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卷 九、删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筱雨如酥 书名:忧伤美丽
    这次节的时候,她没有发祝福的短信给他。虽然她收到了他的一如继往的祝福。

    她不能像往常一样地回他的短信,即使不忍也不行。

    他是她从前的恋人,大学的同学。相恋过的人不一定都会终成眷属。他们交往了三年,最终还是分了手。

    只是,他们的分手过程是平静而友善的。不存在谁的过错,也不存在仇恨,只是客气的分手,脾气不合,这也怪不了谁。

    分手之后,他们基本没有什么联系了,只是留了双方的手机号码,过节的时候,偶然发发短信,短信内容也大多是的一些祝福的话。

    但是从来没有直接通过电话。

    各自结婚生子,也只是发了信息告知了一下对方。

    没有过多的言语,知道对方过得很好,都觉得欣慰。

    分手后的第八年,也就是节前的一天,他忽然有一天发短信告诉她,他和他的她吵架了,其实他们感一直不是很好。

    你不该告诉我这些。她回他,内心却有点难受。

    是的,我是不该告诉你的。可是,我无法控制我自己。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吵架吗,一天夜里,我在梦中叫着你的名字,被她听到了。

    不,你不可以梦到我!她回他,有些生气。

    对不起,我不该梦到你,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我控制不了我做的梦!

    她真的生气了,唉,看来男女之间要做真正的好朋友是很难的。

    她打算不再理他。

    因为,那份感已经结束,就不该再复燃。

    因为,对于感,他们已不再自由!

    更重要的是,她她现在的丈夫,她的家,她不想有任何影响到小家的不安全因素。

    他后来又发过几次短信,见她都没有回应,就不发了。

    闹喜庆的节到了,人人手机都不停响了起来。全是蜜一样的甜美祝福。她的手机也一样,她都一一回复。

    然而,当她再次收到他的祝福,她没有像对待其他人一样给予回复。

    她也觉得这样对他不公平。

    可是,她只能这样做!

    他当然也是极聪明的人,知道她是特意这样做的。

    唉,有谁会知道呢,当他回想起以前与她的那段恋时,再比较现实生活中的妻,他竟发觉当初分手的决定是多么傻,她是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啊!

    那时到底太年轻啊,思想飞扬,总觉得生活应有更多的新意和惊喜,应该有更美丽的未来。太久的卿卿我我让年轻飞扬的心思感觉疲倦,所以不断追寻着自己也不太清楚的那份幸福。

    人生没有后悔的药,人生也没有假设。

    回过头来再看看的时候,唏嘘不已。

    人的感有时来自自我暗示。当他刚有一点遗憾的绪时,那懊悔的感地汹涌而来。想着想着,也就变成了对她真切的思念。

    感一旦泛滥,便有成灾的危险。

    他想了很久,控制了很久,最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告诉了她。尽管他知道她现在过得很幸福。

    他这样做,是不是太自私了?

    随着和妻子的恶劣争吵,他更加怀念以前的她。

    可是,她却告诫他,他不可以想她,即使在梦中,也不能想她。

    其实,他也并不想要怎样,也许仅仅是需要一下倾诉。他没有想要破坏她的幸福小家。

    只是,有时候感真的很难控制,特别是当自己故意放纵这份感的时候,就会很快汹涌地泛滥成灾!

    更何况,她就生活在他相邻的城市。

    她是那么近地生活在他的旁啊,仿佛触手可及!

    控制不住想见她的冲动。

    他知道他不能再打扰她了,他也知道根本不能去见她。他更知道她是不会同他见面的。她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人呵!

    究竟错在哪里了?究竟应该怎么办?

    其实这也很好解决,那就是以不变应万变,以不动制万动,他什么都别做,就是最好的方法。

    然而他能做到吗?

    其实,他对她的思念还是在于与妻的不和。如果,他和妻很相很和睦,也就不会有空隙来想起她了。

    婚姻的背叛有时是来自于夫妻感的不和,而不是先有了外遇再产生危机的。危机先在自产生。

    但夫妻不和,也应该不是一个人的过错,两人都有原因的。

    当然,陷其中的人是往往是不会认为是自己的过错的,而是认准是对方的错。

    相互的理解勾通是多么重要啊!

    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当然知道这些道理。可是,他还是难以改变现在的想法。

    难道,从一开始,他就不曾真的完全忘记她?

    还是,因为当时的景在现在看来已经改变,变得更加美好?抑或就是自己添加了理想假想?

    可是,不管如何,他的感已经泛滥,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持。

    那份感那么真切的存在着,那么深入骨髓。

    已经是人到中年了,他竟然还会这么冲动。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可是,感的事就是那么特别,不是想控制住就能很好控制得住的。他该怎么办?

    他还是打电话给她了:我真的很想念你……

    你太过分了,你不可以想我!她回答。

    难道连想一想都不可以吗?他感到委屈。

    是的,不可以!她很干脆,这是她一贯坚持原则的作风。

    可是,我真的很想你,我没办法……他无可奈何的倾诉。

    那是你对自己不负责任的做法。她一针见血。

    我该怎么办?他自语似地说。

    那就忘记我吧,如果你不再能心平气静的和我作朋友,那么我们的友谊也就完了。不要怪我,我只能这样做!

    你这么狠心!

    不是我狠心,我说过,我只能这样做。你不会不明白!

    是的,我应该明白的。那么这是唯一的方法吗?

    对!

    好吧,我听你的。他低语道。

    很好!那么,这次电话就作为最后一次吧,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

    可是,你让我最后见你一面吧!

    不行!

    就最后一面,以后再不打扰你!

    不行,见面有意义吗?如果要忘却,就彻底一点!她深知,她不坚决,他又怎能善罢甘休?

    好吧,是该到了真正离开的时候了。这么多年,他的心何曾真正离开过她。总觉得她是那么近的在他边,仿佛触手可及,仿佛还有无限可能。然而,事实上,他们什么也不能发生,再也没有可能。因为,她已选择了现在的丈夫,她准备今生只丈夫一个人。那么,如果自己是真的她,那最好的做法,就是放弃,放弃对她的一切想往和想像。

    彻底离开,就是对她最好的呵护。

    她也知道这份感的真挚,然而,她现在就像是一杯装满水的玻璃瓶,不能再装下别的水了,不管是沧海之水,还是人的眼泪。

    天已经快过尽了,夏天正在悄悄来临。

    一天,他又打来电话,她停了一会儿,还是接了。刚想责问他为什么还要打电话。他却先开口了:

    对不起,这回我是真的最后一次了,我是和你告别的。我要去安徽分公司,今年才开设的,主要去负责开创工作,可能会比较辛苦。我把我的妻子女儿也带去了。去了以后,离你就远了,而且,我还将换掉所有电话号码,以后永远都不会再打扰你了。

    是吗,那你就去那儿好好工作吧,相信你会成功的!

    谢谢你的祝福!

    那么,Bye-Bye!她没有说再见,因为不打算再见面了。

    Bye-Bye!他也说,知道这是最后一句话了。他没有挂掉电话,而是等待她先挂。

    她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一分钟,心中的感觉仿佛在埋葬一个初恋。

    然后她按下了那个断线功能的红色按钮,关掉了这最后通话。接着,她又点开菜单,找出他的号码,快速删除!

重要声明:小说《忧伤美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