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读》 第二十四章 洞房花烛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秋书卷 书名:妃妾
    册封大典终于完毕了,柳飞飞迫不及待的跑回了自己的凤宫,把上的拉杂装饰扯了下来,老天呀,古代的那些什么头饰看着是漂亮的很,真都舞玄到脑袋上可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本来十六年都自然生长的头发顶在脑袋上就够郁闷的了,在加上重的能有二十斤的头花冠冕顶在头上,几乎压断了她那脆弱儿可怜的颈子。

    看来古代女人也真是不容易的了,为了脑袋的的漂亮,居然有这种受虐的倾向,而且好象人打一出生了头发就不让剪一直留着,长则长矣,打点起来真是不方便,想想她才不受这个活罪呢,更何况册封大典也完了,不用出席什么严肃场合了。

    于是册封归来的柳飞飞偷偷找到把剪子,一剪子就把她那黑亮过膝盖的长发齐腰而剪断了,头发嘛绝对不可以留的太长了,太长会抢营养影响脑力的,一旦影响了脑力,就会变成一个和邵芊芊一样大无脑的女人了,尽管她的实在谈不上大,她做了个鬼脸的同时,很正常的听见了宫女的惊叫声:“王后,你怎么把头剪了”。

    柳飞飞一本正经的回答:“我这是割发代首,因为今天在册封大典上,我得罪了南宋天朝的特使,为了向他们的使臣和皇上谢罪,所以我决定割发代首”说完后的宛云皇后柳飞飞同学,自己躲进了罗帐偷笑到心里抽筋,什么体发夫受之父母的纯粹鬼扯了,他们是没看见现代人剃光头了,想想一个人终生都不剪头,那么长的头发,奇怪就不说了,虽然每个人都能创吉尼斯的世界记录,但是太可怕和累赘了嘛。

    这样清清爽爽的披着头发,连自己都觉得风姿嫣然,她自我欣赏了半晌后,柳飞飞决定自己去找乐子,不知道册封大典完毕后,那个该死的慕容正天还要去干吗,貌似他不准备叫自己勾引了,那就暂时先算了也好,等以后再找机会。

    看着宫女小心翼翼的把她剪下来的辫子梳理好,然后又编了起来拿了出去,恐怕是送给慕容正天研究去了吧,老实说,那条又黑又长的大辫子,估计如果拿到现代去也能卖几百块钱呢,还不是便宜了慕容正天嘛,人家拿一缕头发当定信物就好大的面子了,瞧瞧自己多大方给他一条辫子,就是不知道他今夜又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沐浴完后的柳飞飞拿着太医院后送来的美容膏,疯狂的涂抹了全,然后就瘫在上等待那些药膏渗进肌肤,不知不觉竟然昏睡了过去。

    天已经很晚了,但是宫四周的夜明珠,依然把宫内照的雪亮,好容易解决完了各个诸侯国使臣的慕容正天终于回到了寝宫,然而轻轻的撩开罗帐那一副活色生香的美人图,立刻让他所有的理智都抛向了九霄云外。

    柳飞飞竟然**着上就穿了一个小小的短裤横躺在大上,火红的锦被映衬着洁白如雪的肌肤炫目出一片惑的光,忘了要质问她为什么突然剪发的问题,他直接就扑了上去,这个时候的男人如果不直接化为狼的话,恐怕这个男人已经不正常的很了。

    迷糊中的柳飞飞突然被慕容正天狂鹫的亲吻吵醒了,这个该死的男人,每次惹完她都要逃之夭夭,然后还每次都要惹她,不知道他到底算什么毛病,不满的她很自然的环住了他的脖子,今天的慕容正天好像比往天啊,柳飞飞一边迷糊的回应着他,一边在心里暗自郁闷,不知道他今天能坚持多久才撤退。

    火的双唇直接覆盖上了她的小,然后舌头滑入她的口腔纠缠着她的柔软,就在柳飞飞不自的意乱迷的时候,一串串烈的深吻已经换了阵地,从脖颈一路狂而猛烈的延伸到了腹,然后又到了地。

    突然被侵袭到地地柳飞飞一惊。终于彻底地清醒了过来。他地亲吻已经不是往常那种躲躲闪闪地压抑吻了。他地强势让她突然有些害怕。火地肌肤相接好像一串串火焰在心底如烟花般地绽放。他什么时候竟然把他自己地衣服也脱掉了啊?咦。他怎么不着急逃跑了呢。今天地反应好象和往不太一样了。今天不是她在挑逗他而是易位而处了。他抚摸地手充满了占有在她全探索着。让柳飞飞不自地失神失魂了……

    还没明白状况地她。突然被体地剧烈地刺痛感惊醒。而慕容正天体那地一部分已经直接顶入了她地体。烈焰焚烧地感觉和着痛楚。让她忍不住嘶声呻吟了起来“痛啊――。好痛――”同时体痉挛地缩到了一起。

    “你不是一直都在试图勾引我么。怎么真地办事儿了居然还敢喊疼”慕容正天不由一声轻笑地攫住了她。笑归笑。看着柳飞飞眼角沁出地泪水。他还是放柔了进攻哄着她:“乖。忍忍就好了。一会儿就适应了”他在她地体里轻轻地**着。慢慢在他地引领下。痛感终于开始逐渐减轻了。一**温柔地潮水席上躯。把两个人同时推向快乐地巅峰。

    **过后地柳飞飞终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沉沉地就要入睡时。她突然冒出了莫名其妙地一句道:“他妈该死地小说作家。他们光说男欢女感觉好地不得了。他们怎么不说第一次会这么地疼呀。而过后竟然是这么地累”!

    骇然半晌地慕容正天笑地几乎翻倒在地下。也就他这个小妻子吧。居然能在洞房之后又发出这种惊人之语。

    看着段宛云如花般地容颜。慕容正天紧紧地把她拥在了怀里。自己地女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但是从来没有女人能叫他这么快乐满足和眷恋。以前女人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缓解压力和发泄生理**地一种工具。但是经历了和宛云地灵体合一他才知道。原来男女之间地关系不仅仅只是**地发泄。

    抱着宛云满意的沉入了梦乡,慕容正天知道从见到宛云的那一天开始,他的生命就有了色彩,也注定会随着她的加入而丰盈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妃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