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卷 二、月色临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筱雨如酥 书名:忧伤美丽
    又到晚上了。

    孟维坐在漆黑的屋子里,建筑工地已收工,晚饭也吃过了。现在,他就只能独坐在这漆黑的小屋子里无所事事。他的头放着一只收音机,这是工地上的—位老同事今天才送给他的,同事说,如果你真的感到很空虚,不妨晚上听听晓月的节目。

    其实盂维心中不仅仅是空虚,还有苦恼,忧愁、孤独和寂寞。他不知道应该怎样调节自己这种纷乱无绪的心灵。他是如今民工潮里最普通的一个,也是极其年轻的一个。现在他租住在这间小屋里,面积不足六平米,外加—个由废弃的过道改造的厨房,这个厨房倒是很有必要的,平时烧点吃的可以节省不少开支。由于才来这个建筑队不久,他的月工资只有500多元,每月房租还要自己先垫交150元,等到过年还不知道工资能不能全部拿到手。他悲愤地想,生活多么艰难啊,可怜家中望眼穿的母亲呵,儿子何时才能让您过上好子!

    他抬起头望了望窗外,漆黑的苍穹里,一轮皓月高悬在空中,散发出洁净的光芒。又到晚上了盂维心里想,口中吐出一团烟雾,烟在小屋中缭绕不散,呛人口鼻。他皱了皱眉,该死,这已是第三支烟了,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学会抽烟了呢?他狠狠地掐灭了手中的这支廉价的香烟。从明天开始,一定不再抽!现在抽烟可不是什么时髦的事了,有修养的人都尽量少抽或不抽烟,甚至还有很多人千方百计戒烟。想到这儿盂维不冷笑了一下,有修养?自己只不过是个打工仔,而且是最底层的打工仔,谈什么修养呢?

    他站了起来,走到窗前,把窗子打开,窗子有两扇玻璃窗,没有窗纱,为了避免蚊子扰,平时窗子总是关着的,现在夏天已经过去了,前天也过了中秋节,今天是农历八月十七,据说今年的中秋节是“十五的月亮十七圆”。盂维打开窗户,立刻,如水的月光洒进窗来,泻出一片清凉、雅致,和—份深深地宁静。那月真的很圆、很亮、很皎洁,就像女孩儿温柔可人的笑脸。

    盂维走回沿,坐下,其实与窗之间只有一步半的距离,前放了一张小矮桌,没有凳子,他只有坐在上.盂维苦恼地叹了口气又—次抬头看看那月,清澈的月呵,多么美好!他的心里略微感到一点点的安慰,月亮总是无私的,照着每一个人。盂维感觉心中有了一方小小净土,坦然了一些,平静了一些。

    “快到10:00了,”盂维看了看手腕上的夜光表,这表是父亲留给他的唯—值钱的东西,而现在父亲已永远离开了他和母亲。母亲,唉,这个中秋节他又让母亲—个人单独过了。三年前,父亲去世时,他正要参加高考,后来他虽然考上了一所大专院校,可是家中再没有钱供他上学了,学费那么贵,唯一的姐姐已出嫁,过着艰苦的生活,家中只剩下苦命的母亲,田里的农活一下子全压在了母亲柔弱的肩上,他哭了,抱着深受打击、疲惫不堪的母亲哭了,他不能再连累母亲,他不能再去上学了,他要出去打工赚钱,他要让苦了大半辈子的母亲过上好子。

    他背上一个简单的行囊,一步三回头地告别了母亲,望着母亲的白发在风中乱舞,他的内心滂沱如雨。他离开了那个贫穷落后的小村庄,来到了闹繁华的都市,从此,无一技之长的他跟着师傅开始了艰苦的打工生涯。

    从此以后,每逢中秋,他都只能让母亲—个人在家过了。因为,工地上节是不放假的。但他很看重中秋节,觉得中秋节比五一、国庆、元旦都重要,因为中秋节是举家团圆的子,以前每到中秋节家中都会好好庆祝一下。中国人很注重传统节,他家更不例外。而现在,他能想象得到,母亲一定是一个人独坐灯下,望着明月思念儿子,思念逝去的丈夫,一任清泪流满双颊。“母亲呵,等我赚了钱,一定要好好奉养您,让您安度晚年!……

    “嘀-嘀-北京时间22点整,”收音机里传来一阵动人的音乐,是铮铮然的古筝曲“高山流水”,筝曲恣意流淌着,如一朵朵白色的水莲花在水面飘浮,接着,伴着曲声响起了—个温柔清澈的女声:“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晚上好,我是主持人晓月,很高兴又到了我们空中相会的时间了,今天……”盂维猛然刹住了思绪,盯着那台收音机,仿佛人定一般,多么柔和的声音啊,宁静、清澈、犹如涓涓细流,低低缓缓地从远古时空流淌而来,秦时明月汉时风,多么洁净的晓月啊,这晓月只有在唐诗中出现,在宋词中出现,在夜空里出现,在梦醒非醒时分出现,在花非花雾非雾中出现……也许这个社会太浮躁了,难得有这么一片洁净雅致的天空,也就显得十分可贵。晓月的“月色临窗”栏目推出不久,就受到了听众的一致欢迎,于是每到夜晚10:00钟敲响,伴着如期而至的幽幽古筝曲,许多人都静下心来倾听这个从唐诗宋词中传来的清音。盂维被深深地吸引住了,也许白天的喧嚣确实令人疲惫,工作的压力、人事的纷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迷失了人的本,到了夜晚,就需要有—份清澈的宁静,释放的心灵,寻回真正的自我。

    “听众朋友们,又要说再见了,但愿今晚的晓月能给您带来一份宁静、详和,祝大家晚安!”又是一阵幽幽的古筝曲响起,渐去渐远,呵!节目播完了,月亮也要休憩吗?

    盂维的眼光透过漆黑的屋子向窗外望去,墨蓝的天空中,果真有一小片薄云悄悄飘来,遮挡了月亮,这是月亮透明的轻纱吗?月亮也要穿上睡裙才睡觉吗?

    但愿以后每个月色临窗的晚上,远在他乡的人们不再孤独,心灵不再寂寞。盂维在沉沉的夜色里微微笑了,晚安月亮!晚安星星!明天,好好去工作,相信生活总会慢慢好起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忧伤美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