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卷 七、一“网”情深(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筱雨如酥 书名:忧伤美丽
    此时,坐在咖啡店里的琪打开了自己的主页,看了一下他写的评语,又打开他的博客,边读边写下自己的感想。然后,她又上了QQ。他在线。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祝你和你的人节愉快!”她留言。

    “谢谢!我很久没有同她一起过节了,因为平时实在想不到这上面来。这次,我一定记住。”他写道。

    接着他又留下祝福语,祝琪节快乐。

    关上电脑,她疲倦地闭了一会儿眼睛,又睁开眼向四周看了看,已经快九点了。

    因为这天是周末,孩子送给了老人带,程照例又不回家吃饭,她在外面吃了一碗馄饨打发了晚餐。她来到外面这么晚不回家,只是想感受一下闹的气氛,还有,就是有点与程堵气的意思。

    她又坐了一会儿,去了趟洗手间,忽然听到人群中有点喧闹,站起来看了看,原来是外面飘起了小雪花。这在近年渐变暖的南方小城来说并不多见。

    她披上大围巾,从店里走了出来。

    细小的雪花飘呀飘呀,轻盈浪漫,让人心雀跃。

    如果他能与我一同执手看雪花该多好啊,琪想,这个他是逐鹿中原,还是程?她有点概念模糊。

    她的手机响了,是丈夫程发了信息过来,他说:

    “亲的琪,你看到雪花了吗?好美!”

    琪有点不相信是程发的,这可是破天荒的一次。

    过了一会儿,他又发来:“老婆,你在哪里?外面很冷,早点回家吧!”

    琪看了看时间,九点半了。她轻轻跺了跺脚,往家走。开了门,程正坐在大客厅里看电视。

    “回来了,”他有些地说。

    “嗯,”她应了一声,换了鞋子进来,又拿下粉紫色的大围巾挂上衣架,走进书房,把笔记本电脑放好,又准备去洗脸,始终没有看程一眼。

    “琪,你来!”他声音柔和地说。

    她没有理他,继续洗脸。洗完后,喷了一点润肤水。

    她听到他从客厅里走来。

    “祝你圣诞快乐!这是送给你的!”他说,递上一个纸盒。

    “什么?”她面无表地说,觉得有点意外,心里却颇不平静。

    “打开来看看。”他说,并不看她的眼睛。

    琪拿过纸盒,独自走进了卧室,将纸盒放在了头柜上,并不言语。她知道他想听她说话回应的,但是不愿说。

    程等了等,也想说点什么,看她如此冷淡,就沉默了。

    第二天,她上网告诉“逐鹿中原”:他昨天送我礼物了。

    是吗,他有点意外,又问,你一定很快乐吧!

    我没有看送的是什么。

    为什么不看看?

    好象没有兴趣。以前我一直盼望他能送我礼物,可是等了很多回都落空,现在反而有抵触绪。

    今晚回去看看吧,他一定是真心送你的。其实我昨晚也送礼物给她了,我是诚心的,不过她好象并不快乐。

    她回去趁程不在时打开了那个盒子,原来是一条她一直想买的灰色羊毛大披肩。配她那件细腰长大衣完美绝伦。

    她上网告诉“逐鹿中原”:

    我看了礼物,心中很快乐。我想,你的妻子收到你的礼物一定快乐。

    谢谢,他说。

    子依就波平如镜地滑行着。他们的聊天更频繁了。

    他在博客中说:

    不知从何时开始,慢慢地感觉到现实生活中的自己,已是一个心如止水的人,繁华过后,是一颗死气沉沉的内心,。人并没有老,而心境却老了,两两相对,会阻隔深入内心的交流,所以我最终放弃与她的交流,而选择了网络。只有在网络上,我才觉得自己依然年轻,充满活力。

    他又说:

    渴望自己有一天,可以放下所有的俗事和工作,放下家累远走高飞,去做一回自己想做的事。背一个大而结实的旅行包走南闯北。用相机拍一路走过的山水风光。能够率而为,与一知已住在不知名的小乡村,过隐士一般的生活。每天早睡早起,远离电视、信息,带着心的小狗散步,去坐一下午看池边的莲荷。看光影在边变化莫测,欣赏一天中的朝露与落……

    这也是她所向往的生活,女人的浪漫是与生俱来的,平时深藏内心,如若被人悄悄一点拨,便会倏忽忽膨胀开来。

    于是,她第一次想到了婚外。如果她离了婚,她就可以率而为,甚至愿意与“逐鹿中原”走天涯。

    可是,天涯在哪里,她不知道,而天涯也绝不会在海南。

    她跟贴过去如实叙说了自己的感受。他回道:“其实,有时这么想时,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妻,她是一个好人,可是我们却像隔岸的河流,永远交流不到一起去。”

    于是她想,这是一个好男人,连自己想一想都觉得愧对妻子。

    有时他想与她见面,又迟疑不决,在网上说出来后,她说:有时我也有见面的冲动,但是最后还是决定不必。既然是知音,就不必谋面,保持空间的距离才能拉近心灵的距离。

    她在网页上写下一首小诗:

