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卷 十一、面具(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筱雨如酥 书名:忧伤美丽
    那个男人始终没有与他的前妻断绝联系,平时常寄钱物回老家,表面上,维持着一个完整的家。对她,是呵护备至的。她本来有些不愉快,可是看到他实实在在对自己好,心中反而不计较了,反倒有点同那个前妻可怜。

    真奇怪,与婚姻就这么对立不和吗?

    几年后,男人的前妻被查出患绝症,他急急地回去了。她也跟随着去了,不过是在外面租了房子等他。

    她没有几天了!男人叹息地对她说,满脸掩不住深切的忧伤。

    她为之动容,原来,在深深的内心,他还是着他的前妻的。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他始终不与她断绝往来的原因吧。

    为什么,没有婚姻了,却还有。而两个受法律保护的合法夫妻却变得没有

    她开始思索这个古老的话题,究竟是什么?

    她要求去看看那个重病的女人。

    那个女人平静地躺在医院,浑瘦得皮包骨头。可是,脸上却挂着平和的微笑。

    无人的时候,女人忽然问她:“你喜欢他吗?”无疑,这里的喜欢是的代名词。

    她张口结舌,惊讶地看着这个女人。

    我知道,你不会是他的助手,也不会是他的普通朋友,我看得出来。她继续微笑着说:这么多年了他没有回来,我早就猜到他在那里有了新的人。可是,我原谅他的一切过错,因为,我一直都很他。

    为什么?她不解地问,你不生气吗,是容不下别的人的。

    却可以容下人的缺点和过失。

    她有点自豪地说,他确实有很多缺点,可是他的优点足以令我对他满意了,所以,我宽容他,因为我希望他快乐。

    你这样做,对你不是太不公平了吗?

    不,这就是的伟大之处,只要他心里还没有完全忘记我,我就满足了。

    我不懂。她疑惑。

    你会懂的,从你来看我的举动中我看得出你也宽容他。

    我?她木木地看着那个女人,从她的眼睛中读出那是一个多么深刻而了不起的女人啊。

    她对她肃然起敬。

    不久,女人在一个晚上准备起的时候摔倒在地板上,他扶起她,她平静地在他怀中离世。

    她默默地在一旁看着,突然泪流满面。

    事过后,他们又回到美国。

    静下来时,她问他:

    你准备今后怎么办?

    我觉得对不起她,也对不起你。很少自责的他这样说。

    原来,你知道自己对不起她,那你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她活着的时候,我并不想念她,也不觉得她,可是现在她不在了我却……她是一个没有过错的人,我对她太残忍了。

    你她吗?

    我一直以为我不她,只是敬她,离婚的时候她没有纠缠不清,令我对她心有愧疚。现在,我想我是她的。

    那么,你我吗?她的眼泪掉下来了。

    是的,是的,这是毫无疑问的,他立即一叠声地说,悲伤而自责的表令她动容。想来不会作假,也不必作假。

    他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面容悲苦,挪想拥住她,以示安慰。她却巧妙地侧躲闪开了。

    我明白了,她笑了一下,擦拭去眼泪说,现在,让我好好想一想,明天我告诉你我的决定。

    决定?他怔了怔。

    恍然,他又对她说,相信我,我是你的……

    我知道!她回答。

    他又仔细看了看她的眼睛,从她的表中忽而有所悟地轻轻说,当然,如果你感到为难,我……你是自由的……

    好!她说完最后一个字后,又留给他最后一个坚定的笑容,然后转关上房门单独进了房间。

    再次打开那个旧手机,同样的留言又显示出来,查看时间,是一个小时前发的。

    天亮的时候,她发回信息:我想回来了。

    不知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她保持着不动的姿势等待着回音。半个多小时,平常看来不是很长的时间,可这时显得多么漫长啊。在这半个多小时里,她涌起了无数种猜测和想象,而结果都是对已不利的,她的心中开始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焦虑。也许那每天发来的信息是假的,根本不存在的,都是她的假想,而他对她也早已没有了任何耐心……

    半个多小时后,他并不发信息来,而是,直接打电话来了。

    我收到你的信息,是真的吗,你真的要回来了吗?

    是的,奇怪吗?她明明心里很激动,却装作很平静的说。

    哦,不,我只是不敢相信……这么久了……你一直收到我的信息了吗?

    她并不回答,而是喃喃自语:我想回来,可是又害怕……

    有什么好怕的,回来就好……

    ……

    你不必去理会别人的话……

    我还是怕……

    你想的太多了。他慢慢地说,想要安慰她,却想不出什么有效的语言。

    我累了,再见吧!

    好——什么时候回来,告诉我一声。

    好!

    挂上电话,尽管心中忧伤无比,但至少知道他还在守候着自己,内心深处有了一点点安慰,也决定了她的行动。

    独自提着大包,推着拉竿箱,她从机场的出口处走出来。秋天那绚丽的阳光照耀着她的皮肤,令她有一种久违了的舒畅,真是奇怪,一踏上自己的国土,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那种亲切感自然而来。

    啊,就算举目无亲,她也不感到孤独。还是自己的祖国好啊。她内心涌动着潮水,带着一份别样的心向四处张望。

    他会不会来呢,她想,不过,他来不来都不是很重要。

    关键是,现在,她已是一个独立而全新的人,她要重新生活,走出往影。

    她已是一个坚强的人,不会为一点小事而变得脆弱。

    她已是一个果断的人,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都懂得拿捏分寸。

    她已是一个无惧的人,不再患得患失,而是自信、从容。

    她已是一个睿智的女人,不会再被表面的假像所谜惑,透过表像鉴别内在的真实。

    她已是一个宽容的人,不会再计较别人的过失,时时保持平和的微笑。

    拿掉那个故作高深、冷漠的面具吧。

    一切都可以从新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忧伤美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