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30章 邪兵七绝斩

    那股空间魔法好像告别留恋林卡的体,竟然就在体内开始打着圈了。

    林卡,你快点想办法在你体里面游走的空间魔法分子给引走,要不然小银进不了你的体内,便与你签不了生命共享契约,就是没有任何人阻止,待再过十分钟,小银将永远不会再出现。”,银龙王见到林卡体内的状况,比先前更加急了起来。

    好,我一定想办法。”,林卡百思不得其解,自己这体有什么好,为什么这空间魔法会舍不得离开,望着前方一尺外的小银兽虚影,林卡感觉到与小银兽的距离是如此的近,却又如此的远,为什么自己按制不了空间魔法。

    右臂使劲一震,绝斩**泥土之中,林卡心中也不由慌了,如果因为自己体的原因而使得小银兽不能够复活,那自己将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一股从未有过的厌恶从林卡的心中升了起来:“该死的空间之神,都他妈去见鬼吧,老子不要空间分子,都快滚出去!”

    林卡的此番举动如果让空间魔法师们听见,恐怕将会引起诛杀大战,可,此时的林卡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如果能够将这空间魔法给赶走,他宁愿永远不要空间魔法的感应能力,有了小银兽,一切,都够了!

    突然,正在林卡动怒的时候,右臂一股亲切的感觉传来,好像是在抚摸着自己手臂一般,可,这边有人吗?没有!

    望了一眼那被自己**泥土一寸的绝斩,林卡不由一惊:“这,这是绝斩?这还是那把陪自己渡过年血腥时光的绝斩吗?”

    此时的绝斩已经是完全变了模样,以前的银亮消失不见,换回来的却是一片腥红,犹如吸血的恶魔一般,其绝斩的真体已经完会变做成了墨黑。

    右臂猛的一震,绝斩锵的一声自动从泥土之中弹了出来,将林卡的右臂震的发麻,右臂一种脱力的感觉随之传来,手底一松,绝斩脱离了林卡那稳握着的右手。

    绝斩划破虚空,飞到林卡的眼前,就那么端然的立着,斩尖笔直朝下,泛着那令林卡兴奋,发狂,却又有些胆颤的血光,难道,这绝斩不是凤?能够跟自己穿越时空的绝斩到底是什么?难道在年前就已经有人为自己被设好了这个局?

    没有给林卡多余的时间考虑,绝斩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朝林卡的右臂划去。

    血光一闪,哧的一声,林卡右臂的鲜血狂溅而出,一条条血线朝那绝斩狂奔而去,绝斩触及到林卡鲜血当刹,斩不由一颤,好像是喝到了令其神怡之物,不由“昂”的大吼了一声,随后,大片大片的血光开始放而,将林卡的整个子笼罩在内,林卡体方圆十米内,尽数被其化为尽土。

    林卡回过神来,正待惊讶之际,一股莫名的吸力朝那右臂处出现,就像是一个旋涡一般,卷走自己体的某样东西。

    当刹,林卡呆了,这还是自己当年舍命都不肯抛弃的绝斩吗?这还是一把那黑道小头目所说,只是一把纯钢打造的砍刀吗?

    旋涡越来越急,林卡笑了,原来,这是属于自己的神刀,只不过,在别人称来,肯定是邪兵罢了,可是,感觉到那空间魔法在不愿意当中快速的从手臂破口处涌去,最后被绝斩给吸走,林卡笑了,笑的很自然,难怪自己一直对这把“钢刀”恋恋不舍,恐怕它就是导致自己穿越的最根本原因吧!

    林卡,注意集中了,不要走神,要不然出了岔子可就前功尽弃了。”,见到一切如此顺利,银龙王不由兴奋的吼叫起来。

    银龙王到底有没有念动咒语林卡不知道,或许,以龙王的意念想要签定一个灵魂与一个体术手手的契约并不是什么难事,林卡只是将注意力放到了眼前的绝斩上,墨黑的外表之外闪着血腥光芒,这任见过多少大场面的林卡也不敢不失神,跟了自己年的砍刀竟然会是一把邪兵,一把拥有着吞噬魔法分子的邪兵,难道自己在地球的年,一直在被别人**吗?这绝斩将自己带到异界来的用意又到底是什么?

    林卡努力的想要发出意念与绝斩交流,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够与绝斩沟涌,正待林卡茫然之时,一声让自己有些发抖的声音响了起来:“叔叔……”

    这…这……这不是小银兽吗?”,林卡心中暗道,心灵不由开始呼唤起来:“小银,是你吗?你在哪?”