    不与你见面

    ——写给网络朋友的一首诗

    我不想与你见面

    是因为怕梦想与现实太遥远

    我怕见面以后

    一切想象的翅膀从此夭折

    我不与你见面

    是因为珍惜现在纯洁的友谊

    距离产生美

    任他千山万水

    才显出真正的深义重

    既然已是知音

    就不必再谋面

    现实的生活太残酷

    不与你见面

    可以让我们继续有梦好做

    除非,

    我的容颜沉鱼落雁

    你的才华胜过子健

    如果我们都是平凡的人

    就沉下心来真正让思维与思维沟通

    让感与感交汇

    让我们珍惜

    这份难得的网络

    她又在主页上写:

    我一直以为,年少时的恋是以为至上的目标,尽管表象上来看有的直接有的迂缓、曲折。不必不承认,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并不可耻。而到了真正成年以后,对有了更深刻的看法,真正的,是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属的。很多人说婚姻是的坟墓,就是这个道理。也许会有女人说她认为婚姻是的温,那多少是一种矫,如果她坚持认为婚后多年丈夫对她仍一如继往像恋时期一样,那么她一定是在说谎,或是自我安慰,不管她是承认还是不承认都是这样。是需要保鲜的,世俗中的诸多杂事、锁事会把摧毁。……

    那么他们为什么大都还是生活在一起呢?他在网上追问。

    那是因为还有亲,或者就是一种责任感,比如有了孩子,比如顾及家长,才继续共同生活下去,这就是没有的婚姻,她回答。所以,一个已婚的男人或女人,在再次遇到真正心仪的人时,会变得小心意意,不会与他(她)谈婚论嫁,频繁见面的,那样会阻止的深入发展,保持距离才会让心灵直抵对方心灵深处,这便是真正的知已。

    他在网页上写道:

    有时候想,男人是不是都很贪心,想要一个贤惠的妻子,却又想拥有一个美貌的红颜知己,作倾心的感交流。不过,如果我有知己,我会好好珍惜,与她保持纯洁友谊,不会有的关系。因为她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而不是属于我的。我想这样比较好。

    呵呵,你的想法有点特别,但我深以为然。她留言说。

    而她又想,世上的知已又是何其少啊。陈道明饰演的秦始皇感叹:没想到残剑竟是朕的知已。残剑以自己的死成就了秦始皇的千秋大业,这种难得的知已是以对立的表象而存在的。

    所以,尽管琪与“逐鹿中原”一直保持交谈,却从没有见过面及作别的联系。

    网恋是一个多么俗的名词,琪甚至到现在还不承认自己其实是在网恋,只承认是在网聊。他——“逐鹿中原”,是她在网络上认识的一个陌生男人,先是他看了她的博客,然后,开始聊天,成了网友,常作内心的交流。或倾听,或抒发,这样持续了半年时间,两人感渐深厚。

    她在主页上写:

    都说婚姻是的坟墓,那是因为必须进入一个终点,否则就只能永远在外飘泊,没有依靠,没有结果。

    而步入婚姻的人,往往想方设法走出围城,因为他愿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也不愿在不的、失望的人边终其一生,那样他会觉得生不如死,所以他又愿走出坟墓,因为这样即使自己死在外面,也不觉得遗憾,或是对不起谁。

    他说:你的想法是很危险的,我想你的婚姻可能出现了危机,我再猜测你的婚姻已经有五年了,这是常见的危机,我也有同样的困惑,不过我还没想到过离婚,只觉得两个没有感的人生活在一起很痛苦。

    琪也这么想过,他也这么想过,可是那是不,而现在,他们是相的吗,抑或是不的?究竟样才能分辨,实在是一个很难的问题。

    这是危险的想法,他们都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

    其实,有时离婚口号的提出,除了完全绝望外,还有一种意味,那就是想离开对方。

    每一个女人决定离开男人都是因为失望,而她的失望只是从不曾得到倾诉与沟通。

    她继续写道:

    离开,有时也是想探测一下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究竟有多少地位。这是一种很迂回的做法,很隐蔽,如少年时的他对她说,我决定离开,其实很想让她说留下,但倘若她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的话,他也不会觉得尴尬,而可以理直气壮,光光彩彩地离开。

    妻子离开丈夫,那肯定是因为失望,因为心灰意冷。她有时甚至觉得愿一个人孤独,也不原与一个令她失望的男人生活在一起。而这其中的失望,又大多是因为缺少沟通,因为她得不到在他面前倾诉的机会,他总是嫌她嗦。没有耐心,没有**甚至是温,于是她彻底失望,决定离开。

    ……

    离开,也是一个探测双方究竟有没有感的尝试。因此,上半年单位配合区里选派人员外出招商引资时,琪果断地报名参加,结果她与一名女领导及两名男青年被派往深圳驻地招商,时间为半年。

    琪喜欢把电脑中自己平时看过、熟悉的东西一一删除,这样就会觉得这些内容真真已储藏在自己的大脑里,被自己吸收了。而如果一直保存在D盘中,就会觉得那些东西是属于电脑的,而不是自己的。所以,与此对应,琪也会将自己写过的东西存储在电脑中。写过的东西,就应该搁置起来,从此与自己无关,而成为一个单独的存在。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矛盾而微妙。

    外出招商前,她把自己写的文字存在一个单独的文件夹内,并不加密,因为知道很安全,她的丈夫不会有空去看,而且他们各人有各人的笔记本电脑,其实就算他看到也无所谓,只是他果真从末看过。她反笔记本放在家里,放心地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忧伤美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