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臭屁丁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墨言 书名:异界玩世录
    认识丁丁的人无可避免的在形容他的时候,都会说一句:“这臭的人,咱也不是没见过。可就是没见过这么臭的。拿个鸟拖把都能让你想到长坂坡七进七出的常山赵子龙。”

    丁丁谁人也?人熊呀!而且乃非常之熊!不得不服咡!

    要说这丁丁的事呀,还别说,真须往前点开始说呢。丁丁的童少年原也贫寒孤苦。他老爹丁吉那可了不得,在三乡五里内,由于其容颜俊朗、形伟岸,外加读书破十本,口舌又便利,众人皆称丁探花。丁吉却也名副其实,丝毫不堕探花之威名,逮着机会就探花访柳。可惜呀可惜......,天妒英...才...啊!丁丁年仅五岁,丁吉就一命呜呼了!岂不哀哉?

    丁吉挂了,苦了丁丁与她老妈!孤儿寡母,穷家薄业的,仅能守着两亩薄田活命。这且不说,当时的乡亲们愚昧呀!一点不想人丁吉在世时免费充当了他们多少次的话题?一点不念人丁吉在世时给他们带来了多少欢笑?他们一点都不知道笑料是多么的伟大?多么的无私?不仅不对丁丁母子伸以援手,嘘寒问暖,相反,不是冷眼旁观、漠然无视;就是冷嘲讽、落井下石。

    然尔,天无绝人之路,伟大的社会主义改革已收成效了!在积极响应党中央让某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号召之下,人丁丁两母子富起来了。在此,我仅代表丁丁两母子特别感谢福彩业人,感谢早些年的摸奖下乡活动。

    丁丁六岁时,哭了三天,最后搬出死去的老爹丁吉,终于磨得母亲答应带他去县城摸奖。在他母亲掏出两块钱后,满含心酸的叹息声中,丁丁用他原本白嫩嫩,却由于一天到晚玩泥巴,外加用土坷垃搽完从不洗白洗白,此时早已黑糊糊兼且充满异味的小手一把抓下去,抓出了一辆当时曾风靡全国的夏利小汽车。几天之后,就以五万块的低价转手卖出,就那么神奇的一抓,富起来了。

    此事件之后,乡里那些有洗手习惯的小孩子们可遭了罪喽!一个个在乡里某一老学究那句“泥土引地气,秽物驱邪气”的引导影响之下,被父母们着恨不得一天十六个小时玩泥巴,一天便便七八次不让用纸后,全家雄赳赳、气昂昂的赶赴县城,奔着摸奖区冲锋。然后连抗带抱的负着两年都用不完的洗衣粉撤离战场。

    时隔多年之后,早已养成洗手习惯的丁丁常笑眯眯的说:“咱那是向地方各级领导学习啊!有钱就抓,该出手时就出手!”

    十年之后,在陈奕迅“十年”的歌声中,丁丁再显手,一抓五百万。紧接着考入大学,母子俩也搬进城里,买了两房子,几间门面房。有住的,有租的。至此,丁丁那句“我骄傲”也开始响彻在认识他的所有人的耳边。且常放豪言:“等咱有钱了,买个熊猫回家当宠物。”常以文人自居的丁丁,也亲切的被众人称之为“人”,颇有乃父之风。

    丁丁今天有点郁闷,昨晚由于近来房事过频,在与三房交战遭受夹击之后,不敌而溃,以致羞愤难当。从今早起,就不时的仰天长叹:“女人呐女人,想我丁丁,不就是人长的帅点、温柔体贴了点、大脑又聪明了点、钱还稍微的多了那么点嘛!你们也不用见了我就像蜂儿见了蜜似的呀?如此这般,我这颗嫩草不久之后就会被你们摧残枯死滴!”!