    叔叔,我就在你的眉心处,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小银好高兴啊……小银以为再也见不到叔叔你了……”,失而复得的小银兽不由现出那孩子的天,对着林卡道。

    小银,一切都好了吗?你活过来了吗?”,林卡也不由高兴道。

    嗯,叔叔,小银在一段时间之内将会以灵魂的状态存在于你的眉心处,待到力量恢复,又可以变成真了。”,小银兽不由欢呼了起来。

    呵呵,小银,先前可真是谢谢你,要不是你,叔叔这条老命就要交待在这里了。”,林卡真心道。

    叔叔,你别这么说,要不是你,我可能也就永远回不来了。”,小银兽与林卡都清晰的感觉到了那种对方与自己血相连的感觉。

    林卡,先别太得意,你体内的银龙之力马上就要爆发了,如果稍有不甚,将会爆体,你快让眼前的那柄邪刃与你体内的银龙之体沟涌,要不然,呆会就是本王也救不了你们。”,银龙王急叫道。

    林卡听言,反倒不急了,就那么轻轻地伸出右臂,那伤口处的鲜血早在龙香草的强大功效下不再朝外飞溅,虽然不能够与这绝斩交流,可是林卡却感觉到这绝斩在此时却是如此的熟悉,如同有了生命一般,与自己的一举一动相互呼应。

    绝斩,如果你能够听清楚我的话,希望你能够让我林卡狂妄一次。”,林卡对着那绝斩发出心灵之语,尽管,绝斩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林卡语落,一阵白光在那血光之中骤然而现,空间之力从那绝斩中突然现了现来,林卡只觉得体内一种莫名力量想要冲出一般,朝绝斩狂而去。

    林卡,稳住你的体,没想到你竟然有这等邪兵,早知如此,本王也不用如此惊慌了。”,说着,将先前动用的银龙之力尽数释放出去,以好让那绝斩通过空间魔法将其吸走。

    在那龙香草的相护及绝斩的吞噬之效下,林卡的体并没有任何损伤,相反,好似被银龙之力与空间之力洗涤过一遭,使其变得更加强横了起来,望着眼前的还在吞噬银龙之力的绝斩,林卡突然有着一种冲动,一种想要拿着自己心中的神兵去将对面的敌人碎尸的冲动。

    哧”,林卡的右臂稳稳的握在了绝斩的刀柄之上,尽管那温度高的出奇,林卡的右手已经渐渐冒起了白烟,可是,在龙香草的清凉之气下,渐渐适应了下来。

    冷冰的望了一眼五百米外的苏尔伊卡博德,林卡残酷的一笑,手中的绝斩发出那让林卡迷失在血色海洋之中的腥……

    啊…啊……”,一声愤怒的咆哮之声传遍千米之内,却没有任何人前来阻止,苏尔伊卡博德只见得眼前一花,一道血光便朝自己猛的飞了过来,与其说飞,还不如说是闪,苏尔伊卡博德正想逃出之时,左臂一阵剧痛的感觉传来,随后,只见得满天血雨飞起,一个全浸泡在血色结界中的男子跓立在自己的面前,如同魔鬼般的腥红瞳孔放出那让苏尔伊卡博德双腿打颤的血杀之气。

    嘿嘿,死老头,你刚才不是威风的吗?”,林卡冷冰的话语如同一个噩梦,将永远留在苏尔伊卡博德的大脑之中。

    血光骤现,再是一道血雨飞洒,苏尔伊卡博德的右臂已经与主人永别,望着眼前失去双臂的老人,林卡没有半丝同之心,一个让自己的朋友,或者说兄弟曾经死过一回的敌人,林卡是绝对不会让他还活在这个世上的。

    慢…慢着……”,苏尔伊卡博德终于熬不住那剧痛,竟然跪在了林卡的眼前。

    哦?你还有话要说?也好,快交待你的遗言罢,否则,一分钟过后,你将不会给这个世界留下半丝记忆。”林卡依旧面色如冰,听不出一丝感觉。

    感觉到林卡的冰冷,小银兽略带委屈的缩在林卡的眉心之处,看见眼前血腥的一幕,小银兽虽然心中有些不忍,可,一想到林卡是在为自己报仇,加上眼前这个可恶的老头让自己与主人永别了一回,心中也没有半丝怜惜。

    我…你…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你不就是想要战神之石吗?我给,我给……”,苏尔伊卡博德泪如雨下,面对眼前如恶魔般男子,竟然升不起半丝反抗之心。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大亨异界称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