的跑到了后宫中,花蕊夫人此时银鞍白马一袭红衣,正在后宫开辟的练武场上练剑,只见整个的小校场场上寒光纷纷、冷气森森的不见人影,只见白马急驰中一团红光。

    听到侍女匆匆的跑来告诉她,宋兵已经杀到城下,孟昶正要开城投降,花蕊夫人不恼恨的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对着宫里一起和她席武的宫女门说:“我们虽然是弱质女流,但是怎么能够做亡国之奴,不要做亡国奴的姐妹们,跟我一起杀出去”。

    宫女们什么也没有说,纷纷擎起了手中的武器,跨上战马一起和花蕊夫人杀出了后宫向城门直接冲了过去。

    看见了城头上的白旗,宋太祖赵匡胤正在和宋军,在马上洋洋得意的等待着孟昶开城来迎接,不料城门开处却见一队衣冠和兵器不整的女眷杀了出来。

    只见为首的那女子,银鞍白马、衣如烈火的擎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直接也不叫阵的跃马而来,看见来了敌将却是些衣衫不整的女流,宋军有些轻敌,两个副军直接带领了一小队人马也迎了上去。

    只见那队女将挥刀横马,片刻之间就把那队人马,杀了个落花流水到了宋太祖赵匡胤的马前,两个副将本来欺侮花蕊夫人是个女流,双双一起横刀向她看了过去,只见马如流星的闪顾之间,一个白虹贯两个副将竟然没有走上一回合,就双双栽于马下毙命了。

    看着女将貌如花流彩,皎洁的轻盈的倩影如照水惊鸿,宋太祖赵匡胤不兴起了慕之心,还没等看清楚有见一个将军迎了上去,枪拍马和她战到了一处,不及十个回合又被她一招回眸望月刺中了后心,只见鲜血飞溅中尸体栽倒在马下。

    看见一个无盔无甲的美貌弱女,居然带领一帮乌合之众,连伤了三员大将,大宋朝的领兵元帅杨继业看到这种况不又恼又怒,拍马就要上去,宋太祖赵匡胤此时已经对这个战前的红衣美人大为心折,不叫道:“请元帅不要伤了她的命”。

    两边的人都闪开了战场,只剩下花蕊夫人和杨继业在战场中,“来将通名”杨继业对着花蕊夫人一声怒喝,“深闺女子,就要做亡国之奴了,哪里有什么名字”花蕊夫人一声轻叱打马挥剑就奔着着杨继业杀来。

    那杨继业虽为大宋元帅、开国名将,但是一时间就想生擒花蕊夫人,那也没有那么容易了,于是两个人直杀的翻翻滚滚,烟尘飞扬,百十多个回合过后,这花蕊夫人毕竟是长在深宫的纤纤弱质,虽然剑法超群,但是体力渐渐的就有些不支。

    又过了几十个回合,被杨继业抓到一个破绽,直接抓住了她的丝绦生擒活捉了。

    这个时候孟昶已经领着大臣跪迎在青石道旁,看见宋太祖赵匡胤擒了自己的妃子,不又惊又怕的抖成筛糠,看着面如死灰的孟昶宋太祖不侧目视之道:“你乃一国之君的堂堂男子,竟然不如一个后宫的红颜女子”,遂一口浓痰吐在了他的面前。

    在孟昶的宫上,宋朝的大臣听说此女就是名扬天下的花蕊夫人,就一致的谴责她祸乱后宫导致的亡国,花蕊夫人凝神抬头,不言不语,大宋元帅惜她的才华对宋太祖说,此女率领红颜,战前撕杀,巾帼之气尤胜君王,怎么可能是祸乱天下的人。

    宋太祖赵匡胤早就倾慕花蕊夫人的美貌,心折于她的气节,于是亲自为她松绑,然后宋太祖拱手问道:“久闻花蕊夫人大名,今得见果然美貌非凡名不虚传,听说夫人还是诗才超众,锦绣心思,不知道你对大臣们说你的话,你有什么想法”。

