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卷 二十二、陶瓷马的碎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筱雨如酥 书名:忧伤美丽
    十年同学聚会,是高中时的同学。

    她去了,他也去了。

    当初班上的四十多名同学中,只有两个远赴海外的同学没有到,算是聚得很齐。毕竟十年了,变化很大,大家都想见见昔的同窗好友如今过得怎样。

    当年的班长和学习委员是一男一女,两人自然而然充当了这次聚会宴会的主持人。

    一番充满抒回忆的陈辞,中间还夹杂了几个互动很强的游戏,然后,晚宴开始,大家纷纷举杯。

    “干杯!”

    “干杯!”

    ……

    酒桌上,男生喝白酒,女生喝红酒,不能喝酒的女生喝果汁。

    一共四桌人。大家边喝边叙友,十分闹。

    她和他并不在一桌。

    然而可以面对面的遥遥看到。

    往事一幕幕,如光影在脑海中快速飞渡。

    他的面影,少年时的年轻面影,与现在的他重叠。

    还是当年那么帅气。

    只是神色间已没有了少年时的青涩。

    有点世俗的气息,也有点沧桑。

    知道他过得很不易。家庭条件一直不好,大学毕业后四处工作,展转过好多地方,如今还是回到了家乡创业。

    现在,他的事业刚刚有一点起色,继续下去会逐渐好起来。

    这些关于他的事她都是在酒桌上听别的同学说起的。

    当年他的成绩并不好,却有很倔强的格。老师并不很喜欢他,但同学们还是比较喜欢他的,尤其是他的体育很好,深受女同学的拥戴。在篮球场上,女生们常会对着他大声地喊:秦枫!秦枫!

    她是班上的好生,平时学习认真,目不斜视。她也从不去篮球场。

    可是,谁也不知道,作为好生的她其实偏偏喜欢这个学习不怎么样,家庭条件又不好的男生。

    她是走读生,他是住校生。

    有交往,但一直淡淡地。只能算是一种愫吧,因为从没有点破。

    一直到高考之后。

    她大胆而地邀请他去她的家玩。这是一种婉转的暗示。

    他去了,她的母亲装作不经意地询问他的况。最后,在她离开的一个空档时间里,她的母亲对他说,她的女儿才高中毕业,以后还要上大学,还没有到谈恋的时候,希望他不要影响她的学习。

    他明白她的母亲是在嫌弃他。

    嫌弃的感觉很微妙,不必明言说出,有心的人就会感觉到。他是极为敏感而自尊心强的少年,所以,一个淡然的眼神,他就已经感觉得到。

    他不怪她的母亲,父母是过来人,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他们关心自己的子女是最正常不过的。

    他没有对她说起她的母亲对他私下里说的话,主动地选择默默离开。

    他的刻意逃避引起了她的注意,终于,在大学入学前的那个晚上,她对他说:我不介意你没有考上好的大学,也不介意你的家庭,真的不介意。

    我们不合适,还是不要交往了!他淡淡地说,并不解释。

    其实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她的母亲暗中警告他不要再和她来往。

    这个内她是不知道的。

    她也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听了他说的话,她感觉到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人家是女孩子,都这么主动了,你居然不领,那么,分手就分手,难道还稀罕你!

    本来,其实,也算不上是谈恋

    于是她说:“好,好,你是早有此意了吧,那好,以后我再也不会见你了!”

    “那我走了!”他不动声色地说,没有说再见,而是我说走了。

    他的离去,她原本应该难过甚至流泪的。

    但是她竟然没有。当她听到他说再见的时候,她抬起头,果断地转离开。

    泪水在转离开之后,暗暗地流在了心里,几天几夜,汇流成河,在心中堵了很久。

    思绪又回到眼前,她看到他来敬酒,先敬一桌人,然后,他走开,犹豫片刻,又重新走了回来,停顿在她的面前,她听到他说:“来,祝兰,我敬你!”

    “敬我?”她轻轻地说了声,第一反应是一定要拒绝的,但是,她忽然就笑了,满面生花,模样异常甜美,她清清爽爽地说:“好啊!干杯!”她也把杯子里的饮料换成了白酒,看着他。她是不会示弱的,任何时候都不会。

    “我……”他言又止,说道:“对不起,呵,我还是什么也不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我先干了!”说罢,一饮而尽。

    她也昂首一饮而尽,把酒杯在他面前倒置展示,脸上继续露出迷人的微笑。以前,当她还是一名学生的时候,她是冷若冰霜的女孩子,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而现在,她要向他展示的是,她是一个幸福的女子。

    展示自己的幸福,无非是想触动他,当年离开你,我照样可以活得很好。就是这个意思。

    晚宴结束。意犹未尽。

    同学们又来到一个KTV唱歌。这些娱乐场所之所以如此兴旺,估计与这种直抒意的表达方式有关,唱歌是最好的抒方式了。

    他没有唱歌,她也没有唱。在一个暗暗的包箱里,他忽然走到她的面前,低头对着她的耳朵说道:“祝兰,你出来一下好吗,我有话要对你说。”

    他终于想解释一点什么了吗,她想。

    娱乐城大厅外。

    “有样东西我要还给你,算是物归原主。”他说。

    “什么?”她没有料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询问。自己有什么东西搁在他那儿?