    上完课后,丁丁开着他的长安小福特兜兜转转,停在了一家小餐厅旁边。这餐厅所用之房,正是丁丁的物业。他帮助安排了老家农村的一个的高中同学在这家小餐厅学厨。他那同学,由于人长的黑了点,格又那啥了点,在高中的时候就被一个跟他吵过架的女生送了一个“印度阿三”的别号,且一叫而开,在校期间,名声之响,如雷贯耳。

    或许是因为丁探花去后那一年多地时间里。丁丁所遭受地歧视太多地缘故吧!至小起。丁丁就比较喜欢接近和保护那些边较弱小地同学。阿三正是其中接触较多。关系很好地一员。当然。长期地与这些弱势地群体相处。愈发地助长了丁丁地骄傲。大大满足了其虚荣心。然尔。却也锻炼培养了其自信地格。

    阿三最近地精神状态很不好。体也病了好几次。让丁丁很是忧心。丁丁对阿三很不错。高中时学习上地帮助且不说。高中毕业那会。阿三没考上大学。由于家庭地经济原因。立意放弃复读。丁丁曾一劝再劝。并要资助他复读费。甚至是上大学地费用。阿三不受。最终辍学当民工去了。等丁丁上了大学后。又把他引介到这家餐厅。许诺等他学有所成后。帮他开一家餐厅。

    当然。阿三对丁丁也很好。高中时。有一次丁丁病了。怕母亲担心。没有告知。在寝室一躺两个星期。阿三请假相陪、彻夜守护;还有一次。两人一起逛街。边走边聊。甚是投入。一辆车由对面疾驰而来。丁丁没有察觉。阿三看到后。奋力地把丁丁推开。自己地手臂被擦伤一大块。也正因此。丁丁常对阿三抱以感恩之心。

    丁丁走进餐厅。老板立刻跑了过来打招呼。丁丁笑容满面地应酬完了后。向后厨走去。

    这时正好是下午三点多。餐厅不是太忙。后厨正在收拾并准备晚上地食材。丁丁一进厨房。就发现阿三精神恍惚地在那发呆。心里不由得一叹。他很了解他这位好朋友。人虽木纳。常常不声不言。却志向伟大、坚韧执着。中一腔血。天浪漫而富于幻想。从初中就已经开始看各类地武侠小说。高中开始看各类地玄幻小说。穿越盛行之后。最大地愿望就是能够穿越到异世大陆。抛头颅、洒血。创立一番丰功伟绩。成就不世功业。

    丁丁刚听餐厅老板说。阿三最近。一逢打雷下雨就请假往外面跑。顶着大雨狂奔。结果回来之后就面容沉呆滞。再接着就是感冒发烧。也不请病假。只要不是打雷下雨。就坚守岗位。就算是光有雨落。只要不打雷。他也不出去。偏偏最近。气候反常。不但雨水频落。且但逢落雨就夹杂着电闪雷鸣。于是乎。雨中狂奔地事忒频繁了点。阿三地体亏损甚大。精神也愈发地恍惚。餐厅地其他人也都郁闷不已。搞不懂他这是为什么?难道说是为了想要遭雷劈吗?这也未免忒玄了点吧?

    丁丁走到阿三的后,阿三还没有反应。丁丁不住的又是摇了摇头。丁丁拍了拍阿三的肩膀,喊了声“三哥”(事有凑巧,阿三行三)。

    阿三转过头来见是丁丁,呆滞的面孔上挤出了一点笑容:“来了。”

    随着阿三的转,丁丁脸上的忧容就立刻消散,不大的双眼了起来,惯常的让人觉得有点色的笑容浮现,先是给阿三来了个拥抱,然后说道:“恩,来了。我刚听老板说你病了,也不请假休息。怎么搞的呢?病了也不跟我打电话。买药了没?走,我们到医院去看看。”

    阿三闻言,眼中闪出一丝生气。紧紧的给丁丁回了一个拥抱,说道:“我没事,不用道医院去了。只是心有点闷。”

    丁丁双眼一睁,以一副让当横槊赋诗都相形见拙的气概说道:“那好办呀!走,我们出去玩去。好好的散散心,你说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阿三眼里的生气变成了感激。静默了片刻说道:“我想去爬山。”

    丁丁闻言,气概不减,笑容不变的说道:“好,听你的。你就是想爬富士,我都陪你去。虽然我讨厌小本,但只要三哥你开心就行。”

    阿三摇了摇头道:“我也讨厌小本,富士山就不用,我想去华山。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丁丁想了想,坚定的说道:“今天肯定是不行了,我不想你因等我而无聊。明天一早就可以走,等下我们就可以去买车票。只是,你还病着,体吃得消吗?而且,这几天全国范围内都有雷雨,不宜出行游玩。时间还是你来决定吧!”