    花蕊夫人环顾了一下四周,早上的后蜀大,如今已经变成了宋兵的营帐,她不由感慨万千,沉吟了半晌突然吟道: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1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听了她的话,所有后蜀的大臣都惭愧的低下了头,宋太祖不赞赏的说道:“花蕊夫人大气凛然,佩服佩服,我有心收你在我的旁,依旧封你为贵妃随侍,你看如何”?花蕊夫人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孟昶再不成器,依然是我的夫君,烈女不侍二夫,而且如今国已不在,作为臣子和妻子我还有何面目存于世间”!于是她飞而起,一头撞在了旁边的宫石柱上,顷刻间玉损香消了。

    宋太祖赵匡胤伸手想拦,早已经来不及了,不仰天长叹:“壮哉花蕊夫人,真是千古一奇女子”!于是让人隆重的下葬了她,并建庙祭之。

    今禹州城城南八里,尚有花蕊夫人庙,相传就是建立于那个时代,据说花蕊夫人庙内始终香火不断,而进尤盛。

    《短片之三:剑侠才女》

    初料峭的夜风中,夜凉如水,满月如盆,衣袂飘飘中剑影闪烁,两个二八年华的美貌少女,正在月色下舞成一道风景,一个白衣飘飘,一个彩袖飞扬,旁边一个眉宇间有几分落拓的青衫少年,斜倚在旁边的老槐树下,笑吟吟的观看着她们的比试。

    蜻蜓点水,一抹惊红,两个人略一接触有乍分开来:“淑贞师妹你输了”,锦衣少女得意洋洋的用剑尖挑着一只耳环,然而得意未了,只觉得眼前一黑,头上的青丝如瀑布般的直泻下来遮住住了眼睛。

    “是师姐你早就输了”青衫少年笑了起来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手中一支金钗正静静的躺在他的手中闪闪生辉,“早在半柱香之前师妹就挑下了你头上的金钗扔给了我,而你因为比试中行移动的快,所以始终头发都没有散啊”。

    听了这话锦衣少女不有些尴尬的顿足道:“你们两个捉弄我,不和你们比武了,我们三个人一起比诗”她随手还剑入鞘拉着两个人嗔道。

    青衫少年听了锦衣少女的话不由大摇其头:“易安师妹,虽然我的剑术胜你们一筹,这个诗文我就不用比了,承认略逊你们一分了,还是我来当裁判吧”。

    两个女孩儿相视而嘻的并肩携手的进了暖阁,青衫少年用剑鞘敲了敲桌子吩咐道:昔有子建七步成诗,今天我就走六步,你们就以眼前的景色为题做一首《菩萨蛮》,话声未了他就恶作剧般的一步跳了出去,飞快的抬起了脚。

    看见他飞窜出去两个人连忙拿起了笔,六步走完两个人双双递出了词章,淑贞写的是:

    菩萨蛮

    湿云不渡溪桥冷,娥寒初破东风影。

    溪下水声长,一枝和月香。

    人怜花似旧,花不知人瘦。

    独自倚阑干,夜深花正寒。

    看完了淑贞的词,青衫少年抬头一笑,此此景到正是眼前,然后他又拿起了易安的词看了看,感觉上还是逊色了一些,但是易安是知道自己和淑贞有的,所以微笑的没有回答她们,只是把易安的送给了淑贞看,而把淑贞的给了易安。

    淑贞仔细的看了看她的词《菩萨蛮》

    归鸿声断残云碧,背窗雪落炉烟直。烛底凤钗明,钗头人胜轻。

    角声催晓漏,曙色回牛斗。意看花难,西风留旧寒。

    “还是易安师姐写的好”淑贞微笑着对锦衣少女说,锦衣少女沉浸在词中喃喃的念了又念:花不知人瘦,人比花更瘦呵,淑贞师妹,这词我也输了啊“!