    “是那个景德镇的陶瓷马。”他说。她恍然大悟。有一年,他们去景德镇玩的时候,同时看中了一尊精美的陶瓷白马。价格不扉,她买了下来,要送给他。因为他的家境贫寒,她从不让他花钱。

    她的思绪又回到当初。

    “是你喜欢的东西,怎么可以送我,还是你留着吧!”他对她说。

    “我属马,这个就代表我,我要把他送给你。”十年前,年少的她温柔地对男孩子说。

    他听了很高兴地留下,说:“那好,我会好好珍惜,一直珍藏。”

    十年瞬间就过去了。

    那尊陶瓷马还在他边。

    各自都结了婚,再无联系。

    结婚搬进新居的时候,他很慎重地把这尊陶瓷马带了过去。

    “很好看的工艺品,为什么不拿出来摆着?”他的妻子提出疑问,边伸手去拿。

    “别动,放着!”他斩钉截铁地呵道。

    “为什么?工艺品不就是摆设吗?”妻子受伤似地缩回了手,睁着迷惑不解的眼睛问他。

    “这不是工艺品,这是别人的东西。”说完,他把陶瓷马收藏了起来,再也不许妻子碰它。

    可是,总是会在无人的时候,佛去尘灰,独自拿出来摩挲。

    眼中有泪,却不曾流下。

    陶瓷马晶莹剔透,闪着柔和温润的光泽,仿佛旧的时光也在此停留驻足。

    往事就像是一杯酒,越久越醇厚。品一口,就会醉,就会痛。很深很深的痛。

    所以,今天,要还给她了。

    她说过,她属马,陶瓷马代表她。

    “是吗?”她听了他方才说的话,淡然地笑笑,又淡然地说:“你不想要就把他扔掉,何必还我!”她的脸上一直保持笑容,让他捉摸不透她的内心是否也笑靥如花。

    “要还你的,你说过,陶瓷马代表你!”他坚持说,有着十分固执的执拗。

    “那好,你拿来还我吧!”她突然收起笑容无比果断地说,声音里透着一种倔强。她的声音很近,他却感觉很遥远了。

    看他不语,她继续说:“现在,现在就拿来还我!”语气就像一种迫不及待的命令。

    哦,也许早就该还给她了,你看,她都不耐烦了。她还在恨我吗?他心里暗暗地思考。

    然而恨不恨又有什么关系呢,总之,早就结束了。只要她过得幸福,别的都不再重要。想到此,他毫不介意她的不友善。他点了点头,说:“好,我马上回去拿,你等着!”他的家并不远,他立即准备骑摩托车回去拿。

    “好,你要快一点,我就在这里等!”她无地说,开始有倨傲的表

    是的,既然你说要还给我,那就还给我吧,从此,我们之间真的就什么也没有了。

    包括怀念也没有了。

    那么,今天回去以后,一定要把他的照片拿出来撕掉。让过去所有的一切都不再有丝毫踪迹。

    真是恩断义绝,她悲哀地想到这个词。

    早就该如此的吧。

    还有,他等会儿拿来的陶瓷马,她一定要当着他的面扔进护城河。

    从此,真的可以一了百了。

    有同学从包间里出来透气,猛然发现她一个人站在寒冷的外面,以为生安静的她要不辞而别,就硬拉着她回到包间里面。

    唱歌,其实她并不喜欢,觉得很喧嚣,然而,聚会本来就是一个喧嚣的事,又为什么不唱呢?

    拿起话筒,站在中央圆形舞台上,她开始唱歌。

    一首接着一首,唱得忘

    气氛上来了,同学们开始跳舞。

    陶醉在歌舞升平之中。醉了,神恍惚,沉溺其中。人生本来不就是一场梦吗?何必如此认真?

    沉醉,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了。从今天以后,生活也可以不再有遗憾。

    忽然,当年的班长快步跨到舞台,拿起话筒十分焦急地对大家说:“静一静,同学们,告诉大家一件不幸的事!”

    所有的声音和动作在一瞬间静止,她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是强烈的不安!

    “秦枫出车祸了,就是刚才!”

