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卷 八、失 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筱雨如酥 书名:忧伤美丽
    在一个冬天的早晨,灰色的云笼罩着天空,星期天,确切一点说应该是圣诞节的前—天,天羽独自走在小城的步行街上。这是一个古老而偏僻的小城,但小而不乏闹。商场、超市里陈列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路边小地摊上也摆着各种小玩意,风味小吃摊前冒着气,天气却很冷。天羽的心更冷。她冷冷、冷冷地看着周围川流不息的人群,冷冷的空气里挤满了人们的笑语喧哗。圣诞节虽是西方的节,小城的人们仍很感兴趣,年青人更是争相购买礼物,用以送给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商店门口不时可见穿大红袄白眉毛白胡子的“圣诞老人”笑容可掬地招徕客人,整条街都透着节的喜庆气氛。

    可是天羽的心感受不到一点点的喜悦。相反,她的内心空的,有一种深深的孤独、落漠、失重的感觉。她很想把自己融人到闹的人群中去,忘掉自己心中所有的不快乐。可是不行,这种深入骨髓的落漠、失重感使她无法快乐起来。大学毕业已经半年了,她从象牙塔的学校里走出来,步入社会,从一名学生变成一名职员,这种角色转换使她一时适应不过来。三年的大学生活,像—个繁华的梦,风烟过后,吹尽了—季繁花,天地空白了,山川空白了,一切都空白了。她感到无所适从。现实是残酷、冷漠而严肃的。复杂的人事纷争令她感到惊恐、忧虑,她觉得自己像一片没有重心的单薄的羽毛,轻轻地在天空中漫无目标地飘啊飘,不知要飘向何方……她开始怀念起以前大学里的那段单纯的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同学之间没有什么利害冲突,友是那么么醇厚,那么温馨,年青人聚在一起意气风发,豪满怀。天羽的眼睛朦胧起一团轻雾,湿湿的,涩涩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像一缕轻烟随风而去了。走进社会,不得不面对现实,忘掉所有的梦幻,踏踏实实地去工作。再没有梦想,再没有单纯,再没有无忧,也再没有青……

    天羽漫无目标地想着,走着;走着,想着,心思乱极了。不知走了多少时候,她抬起头,猛然发现自己竟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快要到家了!天羽一如从前地走进那条幽深熟悉的小巷,窄窄的小巷尽头,再拐一个小弯,就到她的家了。她曾经把这条小巷比作戴望舒诗中的“雨巷”,带着淡淡的丁香般的惆怅。可是,今天,当她走进“雨巷”时,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她又抬头看了看“雨巷”,哦!原来是太阳出来了!那久违的冬的太阳终于冲破了连霾的云层,向大地洒下万道光芒。天羽向洒满金色光芒的小巷走去,水泥筑成的小道苍白而洁净,小巷的尽头站着一棵瘦瘦的老柳树,叶子几乎落尽了,只剩下细细长长的枯柳树垂在那里。天羽慢慢向那棵老柳树走去,走近。当她刚好走到那棵老柳树下,忽然,从她头顶上飘下一枚叶子,一枚细细的、黄黄的、干枯的、薄薄的柳叶。这枚柳叶在空中忽忽悠悠地飘下来,打着旋转,轻轻地飘落在她的足前。天羽不驻足,细看那枚伟大的叶子。柳叶悄无声息地躺在树根的泥土上,平静而安详,天羽再次抬头去凝望那棵柳树。只见它那干枯的弯垂的枝干在阳光下闪闪发着银光。天羽忽然感受那外表看来毫无生气的柳枝竟蓄满了一种蓬勃的力量。她知道,这些看似枯死的柳枝其实还有着坚强的生命力,只要剥开一点柳枝的外皮,就能看到里面的绿色,这些绿色在苦苦的寒冬里守候着天的到来。而落下的叶子,也将化作无怨的泥,在来年的天,获得重生!

    天羽的心忽地被深深地感动了,她的泪忽然就流了下来。该逝去的,就像面前的柳树,叶子今年飘落了,明会发得更繁密。柳叶飘落了,并不可惜,反而有一种凄美、壮美,况且不久又会柳絮飞花了呢!岁月流逝了,也不可怕,反而会使人不断成长、成熟,明天定会更好。

    天羽微微地笑了,吸吸鼻子,觉得自己刚才傻得有点可。于是,她直了直背,抬起头,坚定而自信地朝阳光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忧伤美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