    多少年后的易安又想起了今天师妹的句子,于是又写了一句: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她凭着这句词几乎名扬天下了,但是这首词不过是学的师妹。

    天明分手、各自天涯,淑贞对师兄说:我在家等着你来娶,师姐易安偷着做了个鬼脸,你会找个什么样子的人做相公?师妹问易安道,我不要找个武林人,从今后归家,我要找个才华横溢、诗画风流的翩翩才子,师姐微笑的回答。

    淑贞回到了家中,父亲看见她骑回来的青花大驴,高兴的自行牵去骑了,驴脾气暴躁直冲横街,犯了县官的轿子,大人恼怒要杖责,听到了这个消息淑贞赶到县衙为父亲求,县官知道了老人是才女的父亲就微笑着说:你写首诗求吧,但是诗中还不许写出不打的字样来,如写的好杖责就免了,写的不好我就还接着打。

    听了县令的话,淑贞略一思考道:

    月移西楼更鼓罢,渔夫收网转回家。雨过天晴不需伞,铁匠熄炉正喝茶。

    樵夫担柴早下山,飞蝶团团绕灯花。院中秋千已停歇,油郎改行谋生涯。

    老父失礼碰尊驾,乞望大人饶恕他。

    听了淑贞的词县官大悦,饶了朱父的同时还给了赏赐,淑贞从此在乡间以诗词而名扬天下了,而在与她的同时,易安也成了知名的女词人,只有她们的师兄还在江湖的血雨腥风中打打杀杀,为的是想闯出一番可以匹配淑贞的名声来娶她。

    然而江湖多险恶,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师兄被暗杀埋骨荒郊,只剩下一个还不知道内的淑贞,仍然在痴痴的等待。

    年复一年淑贞的年纪已经二十一岁了,在古代二十一岁已经是老姑娘了,在父母的暴怒和压力中,她只能嫁给了父母看中的那个县令,那个县官庸俗而无能,结婚的头几年因为得意于自己娶了个才女,对她还很好,几年新鲜过后他又露出了老毛病。

    一醉酒后竟然把女带回了自己家,对着有些微词的淑贞他竟然大打出手,怀绝技的淑贞忍了又忍,终于也没有还手,但是她终于离开了那男人,开始仗剑江湖寻找人,然而人却踪迹渺渺,在京城的时候她认识当时也号称才女的宰相夫人,并且和她结为莫逆之交,繁华笙歌中她突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影。

    攀谈之中才知道他不是他,但是只因为他是如此的象他,而他又倾慕着她的才华,所以她和他走到了一起,在古代男人可以朝三暮四,男人可以携,但是淑贞的行动却不被世人所容忍,一时间流言四起、诽谤声声。

    淑贞没有向流言屈服,依然和他一起相溽以沫,然而由于当朝天子的**,金兵攻破了汴梁城,捋走了两个皇帝导致天下终于战乱四起,怀武艺的淑贞,当然很容易的就回到了自己钱塘的老家,但是在战乱中失散的恋人却又失去了踪影。

    作为怀武艺的淑贞不知道,没有武功的弱书生在兵荒马乱中无疑如一只蝼蚁,蝼蚁尚有偷生的权利,她的那个恋人却连偷生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乱兵给杀了。

    不知道内的淑贞呵,依旧如当初一样,在家中痴痴的等待着心上人的到来,她哪里知道,她的心上人早已经天人永诀了!

    中秋月满却不见明月,乌云如盖不见光明,淑贞静静的坐在树影之下仰望夜空:“不许蟾蜍此夜明,今知天意是无,何当拨去闲云雾,放出光辉万里清”!然而她的光辉却无法释放出来,她首先接到了师姐送来的噩耗,才知道她的师兄离开人世已经久矣,她们甚至不知道仗剑而出要找谁去报仇。

    接着噩耗频传,她汴梁的恋人的死讯也终于辗转到了她的耳中。

    凄风苦雨中,淑贞摸着三尺青锋仰天长叹,纵使是一绝学满腹经纶又能如何,上不能报效于国家,免当亡国奴,下不能保全自己的人,只能让他们抛尸荒野,就算是才女和剑侠又能怎么样呢,仗剑江湖?战乱流离中谁又能说哪个是江湖!

    终于又等到了一个满月如盆的夜,夜一如她二八年华的那个时光,淑贞把三尺青锋横在了颈项上,“见天易,见伊难”子终于结束了……

重要声明:小说《妃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