    阿三默然良久,心中似乎有事颇为难以抉择,良久之后方才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就明天一早。”

    丁丁向老板打了声招呼,阿三也向厨师长请了下假。两人就一起从餐厅出来了。开着车向车站驶去。

    车行不远,天又下起了雨,却不是很大,倒颇有绵绵之意。

    车站人不多,估计是天气的原因。两人很快买了两张去华山的长途卧铺票。出来后,就在车站附近,找了家饭馆,点了几个阿三吃的菜,要了瓶白酒喝了起来。虽着酒的下肚,两人的谈兴也愈来愈浓。追忆着旧的同学好友、追忆着逝去的少年岁月,兴奋中夹杂着唏嘘和感慨......

    第二天的天气,果如天气预报一样,雷雨大风。当然了,别说是雷雨大风啦,就是小本的机枪坦克又何曾能够阻挡我华夏血男儿前进的步伐。两人准点进站,候车、检票、上车不提。各自躺铺上睡了几个小时后,车到站,转汽车,再叫了辆出租车,终于到了目的地。

    丁丁雷雨中仰望着华山众峰,豪气漫天的说道:“TMD,等哪天我丁丁发大了,买个大山养熊猫玩。”

    在丁丁花钱贿赂了售票的景点人员后,他们方才得以买到门票,被准入内。两人在山脚的一个小竹园内折了根竹竿当拐杖后,就向山上爬去,雨越下越大,风越吹越急,轰隆的雷声阵阵大作,耀目的闪电不时的划破幽暗的天空。

    奇险俊秀的西岳华山,在天地一片苍茫的雷雨中彰显着极度的神秘和诡异。丁丁的豪已澎湃、血已沸腾,雨虽冷,中却似有一团烈火在燃烧,这一刻似乎连华山他也能一步跨越而过,这一刻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和斗志,这一刻他无惧任何的挑战。阿三面容依然平静,眼中却闪烁着狂的火焰,躯体也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激动而剧烈的颤抖着。到达一个悬崖旁的平台时,两人的双手不约而同向后伸展,抬首望天,仰声长呼,气壮天地。右手各自握着的半截嫩竹上的几片竹叶迎风而展,在狂风中唰唰作响,似是旌旗飘扬。

    与此同时天空中西北方向的一块巨大乌云飞快向着两人头顶早已接连成片笼罩着数个山峰的最大雨云撞来。阿三此时向着后退了几步。丁丁出于本能感觉到了一丝不对,转头向阿三看去。只见阿三眉头紧拧,双唇裂开,牙关紧咬,双眼中似有狂的火焰要喷发而出,口中大喊道:“我要穿越...穿越......”,状若疯狂的犹如怒目金刚般向悬崖猛冲而来。丁丁大吃一惊,下意识往他前一挡,想要阻止他自杀般的危险动作。只听“砰”的一声,阿三撞到了他的上,巨大的惯带着他向后退去,一脚踏空,两人一起甩了下去。

    丁丁“啊”的一声,脑中闪过两个念头:“可怜我的老妈哎!可惜了我正意气风发......”

    两块云朵终于撞到了一起,一道黄河般巨大的闪电犹若烈的光芒一样划破了长空,并击在了丁丁的背上。丁丁立刻失去了知觉,连随之即来万炮齐鸣般轰天炸地的巨雷声都没有听到。

    王王有洗手,王王是新手,兄弟姐妹们,请大家支持下!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玩世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