    “什么,他出车祸了!他刚才还在这里的呀!”同学们哗然而痛心。

    她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思维停止,脑中瞬间空白。

    医院的抢救室外,同学们焦急地等待着。大家自发捐款,很快凑了八千多元钱。

    秦枫的妻子,一个弱小的女人,拿着钱一再感谢大家。在靠墙的椅子脚下,有一个透明的塑料袋子,里面有散乱的碎瓷片。祝兰的目光一直盯着那碎瓷片发呆。

    抢救一直在继续,夜深,同学们陆续离开。

    她没有去领那袋碎瓷片,虽然那是他要还她的。她去了他刚才出事的地方。

    灯光惨淡的十字路口,仍有暗红的血迹留在那里,周围划了线。

    她站在那里,目光来回搜索。现场被清理过,已没有什么东西留在那里。然而她并不甘心。

    终于,她在一个栏杆边的一个缝隙里发现了一个呈不规则四边形的碎片,她跪在地上,从缝隙里小心地掏出这枚碎片,原来,是陶瓷马的一只眼睛。那只眼睛黯然地看着她。

    她紧紧用手攒着这枚尖利的碎片,这个时候,眼中的泪才流了下来。

    神灵,求求你保佑秦枫,一定要救活他!求求你!

    或者,让我死,只要能救活他!

    医院里,秦枫经过抢救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可是,却一直昏迷不醒。

    已经好几天了。

    同学们陆陆续续来看他。

    也再次为他捐了款。

    可是,他一直没有醒来。

    他的妻子每天给他按摸,帮他活络筋骨。并且对着他说话,希望奇迹出现,他能醒来。

    不能进食,所以,在他的喉咙上切开了一个口子输流质进去。

    班长问他的妻子,聚会那一天晚上,秦枫倒底回去做了什么?为什么没有和大家说一声。

    “他说回来拿一样重要的东西,还给他的同学。我不知道是什么,在出事的地方,我看到了打碎了的陶瓷片,才知道他原来是回来拿那个一直珍藏着的陶瓷马。”女人说。

    他的妻子在说这话的时候,祝兰也在场,她没有出声,却听到自己的心再次粉碎的声音,一片一片,如瓷片坠落。

    “我知道,他是想把这个陶瓷马还给他初恋的女友,从此把她忘记。”弱小的女人边温柔地抚摸着秦枫的手边轻轻地说。她已经接受了这个天大的变故,已经接受这样的一个残酷的事实。她说话的时候,脸上不再有悲伤。

    “哦,”班长轻叹了一声,下意识地回头看看来的女同学们。大家年龄差不多,也基本都是属马的。

    一排女同学静静地立着,没有人说话。是的,当年,有很多女同学都喜欢秦枫的,也有主动追求过他的。但是有一个事实她们并不知道,秦枫喜欢的人是祝兰。

    祝兰也静静地站立着,看着秦枫的妻子,这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更是一个懂得的女人。

    果然,秦枫的妻子又开口了,她说:“其实,我明白这个陶瓷马对秦枫的重要,他紧紧地收藏着它,却在无人的候偷偷拿出来看。我知道那里面有他难以割舍的。现在,他要把它还给它的主人,那就说明,他要真正忘记这个过去。”

    “我也知道他所的人也一定在你们中间,但是,我不需要知道,不需要说明,我只想告诉她一句话,秦枫最后对我说的一句话,他说:她现在过得很幸福,我很放心,希望她能愿谅我!”

    祝兰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医院的大门的。只知道走的时候女生们都哭了。

    秦枫,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如果我不堵气让你回去拿陶瓷马,你一定不会出这场车祸的。是我害死了你!

    原谅,其实早就原谅了,如果不原谅,我就不会接受你的敬酒,如果没有原谅,那么我应该还会恨你,可是这么多年了,我没有恨你,我其实是真心祝你能过得幸福的。

    如果,你不说要还我陶瓷马,也许,我那晚不会重新生你的气,我说过,陶瓷马代表我,你收留着,说明你还永远保留着对我们那段纯净的感,可是,你说要还给我,我就生气了,因为知道你要从此真的将我完全忘记。我没想到当时我竟会如此生气。

    说到底,我对你的那份感依然不变,由当初的怨恨重新又复变成美好的祝愿,这就是永恒的,只是,你居然不懂,居然要完全忘记这义。

    秦枫,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今天,听了你的妻子的话,我才明白,你把陶瓷马还给我,是因为你放心了,知道我过得幸福,所以,你要永远地放手。

    她摊开手心,那枚陶瓷马的碎片静静地躺在掌心里,是一只黯淡的眼睛。

    秦枫,你何时才能醒来?

重要声明:小说《忧伤美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