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卷 十一、月夜独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筱雨如酥 书名:忧伤美丽
    “夜色茫茫,罩四周天边。 自 我 看書 齋新月如钩,回忆往事恍如梦,重寻梦境何处求?”每当月色临窗时,我常会想起徐小凤唱的这首《明月千里寄相思》,心中涌起淡淡的忧愁: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远在天边的人儿啊,可知明月带着我的问候?

    今晚的月色亦朦胧,却不是“新月如钩”,而是一轮浑圆的皓月。晚风习习,在这有月的晚上,出来走走多好,即便不是携着友人的手。我独自一个人走在古城的街道上,听自己鞋底与地面敲击的声音。转 载自 我 看書 齋这是一个秦淮之源的小城,古老而平静,历史的河流洗尽了秦淮河的铅华艳丽,如今只留下风平浪静。街上的行人不多也不少,恰好不寂寞也不闹,各自走着各自的路,唯我又忘我。两旁商店里闪出红红绿绿的灯光,各式商品在灯光下闪着光,耀人眼目。我却自顾走着,并不停下观看。

    人渐渐少了,夜更深了,我走到一个宁静的广场。远离了路灯,只留下月色。朦胧的月光如一团捉摸不透的影子,地上升起淡淡的雾气,在如水的月光下显出幽幽的蓝色。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微寒的风儿轻轻柔柔,月光似水温存。淡黑的影被我反反复复踩在脚下。在这宁静的夜色里,莫名的心绪若飞絮般飘飘洒洒,在地上铺成一地轻霜。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遥望明月,忧国忧民的杜甫发出了这样的思乡感慨。豪放的诗仙李白,举杯把酒,临风问月,豪气地说要“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张若虚独自站在江边:“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勾起了无限愁思。苏东坡面对圆圆的中秋月,对酒当歌,自问自答,载歌载舞,不知“今夕是何年”,还要“乘风归去”,这种忘我的思竟把中秋词写绝了,再无一人能敌。风流大才子柳永与恋人依依告别时说,“杨柳岸、晓风残月,”真是分外凄侧缠绵。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则是一个笼着轻纱的梦,带着淡淡的愁绪,无法释怀。千古不变的明月啊,承载着古今多少离愁别绪!

    而今夜的我,穿一袭白色素净的衣裙,站在这苍苍的天宇下,沐浴月色,双手合一,对你的心,一如古人对原始图腾般的虔诚。远方的你,可否知道我的心意?

重要声明:小说《忧伤美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